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死鸭子嘴硬
    苏允君实在不敢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只能搬来个马扎坐在门口看楚天羽鼓捣他买来的炉子,到不是楚天羽舍不得钱买电磁炉之类的炊具做饭,实在是简陋的卫生院电线老化得厉害,真弄来电磁炉跳闸是小事,短路着火可就麻烦了,也只能买来这种老式烧蜂窝煤的炉子用于生火做饭。

    苏允君拖着香腮看着楚天羽很熟练的点燃了炉子,又相当熟练的洗米蒸饭,越发的感觉自己跟他比起来就是个废物了,他好像什么都会,而自己却什么都不会,只能跟个傻子似的看他在那忙活,这让苏允君心里非常不舒服,谁让她是个太过争强好胜的女孩那?

    两个炉子都点燃了,一个蒸着米饭,一个做着一壶水,楚天羽蹲在地上切菜、切肉,熟练得一塌糊涂,就好像这样的事他做了很多年一样。

    苏允君是终于忍不住了,皱着眉头道:“楚天羽你这些都是跟谁学的?”

    楚天羽头也不回的道:“跟我妈学的,以前我妈在饭店给人当服务员,中午、晚上都不能回来给我做饭,她就教我做饭,我小学大概二三年级就自己做饭了。”

    这样的生活在苏允君看来简直是没办法想象的,一个二三年级的孩子能多大?撑死了也就十岁,那么小的孩子站在灶台前洗米煮饭外加做菜,这样的场景苏允君都不敢想象,但现在她到也不认为楚天羽是在吹牛,她很清楚楚天羽家的条件,要是他家条件好一些,他母亲年纪不小了也不会来医院干保洁了,这活可是又脏又累。

    想到这苏允君感觉楚天羽跟自己比起来太可怜了,那么小就要自己做饭。

    就在苏允君心里感慨的时候不远处的锅里传来“滋滋”的声音,很快一股炒肉的诱人香气传来,苏允君闻到这香味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两声,但好在楚天羽忙活着炒菜根本就没听到。

    苏允君站起来走到楚天羽跟前看了看锅里,发现只有一些肥肉立刻道:“你这么做不对吧?我看我妈做饭都是放油后,热了后放葱姜蒜炝锅,然后才放油。”

    楚天羽挥舞着铲子不停翻炒着锅里的肥肉道:“我这是在用肥肉炼油,用荤油炒出来的菜更香。”

    苏允君立刻感觉自己更像个傻子了,明明什么都不懂,偏偏还跑来指手画脚,太可笑了,她一跺脚又跑回了门前坐在马扎上生闷气。

    楚天羽偷偷看了看她,是真搞不懂她生哪门子的气。

    宿舍的房檐下吊着一盏昏黄的灯泡,很多小虫子围着灯泡飞来飞去,小小的院子里此时已经是菜香四溢,引得苏允君连连偷偷咽口水,中午去陈桂祥家吃饭的时候她很是拘束,不好意思跟在家似的敞开了吃,根本就没吃多少,这又过了一下午,在加上闻到菜香味此时已经是饿极了,想跟家一样催催吧,但又不好意思,那是楚天羽又不是她母亲,苏允君那好意思嚷嚷着自己饿了,让楚天羽快点。

    但好在楚天羽的动作很快,不多时就把饭菜做好了,两菜一汤,一个豆角炒肉,一个酱香茄子,外加一盆鸡蛋汤。

    卫生院就有个小桌子,应该是以前在这里工作的人中午或者晚上吃饭用的,楚天羽擦干净后放到院里把菜跟米饭放在上边呼出一口气道:“好了,来吃吧。”

    苏允君明明饿得要死,但却偏偏死鸭子嘴硬道:“我不饿,你吃吧。”

    楚天羽抓抓头道:“吃点吧,你中午都没吃多少!”

    苏允君一瞪眼道:“说了我不饿,你自己吃,烦。”说到这站起来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允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赌气不吃,明明都感觉饿得潜心贴后背,但就是不想吃楚天羽做的饭菜,好像吃了他做的饭菜就低他一头,还欠了他天大的人情一般。

    楚天羽则很是无奈,也不敢在喊苏允君吃饭,生怕她又冲自己发脾气,叹口气自顾的吃了起来。

    苏允君坐在床上捂着肚子满脸的委屈之色。

    楚天羽吃饭很快,没多大会就吃完了,看看剩下的饭菜叹口气把这些东西放到了库房中,库房里并没有太多的东西,到时可以当小厨房使用,为了防止苍蝇这些虫子落到上边,楚天羽在镇里买了个菜罩扣在了上边,看着剩下的饭菜心里琢磨着天气热也不知道放一夜会不会坏。

    楚天羽把炉子这些东西也都搬进去后拎着一壶开水来到了苏允君门前敲敲门道:“要不要开水?”

