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阴差阳错
    喝得跟个醉猫似的舒冰雨死死抱着楚天羽,跟一只懒猫一般哼唧几声后动动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楚天羽此时却是干吧无比,要是任佳佳的话他到没这么尴尬,可舒冰雨就不同了,虽说是他的带教老师,但实际上却是他的冤家对头,哪怕这冤家对头很漂亮、身材也好,以这个姿势抱在怀来还是很舒服的,尤其是胸前传来软绵绵的触感,让楚天羽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可在舒服抱着自己的冤家对头也让楚天羽尴尬无比。

    大街上人来人往,不少人都往楚天羽这边看来,让他更是尴尬了,赶紧推开舒冰雨道:“不能喝就别逞能,说你死较真你还不乐意听。”

    舒冰雨早就睡着了,现在被楚天羽推开虽然没醒,但却很是不满,哼哼几声又要往楚天羽的怀里扑,楚天羽赶紧推开她夹着她往回走。

    此时夜色早已经降临了,天空中有点点繁星,天气还是不错的,阵阵夜风袭来驱散了闷热,让人感觉舒爽无比,可楚天羽却没感觉有什么舒服的,实在是他夹着个醉鬼,还是他的冤家对头,心里这份别扭就别提了,说实话楚天羽很想把舒冰雨仍在这不管了,但却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不管怎么说舒冰雨也是他的老师、同事,还是个很漂亮的姑娘,要是就这么把她仍下,她出点什么事怎么办?哪怕倆人在看对方不顺眼,楚天羽也不想舒冰雨出点什么事,所以也只能架着她继续前行。

    到了舒冰雨家的楼下,楚天羽抬头看看,发现这是个高档小区,所在的位置也属于静海市不错的地段,能在这里买房子的人都是有点钱的,一般人还真买不起,没办法现在房价是一天比一天高,就普通人赚的那三瓜俩枣,一辈子不吃喝,都不可能买得起这里一栋小户型的房子。

    舒冰雨既然住在这里,如果房子是她的不是租来的,那只能说明舒冰雨家里的条件是相当不错的,不然那可能在这里买得起房子?

    楚天羽看着眼前的高档小区感叹道:“我什么时候也能在这里买上一栋房子啊?”

    感叹到这他夹着舒冰雨走了进去,到了舒冰雨家楚天羽就是一愣,让他发愣的原因是舒冰雨家的门是指纹解锁的,想进去就得抓着她的手去解锁,可楚天羽实在不想碰舒冰雨的手,但现在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门一开楚天羽再次是一愣,他没想到舒冰雨家这么大,是个跃式上下两层,装修到不奢华,但却是简约不简单的欧式装修风格,不管谁进来也会感叹舒冰雨的品味相当好,不然家也不会装得这么漂亮。

    楚天羽侧头看看舒冰雨喃喃自语道:“没想到你还是个富婆。”说到这楚天羽把舒冰雨架了进去,但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舒冰雨突然干呕一声,楚天羽刚道:“别……”

    还不等他把“吐”字说出来舒冰雨“哇”的一声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并且来势相当迅猛,直接喷了楚天羽一身,他穿得本就不多,现在舒冰雨这一吐楚天羽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没打湿了,内衣都没幸免。

    楚天羽闻着身上呕吐物的难闻气味是这个无奈,舒冰雨到是长出一口气,一直因为喝了太多酒感到难受而拧成一团的眉梢也舒展开,她到是舒服了,可却苦了楚天羽,这时候舒冰雨猛然靠到楚天羽的怀里,身上也沾满了呕吐物。

    楚天羽现在真想把舒冰雨仍到大街上,不能喝还跟自己拼酒,现在好吐了自己一身,一会自己怎么回家啊?难道就这么回去?可身上这些呕吐物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

    楚天羽不满的嘟囔道:“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说完很不满的把舒冰雨搀到沙发上让她躺下。

    楚天羽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抓抓头想走最后还是忍住了,实在是这个样子没办法出门,最后只能是一咬牙先跑去把舒冰雨吐到地上的东西清理干净,然后一头钻进了卫生间去洗澡,同时用舒冰雨家的洗衣机把自己浑身上下的衣服洗干净,现在是夏天,气温很高,衣服甩干后放在阳台上晒一会也就干了。

    这毕竟不是自己家,楚天羽没心到大在舒冰雨家好好洗一洗,所以只是简单冲一冲,然后*着上身下身围着一条粉色的浴巾出来了,浴巾自然是舒冰雨的,上面散发着舒冰雨身上独有的幽香味,好闻是好闻,但却让楚天羽心猿意马起来,二十多岁没常过女人滋味的他身体相当敏感。

