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独处
    石山理奈打开门往后推了几步,用手电往里边照去发现没有丧尸才道:“叛逆期的少女都有一颗变坏的心,想成为不良少女,自然要有点不良技巧了,别跟我父亲说,他会生气的。”

    楚天羽苦笑一声道:“我不会跟他说的。”

    两个人进去后,楚天羽还是先检查了一翻确认没有丧尸才彻底放松了警惕,一放松警惕不要紧,楚天羽感觉自己累得都快三架了,这一天过的,实在是太刺激了,都刺激得过头了,但好在顺利的冲出了丧尸的包围圈,诺拉估计都没想到自己跟石山理奈可以用这样的方法冲出去吧。

    楚天羽看看表,发现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一到晚上丧尸就会变得暴躁起来,实力也要比白天强得多,所以楚天羽是不打算连夜去特警基地搞到装甲车的,他打算在这个不大的维修室里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在出去。

    现在楚天羽所在的维修室跟他刚才待的那个格局一样,一大一小两个房间,大的房间里放着不少检修的设备,有一张脏兮兮的沙发,还有电脑桌跟电脑,到是没有尸体,小的房间里跟刚才楚天羽待的不同,小的房间是卫生间,不但有坐便器,还有热水器,不过楚天羽估计肯定是不能用的,到了末世没电也没水,有热水器也是白搭。

    石山理奈受不了身上的恶臭味了,不死心的去了卫生间想要看看热水器能不能用,就算不能用也要看看有没有水,如果有的话她要好好洗洗,身上的味道让她有一种向发疯的感觉。

    楚天羽累得一动不想动,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任由石山理奈折腾。

    很快石山理奈就走了出来,楚天羽有些无奈的道:“早就跟你说肯定是没水没电的,你怎么就不死心那?”

    石山理奈看看楚天羽,几步来到他跟前很不客气的把他垂下来的一条腿踢开,楚天羽不满的道:“你干嘛?”

    石山理奈没有搭理他,而是猛的把沙发前扑在地上的一块脏兮兮的地毯给掀开了,下边竟然有个暗门。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猛的坐起来道:“这地方怎么会有暗门?”

    石山理奈跟看白痴似的看着楚天羽道:“什么暗门?这下边是备用发电机,你难道不知道地铁每个维修站都有这东西吗?”

    楚天羽茫然的摇摇头,他还真不知道!

    石山理奈很嫌弃的看了一眼楚天羽,把暗门掀开,顺着楼梯走了下去,楚天羽自然也跟了下去,下边果然有备用的发电机,还有几个装柴油的桶。

    不多时“轰轰”的声音响起,柴油发电机开始运转,维修室里的灯亮了,电脑也打开了。

    到了晚上气温猛的降了下来,到了零下二十多度,末世的天气就是这么古怪,白天热得厉害,晚上又冷得厉害。

    不过现在有了电,不大的维修室里是温暖如春,因为这地方有空调,唯一让楚天羽感觉有些不满的是这地方没吃的,要是在有吃的就更好了。

    楚天羽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听着卫生间传来的哗哗水声,忍不住就去幻想石山理奈一丝不挂洗澡的样子,他不在是初哥了,跟康妮鬼混了这么久,男女那点事对于他来说在没有任何神秘感,康妮为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让他真正的成了男人。

    而楚天羽又非常年轻,尝了禁果后便乐不思蜀了,见到漂亮的女人,就忍不住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不巧的是石山理奈是个挺漂亮的女孩,不带她那个大大的黑框眼睛后,会更漂亮,现在跟她单独搭在一起,而她此时又在洗澡,楚天羽便开始胡思乱想了,脑海里全是少儿不宜的画面。

    此时楚天羽是心情又激动,又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自己这是什么了?怎么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过了好久石山理奈也没有出来,楚天羽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便道:“你没事吧?”

    石山理奈窘迫的声音传来:“我、我、我没带换洗的衣服。”此时石山理奈无奈得想一头撞死,刚才一门心思的想着把自己洗干净,也要把衣服洗干净,可都洗干净后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带衣服,现在被困在卫生间里没办法出去了。

    楚天羽听到石山理奈的话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但很快他就给了自己一耳光小声骂道:“想什么那?”

