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我忘了
    “砰”的一声脆响,刚还喧闹的烤吧里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正捂着头,顺着他的指缝鲜血横流的黑胖子,还有站在他跟前手里握着半截酒瓶的乐向阳……

    乐向阳脸上没有任何惧怕之色,有的只有兴奋,仿佛他又回到了那个青葱而泛黄的年代,跟楚天羽一干人并肩作战,打倒所有敢于冲上来的人。

    楚天羽是直接傻眼了,看着乐向阳道:“我擦,你怎么动手了?你不是警察吗?”

    打一开始楚天羽没打算动手,有乐向阳这个警察在只要亮出证件保准能把这些地痞流氓吓跑,谁想这小子一言不合就动手,直接给黑胖子开了瓢,这……

    乐向阳听到楚天羽的话也是一愣,伸出手抓抓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的笑道:“我一激动给忘了,老楚其实这都怪你,要不是你在我身边,我那会忘了自己是警察!”

    楚天羽是一脑门子的黑线,看看任佳佳跟顾静道:“你们倆先走。”事情闹到这种地步肯定是很难收场了,并且乐向阳先动了手就更不能说自己是警察了,不然这伙人肯定会死咬着警察动手打人这点不放,到时候乐向阳更被动。

    任佳佳兴奋得眼睛都冒光了,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还拉着顾静的手兴奋的道:“有男生为我打架了欸,顾静,有男生为我打架了。”

    在任佳佳看来有男生因为她动手打架好像是很光彩的事,顾静则是跟看外星人似的看着她道:“任佳佳你几岁了?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怎么看这也不算是什么光彩的事吧?”

    黑胖子捂着头“哎呦、哎呦”的*个不停,显然这一下是把他给打疼了,他仰起头怒视着乐向阳、楚天羽两个人怒吼道:“还特么的愣着干什么?给我废了这倆小b崽子。”

    一个经理模样的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急道:“黒哥消消气,消消气,别……”

    不等他说完黑胖子一耳光把他打倒在地怒骂道:“消尼玛的气,给我打。”

    经理那还敢在拦,知道惹不起这些人,今天闹出这么大的事,生意算是砸了,以后谁还敢来?他捂着脸也不敢说什么,赶紧跑到一边,生怕受到鱼池之灾。

    一个服务员走过来先是关切道:“经理你没事吧?”

    男子没好气的道:“能特么的没事吗?哎呦。”

    服务员被吓了一跳,赶紧搀着男子又道:“我这就报警。”

    男子一把拉住他道:“你活腻了?你知道那是谁吗?那是道上的黑胖子,要是让他知道是你报的警,你特么的好不了,这店也别开了。”

    服务员立刻被吓得缩了缩脖子,显然是听过黑胖子的大号,不敢惹这麻烦。

    其实黑胖子这伙人你说他涉黑吧,还算不上,杀人放火他们不敢干,打架斗殴到是家常便饭,并且下手很有轻重,不会把人打成重伤,是派出所的常客,警察也是拿这些臭狗屎没什么办法。

    这些人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去各个夜店、按摩房之类的地方看场子所得,这些地方的老板也需要黑胖子这类人帮他们解决一些麻烦,总不能店里一有人闹事就报警吧?有些时候报警是很麻烦的,反到不如交给黑胖子这些下手有分寸,还有眼力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的家伙来处理。

    像黑胖子这样的人全国哪个地方都有,属于那种大罪不犯,小错不断的人,他们肯定不能算是白道的,可黑道也算不上,属于中间地带的人。

    按理说黑胖子今天不该在这里明目张胆的调戏任佳佳,还在大庭广众下拽着任佳佳去陪酒,之所以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来主要就是中午喝了一顿大的,晚上继续,高了,不过现在乐向阳给了他一酒瓶到是让黑胖子醒酒了,但被两个毛头小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打了,黑胖子很是下不来台,所以自然要狠狠教训下楚天羽跟乐向阳,当然别看他喊得凶,其实也没想真弄死楚天羽跟乐向阳,打一顿也就得了。

    真闹出人命来,或者把楚天羽跟乐向阳打成重伤,他也好不了,这点黑胖子清楚得很。

    至于经理为什么这么怕黑胖子,到不是怕他弄死自己,而是怕了这些臭狗屎下作的手段,这些人别看一个个都是混不吝,但做什么事却非常有分寸,你招惹了他们,他们一不打你二不骂你三不砸你的店,整天就到店里来坐着,吆五喝六、骂骂咧咧的,店里有一群这样的人其他客人那还敢来?这生意还做是不做了?

    报警也没用,人一没打、二没骂、三没砸,该买单还买单,警察来了能把他们怎么样?人没犯法啊!

