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审讯
    苏家的客厅气氛此时很是古怪,苏东来跟看流氓似的看着楚天羽,而徐莉包也不放双眼冒光的上上下下打量着楚天羽,颇有一种丈母娘初见毛脚女婿的惊喜感,苏允君则是头痛无比,时不时就要狠狠瞪一眼给她惹了这么*烦的楚天羽,一副恨不得要把楚天羽生吞活剥的表情。

    而作为当事人的楚天羽此时则是如坐针扎,尴尬得要死,如果真有个他能钻进去的洞的话他是真想窜进去。

    苏东来咳嗽一声相当不满的道:“看什么看?你们两个都给进屋,我有话问这小子。”

    苏允君急道:“爸你有什么好问的?我跟你说多少遍了,我跟他没关系,就是陌生人。”

    苏东来冷冷一笑摆出一家之主的架子来,先是一拍桌子随即道:“我说话你没听见是不是?给我进去。”

    徐莉赶紧拉了下女儿道:“走跟我进屋,正好妈也有话要问你。”说完连拉带拽的把苏允君拉进了房间。

    客厅里立刻安静下来,苏东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到没有给楚天羽一杯的意思,更没有让他做的意思。

    苏东来“稀溜、稀溜”的抿了两口茶水,这才道:“你父母干什么的?”

    楚天羽此时很是无奈,感觉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就搞成这样了?但事情已经这样了,楚天羽也没办法,只能道:“我父亲去世了,母亲现在开个小饭馆。”

    苏东来猛的抬起头看看楚天羽,神色有些复杂,但楚天羽并不能从他脸上的表情来推断出苏东来内心的想法,这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苏东来又喝了一口茶水这才道:“单亲家庭的孩子……”后边他很想说你是不是性格上有什么缺陷啊,但话到了嘴边苏东来没说出来,他虽然看楚天羽很是不顺眼,只因为这小子有可能把他的宝贝女儿拐走,但苏东来也不想把话说得太伤人,处在他这个位置上是轻易不会说出太伤人的话的。

    楚天羽低着头心情依旧忐忑而紧张,不过在苏东来看来眼前这小子表现得已经非常不错了,换成其他年轻人面对他的威压别说能流利的回答他的问题了,恐怕站都站不稳。

    久居官场,执掌整个静海市的苏东来光是往那一坐,哪怕一句话都不说,也会给人很大的无形压力,压得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苏东来继续道:“怎么当上的大夫?”

    楚天羽感觉面对苏东来散发出的压力有些吃力,但到没压得他说话的逻辑性都没有,楚天羽毕竟在末世的步步危机冲左突右闯活到了现在,抗压能力是远超常人的。

    他想了下措辞简单的把留院考的事说了一遍,没重点彰显自己多么出色、多么的有能力,只是就事论事,以一个旁观者的态度简单说了下。

    楚天羽就事论事的态度到是让苏东来对他有些喜欢,这个年代物欲横流、人心浮躁,尤其是年轻人越发的浮躁起来,处处喜欢彰显出自己的本事来,就算没本事也要吹上三分,但眼前这小子到没添油加醋的把自己说得多么、多么的优秀,只是说留院考结束的时候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冷玉田给了他一份合同,他就这么进到了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中。

    冷玉田虽然不是官场中人,但这个人的人生经历很有传奇色彩,苏东来对他也是有所耳闻,知道这家伙放荡不羁、桀骜不驯,医疗系统中的另类,这个家伙可不会给谁谁走后门,去年赵市长的一个侄子靠他的关系进了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后来去了外科,结果跟冷玉田上了一台手术后,冷玉田竟然指着赵市长侄子的鼻子尖让他滚出外科,然后找到院长放下狠话来,医院他没我,有我没他,最后这官司打到了赵市长那里,冷玉田连市长的面子都不给,还是那句话。

    事情闹得有点大,赵市长没办法把自己侄子调到了其他的医院。

    这事苏东来是知道的,也就越发清楚冷玉田的脾气,这家伙能丢给楚天羽一份合同,显然这小子在医术上有过人的天赋。

    眼前这小子看来还是有点本事的,不过这也难怪,他要没点本事,自己那眼高于顶的女儿能看上他?这么多年了,苏东来就没见过女儿带着男孩来到自家住的小区。

    想到这苏东来扫了一眼楚天羽道:“行了,你回去吧。”

    楚天羽立刻是长出一口气,赶紧道:“那叔叔再见,我先走了。”说完逃也似的溜了。

    看到楚天羽急不可耐要逃离这里的狼狈样子,苏东来得意洋洋的道:“小子,你还嫩。”

    楚天羽一走,苏动力就把苏允君喊了出来,往沙发上一靠道:“说吧,你倆什么时候好上的?”

