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误会大了
    微凉的夜风透过敞开的窗户荡漾进来,让人感到梁爽无比,舒服得想*出声,闷热的夏季这样凉爽的夜风可并不多见。

    但是楚天羽非但没感到凉爽,反而感觉闷热难耐,不是因为他的身体出了状况,而是因为眼前的状况,龚巧珍的态度突变让楚天羽非常的不适应。

    坐在沙发上的舒靖远神色有些复杂,不停的打量、审视着楚天羽,这越发让楚天羽不自在起来,更何况他还*着上身,下边围着舒冰雨的浴巾,这样的穿着打扮实在是太别扭了,楚天羽有一种被女方父母捉奸在床的感觉。

    龚巧珍侧头看了一眼舒靖远冲他眨眨眼,示意让舒靖远说话,对此舒靖远也很是无奈,叹口气打破了沉默道:“小楚啊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查户口?自己可跟舒冰雨没什么关系,甚至今天上午还把她给气哭了,两个人可以说是仇人,现在她父母问自己这个,不会是……

    想到这楚天羽慌慌张张的解释道:“叔叔、阿姨你们可别误会啊,我跟她就是同事关系,真没有其他关系。”

    楚天羽急的是面红耳赤的,他要不这样到还好,可急成这样,活脱脱像是在欲盖弥彰,生怕舒靖远、龚巧珍知道他跟舒冰雨在谈朋友会强烈阻止他们在一起。

    舒靖远有些不耐烦的道:“我们又不是老封建,不会阻止你们年轻人在一起,你这孩子着急、害怕个什么劲?”

    楚天羽急得额头上都出汗了,赶紧道:“叔叔我跟她真……”

    龚巧珍打断楚天羽的话道:“好了不要解释了,你们倆不是那种关系,你会送她回来?还在她家穿成这个样子,看看你围着的浴巾吧,我们家冰雨可不会把她的私人物品随便给别人用。”

    楚天羽听到这句话心里立刻有一百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这什么跟什么啊?我不是解释了吗?我之所以穿成这样是因为你们那宝贝女儿吐了我一身,连内裤都湿了,不洗洗怎么出去啊?

    舒靖远对楚天羽有些不满,感觉这小子没有男人的担当,有些不客气的训斥道:“你说你好歹是个男人,这点担当都没有吗?”

    楚天羽:“……”

    龚巧珍叹口气道:“我们家不会嫌贫爱富,只要你们在一起感觉幸福、快乐就行了,那个冰雨你照顾她吧,我们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楚天羽急道:“叔叔、阿姨你们别走啊!”

    舒靖远瞪了一眼楚天羽道:“你那那么多事?说了不会反对,就不会反对,行了,你记着以后别让冰雨喝那么多酒,太伤身体了,去看看她,给她冲一杯蜂蜜水喝。”

    仍下这句话舒靖远跟龚巧珍是扬长而去,留下傻了眼的楚天羽,这算是怎么回事吗?

    舒靖远上了车就道:“都不知道那小子是什么人就把女儿交给他这合适吗?”

    龚巧珍叹口气道:“不这样还能怎么办?自打冰雨跟那个家伙分手后她什么状态你不清楚?整天整夜的泡在医院不回家,不到一个礼拜整个人瘦了三圈,你不心疼,我这当妈的心疼,你说说自打她失恋后是不是跟变了个人似的?不爱说话,拼命的工作,回了家也是一言不发。

    她这个状态是要出事的,现在终于又谈了个男朋友,我们在反对,她想不开怎么办?”

    舒靖远听妻子说了这么多也是无奈的叹口气,可随即就道:“那小子真跟女儿在谈恋爱?”

    龚巧珍撇撇嘴道:“不谈恋爱能跟他出去喝酒?不谈恋爱他能进咱们女儿的房间,连她的浴袍那小子都找得到,我估计这倆人好了有一段时间了。”

    龚巧珍自以为自己分析得没错,可实际那是这个情况?要不是舒冰雨跟楚天羽偶遇也不会喝成这个样子,那是楚天羽带她去喝酒?结果舒冰雨喝得烂醉如泥还吐了楚天羽一身,他不换衣服行吗?至于浴巾这事就更好解释了,分明是舒冰雨放在卫生间的,楚天羽没衣服看到浴巾自然要拿来用,这些他也都跟龚巧珍说过,可说归说,龚巧珍根本就不信,武断的认为女儿是在跟楚天羽谈朋友。

    龚巧珍这么武断也是有原因的,就是因为舒冰雨失恋后状态非常不好,她这当母亲的自然希望女儿尽快走出来,有句话不是说治疗失恋的良药就是在开始新的恋情吗?所以龚巧珍很希望女儿在谈一场恋爱,这样就不会那么颓废,不会在糟蹋自己的身体了。

