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拼酒
    说实话楚天羽没多大心思跟任佳佳吃饭,他现在还在为该死的人类清除计划犯愁,一听顾静不来了便道:“她不来我看咱们就别出去吃饭了,回家吃一口得了。”

    任佳佳皱着细细的眉梢看着楚天羽不悦的道:“怎么你不想跟我吃饭?嫌弃我?”

    楚天羽苦笑道:“不是,不是,你看就咱们两个也没什么意思,遇到熟人还会让他们误会,要不就算了吧?”

    任佳佳抬起头瞪着楚天羽道:“两个人怎么了?遇到熟人就遇到了,他们乐意怎么想是他们的事,乐意误会就让他们误会去,走,吃大餐去,我饿了。”

    上一秒任佳佳还因为楚天羽不想跟她去吃饭满脸的不乐意,可一说到吃立刻是眉开眼笑的,典型的吃货。

    就这样楚天羽被任佳佳拽了出来,此时正是下班的点,路上不但车多,人更多,任佳佳打扮得这么清凉、性感,人还漂亮,自然是收获了大批男士的目光,任佳佳对这些男人各色的目光没任何反应,反到是跟在他身边的楚天羽有些不自在,实在是收到了太多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任佳佳这话痨依旧是说个没完没了,一会跟楚天羽说医院的八卦事,一会说谁谁的美甲做得很漂亮,然后就是抱怨为什么医院规定护士不能做美甲。

    楚天羽到是话不多,有一搭没一搭的敷衍着任佳佳,脑袋里想着他自己的事,走了一会任佳佳突然道:“到地上了。”

    楚天羽吓了一大跳,回过神来才发现任佳佳把他带到了一家大排档,弄得他是哭笑不得,撸串也好意思说是请自己吃大餐?

    任佳佳从楚天羽脸上的表情猜到了他心里的想法,立刻不满的喊道:“你什么表情?撸串怎么了?都是肉,不算大餐吗?我一个护士一个月就两三千块,那有钱请你去吃什么死贵、死贵的西餐,请你吃烤串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的?”

    楚天羽连连摆手道:“我真没这意思,其实我挺喜欢吃烤串的。”这到是实话,楚天羽一穷人家的孩子,平时打点零工赚的钱也都交给母亲补贴家用了,是真没那闲钱出去胡吃海塞,平时能吃上一顿烤串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事了,没办法,谁让他在农村有这么一大家子好吃懒做的亲戚要养活那?

    不过现在好了,楚天羽已经跟他那势利眼的奶奶彻底撕破了脸,以后在也不用养活他们了,家里也开了个小饭店,他在末世还可以收集到一些值钱的东西带回来,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任佳佳听到楚天羽的话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背着手昂着头道:“走吧。”

    两个人找了个地方坐下,任佳佳喊来服务员也不问楚天羽喜欢吃什么,自顾点了一大堆她喜欢吃的东西。

    今天这家大排档人很多,所以烤串上得很慢,服务员就上了一盘花生毛豆还有几瓶冰镇啤酒后就在没来,任佳佳催了好几次也是白搭,最后只能赌气的一边吃花生毛豆一边抱怨不该来这里撸串,菜上得实在是太慢了。

    楚天羽到是不急,慢慢抿着啤酒,听着任佳佳抱怨,脑袋里想他自己的事。

    任佳佳吃喝了一会突然道:“楚天羽你今天把舒冰雨给气哭了,明天上班有你受的。”

    楚天羽听到这话心情越发的不美丽起来,他也不想这样,但舒冰雨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他,他一个没忍住,结果就闹成这样了,说实话他也想跟自己的带教老师搞好关系,可造化弄人。

    想到这楚天羽叹口气一耸肩膀苦笑道:“你当我想啊?已经这样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说到这楚天羽道:“我就搞不明白了,我也没招惹她,她为什么处处针对我那?”

    任佳佳撇撇嘴道:“你是没招惹她,但舒冰雨就是个喜欢较真的人,在有她最近心情相当不好,你撞到枪口上她不针对你针对谁?”

    楚天羽下意识的就道:“大姨妈来了?”

    任佳佳撇撇嘴道:“什么大姨妈来了?是她失恋了,所以心情相当不好,我们都不敢招惹她,你到好,不但让她下不来台,还把她给气哭了,你就等着倒霉吧。”

    楚天羽有些幸灾乐祸的道:“就她那样的不分手才怪,那个男人受得了她这种死较真的女人?”

    楚天羽话音一落,一个愤怒的女声就在他身边想起:“谁死较真了?谁没男人要了?”

    楚天羽立刻是吓得一哆嗦,一侧头就看到了双眼都快喷出火来的舒冰雨,楚天羽这个郁闷,特瞄的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吧?还有这舒冰雨怎么阴魂不散那?走到那都能遇到她?真是活见鬼了。

    任佳佳赶紧站起来笑道:“舒大夫你也来撸串啊?”

