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麻烦大了
    楚天羽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他不想跟陈桂祥解释他为什么不认自己的亲奶奶以及二叔、三叔这些人,这些人是如何欺辱他的母亲,趴在他母亲身上喝血、吃肉的事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在有就算说了陈桂祥会信吗?老太太这些人可不会跟村里人说他们是怎么欺负自己母亲的,说不得还要到处诉苦说自家条件不好,他们还得接济自己一家,闹不好自己能上大学都是他们的功劳。

    天长日久,村里的人听得多了,也就信了这些话,这么一来楚天羽怎么解释都是白搭,还平白被人认为他是在狡辩,为了不让自己背负上不孝的骂名,就编排自己的亲人。

    所以楚天羽不会解释,解释也没用,他呼出一口气道:“陈院长今天的事给您添麻烦了,这事你就别管了。”说到这楚天羽进了自己的房间。

    陈桂祥叹口气,想说点什么但最后也没说出口,又叹口气背着手离开了。

    一直到晚上的时候楚天羽才出来做饭,苏允君跟昨天一样坐在门口的马扎上看着楚天羽忙活,她一手拖着香腮看着忙着做饭的楚天羽,突然道:“楚天羽出了这样的事,以后你在村里的工作恐怕开展不了啊。”

    这点楚天羽当然清楚,他现在背上个不孝的骂名,不孝对于质朴的村人来说简直就是十恶不赦的罪名,他那偏心眼的奶奶跟二叔、三叔肯定还要落井下石,到处说他的不是,用不了几天他的名声在村里就臭了大街,谁还会找他看病?

    大医院来的医生怎么了?人品不行,老百姓也不找你,没人找楚天羽看病这可不光是工作开展不了的问题,严重的事医疗援助快结束的时候市局会派人对每个村进行走访,问询村民对前来医院援助的大夫是个什么态度,现在事情闹成这个样子,走访的人一来,有人会说楚天羽好吗?肯定没有,村名们异口同声的说楚天羽的不是,回头问询结果上报到卫生局,局领导一看村民对楚天羽的印象如何恶劣,十有**要把他从辞退。

    这样的事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有些医生来到农村,感觉就是来度假的,整天游山玩水,要么就是感觉农村的生活太苦,偷偷跑回市里去了,对村民的疾病诊治是爱搭不理的,结果市局的人来问询的时候,村民把这些情况一反应,那医生没几天就被医院给辞退了。

    现在楚天羽遇到的麻烦比那些医生还要大,现在不是他工作态度的问题,而是人品的问题,一旦市局领导看到问询结果,一个村的人说楚天羽不孝顺,当上大医院的大夫就跟自己亲奶奶一家断绝了关系,领导怎么可能容忍他这种“不孝”的人留在医院?

    一个医生连自己的亲奶奶都不孝顺、不管不问的,这样的人对待患者的态度肯定就更恶劣了,这样的人就不配当医生。

    楚天羽相信他所遇到的*烦以苏允君的聪明劲肯定是想到了,只是婉转说成了工作不好开展,给他提个醒,看来昨天给她站了一夜的岗也没白站,最少她对自己的态度好了很多,还很关心自己。

    想到这楚天羽心情好了很多,笑道:“没事,这事我能解决。”

    苏允君急道:“怎么解决?我看你白天的样子是打死都不会服软的,我真好奇你为什么跟你奶奶一家人关系闹得这么僵?”

    楚天羽叹口气道:“一言难尽,一会在跟你说,我把菜做好了在说。”

    楚天羽手脚麻利的把饭菜做好,然后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搬出来一件啤酒,是他昨天去镇里买的,早上起来就打了井水放在里边镇着,此时早已是冰凉爽口。

    楚天羽今天遇到这糟心的事,心情自然好不到那去,晚上就想喝点酒缓解下自己糟糕的心情,他递给苏允君一罐道:“喝点?”

