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杀人如喝水
    任佳佳急道:“楚天羽你逞什么英雄?有警察在,用得着你去冒险吗?”

    在任佳佳看来楚天羽做的事非常不理智,你跟舒冰雨非亲非故的,两个人之间还有不少的过节,你犯得着为了救她搭上自己的小命吗?

    斐静怡冷冷的看了一眼楚天羽道:“小子现在可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想英雄救美你也得看看你有那本事没有,别把自己小命搭上了。”

    乐向阳也劝道:“是啊,老楚有我们那,你就别逞能了。”

    楚天羽扫一眼斐静怡道:“我不是逞英雄,我只是想救人而已,里边那个女人是我同事没错,但我看她非常不顺眼,她看我也非常不顺眼,这点急诊科所有的人都可以证明,但是现在她快死了,我作为一名医生我必须救她,这是我的职业道德,也是我做人的底线,就算我遇到我的杀父仇人,我也会先把我们之间的恩怨放到一边,先救他的命,说这些我不是想证明我有多伟大,我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但是我得对得起我身上穿的这件白大衣。”

    “哎呦,你小子说得还一套一套的。”冷玉田的声音突然响起。

    楚天羽一侧头就发现大魔王冷玉田喝得醉醺醺的站在不远处,院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自然是惊动院里的各位领导了,但其他领导还在路上,冷玉田就住在医院,到是第一个到的,屁股后边还跟着今天值班的二线领导以及一干院里的保安。

    冷玉田走到楚天羽跟前,伸出手拍了下他的肩膀摇摇晃晃的道:“你小子给我记住你刚才说的话,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对得起你身上这件白大衣。”

    说到这冷玉田对着处置室喊道:“里边那个混蛋听好了,现在我让我们的医生进去换人,这小子进去后你要看他不顺眼可以一刀弄死他,随你便,哈哈。”

    斐静怡一干警察此时是连连皱眉,这醉鬼怎么就是医院里的领导那?说的这都什么混蛋话?

    其实楚天羽要去换舒冰雨,到不是想逞英雄,他是真的想救人,舒冰雨这死女人虽然讨厌,但楚天羽也做不到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第二他有自保的能力,里边的徐三友是悍匪没错,但在楚天羽看来也不过是一头可以宰杀的羔羊而已,楚天羽可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眼前这点阵势可以把其他人吓够呛,但想吓到楚天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在楚天羽看来眼前的情况太小儿科了,跟他在末世里经历过的完全没办法比。

    可在斐静怡等人看来楚天羽这小子就是在逞能,想英雄救美,还有他刚说的那些话纯粹就是扯淡,还对得起身上那件白大衣,见鬼去吧,不之所谓的小子,一点脑子都没有。

    任佳佳听到楚天羽的话心里到是很感动,不过还是不想楚天羽以身涉险,这里有那么多的警察,要救人也是他们去啊,怎么想也轮不到楚天羽。

    急诊科的其他医护人员到是对楚天羽刮目相看了,不管他说的那番话是不是彰显自己的伟大,但他能放下跟舒冰雨的个人恩怨,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命,单凭这点楚天羽这小子很爷们。

    徐三友此时已经发现舒冰雨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她要是真死了,徐三友可是插翅难逃,一咬牙喊道:“好,我答应,但你们可别想刷什么花招,让他过来吧。”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迈步走了过去,斐静怡等一干警察也没阻拦,因为现在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楚天羽进去把舒冰雨换出来已经是此时最好的办法了。

    楚天羽来到门前道:“我进来了。”

    徐三友夹着舒冰雨躲到墙角,这时候任佳佳一干护士已经来到了近前,舒冰雨一出来他们就会把她送到抢救室。

    楚天羽打开门就看到了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舒冰雨,还有躲在她身后的徐三友,徐三友警惕的看着楚天羽道:“把白大衣脱了仍到一边,转一圈我看看。”徐三友非常谨慎生怕眼前这小子随身携带了什么武器。

    楚天羽很听话的脱掉白大衣,然后原地转了一圈,徐三友没发现他身上带有什么武器,突然把舒冰雨推了过去,楚天羽一把抱住舒冰雨就感到手术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徐三友警惕的看着楚天羽道:“慢慢缓过身,打开门,把她推出去。”

    楚天羽按照徐三友说的转身,开门,轻轻把舒冰雨推了出去,任佳佳一干医护人员立刻接住她把她放到担架车上推着就跑,临走前任佳佳还关切道:“楚天羽你小心。”

    徐三友猛的把楚天羽拉了回来,一脚把门踢上了,然后就大喊道:“我要的车那?车那?”

