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唏嘘不已
    楚天羽话音一落,苏允君倔强的昂起头,跟一头愤怒的小母狮一般道:“谁说我要回去了?你能待,我为什么不能待。”说到这擦擦眼泪站起来开始安置她的行李。

    楚天羽这是今天第三次碰钉子了,是相当的无奈,叹口气也没在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楚天羽在院子里转悠了一会,惊喜的发现除了前院还有个后院,后院搭着简易的茅房,是蚊蝇冲天,散发着粪臭味,楚天羽到是能适应来这里上厕所,只是不知道苏允君这娇滴滴的大小姐能不能适应。

    茅房边上是菜地,不大,但也不小,两分地大小,种着豆角、茄子、西红柿还有辣椒等农作物,长势非常不错,一看就是有人尽心尽责的伺候着它们。

    就在这时候陈桂祥的声音响起:“楚大夫、苏大夫你们收拾好了吗?饭得了,跟我去吃饭吧。”

    楚天羽答应一声从后院走了出来,苏允君眼睛稍稍有些红肿也出来了,两个人跟着陈桂祥去了他家,一进去楚天羽就有些傻眼,实在是陈桂祥家的房子太破旧了,给人一副摇摇欲坠的感觉,院子里还有两个满身土的孩子正在追一只小土狗,不过院子到是收拾得跟干净。

    陈桂祥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两位大夫别嫌弃,实在是家里光景不大好,日子是一天比一天难过,唉。”

    楚天羽道:“现在农村生活不是越来越好吗?到您这怎么一天比一天难过了?”

    陈桂祥叹口气道:“不怕你们笑话,我有倆儿子,算上我家里三个壮劳力,按理说日子不该过成这个样子,但我那倆儿子结婚有了娃娃后就出去打工了,结果就出事了,老大摔断了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动都动不了,老二运气不好被砸死了,倆儿媳妇一看都这样了也都偷着走了,留下倆孙子,我一个人拉扯他们,你说这日子怎么好过得了啊?”

    楚天羽跟苏允君听后是唏嘘连连,没想到陈桂祥有这样不幸的遭遇,也难怪他日子过成这样,就靠他当村医,以及种的那点地的收入也就将将够养家糊口,想把日子过好了,难。

    这时候陈桂祥的妻子把饭菜端了出来,这是个跟陈桂祥一样质朴的妇人,本来还不到五十,可家里接连出事,头发都白了,看起来跟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似的,穿的也很破旧,但洗得跟干净,伸出黑黝黝的手道:“两位大夫快坐,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那这些招待你们实在是不好意思。”

    院子里的小矮桌上摆着一个搅黄的炒鸡蛋,旁边是豆角炖肉,最后还有一个拍黄瓜,虽然盛放这些菜的餐具不怎么样,但这几个菜看起来却是色香味俱全,旁边还有一大盆的白馒头,外加一碗农家自治的黄豆酱与几根洗得很干净的大葱。

    楚天羽看得出来要不是自己跟苏允君来这里,就陈桂祥家的条件肯定舍不得做这么多好菜,十有**他家也只有过年才能吃到这些。

    两个跟泥猴似的孩子怯生生站在一边连连咽口水,想过来吃,但又不敢,纷纷看向爷爷奶奶。

    苏允君看得眼睛发酸,差点眼泪又落下来。

    这顿饭吃得楚天羽跟苏允君心里都很是尴尬,感觉自己过来不是帮忙的,而是给人家添麻烦的。

    回去的路上楚天羽突然道:“跟你商量个事。”

    苏允君冷淡道:“什么事?”

    楚天羽叹口气道:“你也看到了,陈院长家条件实在是不好,以后我们就别去麻烦人家了,咱们自己做饭你感觉怎么样?”这事楚天羽吃饭的时候就在想,他知道卫生局是给了各个村一部分资金,用于来村里坐诊医生的伙食,这钱不多,但也不少,楚天羽琢磨着以后就不在陈桂祥家吃了,这伙食费还是给他们,让他家里多份收入,并且走的时候楚天羽打着进去看看陈桂祥大儿子的旗号又偷偷的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塞到了他家老大的枕头下。

    苏允君看着楚天羽道:“咱们自己做?你会啊?我可不会。”苏允君说的是实话,她这个家庭条件出来的女孩是十指不沾洋葱水,那里会做饭啊?

    楚天羽笑道:“我会,我负责咱们每天的伙食!”

    苏允君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天羽道:“你会?”