    苏允君看看楚天羽手里的啤酒道:“没红酒啊?”显然苏允君这千金大小姐习惯了喝红酒。

    楚天羽跟苏允君的家庭背景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他习惯喝啤酒,可不习惯喝红酒,在说稍微好一点的红酒一瓶就能买两到三箱的啤酒,楚天羽家里这个条件,那舍得买?就算现在有点钱了,他也舍不得去买红酒。

    楚天羽有些歉意的道:“抱歉啊,不知道你喜欢喝红酒,我没买。”

    苏允君叹口气接过来道:“好吧,就喝这个了。”

    倆人吃了几口菜,喝了一罐啤酒后苏允君就道:“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

    楚天羽点点头先是叹口气,然后把两家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讲给苏允君听。

    当苏允君听到老太太蛮横无理的不让陈桂芹改嫁,还要求她必须把每个月大部分工资交给老太太的时候立刻义愤填膺的道:“她怎么能这样?太自私了吧?你父亲已经去世了,你母亲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就为了让你母亲养活他们一家人便不让你母亲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这太自私了。”

    楚天羽耸了下肩膀道:“其实我母亲根本就没想改嫁,她怕嫁人后我的继父对我不好。”

    苏允君叹口气道:“你母亲挺伟大的,但却遇到这样一个婆婆,真是。”

    楚天羽苦笑道:“谁说不是那。”说到这他继续往下说。

    当说到老太太带着楚天风找到他们家,让楚天羽把留院考的资格让给楚天风的时候,苏允君诧异的道:“你这奶奶也太奇葩了吧?他都没在咱们医院实习过,就算你想让,院里也不会答应啊?我真是无语了。”

    楚天羽苦笑道:“谁说不是那,真不知道她那想法是怎么想出来的。”

    当楚天羽把这一切说完后苏允君打抱不平的道:“你应该把他们的恶行公之于众,让村里的人都之大他们是如何欺负你跟你母亲的,明天你就去说。”

    楚天羽看着苏允君一口把手里的啤酒喝干道:“我说了你说村里人会相信我吗?我奶奶那一家人可不会跟村里人说他们欺负我们母子的事,我估计连我能顺利大学毕业当上大夫,他们都得说是他们的功劳。”

    事情跟楚天羽想的一样,当天晚上楚老太太把儿子、儿媳妇甚至倆孙子都分配出去,让他们去各个地方跟村里说楚天羽能顺利大学毕业,还有当上大夫,都是他们花钱帮衬着的,现在楚天羽成了大医院的大夫,嫌弃他们穷翻脸不认人了。

    有这些人添盐加醋的控诉楚天羽的罪行,正丰堡的人对楚天羽的印象是彻底坏到了极致。

    现在楚天羽就算长八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他没有证据证明老太太一家是怎么欺负他们孤儿寡母的,反到是今天村里人都看到楚天羽冷着脸说跟老楚家断绝一切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正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大家亲眼看到了这一幕,自然是更相信老楚家,哪怕这家人在村里的名声并不好,在加上村里一些长舌妇到处议论这事,一个人说其他人不信,但是两个、三个甚至更多那?三人成虎啊!

    这边苏允君道:“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了啊?回头市局的人来问询的时候,要是大家都说你的不好,你这大夫就没办法干了。”

    楚天羽望着漫天的繁星道:“现在我也没什么办法,不过我能解决,相信我。”说完后楚天羽自信一笑。

    苏允君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解决这事,狐疑的看着楚天羽道:“你真有办法?”

    说实话现在楚天羽那有什么好办法?有的话早就把这个局破了,而不是坐在这里喝闷酒,他不想跟苏允君说自己目前还没办法,让她担心,便道:“你放心吧,我有办法,过阵子就能把这事给解决了。”

    两个人吃饱后楚天羽把东西收拾好后又去了自己的房间,不多时拿着一个东西来到了苏允君的门前,敲敲门道:“睡了吗?”

    苏允君刚洗漱完,到没睡,打开门道:“没那,怎么了?”

    楚天羽把手里拿的东西递给她道:“这个你留着用。”

    看到楚天羽手里的东西苏允君的俏脸顷刻间就红得跟红灯似的,连脖子都红了,因为楚天羽竟然给了她一个便盆,她一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女孩,一个男孩给她这么私密的东西,她那受得了?

    苏允君猛的把楚天羽给推了出去,把门摔上,红着脸骂道:“楚天羽你流氓。”

    楚天羽感觉这个冤枉,解释道:“后院的厕所我去到能忍,你受得了吗?好了,给你放这了。”

    楚天羽是个很细心的人,后院那简易的茅房他能去上,就苏允君这娇滴滴的大小姐能受得了?估计还不等进去就要被熏得吐出来,所以楚天羽就在镇里给她买了个便盆,昨天忘记给苏允君了,今天拿啤酒的时候才发现。

    过了好半天苏允君还是感觉面红心跳的,立刻咒骂道:“该死的楚天羽,刚对你有点好印象,你就过来耍流氓,你去死吧。”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