    楚天羽站起来开始翻起了维修室几个橱子,石山理奈的运气不好也不坏,楚天羽为她找到了一件大大的男士衬衫,并且是干净的。

    楚天羽拿着衬衫来到卫生间门前道:“我就找到一件衬衫,要不你对付着穿一下,等你的衣服干了在换。”

    石山理奈也不想光着身体待在卫生间里了,一咬牙道:“好。”说到这把门打开了一道缝,楚天羽背冲着她把衣服递了过去。

    不多时石山理奈就穿着这件大得跟裙子似的衬衫出来了,她一出来楚天羽目光就在没办法从她身上移开。

    刚刚洗过澡的石山理奈,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披散下来,小巧的瓜子脸上红扑扑的,也没带她那个让她显得很是呆板的黑框眼睛,她有一双圆圆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上还有一滴水珠,鼻梁小巧而挺翘,有一张粉嫩的零星小嘴。

    宽大的衬衫下有一道曼妙的曲线,随着她的走动,当衬衫贴到她身体上的时候楚天羽看到了两个凸起,这是什么尝过女人滋味的楚天羽自然很清楚,此时他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起来。

    衬衫一直到石山理奈的小腿处,两截白皙的小腿在灯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泽,最诱人的是石山理奈脚踝上有个精致而俏皮的纹身,这具体是图案楚天羽分辨不出来,但他知道这纹身不但精巧,并且很是诱人,让男人看到就忍不住不把石山理奈的小脚握在手里反复的轻轻抚摸她精致的踝骨。

    石山理奈被楚天羽看得浑身不自在,冷哼一声道:“你看什么看?”

    楚天羽脸一红,赶紧转过头去。

    此时不大的房间里充斥着暧昧、尴尬的气氛,两个人都是一言不发的,实在是刚才太尴尬,现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山理奈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她饿了,一天了她都没吃什么东西,还一直在跟楚天羽冒险玩命,现在一到安全的环境中来,肚子立刻开始抗议了。

    对此石山理奈感觉很不好意思,羞红着脸低着头不敢说话。

    楚天羽站起来道:“饿了吧?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弄点吃的回来。”说到这楚天羽拿起自己的钢刀转身就走,根本就不给石山理奈说话的机会。

    石山理奈一个人待在维修室里一开始还好,但很快就感到害怕了,她怕一个人待着,心里开始祈祷楚天羽快点回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山理奈就开始胡思乱想了,一会想楚天羽是不是被丧尸吃掉了,一会想楚天羽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就在石山理奈快要受不了要出去找楚天羽的时候门开了,先是一股子寒风灌进来,让石山理奈打了个寒颤,随即她就看到楚天羽手里提着四五只死去的大老鼠,跟其他女孩一样石山理奈看到老鼠的第一反应就是尖叫,然后大声道:“快把它们仍出去,我不要看到这些东西。”

    楚天羽笑道:“仍了我们吃什么?这可是我们的晚餐!”

    石山理奈惊呼道:“你恶心不恶心?竟然想吃这东西?你真是变态。”

    楚天羽怂了下肩膀道:“现在是末世,那还有那么多讲究?你不吃,我吃。”说完去卫生间去收拾他抓到的老鼠了。

    半个多小时后石山理奈皱着眉头看着楚天羽在那烤老鼠肉,一开始她还是满脸的厌恶之色,但随着肉香味飘过来,肚子又开始叫了。

    楚天羽把一块烤得金黄的老鼠肉递过去道:“吃吧,这世道能有肉吃就不错了,就别那么讲究了。”

    石山理奈是真不想吃,可又饿得厉害,最后一咬牙一闭眼接过老鼠肉开始吃,同时心里不停的告诫自己现在是末世,能有得吃就不错了,不能挑三拣四的。

    不多时楚天羽跟石山理奈就把老鼠肉一扫而空,石山理奈一开始认为这东西肯定难吃得要死,可吃了后却感觉这是自己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烤肉,当然如果在有一些盐就更好了。

    吃饱喝足的两个人就意识到了问题,维修室里就一张沙发,而他们却有两个人,怎么睡?

    楚天羽很有风度的道:“你睡沙发,我睡地下就行。”

    石山理奈感激的看了看楚天羽,感觉眼前这个大男孩虽然刚才盯着自己猛看,怎么看怎么像是流氓,但却还是个绅士,知道让着女孩。

    两个人躺下后房间又陷入到寂静中,过了一会石山理奈突然道:“你说我们会活下去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