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正丰堡
    楚天羽再次碰了个冷钉子,神色很是尴尬,他是真搞不懂自己到底那里得罪苏允君了,她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个态度?

    其实苏允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对楚天羽这个态度,那天楚天羽去接病人,肯定是他们医院安排的,他一个刚进医院的小大夫,那能说我去接病人院里就让的,楚天羽去了也并没跟苏允君显呗他现在有厉害,可以单独值班、管理患者,说这些的都是任佳佳。

    这些苏允君都知道,可心里就是卖不过去哪个坎,为什么楚天羽处处都比自己强?留院考,他是满分,自己输了,可进了医院自己还在跟老师学习,楚天羽都开始管理病人值夜班了,他凭什么比自己强?

    导致苏允君对楚天羽没个好脸色的原因,根子就是苏允君的争强好胜不服输,她总是要压对方一头才如意,她是个太要强的女孩了,这样的女孩不适合当女朋友,更不合适当老婆,因为她总想比男人强,处处压男人一头,男人也是有自尊心的,那可能选这样的老婆、女友给自己添堵?

    能娶苏允君的男人,要么是个妻管严,怕老婆,被老婆压制也乐得其中,要么就是能彻底压制住苏允君,强大得让苏允君绝望,认为自己不管多么的努力、刻苦也不可能超越这个男人。换成其他男人,就算两个人在一起,早晚也会因为苏允君的争强好胜而分开。

    当然作为当事人的苏允君,又或者楚天羽并不知道这些。

    正丰堡对于楚天羽来活又陌生又熟悉,熟悉的是这里有他的亲人,陌生的是这些亲人早就让他寒心了,寒心到以后不想跟他们有任何来往,这次到正丰堡楚天羽就没打算要跟他的这些亲人有什么联系,见面最好都当不认识,这一家字人就是个天大的麻烦,跟他们有关系也只会为楚天羽带来麻烦。

    面包车停在了正丰堡的晒谷场,跟其他村子比起来,正丰堡属于贫穷落后的村子,村子坐落在两座大山之间,土地不但贫瘠还少,景色到是相当不错,可距离县城太远了,路也没修,到现在还是颠簸的土路,就算是想搞旅游开发也不行,山里到是有一些土特产,但并没形成大规模的养殖,也不能当成村里人的主要收入来源。

    村里的人要么出去打工,要么就靠家里那点地混日子,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但到底是新社会了,日子在不好过,也不至于让人饿死。

    楚天羽下了车看着村里破败的瓦房是感慨连连,自己的父亲就是从这个贫瘠的村落中走出去的。

    为了迎接楚天羽跟苏允君的到来,质朴的农人们在他们一下车的时候就敲打着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乐器,也打出了欢迎他们的横幅,一群孩子围着楚天羽的车东看西看,有几个胆子大的伸出手去摸,陈桂祥看到后大喊道:“谁接的娃赶紧弄走,把楚大夫的车弄坏了赔得起吗?”

    立刻有大人跑出来把自家不听话的孩子拽到一边,不让他们去祸害楚天羽的车。

    现场很是热闹,整个正丰堡的人都出来了,老人们蹲在树荫下抽着旱烟看热闹,年轻人聚在一边不停的打量着楚天羽跟苏允君,村里所有男人看到苏允君后都傻眼了,他们那见过这么俊俏的姑娘?此时就感觉眼前的姑娘漂亮得跟天线一般。

    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则是红着脸不停的看楚天羽,这俊俏的后生可比周围方圆几百里的农家后生强得太多了,不多看几眼都对不住自己。

    在人群中有楚天风的身影,这家伙的穿着打扮跟城里人似的,跟村子是格格不入,他一眼就认出了楚天羽,抓抓头飞快的向家跑去。

    一脚把家里的门踹开,大喊道:“奶,奶,爸、妈,二叔、二婶,楚天羽来了,楚天羽来了。”

    老太太迈步从里屋走了出来,三角眼眯着道:“谁来了?”

    楚天风道:“楚天羽那龟孙啊。”

    老太太一皱眉道:“他来干什么?”

    楚天风的老子村里人都喊他楚老二,打小大家就这么叫他,天长日久后估计他大名具体叫什么自己都不清楚了,楚老二跟老太太长得很想,都有一双倒三角眼,听到儿子的话立刻撸起袖子骂道:“狗日的,他还敢来?看我不抽他。”显然楚老二知道自己老娘跟儿子在市里的境遇了,偏激的认为自己儿子没当成大夫都是楚天羽跟他那偷汉子的妈背后捣鬼,现在楚天羽自投罗网,他打算去教训下楚天羽,让他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

    楚老三一把拉住自己二哥道:“二哥你别冲动啊,那小子怎么敢回来?”

