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摸底
    楚天羽立刻是满脸尴尬之色,不走?难道跟你睡一张床啊,我到是想,但你乐意吗?

    房间里没了老鼠,苏允君终于是稍稍冷静下来,一想到刚才自己又是扑到楚天羽怀里,又是蹦到他背上,最后还不让他走,羞打苏允君很想钻进那个老鼠洞中去,但一想到老鼠洞,她就又想到了老鼠,吓得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处处可怜的哀求道:“你走,我真害怕。”

    楚天羽安慰道:“没事了,老鼠洞我堵上了,不会在有老鼠了。”

    苏允君一听到老鼠立刻是满脸惊恐之色的左右看看道:“万一它又从其他地方出来了那?”

    楚天羽仔细想了下道:“刚我检查过,就那一个老鼠洞,你放心老鼠不会出来的。”

    苏允君一把拽住楚天羽的衣角道:“不行,我怕它在出来,你别走。”

    最后楚天羽没办法只能道:“这样我坐在门口,门就别关了,有蚊帐开着门也没事。”

    苏允君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天羽道:“你保证不走?”

    楚天羽笑道:“我保证。”

    就这样苏允君上了床,楚天羽板着马扎坐在门外靠在墙上。

    不多时苏允君的声音就传来:“楚天羽你走了没?”

    楚天羽此时很想笑,但又怕苏允君翻脸,只能道:“我没走,就在外边。”

    苏允君“哦”了一声后就没在说话,但没过十分钟她又道:“楚天羽你在吗?”

    楚天羽苦笑道:“在那,你安心睡吧,我不走。”

    一个小时里苏允君问了二十多句楚天羽走没走之类的话,最后终于是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一亮村里的公鸡就叫了起来,声音是此起彼伏的,听到鸡叫大多数人都起来了,他们早就习惯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寂静了一个晚上的正丰堡传来了人声、鸡声、羊叫、狗吠,开始变得喧闹起来。

    苏允君被这些声音吵醒睁开眼先是大了呵欠,她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就看到门口那靠着个人,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出的事。

    苏允君穿上拖鞋来到门前发现楚天羽靠在墙上睡得正香,显然他在这守了一夜,暴漏在空气中的两条胳膊被蚊子咬出一溜的包,看到这些红彤彤的包苏允君先是心里一暖,随即就有些心疼。

    楚天羽也被吵醒了,一看到苏允君先是一愣,随即笑道:“你醒了?”说到这伸个懒腰站了起来,靠着墙睡了一夜楚天羽感觉腰疼得厉害,一动疼得就更厉害了,让他呲牙咧嘴的。

    苏允君低着头捏着裙角道:“你怎么在这守一夜啊,不是说好我睡着你就回去睡觉吗?”

    楚天羽揉着腰笑道:“这不是怕你半夜看不到我害怕吗?没事,好了,你洗漱吧,我也洗洗然后咱们吃饭。”

    苏允君看着楚天羽离去的身影,心情有些复杂,这个她一直就没给过好脸色的大男孩让她感觉很安全,按理说他们应该跟朋友一般相处下去,却低不下头去跟楚天羽好好相处,总感觉自己要是跟楚天羽好好说话,就低他一头似的。

    不多时楚天羽的声音在库房里传来:“饭菜怎么少了?苏允君你吃了吗?”楚天羽这是明知故问,摆明了是逗苏允君。

    苏允君被吓了一跳,赶紧辩解道:“不是我,我才不稀罕吃你做的饭菜,我减肥。”

    楚天羽的声音又传来:“不是你吃的,那谁吃了?少这么多,见鬼了!”

    苏允君红着脸喊道:“不是我,是老鼠吃的,对,就是老鼠吃的。”这话说得苏允君自己都信了。

    楚天羽调侃的声音传来:“那这老鼠可够厉害的,能把菜罩打开又给好好放回原地,成精了啊!”

    苏允君立刻知道楚天羽知道她昨天偷吃饭菜的事,脸红得跟一块红布似的,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半个多小时后楚天羽把早饭做得了,很简单,大米粥,煮鸡蛋,还有一小碟他昨天在镇上买的咸菜。

    楚天羽对着苏允君房门的方向喊道:“吃饭了。”

    苏允君想不出去,不想看到楚天羽那张讨厌的脸,他肯定会笑话自己偷饭吃的事,但转念一想他都已经知道了,在说自己首先不会做饭,也不想去陈桂祥家吃,难道整天就这么饿着?那还不得饿死啊?

