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替换
    任佳佳这一叫所有人都向处置室的方向看去,乐向阳、魏志军这些警察全部掏出了枪,向处置室逼近。

    任佳佳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此时舒冰雨被犯人勒住脖子,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架在她白皙的脖颈上,歹徒恶狠狠的喊道:“都别乱动,不然我特么的弄死她。”

    任佳佳下得手脚并用的爬了出来,此时楚天羽也跑了过来,往里边一看立刻是一皱。

    刚把乐向阳吓得话都不敢说的女警走过来,怒视着歹徒喊道:“徐三友我劝你不要乱来,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条,把人放了。”

    徐三友冷笑一声骂道:“臭娘们我放了她也是死,不如拉着她给老子陪葬,这小娘们挺漂亮,跟我到了下边老子也能快活快活。”说到这伸出舌头舔了下舒冰雨的俏脸,吓得舒冰雨是花容失色,啊啊大叫。

    魏志军冲乐向阳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叫支援,妈的这徐三友是活腻了。”

    乐向阳不敢耽搁赶紧跑出去叫支援了。

    魏志军看看女警道:“斐队现在怎么办?”

    斐静怡愤怒的低声道:“一群废物,一个犯人都看不好。”

    魏志军年纪可比斐静怡大多了,四十多岁的大叔,可被斐静怡这么一骂非但不敢还嘴,还羞愧的低下了头,显然斐静怡别看年轻,但在警队中位置超然。

    看魏志军被斐静怡训得跟三孙子似的,楚天羽不由纳闷这女人什么来头,人不大,气场到是很足,还把魏志军这老警察骂得都不敢还嘴。

    斐静怡怒视着诊室刚要说话,徐三友突然紧了下手里的手术刀,舒冰雨白皙的脖颈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线,顷刻间血越来越多,把舒冰雨颈部的白大衣染红了一大片。

    斐静怡急道:“徐三友你别乱来。”

    徐三友冷笑道:“把手铐的钥匙仍进来,不然我就弄死她。”

    斐静怡很干净利落的道:“好。”说到一伸手要钥匙。

    魏志军急道:“斐队不能给啊。”

    斐静怡一瞪眼道:“废什么话?给我!”

    魏志军急得一跺脚,最后还是把钥匙给了斐静怡,斐静怡根本就不废话,直接把钥匙丢了进去。

    徐三友让舒冰雨捡起钥匙帮他打开手铐后立刻夹着舒冰雨到门前一脚把门给踢上了。

    斐静怡此时是眉头紧锁,她刚才之所以如此痛快的把钥匙给了徐三友,是因为她知道徐三友是个穷凶极恶之徒,更是个疯子,不是这样的人在运毒时候被警察围住,他哪敢掏枪伤人,想要冲出去?

    遇到这样的疯子,如果不按照他说的来,他真的会一刀杀死舒冰雨,为了保护人质的安全,斐静怡也只能先把钥匙给徐三友,先稳住他,一会在想办法制服他把人质安全的营救出来。

    徐三友显然不是普通的歹徒,而是接受过专业军事训练的歹徒,门一关,他立刻把诊室的窗帘拉上了,目的就是防止有狙击手一枪打爆他的头。

    徐三友拉上窗帘后立刻几步过去控制住舒冰雨,把手术刀架在她脖子上,舒冰雨现在是他唯一的筹码,徐三友自然非常重视,绝不会放舒冰雨跑掉。

    此时不管是徐三友还是舒冰雨,都是满头的冷汗,徐三友满头的冷汗一方面是因为紧张,另一面则是因为他的伤势,他可出了不少的血,说实话现在身体还是有些虚弱的,要不是他清楚如果就这么被警察带走绝对是死路一条的话,他绝对劫持舒冰雨,把事情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声因为事关他的小命,激发了他的潜力,他才能做出这一切。

    而舒冰雨满头的冷汗则是被吓的,她也不过是个普通女孩,那经历过这样的事?现在是彻底吓坏了。

    徐三友隔着门歇了一会便大喊道:“给我一辆加满油的车,不许跟踪我,我安全后我会放了她,警告你们别耍什么花样,不然我弄死她。”

    斐静怡是眉头紧锁,本来抓到徐三友她是高兴的,但谁想魏志军这些没脑子的家伙竟然让徐三友这种悍匪单独跟女医生待着,你们脑子里都是水吗?不知道徐三友可不是普通的罪犯吗?现在好闹成这样,怎么收场?

    此时急诊已经被清空了,空旷的候诊大厅里沾满了持枪的警察,特警也已经在医院周围布控,狙击手早到位了,可因为徐三友把窗帘拉上了,一时间拿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魏志军满脸焦急之色的道:“斐队现在怎么办?”

