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同路
    这次下乡去援助基层医院是由卫生局牵头组织的,静海市市里各大医院都抽调了相应的人手,组成了医疗援助队,人数也不是太多,二十多人,这些人不会分到一个卫生院去,而是两三个人一组分到各个村的卫生院中。

    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今年派了三个人,两男一女,其中就有楚天羽。

    楚天羽是刚来医院没多久,还没去其他科室轮转过,所以跟其他科室的人根本就不熟,不过医院就他们三个要去下乡,到是都聚到了一块闲聊。

    其他人也是如此,是一个医院的就聚到一起闲聊,等着出发。

    就在楚天羽跟自己两个同事闲聊的时候突然发现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影,他侧头一看,立刻就是一愣,竟然是苏允君,她怎么也来了?也要下乡?

    苏允君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优雅得向是一朵空谷幽兰,身上散发着清冷的气息,让人不敢接近,不少年轻的男医生一看到苏允君立刻是眼睛一亮,想过去搭讪吧,但感受到苏允君身上的清冷气息,立刻打消了这想法,这些人中就有楚天羽,昨天闹得就很不愉快了,他要是过去,苏允君能给他好脸色才怪。

    苏允君也看到了楚天羽,立刻是皱起了眉头,这个楚天羽还真是阴魂不散,那里都有他,烦人。

    到八点的时候人都到齐了,卫生局的领导也出来简单的给大家做了讲话,大概意思就是希望大家拿出热情跟干劲来帮助基层医院做好医疗建设工作,提高基层医院的实力,为广大人民群众做好医疗保健工作。

    领导话一讲完下边就是抽签了,抽到那个村就去那个村,楚天羽站在队伍中等待抽签,前边抽到的人要么高兴,要么有些沮丧,高兴的是他们抽到村比较富裕,去了后生活条件会不错,沮丧则是因为抽到了比较穷的村,去了后估计日子不大好过。

    楚天羽侧头看看站在另一个队伍里的苏允君,到是希望能跟她抽到一个村。

    当楚天羽抽了签后看着上边写的正丰堡的时候神色有些复杂,因为他父亲就是在这个村出生的,而他那偏心眼到极致的奶奶还有他那两个好吃懒做的叔叔就在这个村,楚天羽是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印象,是真不想在跟他们有任何的接触,可现在却偏偏抽到了这个签,要去正丰堡做医疗援助,楚天羽是苦笑连连。

    不多时所有人就都抽签完毕,卫生局的一个姓赵的科长大声道:“大家都静静,听我说,下边我说一个村的名,抽到去这个村的人就站出来聚集到一起,大家先认识下,以后可要在一起工作半年那。”

    赵科长一个个村的名念下去,没念到一个村的名字就会有两到三个人走出来站到一起,客气的握握手做下自我介绍,毕竟要在一起共事一年,搞好关系是很必要的。

    当赵科长念道“正丰堡”的时候,楚天羽走了出来,下一秒他就看到苏允君也走了出来,楚天羽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眼睛,不会这么巧吧?我跟苏允君分到了一起,但很快楚天羽心里就兴奋起来,他现在正愁不知道该怎么接近苏允君那,现在好可以跟苏允君在一个卫生院共事半年,这机会可太好了,说不定就能把苏允君追到手。

    苏允君看到楚天羽满脸的兴奋之色就是一皱眉,她真不想跟楚天羽分到一起,于是道:“赵科长我能不能跟其他人换下?”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立刻是满脸的失落之色。

    赵科长笑道:“干嘛要换啊?就这么定了吧,正丰堡这村子条件还是听不错的。”

    苏允君刚要说什么一辆大巴车就开了进来,一个工作人员跑了过来对赵科长道:“赵科长货车坏了。”这次医疗援助不光市里会派去不少医生,还会送去一些医疗器械药品什么的,可谁想货车好死不死的坏了,那医疗物资怎么运过去?

    赵科长是个有急智的人,立刻大声道:“谁自己开车来的?”

    几个开车来的人立刻举起了手,楚天羽也在这些人的行列中,他们之所以开车想法都是一样,方便家里有事随时回来。

    赵科长看到举手的人不少,立刻笑道:“好,你们那把跟你们分到一起的人都载着,这样就能把大巴车上的空间腾出来放那些医疗物资了。”

    楚天羽心里是窃喜不已,现在好,不但能跟苏允君一块去正丰堡朝夕相处半年,还能载着她一块走,但楚天羽却不敢表现出来,小心翼翼的走到苏允君身边道:“我帮你拿行李吧?”