    苏允君此时饿得感觉头发晕,但还是不耐烦的道:“不要,别烦我行不行?”

    楚天羽再次讨了没趣,很无奈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洗漱去了。

    这地方连个电视都没有,手机信号也不大好,晚上是真没什么娱乐活动,但好在楚天羽早就想到了这点,到是买了不少书带过来打发时间。

    院子里立刻陷入了寂静中,有的只是不知名虫子的低鸣声。

    楚天羽看着看着书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半睡半醒中突然听到了开门声,他猛的坐起来跑到了窗前,把窗帘拉开一个缝就看到苏允君跟小偷似的蹑手蹑脚溜到了库房门前,然后警惕的左右看看,发现没人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把门打开,尽可能的不弄出声音来。

    楚天羽看到这一幕立刻知道苏允君半夜去库房偷东西吃了,这丫头还真是死鸭子嘴硬,明明饿的不行,但自己喊她去吃,她就是不去,非得半夜跟做贼似的去偷吃,真是服了。

    楚天羽知道如果自己过去的话苏允君肯定不会吃的,索性也就当不知道了,到要看看她明天怎么解释剩下的饭菜被吃没或者少了很多的事,这到是很有趣,有趣到楚天羽很盼望每天的到来。

    苏允君这种大家闺秀家教良好,哪怕在饿也不会跟饿死鬼投胎似的胡吃海塞,都饿得潜心贴后背了,但还是很优雅的一小口一小口吃着饭菜,一边吃一边念叨着:“楚天羽这家伙做饭还真好吃。”说到这夹了一大块肉放到嘴里。

    差不多十五分钟这样偷吃成功的苏允君蹑手蹑脚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楚天羽听到关门的声音也没起来,把被子一盖睡觉,山里的条件确实很艰苦,但晚上是真凉爽,别说空调了,连电扇都不用开,还得盖着点被子,十分舒服。

    楚天羽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楚天羽被吓了一跳,猛然坐了起来,就听到隔壁不时传来苏允君的尖叫声,还有“砰砰”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被砸了地上发出来的。

    楚天羽立刻是打了一个激灵写都没来得及穿就冲了出去,焦急的敲着门道:“怎么了?怎么了?”

    门很快打开了,还不等楚天羽看清楚屋里的情况,一道身影就扑了过来,楚天羽先是感到鼻中有一股子很好闻的香味,下一秒一个温暖的身体就扑到了他的怀里,两条美腿还姿势很不雅观的盘在了楚天羽的腰上。

    楚天羽立刻是愣住了,他很清楚扑到他怀里的人是苏允君,但这到底什么情况?这几天她可一直没给自己好脸色,怎么突然就投怀送抱了。

    苏允君哇哇大叫着:“老鼠,老鼠!”

    楚天羽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是苦笑连连,苏允君在漂亮得跟仙女似的,但也怕老鼠。

    他拍着苏允君的背道:“没事了,我在那,我在那。”说到这探头往里看去,苏允君的房间里是一片狼藉,被子、枕头仍了一地,显然是刚才苏允君在打老鼠。

    楚天羽看了半天也没找到老鼠,估计是跑了,他拍着苏允君的背道:“老鼠跑了,你先下来,我好进去看看。”

    苏允君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下来,显然是吓坏了,但楚天羽却是心中叫苦,这大夏天的倆人穿得都不多,他就穿着个大裤衩,苏允君则穿着睡裙,现在她死死的抱住自己,两条腿还盘在自己的腰上,身上传来的滑腻温热的感觉已经让楚天羽面红耳赤了,某个地方此时也是跃跃欲试,这要是让苏允君发现,自己在她心里的印象更完蛋了。

    想到这楚天羽强忍着心中的不舍把苏允君给拽了下来,他往前一步站在苏允君的前边,苏允君蹭的蹦到了他的背上,又惊又怕的道:“有老鼠,有老鼠,快把它赶走。”

    楚天羽这个无奈,只能就这么背着苏允君进了她的房间,找了一圈老鼠没找到,但却找到个老鼠洞,他道:“你下来,我把老鼠洞堵上,老鼠就不会来了。”

    苏允君满脸惧色不敢相信的道:“真的?”

    楚天羽再三保证,苏允君这才下来,但还是紧紧跟在楚天羽背后,生怕老鼠突然出现。

    一只老鼠把苏允君吓成这样楚天羽是想笑又不敢笑,找了快碎砖头稍微修剪下塞到了老鼠洞里,大半夜的也只能这样,等明天天亮了看看能不能找到水泥沙子把这老鼠洞给堵严实了。

    楚天羽搞定这一切要走,谁想苏允君一把拽住他满脸泪痕的哀求道:“你别走,我害怕。”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