    斐静怡怒吼道:“我那知道怎么办?你搞出的事你自己收场。”斐静怡说是这么说,但心里也在想办法安全的把女医生救出来,控制住徐三友。

    魏志军被吼得满脸通红,心里这个后悔刚才不应该听舒冰雨的话,如果自己在里边的话徐三友怎么可能劫持舒冰雨?

    处置室里的徐三友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立刻是不耐烦了,夹着舒冰雨来到门前道:“把门打开。”

    舒冰雨此时紧张恐惧得大脑一片空白,都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了,徐三友这一说话才把她的魂给拉了回来,她伸出颤抖的手把门打开了,门一开外边的警察立刻警长起来,全都举起枪对这徐三友。

    徐三友很聪明的躲在舒冰雨身后,最好的狙击手也做不到在不伤到舒冰雨的情况下射杀徐三友。

    徐三友满脸冷汗的道:“我要的车那?”

    斐静怡站在不远处道:“徐三友你别冲动,把人质放了你还有一条活路,要是不……”

    不等斐静怡把话说完徐三友突然一刀刺到舒冰雨的腿上,鲜红的血顷刻间就染红了她的裤腿,舒冰雨也发出一声痛呼。

    徐三友控制着舒冰雨推了回去,同时喊道:“在给你们五分钟时间,看不到车我就弄死她。”话音一落,门再次被徐三友给踢得关上了。

    显然徐三友是在向警察示威,让警察知道他真干得出来把舒冰雨杀死的事。

    斐静怡此时也是真急了,这要是不能保证人质的安全她不但没办法跟上面交代,也没办法跟民众交代,但为了舒冰雨的安全就答应徐三友的条件让他扬长而去斐静怡又不甘心,为了抓徐三友警队上上下下的人可是忙了整整三个月,要是就这么放了徐三友,大家的努力可就白费了,更别说撬开徐三友的嘴,把贩毒集团一网打尽了。

    楚天羽站在一边突然喊道:“徐三友你伤到她腿部的大静脉或者动脉了,在不给她治疗她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楚天羽没说假话,刚才徐三友拔刀的时候是有血液喷出来的,溅得墙上都是,这只能说明徐三友一刀伤到了舒冰雨腿部主要的静脉或者动脉,很可能是动脉,在不给她及时止血,舒冰雨真的会死。

    楚天羽突然这一说话斐静怡是相当不满,吼道:“不说了清场吗?他怎么还在?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这点事都做不好。”

    乐向阳赶紧跑了过来拉下楚天羽道:“老楚走吧,这里危险,你先去别的地方,放心有我们在,肯定能救出你的同事。”

    楚天羽摇摇头,知道乐向阳刚进警队是没有话语权的,他侧头对斐静怡道:“你看看墙上溅的血,如果不是伤到腿部大的静脉或者动脉,血是不会喷得这么远的,现在她腿部正在大量失血,如果不止血的话,用不了几分钟她就会死。”

    斐静怡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天羽道:“真的假?有那么夸张?”

    楚天羽神色冷静的道:“我是医生,我的经验告诉我我说的一点错都没有,如果你不想人质死亡,最好赶紧让徐三友同意给她治疗。”

    斐静怡迟疑了,再次看看墙上溅的血一咬牙对着处置室喊道:“徐三友你伤了人质,现在她正在大失血,在不给她治的话,她会死的,我希望你能放她出来,让她接受治疗。”

    徐三友低头看看发现地上出现了一大摊的血,都快成小溪了,也是被吓了一大跳,他同样不想舒冰雨死,如果她死了,他还有什么依仗让警察不敢轻举妄动?可放了舒冰雨更不可能,徐三友只能大喊道:“少特么的废话,赶紧答应我的要求,不然她就等死吧。”

    斐静怡刚要说话,楚天羽道:“徐三友我是医生,我进去,你放她出来,如果她死了,你还拿什么要挟警察放你走?你需要一个活的人质,而不是一个快死的人质!”

    斐静怡怒道:“这有你说话的地方吗?把他给我弄走。”

    楚天羽看着斐静怡有些不满的道:“这位警官你动动脑子好不好?我不这么做,我的同事会死的,徐三友会让你们的人进去当他的人质吗?他肯定不乐意,因为你们是经受过专业训练的警察,但我不同,我只是个普通医生而已。”

    楚天羽突然站出来要求替换舒冰雨,这本就让任佳佳等人愣住了,现在他又说了这么一番话,更是让急诊科一干人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天羽,出了这么大的事,这小子还这么冷静,并且分析得头头是道,我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