    楚天羽飞快的把自己的衣服拿到阳台上去晾干,刚搞定就听到“噗通”一声,随即就传来舒冰雨的痛呼声,不用想她掉地上了。

    楚天羽转过头一看果然是如此,说实话他很是头疼,不管吧心里过应不去,管吧心里又别扭得很,总之楚天羽的心情此时此刻很是矛盾,最后楚天羽还是走过去把舒冰雨抱起来放在沙发上,看着她身上的呕吐物楚天羽想帮她换下衣服吧,又感觉实在是不合适,自己一个大男人,她又不是自己女朋友,现在又是夏天舒冰雨肯定就穿了一条裙子,要是脱了,该看的不该看的可都看了,回头舒冰雨酒醒还不得跟自己拼命啊?

    最后楚天羽决定不管了,把她送回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啊脏着吧。

    想到这楚天羽想转身去阳台待会,实在是舒冰雨旁边的气温很是难闻,就在他刚到阳台的时候传来了开门声,楚天羽一下慌了,不会是舒冰雨的家人回来了吧?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怎么解释?

    楚天羽想躲起来已经晚了,门开了,门口站着一男一女,看到对方楚天羽傻了,对方也傻了,双方大眼瞪小眼足足瞪了好几分钟后穿着打扮很优雅的中年女子第一个反应过来道:“你是?”

    楚天羽赶紧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胸膛,臊得满脸通红的道:“阿姨你别误会,她喝多了,我送她回来,结果她吐了我一身,我就……我就……嘿嘿!”

    来的人正是舒冰雨的父母,她母亲叫龚巧珍,父亲叫舒靖远,龚巧珍经营着一家不小的公司,而舒靖远则是实力一个实权局长,按理说官员的家人是不能经商的,尤其是舒靖远这种实权的局长,但龚巧珍的公司早在舒靖远进到政府部门前就开了起来,只是当时规模很小,说是公司不如说是个家庭作坊,后来还不等舒靖远管路亨通,龚巧珍的公司就已经发展了起来,到舒靖远当了局长后,也没人拿这事说事,没办法谁让龚巧珍很有头脑,不等丈夫发迹,公司的规模就起来了那。

    正因为有这样的父母舒冰雨的条件才相当好,能够买得起这么好的房子。

    今天龚巧珍跟舒靖远是来看女儿的,谁想就看到围着舒冰雨的浴巾光着棒子的楚天羽,双方都很是尴尬。

    龚巧珍此时也看到喝醉了的女儿,也顾不上管楚天羽了赶紧过去看女儿,发现女儿没事先是长出一口气,随即埋怨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也不能喝成这个样子啊?万一遇到坏人可怎么办?”说到这扫了一眼楚天羽,意思很简单你小子就是坏人。

    楚天羽感觉这个愿望,自己那是坏人啊?要是坏人就把舒冰雨仍到路边不管了,自己是学雷锋做好事好不好?

    舒靖远皱着眉头道:“行了你别唠叨了,把她扶回房间把衣服给她换了。”

    龚巧珍这才搀着舒冰雨去了她的房间,娘俩一走舒靖远立刻沉声道:“你跟我女儿什么关系?”这说话的口气可是把领导的架子摆得很足。

    楚天羽叹口气道:“我们是同事,一个科室的。”

    舒靖远先是“哦”了一声,随即仔细打量了下楚天羽,感觉这小子相貌堂堂到不像是个坏人,在有舒靖远因为女儿是医生的缘故对医生印象很不错,语气缓和不少道:“你们晚上约着一块去喝酒?”

    楚天羽现在真想穿着试衣服就走,实在是太尴尬了,可现在显然不能走,只能实话实说道:“没有,我是跟我另外一个朋友去的,吃饭的时候遇到的她,她过来上来就喝干了一瓶啤酒,把我吓了一跳,等她喝第二瓶的时候我们没拦着,以为她能喝那,谁想就这样了!”

    舒靖远长长叹口气像是对楚天羽说,又像是自言自语道:“怎么就过去这个坎那?至于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妈吗?”

    龚巧珍给舒冰雨换了衣服走了出来,跟舒靖远小声耳语几句,也不知道舒靖远对她说了什么,她突然对楚天羽的态度大变,一开始是看楚天羽有些不顺眼,感觉这小子不像是好人,可这会立刻热情起来,笑道:“小楚来坐,坐,被站着啊,喝茶还是喝饮料?”

    龚巧珍突然这么热情起来,说实话楚天羽很是适应不了,赶紧道:“阿姨不用麻烦了,我什么都不喝,我……我站着就好。”楚天羽现在是尴尬得满脸通红,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