    舒靖远很是无奈的道:“希望这小子品性好点,他要是敢欺负我女儿我饶不了他。”

    龚巧珍催促道:“行了,别唠叨了,开车,开车。”

    他们前脚走,后脚楚天羽就穿着半干的衣服离开了舒冰雨的家,他可不想留在这里。

    第二天早上楚天羽心情复杂的去了医院,按理说他这刚参见工作热情劲还没过,应该是很期待第二天的工作,但是因为跟舒冰雨关系恶劣的原因,楚天羽是真兴奋不起来,还不大想来医院,但不去也不行,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任佳佳这吃货早早就到了,看到楚天羽便冲他挥挥手,楚天羽没搭理任佳佳这个昨天很不讲义气把他仍下的吃货外加话痨,要是昨天任佳佳在的话也不会被舒冰雨的父母误会了。

    任佳佳看楚天羽不搭理自己自顾的去更衣室换衣服了,立刻一跺脚恶狠狠的咬了一口手里的小笼包,显然是把小笼包当成是楚天羽了。

    楚天羽前脚到舒冰雨后脚就到了,她直接来到任佳佳跟前把她叫到一边道:“昨天你送我回的家?”

    任佳佳下意识的道:“不是我啊,昨天到半路上护士长给我打电话说科里忙不过来让我回来加班,我就回来了,是楚天羽把你送回去。”

    舒冰雨听到这句话是脸色大变,任佳佳看到舒冰雨脸色不对劲诧异的道:“怎么了舒大夫?那不舒服吗?”

    舒冰雨阴沉着脸道:“我没事,你忙吧。”说完便去了更衣室。

    不多时楚天羽就看到了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的舒冰雨,一看到楚天羽舒冰雨双眼都要喷出火来了,这让楚天羽很是不理解,这女人一大早吃*来的?

    查房一结束楚天羽正犯愁自己今天要去干点什么,舒冰雨就过来语气声音的道:“你跟我来。”

    楚天羽心里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想不去,但舒冰雨是他的带教老师,他今天做什么还得舒冰雨安排,总不能他一个人在急诊晃悠不知道干什么好吧?被领导看到成什么样子,楚天羽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了过去。

    舒冰雨把楚天羽带到了医生值班时,楚天羽一进去舒冰雨就把门给反锁上了,这可吓了楚天羽一大跳,急道:“你要干嘛?”

    舒冰雨怒视着楚天羽怒道:“你个混蛋。”

    楚天羽一皱眉不悦的道:“舒冰雨你干嘛?我招你惹你了,你上来就骂人?”

    舒冰雨突然一脚踹到楚天羽的小腿上,尽量克制着心头的怒火压低声音道:“骂你,我还打你那?”

    楚天羽抱着腿疼得五官都有些扭曲在一起,不等他说什么,舒冰雨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道:“楚天羽你这人不但讨厌,还是个流氓,要不是昨天你没对我做什么,我早让警察抓走了,从今天开始我跟你势不两立,你给我等着,这事咱们没完。”说完狠狠推了一把楚天羽后调头就走。

    楚天羽是一头的雾水,相当不爽的道:“你是不是有病?”

    舒冰雨没病,只是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的衣服换了,连内衣也换了,她昨天喝成那样显然不是她自己做的这些,那只能说明是送她回来的人帮她把衣服换了,昨天她遇到了两个人一个是任佳佳,一个就是楚天羽,上班来第一件事便是问任佳佳是不是她把自己送回去帮着换的衣服。

    舒冰雨很想听任佳佳说是,但谁想任佳佳却是到半路的时候被护士长喊回去加班了,这么一来她的衣服就是楚天羽换的,她一个年轻女孩被一个并不熟悉还被她厌恶的男人脱得光光的,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舒冰雨那里受得了?

    但好在她发现自己没受到侵犯,如果她发现的话,正如她所说,她会立刻报警把楚天羽这混蛋抓起来。

    可现在楚天羽只是帮她换了衣服,就算报警警察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舒冰雨也只能向刚才似的报复楚天羽,这下两个人的误会是更大了。

    可楚天羽却不知道舒冰雨为什么一来就这么针对自己,感觉舒冰雨是白眼狼,亏自己昨天还好心送她回去,就不该管这事,让她睡大街才对。

    很快新的问题又来了,楚天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舒冰雨根本就不搭理他,他总不能傻乎乎的戳在这吧?

    最后楚天羽只能去找主任向云飞,希望主任能给他换个老师。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