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你有病吧?
    任佳佳正在为楚天羽、乐向阳鸣不平,另一个房间里乐向阳正跟倆警校的同学在吞云吐雾,楚天羽满脸苦笑的坐到一边感觉麻烦好像有点大,这要是自己进了拘留所,医院肯定是要知道的,自己闹出这么大的事医院不会把自己开除吧?

    乐向阳到是一点都不当心,早从自己同学嘴中打听出黑胖子这伙人是个什么货色了,现在他们不是死咬着不放吗?回头乐向阳就找人好好收拾、收拾下他们,这群臭狗屎就是欠收拾。

    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斐静怡阴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一看到她乐向阳慌里慌张的把烟仍到地上站好。

    楚天羽一看到斐静怡就感觉心情更不好了,这女人漂亮是漂亮,但整天臭着一张脸,好像谁都欠她几百万不还似的,更让楚天羽不喜的是这女人看谁都像犯罪分子,说话的口气也跟审犯人差不多,对这样的女人楚天羽真是没任何好感,还根本就不想见,最好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斐静怡阴沉着脸看着乐向阳语气相当不善的道:“乐向阳你行啊?这刚来警队几天就学会打架斗殴了?你还知道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吗?”

    乐向阳被斐静怡训得大气都不敢喘,更别说说话了,他被吓成这样纯粹是因为斐静怡留给他的心里阴影面积太大了。

    其他两个警察看到斐静怡也同样跟耗子见到猫似的,是一动不敢动,看来斐静怡这头女暴龙在静海市的名气是相当大的,连基层的警察都怕她。

    斐静怡突然侧头看看楚天羽,楚天羽心里立刻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下一秒斐静怡突然道:“你们三个滚外边待着去,我要审讯他。”

    乐向阳一看哥们有难,赶紧道:“斐队这事跟他没关系,是我动手打的人,你要处分就处分我吧。”

    斐静怡冷哼一声,声音猛然提高几分道:“你到挺讲义气啊?”说到这猛的一拍桌子怒吼道:“让你滚出去没听见是吗?”

    乐向阳被吓得是面无人色,下意识的就跑了出去,一到外边立刻后悔起来,自己这也太不讲义气了,怎么能把楚天羽一个人丢下,转身在要进去的时候却发现门被反锁了,乐向阳赶紧把耳朵贴在门上,如果斐静怡对楚天羽刑讯逼供,豁出去这警察不干了也得把他救出来,不然斐静怡这女暴龙非得把楚天羽打出个好歹来不可,闹不好小命都得没半条。

    里边斐静怡看着楚天羽冷冷一笑道:“楚天羽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吧?”斐静怡脸上满是戏谑的表情,在他看来楚天羽就是那只终于落她手上的老鼠,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

    楚天羽很无奈的道:“斐队长我知道我们打架不对,但我们好像也没把人打成重伤吧?你用得着跟审讯要犯似的审讯我吗?”刚才动手的时候楚天羽很有分寸,不然黑胖子这些人此时肯定都躺在太平间了,他知道他们也就是轻微伤,这点伤够不上刑事责任,在有是他们先调戏任佳佳的,烤吧的监控视频可都拍下来了,他这也是正当防卫,可现在斐静怡完全是把他当成穷凶极恶的歹徒看待,这可让楚天羽有些接受不了了。

    斐静怡一瞪眼道:“你跟我这废什么话?问你什么回答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知道吗?”

    楚天羽真是搞不懂自己那得罪斐静怡了,用得着这么跟自己针锋相对的吗?他只能无奈的道:“好吧,你问。”

    斐静怡冷哼一声坐到楚天羽对面道:“你的格斗技巧是跟谁学的?”

    斐静怡早就把楚天羽查了个底掉了,连楚天羽上幼儿园时候尿过几回床她都调查清楚了,但从她掌握的这些资料来看楚天羽从小到大在普通不过,体育不好不坏,学习也同样是如此,就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可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大男孩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在医院跟宰鸡似的杀死了徐三友,这可太反常了。

    还有刚才斐静怡查过烤吧的监控录像,黑胖子这些人对上楚天羽根本就是白给,在多一倍的人也得被楚天羽打得爬不起来,斐静怡自认自己遇到这么多人的话想全身而退都不可能,但偏偏一个学医的楚天羽能做到,这更让她感觉不对劲了,论擒拿格斗是她擅长的啊,可现在就多了一个比她身手还要好的楚天羽,斐静怡怎么可能不起疑?