    遇到黑胖子这群臭狗屎老板也是没办法,只能反复嘱咐店里的人千万别招惹他们,惹不起这群臭狗屎。

    其他的客人一看这边打起来了可不想遭殃,纷纷站起来走了,有好热闹的也站起来去远处看,看到走了这么多人可把一干服务员急坏了,还没买单那。

    而此时黑胖子带来的人已经吆五喝六、骂骂咧咧的冲了过去,楚天羽是苦笑连连,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老遇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吃个饭都不得消停。

    就在楚天羽愣神的功夫,一个瘦得跟麻杆似的小子抄着酒瓶对着楚天羽的头砸来,任佳佳立刻大喊道:“楚天羽小心。”

    换成平常楚天羽肯定是躲不开的,还外加他本就走神了,但现在楚天羽有抢敌先机,这属于被动技能,根本就不用出发,所以任佳佳就看到酒瓶快砸到楚天羽头上的时候,楚天羽右腿就跟一道闪电一般狠狠的揣在麻杆的肚子上,下一秒他整个人就倒着飞了起来,撞到卡座上在也起不来了。

    任佳佳兴奋的喊道:“楚天羽你太帅了。”

    楚天羽瞪了一眼任佳佳道:“你怎么还不走?”

    任佳佳又大喊道:“小心。”

    楚天羽就跟背后长眼了一般,身体向左侧一让,躲开一酒瓶,也不转身右肘猛的向后击去,一声闷哼传来,偷袭他的人倒在了地上捂着肋骨气都喘不过来了。

    楚天羽大声道:“任佳佳你跟顾静快走。”

    看到楚天羽如此干净利索的放倒两个人任佳佳非但不走,反而更兴奋了,直接跳上桌子大声喊道:“楚天羽加油。”

    另一边乐向阳可就没这么轻松了,哪怕他是警校毕业的也还很年轻,但遇到这种混乱的群架,也是没办法做到楚天羽这种地步,此时有些狼狈,一条胳膊被酒瓶狠狠砸了一下,有些抬不起来了。

    眼看着乐向阳就要被这群人按到地上群殴了,楚天羽也顾不得任佳佳了,赶紧过去支援,一脚踹飞一个,两手揪着两个人的头发用力一撞,又放倒两个。

    站在一边的黑胖子有些傻眼,他没想到楚天羽这么能打,这才多大会啊,他带来的人就被他一个人放倒了一半多,要是今天被楚天羽把他们都放倒了,黑胖子以后还怎么混?想到这黑胖子抄起酒瓶子就奔着楚天羽冲去,今天必须要打他个桃花朵朵开。

    任佳佳看到黑胖子冲了过去立刻大喊道:“楚天羽那个死胖子过去了。”

    楚天羽一侧头就看到冲过来的黑胖子,他眼睛突然眯了起来,黑胖子右手高高抡起,又狠狠落下,酒瓶奔着楚天羽的头顶就砸了过去,但这时候楚天羽突然一个转身,双手握住黑胖子落下来的手猛的一用力,一个过肩摔把黑胖子摔了出去,黑胖子就跟出膛的炮弹一般狠狠的撞到卡座上,把沉重的卡座撞得东倒西歪,他瘫在地上跟一滩烂肉一般是爬都爬不起来。

    任佳佳兴奋的大喊大叫道:“楚天羽你太帅了。”

    顾静站在一边捂着头实在是无语了,这任佳佳不但是个没脑子的,还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楚天羽把人打了,回头被医院知道,他麻烦可小不了。

    另一边乐向阳也把剩下的几个人给放倒了,他穿着粗气看着脸都没带红的楚天羽用诧异的语气道:“老楚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了?”

    话音一落一干警察呼啦啦的进来了,看到楚天羽跟乐向阳两个毛头小子好端端的站在那,而黑胖子这些地痞流氓却被打得满地找牙,没一个能站起来的立刻都傻眼了,这倆小子还真能打。

    但在能打也没用,打架斗殴都得通通带去派出所。

    就这样楚天羽、乐向阳、任佳佳、顾静饭没吃成,直接被带去了派出所。

    任佳佳当着警察的面大喊大叫道:“警察同志是他们先调戏我,我朋友看不下去的才出手,为什么连他们也要拘留?”

    警察看着眼前这姑娘有些不耐烦的道:“就算是这样,但他们也把人打了,根据相关法律是必须要拘留的。”其实也没必要拘留,这样打架的事多了,一般都是各看各病,回头在说赔偿的事,最后谈好一签和解书也就拉倒了,但黑胖子这些人咬死了不干,非要把楚天羽跟乐向阳弄进去不可,当然他们也得进去待几天,但拘留这事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