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局
    楚天羽以为能躲过去,但谁想他刚从一户人家出来就看到了楚老二,现在是躲不开了。

    楚老二穿得邋里邋遢的,宽大的白背心前边满是污垢,散发着一股子难闻的酸气,下边穿着个大裤衩,两条毛茸茸的大腿下是一双脏兮兮的拖鞋,鞋里的脚上脏兮兮,散发着酸臭味,几只苍蝇正围着他的脚转悠,真不知道楚老二多久没洗脚了。

    楚老二叼着烟一根烟倒三角眼扫了一眼楚天羽,到没立刻说出他的身份,而是道:“哎呦这就是城里来的大夫啊?正好我妈身体不大舒服,这位大夫费费心过去给看看呗?”楚老二这话说得阴阳怪气的,只要不是傻子都听得出来这家伙没憋好屁。

    陈桂祥一皱眉道:“我说楚老二,你刚不是说不用看了吗?”

    此时楚老二正贪婪的盯着苏允君看,一副狼见到羊,恨不得把苏允君一口吞下去的德行,苏允君一皱眉躲到了楚天羽身后。

    楚老二瞪了一眼陈桂祥昂着头道:“现在需要看了,怎么着陈桂祥你还想不让他们去?要是我妈有个好歹老子点了你家房子你信不信?”

    楚老二、楚老三在正丰堡也算得上是村霸一般的人物了,这哥俩一肚子坏水,在加上个在后边出阴招的老太太,村里人还真惹不起这两坨臭狗屎。

    陈桂祥家里俩儿子要是都没事到还好点,他还有点底气,可现在他家老大瘫痪在床上,老二死了,他年纪又不小了,那惹得起楚老二、楚老三?

    现在楚老二一瞪眼,陈桂祥立刻吓得不敢说话了。

    楚天羽冷冷的看着楚老二,知道今天是躲不过去了,既然是这样那还躲什么?逃避一向不是楚天羽的风格,于是他道:“行,那就过去看看,你带路吧。”

    楚老二眯着三角眼看了看楚天羽,伸出手点点他的鼻子尖,别人不知道楚老二什么意思,但楚天羽却知道楚老二这是在告诉他一会有你好看的,楚天羽自然不会怕楚老二,惹急了就好好教训下他,至于是不是自己二叔的事楚天羽早就不管了,他就没有这样的二叔。

    就这样在楚老二带领下楚天羽一行人到了楚家,院子还是原来的院子,楚天羽小时候来的时候他爷爷在院里种满了各种应季的蔬菜,就算到了冬天院里也种着大白菜,但是现在那?院里的杂草都一人高了,老爷子一走,剩下这一窝子懒货院里变成这样也是正常的。

    楚天羽想到这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老爷子憨厚的笑容,他真是搞不懂了,都是一个爹娘生的,怎么自己的父亲跟爷爷就跟他们那么不同的?一边老实、憨厚,一边好吃懒做、一肚子坏水,还真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啊。

    还不等楚天羽进屋,老太太就打开门走了出来,旁边站着她来儿媳妇,外加楚天风、楚天翔。

    老太太三角眼一瞪,冷冷的看着站在她不远处的楚天羽,此时不光是楚天羽,连苏允君跟陈桂祥都感觉不对劲了。

    就在这时候外边传来了嘈杂的人声,有人道:“楚老三你把我们喊来干嘛?”

    楚老三不耐烦的声音道:“一会就知道了,都快点走,少特么的废话。”

    很快顺着大门就涌来了大量的村名,在家的基本都被喊来了,大家伙一看老楚家的老太太被倆儿媳妇搀着站在门口,对面是昨天市里来的俩大夫,立刻是一头雾水,老楚家这是闹那出?

    老太太大声道:“大家静静,静静,我老婆子有话要说。”

    聚在院里的大人孩子立刻你看我、我看你的安静下来。

    老太太微微一笑伸出手指着楚天羽道:“这位你们都认识吧?”

    陈桂祥在一边道:“我说楚老太太你这闹那一出啊?不是身体不大好让苏大夫跟楚大夫过来给你看看吗?楚大夫我们当然都认识了。”

    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道:“他姓什么?”

    陈桂祥不解的道:“姓楚啊。”

    老太太一拍手道:“那就对了,我们家姓什么?也姓楚,难道你们都忘记了我还有个大儿子了?”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愣住了,很多人都想到了老楚家还个大儿子,多年前运气好去了市里当了工人,可命不好,没几年人就没了。

    有反应快的道:“楚老太太这楚大夫不会是你大孙子吧?”