    楚老三到是跟楚老二不大像,不过也不是什么良善的人,跟他二哥一样好吃懒做,十里八村远近闻名的赖汉一个,就算在正丰堡都没几个人乐意搭理他以及他二哥。

    楚老二一想也是,看着儿子道:“那小子来干什么?”

    楚天风抓抓头想了一下道:“只来咱们村卫生所当大夫的,什么医疗援建,村长、村支书他们都在那欢迎他那。”

    只医疗援建的事楚老二一家人到都知道,因为政府好几年前就搞这件事了,每年都有市里大医院的大夫过来在村里待上半年免费给大家瞧病。

    楚老二本来想去教训楚天羽的,可一听这小子是大医院派来给村里人免费瞧病的,在有村长、村支书又都在,他要是敢过去教训楚天羽,还不等他动手,就得被村长、村支书喊上几个壮实的后生先把他给教训了。

    但楚老二心里又咽不下这口气,看看自己老娘道:“娘,这事你说咋办嘛?总不能就这样了嘛?”

    老太太冷冷一笑:“自然就不能这么算了,这野种回来了,自然要给他点厉害看看,今天先别搭理他,过上几天的我自办法收拾他这个野种。”

    老娘都这么说了,楚老二跟楚老三自然是点头答应下来,坐等老娘出招狠狠整治下楚天羽这个竟然敢不在给他们钱花的野种。

    另一边村里给楚天羽、苏允君办的简单欢迎仪式也结束了,陈桂祥带着他们两个人去了村里的卫生院,从今天开始他们就要住在这里了。

    正丰堡的卫生院说是卫生院其实不过就是两间年久失修的瓦房,外边挂着个卫生院的牌子而已,院里到是收拾得很干净,还种了一些时鲜的蔬菜,不过房子实在是太过破旧了,看到这房子楚天羽都担心一刮风这房子会不会塌了。

    陈桂祥歉意的道:“两位大夫对不住啊,村里就这条件,让你们受苦了。”

    楚天羽不是什么富人家的孩子,打小就苦惯了,到是没感觉这环境有多艰苦,笑道:“没事,我们住那?”

    陈桂祥又是连连道歉后这才带着他们两个来到一间瓦房前,瓦房分成三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单独的门,陈桂祥打开中间的房门道:“这是给苏大夫准备的,实在是太简陋了,对不住啊。”

    房间打扫得很干净,但确实太简陋了,开裂的水泥地面,靠墙角有个木制的单人床,床上油漆的颜色都不见了,也不知道用了多久,挨着门的地方有个老式的脸盆架,上边有个搪瓷盆,虽然干净,但也是用了很多年了,上边的漆都快掉光了,旁边有个暖壶。

    正对着门的地方有一扇窗户,正对着后山,到是可以看到后山的景色。

    苏允君也没想到条件艰苦成这样,此时开始后悔了,自己就不该报名过来,不但遇到楚天羽这个讨厌的家伙,还要住在如此简陋的房间里。

    楚天羽看陈桂祥愧疚得头都要低到胸脯上了,赶紧道:“没事,这地方住着挺好,可比市里凉快多了。”这到是实话,正丰堡确实相当凉爽,别说空调了,风扇都不用开,这或许也是到了这里唯一能享受到的好处吧。

    陈桂祥再次连连说不好意思,楚天羽也是连连说没事,这才把陈桂祥打发走,不过他跟苏允君安置好后要去陈桂祥家吃饭。

    楚天羽先把苏允君的东西放到她的房间里,知道她不待见自己,便也没说要帮她收拾,而是跑到了隔壁的房间安置起自己的行李来。

    三间房屋苏允君住中间,左边是库房,右边是楚天羽的卧室,另一间瓦房则是卫生院的诊疗室、办公室、处置室,医疗设备就是血压计,还有一些缝合包之类的简单手术器械,连心电图机都没有,实在是简陋得一塌糊涂。

    楚天羽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到没感觉住在这有什么不好的,但很快就听到抽泣的声音,他叹口气来到苏允君的门前敲敲门,破旧的木门直接自己开了,苏允君的东西根本就没收拾好,还是放在箱子里,而苏允君正坐在箱子上抹眼泪。

    楚天羽抓抓头道:“你要是感觉这地方太简陋没办法在这待,要不你打个电话跟院里说说,同意的话,我送你你回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