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低头
    楚天羽从来不喜欢向别人妥协,也从来不想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此时此刻生死关头他很想高傲的说:“开枪吧,我绝对不会答应你的。”

    这是楚天羽内心中最真实的想法,他想像烈士一般慷慨就义,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低头,他的尊严不允许任何人践踏。

    但是很快楚天羽就开始不甘心起来,如果就这么死了,他的母亲怎么办?那个他喜欢了很久的但却根本就不知道他喜欢的苏允君怎么办?在不能跟较真的舒冰雨较劲了,在不能陪着没心没肺还打扮得相当清凉的任佳佳胡扯、闲聊了,也见不到那个明明有乖乖女外貌可实际上却是个小魔女让人头大如斗的翟颖了,他所有的梦想也都将破灭。

    南希、阿曼德一家,十分依赖他的十一又将怎么在这个残酷的末世存活下去,没了他,他们能否躲开人类清除计划,不成为丧尸的食物那?

    让楚天羽牵挂的人跟事实在是太多了,他突然感觉自己不能死,他在乎的、牵挂的人太多,他没有完成的事也很多,如果为了尊严就这么死去的话,太不值得了,尊严很重要,但不能为了尊严抛下他在乎、牵挂的人。

    想到这楚天羽抬起头看着这个逼迫他就范,甚至可以说践踏他尊严的漂亮女人,突然感觉似乎不那么恨她了,是她在今天又给他上了很重要的一课。

    男人的尊严是不允许践踏,但如果一个男人因为不想自己的尊严被践踏而选择放弃生命,抛弃了他在乎的人、牵挂的人,放弃了他的梦想,这个男人还算是什么男人?

    男人之所以叫做男人,是因为他很难,他肩膀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他要为自己在乎的人、牵挂的人活下去,勇敢的活下去,或者屈辱的活下去,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康妮用残酷的事实给楚天羽上了生动而重要的一课,你可以选择有尊严的死去,但你却要抛弃你的亲人、朋友、你的梦想,他们会为你的死伤心落泪,而你却为了可笑的尊严离他们而去,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悲伤。

    楚天羽选择隐忍,不管康妮对他做什么,如何践踏他作为男人、作为人的尊严,他也要忍,他要活下去,他不能自私的为了自己可笑的尊严抛弃自己的亲人、爱人、朋友,让他们伤心落泪,让他们伤心欲绝,只因为他是个男人,有责任的男人,顶天立地的男人。

    想到这楚天羽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低沉的道:“好,我答应你。”

    康妮似乎早就想到眼前这个英俊而强壮的男人面对死亡的时候会选择向她低头,她很满意的放下把枪丢到一边,伸出手点点自己的脚道:“跪下,舔我的脚,就跟狗一样。”

    或许在别人看来,康妮这么漂亮、性感、火辣的女人主动提出让自己当她的男人,这是求之不得的,立刻就会答应,美色当前,还想那么多干什么?占有才是当务之急。

    但是这些人根本就没想过,不是他们占有康妮,而是康妮占有他们,她是个女人没错,但却是个心态扭曲,以玩弄甚至*男人为乐趣取得成就感的女人,她怎么可能放弃践踏一个男人的尊严让自己获得巨大成就感的机会那?

    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免费的午餐,答应康妮,最终是可以得到她的身体,但是之前作为一个男人所有的自尊将会被她践踏得四分五裂,男人不过就是她养的一条狗而已。

    楚天羽是个聪明人,早早的就想到了这点,所以他才这么不甘心答应,所以他才迟疑,他的内心在做剧烈的挣扎,但是楚天羽还是决定放弃尊严选择活下去,只因为他有太多牵挂的人,他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完成,他必须活下去。

    巨大的屈辱感在楚天羽的内心中弥漫,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康妮的脖子扭断,他做得到,可他还是缓缓单膝跪地,按照康妮说的去办。

    楚天羽双拳狠狠的捏在一起,手上青筋毕露,康妮却荡笑个不停……

    这一天是楚天羽永远都难以忘记的耻辱一天,令他毕生难忘,同时也让他认识到不管是在末世也好,还是在自己所在的世界也罢,想要不在被人肆意欺凌,就必须拥有无上的权利,以及冰冷而残酷的一面,让任何人都不敢与你为敌。

    良久后康妮满足的靠在床边看着刚才很“乖巧”伺候她的楚天羽笑道:“想不到你还是第一次!”