    老太太眯着三角眼道:“你还真猜对了,他真是我大孙子。”

    这话一出是全场哗然,谁也没想到从市里大医院来的楚大夫竟然是楚老太太的大孙子。

    陈桂祥有些不敢相信,楚大夫要是楚老太太的孙子,昨天一来就应该先来看看自己奶奶,还有二叔、三叔一家子啊,但他非但没来,都没跟自己提这事,这什么情况?

    老太太看着楚天羽道:“天羽啊,跟大家说说,你是不是我们楚家的人。”

    楚天羽脸色冷冰冰站在那一言不发。

    在场的人看到这一幕立刻察觉到不对劲了,纷纷议论起来。

    老太太看楚天羽不说话,一挥手,楚天风立刻跑了进去把楚天羽父亲的遗像拿了出来。

    老太太伸出手一指照片道:“这是不是你父亲?”

    有人立刻认出照片里的人就是楚家老大。

    楚天羽冷冷一笑道:“没错,他是我父亲。”

    话音一落,在场的人又是一片哗然,眼前这市里大医院来的大夫还真是老楚家的大孙子,老楚家一窝子好吃懒做货,怎就有了这个出息的孙子了,真是上辈子积了大德了,祖坟冒青烟了。

    在质朴的农人看来楚天羽这个来自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大夫那就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老太太大声道:“大家都听到了吧?他是我孙子没错吧。”

    立刻有人笑道:“楚老太太你好福气啊,有个这么有出息的孙子。”

    “是啊,是啊,老太太以后就等着享福吧,你这孙子肯定会好好孝顺你把你接到城里去,到时候可没忘了我们啊。”

    众人是一片祝贺之声,但楚天羽却依旧神色冷冰冰的,老太太这一家人也同样是皮笑肉不笑的。

    这时候老太太再次大声道:“我的宝贝孙子,你这回来了不先回家也就算了,现在见到我这当奶奶的,还有你二叔、三叔、二婶、三婶,还不跪下磕个头?”

    楚天羽立刻是满脸怒色,他这偏心眼的奶奶果然把自己喊来就没安好心。

    双方是有血缘关系,按理说楚天羽给自己亲奶奶、亲二叔、三叔磕头几位长辈磕头这没什么,但是双方虽然有血缘关系,可楚天羽这些亲人是怎么对待楚天羽一家的?完全是把他母亲当成牛马使唤,趴在他母亲身上吸血、吃肉,这世界上有这样的亲人吗?

    双方说是亲人,不如说是仇人,楚天羽怎么可能给他们磕头?

    老太太把村里人都喊来,挑明他们双方之间的关系,就是想逼着楚天羽向他们下跪,让他们出了上次楚天羽把他们赶走的气。

    楚天羽终于说话了:“我们是有血缘关系没错,但上次我在市里就跟你说了,我是我,你们是你们,我跟你们在没有任何关系,让我给你们磕头?做梦!”

    楚天羽的话里充斥着浓郁的*味,话音一落立刻是满场哗然,他竟然这么跟自己的亲奶奶、亲二叔、三叔说话?这也太不像话了吧?

    在质朴的农人看来,百善孝为先,不管楚家如何的在村里不得人心,但你楚天羽是楚家的长孙,孝顺自己的奶奶、二叔、三叔是应该的,你不孝顺他们也就算了,竟然说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一些年纪大的人看楚天羽的神色已经不善起来,是一脸嫌弃,年纪小的也纷纷对楚天羽指指点点,说他不孝顺。

    老太太突然哭喊道:“大家都听到了吧?他现在出息了,是大医院的大夫了,嫌弃我们这些穷亲戚了,别说磕头了,连一声奶奶都不喊我,畜生啊,畜生你都不如。”说到这就奔着楚天羽冲了过来,要抓他的脸。

    楚天羽一个侧身让过,看着没扑到他,摔到地上正撒泼打滚的老太太寒声道:“我在说一遍,我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不要在打扰我。”仍下这句话楚天羽分开人群调头就走。

    苏允君赶紧追了上去,一干村人是对楚天羽指指点点,一些脾气暴躁的老人甚至是对楚天羽破口大骂,骂他禽兽不如,竟然不认自己的亲奶奶。

    老太太虽然坐在地上哭天抢地的,但心里却笑开了话,今天她设的局如果楚天羽就范,跪在地上给他们磕了头,这口气出了,以后在慢慢整治他这个野种,楚天羽要不就范,就要背上不孝的骂名,以后别想在村里抬起头来,就等着被人整天戳脊梁骨吧,不管楚天羽如何选择,他都好不了。

    楚天羽脸色铁青的回了卫生院,苏允君追过来道:“他们真是你的亲人?”

    楚天羽点点头,没说话,陈桂祥也过来了叹口气道:“楚大夫他们毕竟是你的亲人啊,你怎么能这么对他们?”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