    楚天羽怂了下肩膀笑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嘛,我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什么不会?别说做饭了,生炉子,外加伺候后院那些蔬菜我都会。”

    楚天羽说的都是实话,陈桂芹为了贴补家用,那年都在院里种一些时鲜的蔬菜,这样整个夏天几乎就不用去买菜了,能省下一部分钱,而楚天羽又是个懂事的孩子,一直就给母亲帮忙,一来二去还学会了,但伺候庄稼可不行,他家可没地种庄稼。

    不过苏允君却不信,撇撇嘴道:“你就吹吧,我才不信。”

    楚天羽没在解释,有些事等他做了,苏允君也就信了,现在没必要跟她做口舌之争。

    两个人回到住的地方楚天羽的房子收拾得干净利索,别说被褥了,就算是蚊帐他都架好了,自己的衣服也都分门别类的放到厨子里,洗漱用品就放在写字台上,他这小窝是弄得有模有样,但苏允君那则是一塌糊涂,被褥乱七八糟的丢到床上,衣服还在箱子里,蚊帐更是堆在一边,让她的宿舍显得是乱七八糟的。

    楚天羽路过苏允君宿舍门口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就知道她不会收拾房间,叹口气敲敲门然后小心翼翼道:“我来帮你收拾一下吧。”

    苏允君赌气的不想让楚天羽帮她弄,但一看带来的蚊帐堆在一边立刻为难起来,别的东西到是好说,但这该死的蚊帐是必须用的,乡下蚊子多得很,没这东西晚上是没法睡了,更倒霉的是苏允君走时来的匆忙忘记带蚊香跟花露水了,正丰堡是个小村子别说超市了,连个小卖部都没有,村里人要是少什么生活用品都是去镇里赶集的时候买回来,这么一来苏允君想买蚊香这些东西都没地方买去,除非她让楚天羽开车载着她去。

    一想到晚上要被蚊子咬得体无完肤苏允君还是妥协了,有些不情愿的道:“好吧,谢谢你了。”

    楚天羽一看苏允君答应了立刻笑道:“跟我这么客气干嘛。”说完走过来开始帮苏允君收拾。

    看着楚天羽熟门熟路的先铺被褥,然后架蚊帐,苏允君就有一种自己是个什么都干不了的废物的感觉,在看楚天羽这家伙,好像就没什么事能把他难倒似的,苏允君立刻又开始不服气起来,凭什么他会自己就不会?不行自己必须学会,不能被楚天羽比下去。

    如果楚天羽是苏允君肚子里的蛔虫,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可比的?干嘛这么较劲那?不累啊。

    楚天羽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就把苏允君的房间收拾得跟他的差不多了,看着她这整齐的宿舍楚天羽擦了下额头的汗水道:“好了,今天没什么事你就休息下吧,我出去一趟。”

    苏允君捏着衣角虽然心里不服气,但却不得不佩服楚天羽的自理能力,如果没他帮忙,自己这宿舍跟定会跟猪窝一样,于是苏允君小声道:“谢谢你!”

    楚天羽怂了下肩膀没说什么,只是笑笑然后走了。

    楚天羽这一走就是一下午,苏允君也睡不着就无聊的在院子里闲转起来,当她看到简易茅房时候都没进去,就被粪臭味恶心得差点吐了,一想到以后要去这个地方方便苏允君有一种想死的感觉,甚至生出来立刻给自己父亲打电话,让父亲把她弄回去,这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但最后苏允君还是忍住了,就因为楚天羽能在这地方待下去,自己凭什么不能带待下去?要是现在打退堂鼓,肯定要被楚天羽那个家伙笑话。

    想到这苏允君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天快黑下来的时候看着冷冷清清的院子苏允君开始害怕了,在听到不远处山里传来不知名的野兽叫声她是更害怕了,有生以来头一次迫切的希望一个男人能尽快回到她身边。

    但是左等楚天羽没回来,右等他还是没回来,而山里野兽的叫声是更多了,吓得苏允君是涩涩发抖、眼泪转眼圈的。

    就在苏允君吓得要崩溃的时候终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苏允君疯了似的跑了出去,一看到提着一大堆东西的楚天羽就哽咽道:“你去那了?”

    楚天羽一愣道:“怎么了?我去镇里了啊,咱们不是说好要自己做饭吗?我去买做饭的家伙式了,你看连吃的带用的都都带回来了?你怎么哭了?出什么事了?”

    苏允君擦擦眼泪倔强道:“谁哭了?你才哭了。”说完赌气的回了自己的房间,但不多时又跑了出来,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害怕。

    陈桂祥不多时就来了,喊楚天羽他们过去吃饭,但不管怎么劝楚天羽跟苏允君就是不答应,陈桂祥没办法只能先回去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