    楚天羽木然的坐在一边一言不发,但是他的内心却不如他表面那般平静,他发誓康妮所带给他的耻辱,他会百倍千倍的还给她,这是她必须付出的代价。

    康妮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楚天羽宽厚而强壮的胸肌,脑海里忍不住就想起安布罗斯那张丑恶的脸庞,还有他那令人作呕的松弛皮肤,脸上立刻有了怨毒之色,对比年轻英俊身体健壮的楚天羽,安布罗斯让康妮厌恶得想呕吐,她迫不及待想要杀掉那个让她感到耻辱的老东西,但康妮却知道时机还没成熟。

    烦躁中康妮突然呵斥道:“躺下。”显然她需要发泄,而这个发泄的对象就是楚天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康妮满身汗水的躺在床上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她慵懒的像一只猫,她看着楚天羽媚笑道:“你真的很让我满意。”

    楚天羽还是一言不发,就好像彻底认命了,不管康妮让他做什么,他都会照做。

    康妮静静的看着楚天羽突然道:“是不是感到很愤怒、很委屈?”

    楚天羽点点头,还是不说话。

    康妮冷冷一笑道:“你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你应该感到高兴,感到荣幸,甚至是感到骄傲,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我将会是这个世界的女王,独一无二的女王,而你那?是在我成为女王之前的第一个很喜欢的宠物,所以我认为你应该为此感到骄傲、自豪。”

    楚天羽脸上古井不波,心里却想道:“女王?你不过是诺拉的傀儡、食物而已,真是个愚蠢的女人。”

    但是楚天羽知道这些话不能说出来,不然之前所受的耻辱都白承受了,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就这么卑贱的按照康妮所说的表现出自豪、骄傲的一面来,那么很快康妮就会对他失去兴趣,她需要的是一个不那么好征服的男人。

    人就是这样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是不会珍惜的,越是难以得到才会越珍惜、越重视,这点楚天羽很清楚,所以他要做那个既顺从康妮,又让她看出自己只不过是因为形势所迫才选择屈服,可内心却有着愤怒、不甘的男人。

    这样康妮才会想彻底征服他,而不是把他当成一个玩腻了的玩具随手丢掉。

    楚天羽冷冷的看了一眼康妮,虽然没说话,但意思在明显不过,我并没有为此感到骄傲而自豪,有的只是不甘、愤怒。

    楚天羽冰冷的眼神刺激到了康妮,她猛的给了楚天羽一耳光大声呵斥道:“我说了,你要为成为我的宠物感到骄傲而自豪。”

    楚天羽终于说话了:“我现在很想杀死你。”

    康妮不怒反笑,看着楚天羽,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被打的脸颊媚笑道:“你还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公狗啊,我该怎么惩罚你那?杀了你,我很舍不得,可不杀你,我又很生气,你说怎么办才好那?”

    楚天羽沉默了,低着头一言不发。

    在康妮看来楚天羽的态度是敢怒不敢言,这越发的引起了她的征服欲,她发誓要让这个男人卑微的跪在她的脚下,满脸谄媚之色跟狗一般去舔她的脚趾,她发誓!

    一直到晚上楚天羽才被放了回去,他满脸的疲色,这一天康妮基本就没让他闲着,他不过是她发泄**的工具而已,并且她还要这个工具彻底对她臣服。

    爱德华缩在墙角看到楚天羽被带了进来也没有说话,他彻底失望了,他以为他救了诺拉安布罗斯会遵守诺言让他跟女儿离开,但是安布罗斯并有,爱德华愤怒的咒骂了一天,此时已经是认命了。

    楚天羽躺在地上睡了一觉,一直到晚餐送来的时候才被吵醒,不知道是安布罗斯希望爱德华跟他好好活下去,以便在诺拉在有什么症状的时候对她救治,还是楚天羽成了康妮的玩物,总之今天他们两个的晚餐格外的丰盛,有肉、有酒。

    楚天羽饿坏了,拿起来就吃,吃了一会才发现爱德华还是坐在的那,根本就没过来,楚天羽拿过去一些食物递给爱德华道:“爱德华教授你吃点吧。”

    爱德华看着天花板声音低沉的道:“吃?我快死了,你们也快死了,全人类都要死了,还吃什么吃?”

    楚天羽突然压低声音道:“爱德华教授请你相信我,我有办法带你跟你的女儿离开这里。”

    爱德华一把握住楚天羽的手腕惊呼道:“你说什么?”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