    楚天羽听到斐静怡这个问题立刻是感觉一阵头疼,说实话他真没学过什么格斗,不过是去了末世后那个不靠谱的上帝给了他一个抢敌先机的技能,还有一个附加技能处刑,他也是靠的技能才干掉的徐三友,以及放倒了黑胖子这些人。

    但这事怎么跟斐静怡说?说了她还不得把自己当小白鼠抓起来去切片做实验啊。

    楚天羽只能胡编乱造道:“看看书,看看网上的视频我就学会了。”楚天羽可没说自己小时候遇到个乞丐,说他天资聪颖,教给了他绝世神功,这话说出来连鬼都骗不了,更何况骗斐静怡这警察那?

    但楚天羽说的这些斐静怡同样不相信,立刻一拍桌子怒吼道:“你上坟烧报纸糊弄鬼那?看看书,看看网上的视频就能学会?楚天羽你当我是傻子是不是?我告诉你不说清楚就等着去拘留所里待几天吧,我还会通知你们医院,你这大夫我看你也别干了。”

    楚天羽此时很想骂娘,这女人摆明了是跟他过不去,要跟他死磕到底,有病吧?我又没犯法,你至于吗?

    楚天羽没想到的是女人的好奇心拿出来能把猫给吓死,好死不死的他把斐静怡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斐静怡现在想的就是知道楚天羽从那里学的这一身本事,要不是静海市多年来没有什么重大的连环杀人案,要真有的话,斐静怡真会怀疑这些案子是楚天羽干的,不然怎么解释他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干掉许老三,动作熟练得跟专业刽子手似的。

    楚天羽也急了,看着斐静怡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斐静怡站起来来到楚天羽跟前,人没到,一股子香风到先到了,说实话这香味很好闻,让楚天羽突然意识到斐静怡是个女人,还是个身材好到爆,相貌十分美丽的女人。

    楚天羽身体后仰警惕的看着斐静怡道:“你要干嘛?我警告你啊,刑讯逼供是犯法的,你要是敢乱来,我就告你去。”

    斐静怡头凑近楚天羽,近到在往前一点两个就鼻子尖挨着鼻子尖了,就听斐静怡道:“我不会打你的,放心,我就想知道你这格斗技巧到底是跟谁学的,还有为什么你杀人的手法跟职业杀手似的,你告诉我,我就放过你,不然我保证让你这大夫当不下去,我斐静怡说到做到。”

    楚天羽受不了了,大声道:“你是不是有病?你是不是有病?你是不是有病?你管我的格斗是跟谁学的,你管我杀人……”说到这楚天羽没往下说,很不客气的道:“你是警察,你可以调查我,你看看我有没有干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

    斐静怡看到楚天羽这臭小子态度如此恶劣,对自己大喊大叫的,是真想揍他一顿出出气,但楚天羽也说到了她的软肋上,真要是斐静怡查到楚天羽干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早把他抓起来了,那还用得到消息大晚上跑到这来问?

    斐静怡站起来冷冷的看着楚天羽道:“不说是吧?行,等着被拘留吧。”

    楚天羽心里几百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自己真是出门撞鬼了,怎么就遇到斐静怡这么个死女人,本来这事乐向阳找找人也就没事了,现在斐静怡跳出来搅局,自己要真是进了距离所,医生这工作也别干了,这可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外边传来一阵喧哗声,很是闹腾,斐静怡本就心情不好,这些人乱喊乱叫的她心情是更糟糕了,阴沉着脸打开门就出去了,一到外边就看到走廊里站着不少人,带头的是个大黑胖子,脑袋上缠着纱布,在叫喊个不停,不停的说要见楚天羽。

    斐静怡最讨厌的就是黑胖子这类人,立刻不悦的喊道:“喊什么喊?这是派出所,都给我闭嘴。”

    乐向阳跑了过来小声道:“斐队,晚上我们打的就是这些人,他们不会是来报复我跟老楚的吧?”

    斐静怡冷声一声:“给他们脸了吧?跑到派出所闹事,真是活腻了。”

    斐静怡本就心情不好,被黑胖子这些人一闹心情是更暴躁了,仍下这句话迈步就走了过去,一到跟前就怒道:“外边不想待了是不是?敢冲击派出所,现在给你们个机会,立刻给我滚蛋,不然都等着进去吧。”

    黑胖子这些人一个个哭丧这脸,跟死了亲妈似的,又被斐静怡这么一吼,立刻是吓了一跳,借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来派出所闹事啊。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