    苏允君想到这一咬牙一跺脚,索性破罐子破摔了,吃就吃,怕什么?大不了给他交伙食费,多给点就是了,他要是敢笑话我,我就抓烂他那张可恶的脸,看他还笑得出来、笑不出来。

    苏允君心里立刻有了底气,跟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一般挺胸抬头的出来了,大模大样的往那一做,但心里还是有些打鼓,发现楚天羽并没有笑话他的意思,这才吃了起来。

    楚天羽也没讨厌到在逗弄苏允君,有些事在做就适得其反了,现在这样挺好,最少苏允君跟他一块吃饭了。

    饭菜很简单,但身边有这么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陪伴,这饭菜楚天羽吃得是格外香甜,吃过后楚天羽主动的承担起刷碗的任务,他知道苏允君这大小姐估计是不会的。

    碗筷刷碗后陈桂祥就到了,见面第一件事还是劝楚天羽跟苏允君去他家吃,要实在不去的话就把卫生局播来的伙食费给他们,但楚天羽跟苏允君怎么可能要?双方推辞了半天陈桂祥才算作罢,少不了对他们一翻感谢。

    楚天羽不想让陈桂祥因为这点小事就对自己跟苏允君感谢个不停,便转移话题道:“陈院长今天我们做点什么那?”来都来了,总不能就在小而简陋的卫生院里坐着吧?

    陈桂祥道:“你们刚来,要不在休息一天,工作的事不急。”

    楚天羽笑道:“陈院长我们来就是支援基层卫生院的,那能老待着啊,你就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

    苏允君在一边附和道:“是啊陈院长,你就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

    陈桂祥一看两个人坚持,便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跟你们客气了,往年你们这些大医院的大夫来我们这首先是对村里的卫生情况来个摸底,也就是挨家挨户走访一下,简单的给各家各户的人做个检查。”

    楚天羽道:“好,那就去摸摸底,您熟悉村里的情况,就麻烦您带我们去吧。”

    十多分钟后楚天羽背着两个急救箱跟着陈桂芹出了卫生院。

    走了几家后楚天羽发现村里的人年轻人到没什么毛病,主要就是老人有一些基础病,例如高血压、糖尿病之类的,这些疾病只要按时服药,感觉身体不舒服就来找自己跟苏允君看看,问题都不大,到没发现什么重大疾病。

    不过走着、走着楚天羽就发现问题来了,既然是挨家挨户的走访,他那偏心眼的奶奶家肯定是要去的,可楚天羽是真不想去他们家。

    他这一犯愁神色就有些不大对劲,苏允君察觉到后:“怎么了?”

    楚天羽不想跟她说自己家里那点破事,苦笑道:“没事。”

    这时候走在前边的陈桂芹指着一户人家道:“这是老楚家。”说到这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是连连摇头叹气。

    楚天羽一听是老楚家,隐约就猜到这可能就是自己奶奶家,并且他对这里还有一些印象,他小时候可来过这里,跟印象中的对比一下,发现这里根本就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房屋更破旧了一些。

    陈桂祥走到门前敲敲门喊道:“楚老二、楚老三在家吗?”

    不多时里边就传来不耐烦的声音:“谁啊?大早上的还让人睡觉不睡觉了?”

    天刚亮的时候村里其他人家听到鸡叫就都起来了,吃点早饭就下地干活了,现在都快十点了,楚老二这一家子到好竟然还没起床,懒成这样要不是有陈桂芹一家的接济,这一家子闹不好就饿死了。

    陈桂祥对老楚家这一窝子好吃懒做的货也没什么好印象,直接道:“市里的大夫来给你们一家子做个体检,做不做?不做我们可就走了!”

    楚老二想也不想就道:“不做,不做。”

    陈桂祥小声对楚天羽道:“别搭理这家人,难缠得很,咱们走。”

    楚天羽同样不想跟自己这二叔、三叔还有那个偏心眼的奶奶见面,听到陈桂祥的话立刻是长出一口气。

    在陈桂祥的带领下他们又去了下一家。

    走了没多久后老太太冲对面的屋喊道:“老二刚陈桂祥说什么?市里的大夫来干什么?”

    楚老二不耐烦的道:“妈,你管他干什么那?睡你的。”

    老太太坐起来道:“不对,市里的大夫?那不就有那个小野种?”

    听到这话楚老二也精神了,一屁股坐起来道:“是啊,妈怎么办?”

    老太太没急着回答,而是先点燃一根烟抽了几口,又想了一会道:“老二你起来,去找陈桂祥,让他带着那小野种来咱家给我瞧瞧病,小杂种今天老娘整不死你。”

    很快楚老二那屋就有了动静,楚老二也不洗脸刷牙,穿上衣服就往外跑,满脸的得意,今天非要出了心里这口恶气不可。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