    苏允君又急又恼的道:“我说了我跟他不熟,充其量也就是认识,你们干嘛非认为我跟他有关系?”

    苏东来撇撇嘴道:“死鸭子嘴硬,你要是对他没任何好感,你能带他到咱们家的小区?”

    这话一问出来,苏允君立刻就是一愣,是啊?我为什么带他回来?我这是怎么了?

    苏东来洋洋得意道:“苏允君小同志你跟我斗,还嫩。”说完站起来背着手在客厅里转悠了一圈道:“这小子那能力是有的,不然冷玉田那个家伙不会把他弄到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去,但是那,他们家跟咱们家之间的差距太大,我的意思是你不要跟他继续交往下去了。”

    静海市一把手的掌上千金怎么可能嫁给一个普通人家出身的小子?门不当、户不对。

    看苏允君还在发愣,苏东来也没在跟她说什么,而是对自己老婆道:“几点了还不做饭?你想饿死我?”

    第二天一早向云飞刚要去交班,院办的电话就到了,让他去一趟院长办公室。

    向云飞一到院长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就急道:“李院长你也知道我们急诊本来就人手不够,现在又要我们抽出人去乡下,您这不是难为我吗?”

    李亚鑫苦笑道:“老向我真不是难为你,你也知道每年咱们都要派人下乡援助基层医院,这是惯例了,今年基层卫生系统向局里反应,希望我们今年派去的人最好是急诊的,你在急诊干了这么多年,比我清楚急诊医生经验跟技术有多全面吧?

    而基层医院缺少的就是这样的人才,你想啊,我从其他科室抽调人手过去,他们只擅长自己这个科室的疾病诊治,遇到其他的病就不那么灵了,而基层医院那面对的基本就是一个村的村民,不能说没大病,但是大多数都是这样、那样的基础病,内外儿妇的都涉及到,我总不能从每个科室都抽调人手过去吧?

    基层医院需要的是全科医生,而你们急诊的医生可都是全科医生,是最适合的人选。”

    李亚鑫的意思很明显,他不可能派遣过去太多的人,从每个科室都抽调人手,这不现实,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作为整个静海市医疗系统的龙头老大,每天要接诊的患者数量是惊人的,不光急诊缺人,其他科室也是如此,而基层医院也需要全科医生过去支援他们,这么一来李亚鑫就想从急诊抽过去一两个人。

    向云飞当然知道这些情况,李亚鑫说完他不说话了,不过脸色有些不大好看,急诊就算少一个人,都会大大增加其他人的工作量,急诊这地方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少一个都不行啊。

    李亚鑫看向云飞不说话,直接拍板道:“我也不多要,就一个,让你们科室的楚天羽去,他也没有医师资格证,现在还在管病人,值夜班,出了问题,麻烦啊,就这么定了。”

    向云飞让楚天羽单独值班、管理病人自然是要向李亚鑫这院长请示的,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楚天羽可没有执业医师资格,往大了说这是非法行医,是违法的行为,这么大的事李亚鑫不点头,向云飞可没那个胆子让楚天羽单独值班管理病人。

    向云飞无奈的叹口气道:“好吧,我跟他说,什么时候出发?”

    这事向云飞知道自己不答应肯定是不行的,也只能是这样了。

    李亚鑫笑道:“明天一早出发,让他早上八点之前到卫生局,市里其他兄弟医院派出的人也会去那里集合,然后一块出发。”

    向云飞从李亚鑫这离开后就把楚天羽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直接说让他下乡去做医疗援助。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道:“主任我去合适吗?”说实话楚天羽不大想去,这刚管上病人就要被发配到农村去,换谁能乐意?

    向云飞瞪了一眼楚天羽道:“让你去你就去,服从组织安排,就半年,半年你就可以回来了,行了赶紧去把你手头的患者分给其他人,然后就回家准备吧。”

    向云飞都把话说到这份了,楚天羽还能咋办?只能按照向云飞说的来。

    楚天羽把患者都安置好后便回了家,下午的时候楚天羽出了门,他打算为下乡做点准备工作!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