    苏允君瞪着楚天羽很不满的道:“怎么那那都有你?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楚天羽碰了个钉子,神色很是尴尬,小声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你们医院会派你来啊,我更没想到我们能抽到一个地方。”

    苏允君很想跟其他人上大巴车,但此时工人们已经把物资放到了后边,剩下的人在一上车,根本就没位置了。

    苏允君一跺脚道:“遇到你算我倒霉。”说到这把行李箱往地上一丢。

    楚天羽赶紧拿起苏允君的行李道:“走吧,我车在外边。”

    苏允君很不情愿的跟楚天羽到了外边,看着楚天羽把她的行李往车上发立刻就是一愣,看着楚天羽声音冷淡道:“楚天羽我记得你家条件可不好,你那来的钱买悍马?”

    两个人在一个医院实习,苏允君是知道楚天羽没有父亲,只有一个做保洁阿姨的母亲,如此一来他家的条件就可想而知了。

    楚天羽根本就没想到会跟苏允君在这里遇到,也没想到他跟苏允君分到了一起,并且还要载着她一块去正丰堡,所以根本就没准备怎么有这辆车的说辞。

    但现在这一切都发生了,苏允君也问了出来,楚天羽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但看苏允君一副你不把事情说明白我就不上车的架势,楚天羽只能胡编道:“这车是我一朋友的。”

    苏允君冷笑一声道:“楚天羽你会不会撒谎?那个朋友会大方到把新车借给你?”

    楚天羽:“……”

    苏允君看着楚天羽道:“你给我说清楚这车你那来的。”

    苏允君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成了这么较真的人,楚天羽是她什么人啊?什么人都不是,他这车那来的跟她有什么关系?但苏允君就是想要个解释。

    女人果然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有时候她们甚至都不理解自己的一些行为。

    楚天羽急得都出汗了,看到苏允君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一咬牙继续胡编道:“我跟一个朋友做了点生意,赚了点钱,我就买了这辆车。”

    苏允君冷笑一声双手抱在胸前来到楚天羽跟前仰着头看着他道:“什么朋友啊?做什么生意啊?”

    楚天羽心里立刻是咯噔之下,一着急到是有了办法,笑道:“你这么关心我啊?连我认识什么朋友,做什么生意都要过问,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苏允君立刻是俏脸一红,下一秒就恼羞成怒道:“鬼才会喜欢上你这个自大好好显呗的家伙。”说完打开车门气呼呼的坐了上去,然后“砰”的一声把车门摔上了。

    楚天羽立刻是长出一口气,总算是应付过去了,在让这大小姐问下去,自己可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时候大巴车开了出来,赵科长打开车窗对着后边开车的人道:“大家都跟上,跟上。”

    楚天羽赶紧上了车发动车子跟了上去,苏允君赌气不跟楚天羽说话,而楚天羽那也不敢跟她说什么,生怕又惹这脾气古怪的大小姐生气、发飙。

    就这样楚天羽开车者一路都没跟苏允君说一句话,到了县城时候楚天羽遇到了来接他们的正丰堡卫生院的院长陈桂祥,这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穿着土气,但却有着农家人的淳朴与憨厚,一见到楚天羽跟苏允君就伸出他那满是茧子的大手道:“欢迎,欢迎啊。”

    楚天羽很多年都没回过正丰堡了,上次回去还是他父亲在世的时候,那时候他还很小,对村里的人基本就没什么印象,这么一来自然对陈桂祥也没什么印象了。

    跟陈桂祥握了下手后楚天羽笑道:“陈院长以后还得多麻烦你啊。”

    陈桂祥憨厚的摆摆手道:“什么院长,可不敢这么叫,我就是个赤脚医生,连大夫都算不上那,你们都是大医院来的大大夫,以后就喊我老陈就行,是我们给你们添麻烦了,怎么是你们给我添麻烦吗?走,村里人都等着你们那。”

    陈桂祥是坐村里一辆老式面包车来的,这车连空调都没有,楚天羽就让陈桂祥上他的车,但陈桂祥说什么也不上,最后没办法只能是楚天羽跟在他们的车后边向正丰堡赶去。

    路上楚天羽打破了沉默对苏允君道:“陈院长很热情啊。”

    回应楚天羽的只有苏允君的冷哼声。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