    舒冰雨没搭理任佳佳,怒视着楚天羽道:“你刚说谁那?”

    楚天羽脾气也上来了,反正他跟舒冰雨的关系已经这样了,想修复是不可能了,楚天羽索性破罐子破摔道:“说你那,我说得有错吗?你是不是死较真?”

    舒冰雨一下被楚天羽说得一愣,怒道:“你……”

    任佳佳赶紧站起来把舒冰雨拉到一边道:“舒大夫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消消气,消消气。”说到这任佳佳左右看看发现舒冰雨好像一个人来的,便道:“舒大夫咱们一块吧,一会我让楚天羽给你赔礼道歉。”

    楚天羽听到这句话很硬气的道:“道歉不可能。”

    舒冰雨也同时道:“我用不着他给我道歉。”

    说完两个人就跟斗鸡似的怒视着对方,大有一种恨不得把对方生吞活剥的迫切想法。

    任佳佳是夹在中间难做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舒冰雨突然转过身一屁股坐下来,拿起一瓶打开的啤酒怒视着楚天羽道:“是男人干了。”说完也不等楚天风发话她自顾的把一瓶啤酒一口喝干。

    看得楚天羽跟任佳佳很是傻眼,都没想到舒冰雨竟然有如此酒量,一瓶啤酒说喝下去就喝下去了。

    今天舒冰雨穿着一条白黑格相间的连衣裙,把好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酥胸饱满而挺翘,腰肢给人一种盈盈一握的感觉,臀部挺翘,双腿笔直而修长,黑发随意的披散下来,配上她精致的五官怎么看怎么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淑女之感觉。

    但谁想就是这么一个漂亮的淑女喝起酒来比男人还男人,不但楚天羽跟任佳佳看傻了眼,连旁边偷偷看舒冰雨的几个男人也都看傻了眼。

    舒冰雨“砰”的一声把酒瓶往桌子上一放,挑衅的看着楚天羽道:“怎么不敢喝?是不是男人啊!”

    楚天羽最讨厌别人说他不是男人,所以舒冰雨的激将法很管用,楚天羽瞪了她一眼拿起啤酒就喝,也跟舒冰雨一样是一口喝干。

    舒冰雨冷冷一笑又拿起一瓶啤酒道:“继续,不喝不是男人。”

    两个人就这么较上了劲,但两瓶啤酒下去后舒冰雨上一秒还挑衅似的看着楚天羽,下一秒“哐当”一声就趴在了桌子上,吓了楚天羽跟任佳佳一大跳。

    楚天羽不敢置信的道:“就这酒量还跟我拼酒?”

    任佳佳急道:“你废什么话啊,现在怎么办?”

    楚天羽那知道怎么办,看看任佳佳道:“把她送回家呗。”

    任佳佳急道:“可我不知道她家在那啊?”

    楚天羽叹口气道:“你打电话给科里,肯定有人知道她家在那里。”

    二十多分钟后楚天羽跟任佳佳架着舒冰雨往她家的方向走去,舒冰雨的家距离这里并不远,不过走到一多半的时候任佳佳的手机就响了,她拿起来一接听就惊呼道:“什么?让我加个班?护士长你没搞错吧?昨天我可一夜都没睡,什么?好吧!”

    说到这任佳佳长长叹口气道:“楚天羽科里这会病人太多,忙不过来了,护士长让我回去加班,你把她送回去吧。”说到这就把舒冰雨架在她脖子上的胳膊拿开了。

    楚天羽急道:“你别闹,我怎么送她?”其实不是不能送,只是楚天羽跟舒冰雨的关系很恶劣,要不是看在都是一个科室的同事,楚天羽才懒得管舒冰雨那,现在让他自己一个人把舒冰雨送回去,楚天羽心里别扭得很,不想接这个差事,

    任佳佳一撇嘴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就不能送?磨磨唧唧的跟个女人似的,护士长让我立刻回医院,我得赶紧走了,去晚了护士长又要唠叨了,她就交给你了。”仍下这句话任佳佳迈步就跑。

    楚天羽急道:“任佳佳你别走啊,回来!”

    不管楚天羽怎么说,任佳佳都不带回头的,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就在这时候喝得烂醉如泥的舒冰雨突然一把抱住雏田的脖子把头靠早了他的胸膛上,大夏天的楚天羽穿得少,舒冰雨也穿得不多,现在突然这么抱住楚天羽,饱满的酥胸可就紧紧压在了楚天羽的胸膛上,楚天羽立刻感觉到胸膛上有一种软而弹的感觉,这感觉让楚天羽瞬间就红了脸。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