    斐静怡此时压力也是很大,现在已经伤到一名人质了,要是在让徐三友把刚那个逞英雄的小子也伤到她怎么跟上级交代,只能一咬牙道:“把车给他准备好。”

    魏志军急道:“斐队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抓到那小子,就这么把他放了?”

    斐静怡没好气的道:“不按照徐三友说的,他把那个脑子进水的小子弄死怎么办?这责任我们谁承担得起?先按照他说的来,走一步看一步吧。”

    魏志军感觉这个憋屈,但却没任何办法,只能一跺脚让人去准备车了。

    不多时车就准备好了,斐静怡道:“徐三友车准备好了。”

    徐三友先是长出一口气,然后就喊道:“你们都出去,医院里不许留任何人,要是让我发现有一个人留在这,我就弄死他。”

    现在斐静怡等一干警察是投鼠忌器,实在是拿徐三友没办法,心里这个憋屈,魏志军气得脸都胀得通红。

    斐静怡一挥手道:“都撤出去,保证人质的安全。”

    一干警察立刻呼啦啦的撤了出去,连分诊台这里的医护人员也都跟着撤了出去。

    徐三友等了一会感觉差不多了,这才夹着楚天无往外走,换成别人早吓得残无人色了,但楚天羽脸上却神色如常,一点紧张害怕都没有,这让站在急诊科外边的斐静怡感到很是奇怪,这小子难道就一点不害怕吗?

    很快徐三友跟楚天羽就到了分诊台这里,楚天羽突然道:“你怕死吗?”

    徐三友立刻是一愣,一紧手里的刀子道:“少特么的废话,在废话老子弄死你。”

    楚天羽叹口气道:“你要是想活就放下刀乖乖跟警察走。”

    徐三友相当暴躁的喊道:“在特么的废话,老子不你舌头割下来。”

    楚天羽满脸无奈之色的道:“那就对不起了。”说到这楚天羽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处刑!”

    话音一落就见楚天羽右手肘猛然前扬,下一秒狠狠的撞到徐三友的肋部,“喀嚓”一声轻响,徐三友的肋骨直接被撞断三根,肋骨锋利断端直接刺入他的肺部,剧烈的疼痛先是让徐三友脸色惨白无比,下一秒突然喷出一大口血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不远处的斐静怡、魏志军、乐向阳一干警察直接看傻了眼,斐静怡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声道:“别……”

    不等她把话说完,里边的楚天羽又动了,一把握住徐三友持刀的手腕往外一拉,人一低头脱离了徐三友的控制,下一秒楚天羽手上一用力便控制着徐三友手里的手术刀直接刺入徐三友的颈部。

    “哐当”一声徐三友倒在地上,身体抽搐几下便没了动静。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前后用的时间不超过半分钟,短短几十秒的时间楚天羽便干净利落的把徐三友干掉了,动作行云流水一般,没有半分的拖泥带水。

    就楚天羽这杀人手法熟练得不能在熟练了,就好像他杀了成千上万的人一般。

    乐向阳直接爆粗口道:“我擦,老楚你特瞄的是刽子手吗?”

    斐静怡不敢置信看着楚天羽神色相当复杂。

    魏志军则是连连跺脚,好不容易抓到徐三友了,现在好人就这么死了,线索又断了。

    任佳佳欢呼一声迈步跑了过去,直接扑到楚天羽怀来兴奋的喊道:“你太厉害了,你会功夫啊?”

    被这么多人看到任佳佳扑到自己怀来楚天羽感觉非常不好意思,羞红了脸,那还有刚才杀人跟喝水一般简单的酷劲?

    楚天羽把任佳佳从自己身上拽下来急道:“别闹,这么多人看着那。”

    任佳佳满不在乎的道;“看就看呗,怎么了?”

    楚天羽很是无语。

    这时候斐静怡突然对魏志军道:“给我好好查查这小子。”

    魏志军不解的道:“查他干嘛?他不就一年轻大夫吗?”

    斐静怡冷冷一笑道:“大夫?大夫是救人的,可我怎么看他杀人手法那么熟练那,说不定就是个连环杀人案的元凶。”

    魏志军这才想到刚才楚天羽杀人跟喝水一般容易,立刻是一哆嗦,一脸紧张之色的道:“好,我一定查清楚。”

    乐向阳跑到楚天羽身边跟看怪物似的看着他道:“老楚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还能把人干掉?我去,你这搏击技巧也太厉害了吧?”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