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裸的打脸
    楚天羽这一发火,可把所有人都给吓住了,谁能想到一个刚到医院一天,还只是个刚出校门连执业医师资格证都没有的家伙,竟然敢如此顶撞自己的带教老师,还是当着急诊科所有人的面,这楚天羽胆子大得没边了,还真是愣大魔王的关门底子啊,本事没学到多少,但这股子狂劲到是学得如火纯清啊!

    舒冰雨就没见过如此狂妄的学生,立刻尖声怒吼道:“楚天羽你放肆,你就是这么跟自己老师说话的吗?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老师?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你学校的老师是怎么教育你的?”

    向云飞也感觉这楚天羽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自己犯了错,非但没认识到自己所犯的错,还跟自己老师顶撞,说话也是非常的放肆,也训斥道:“楚天羽你怎么跟自己老师说话那?赶紧认错,快点。”

    向云飞训楚天羽是训,可实际上还是偏向楚天羽这边的,他感觉这小子是个人才,年纪轻轻刚出校门就会战地急救,跟舒冰雨学阅片吧也是一学就会,是个可造之材,不想因为这点事让他跟舒冰雨闹得太僵,最后没办法在急诊待下去。

    舒冰雨虽然在气头上,可并不糊涂,立刻听出了向云飞是什么意思,立刻急道:“主任你还护着他?”

    向云飞没想到舒冰雨反应这么快,一下就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讪讪笑道:“我那护着他了?”说到这对楚天羽一瞪眼道:“还不个你老师认错?”

    楚天羽此时也是在火头上,冷冷一笑,怒视着舒冰雨道:“给她道歉?不可能,舒冰雨记着你刚说的话,那孩子要是腺样体肥大,你给我当学生。”

    楚天羽的话一出立刻是满场哗然,这小子也太特么的轴了吧,人不大,口气还不小,简直就是狂得没边了,现在患儿的所有体征跟临床表现没半点支持腺样体肥大的,这点楚天羽自己都知道,刚他可是把腺样体肥大的体征都说了出来,可偏偏他还是认为自己的诊断没错,说这小子什么好那?是狂妄无知?还是脑子进水了那?

    向云飞火气也被楚天羽的话给供了出来,直接“砰”的一拍桌子,吓了办公室所有人一大跳,下一秒向云飞就吼道:“楚天羽我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立刻、马上给舒老师道歉。”

    楚天羽看向向云飞道:“主任,我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向云飞急道:“你……”

    楚天羽转过头看着舒冰雨寒声道:“舒冰雨你当了好几年的急诊科医生,我不知道你对耳鼻喉科的内容有多少涉及,但从你刚才所说的话来看,就算你不懂耳鼻喉科其他的疾病,但腺样体肥大这个病你很熟悉是不是?”

    舒冰雨上前一步跟斗鸡似的瞪着楚天羽道:“我非常熟悉。”

    楚天羽点点头道:“好,我现在问你当腺样体肥大的时候会不会产生分泌物?”

    舒冰雨想也不想就道:“是。”

    但这个“是”字一出口不但舒冰雨脸色大变,其他人也是这种表情,他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楚天羽继续道:“分泌物向下流并刺激呼吸道粘膜,常引起夜间阵咳,并发气管炎,在场的都是老医生,这些应该都知道,我问过家属孩子最近是不是老晚上咳嗽,家属说是,那么我想请问各位老师,患者最近几天经常咳嗽,会不会导致咽喉痛那?”

    所有人不说话了,因为楚天羽说的一点错都没有,一个经常咳嗽的人,因为咳嗽太过剧烈,是有可能导致咽喉位置黏膜出现损伤的,黏膜损伤,自然会说自己咽喉痛,这是常识,难道那个孩子说咽喉痛,真的是因为腺样体肥大,出现了分泌物,刺激到呼吸道黏膜导致患儿连续几天咳嗽,最后导致咽喉黏膜的损伤出现咽喉痛的症状?

    舒冰雨突然道:“楚天羽你说得还真是一套一套的啊,我承认你说的没错,但是你怎么知道是分泌物向下流刺激到呼吸道黏膜,导致咳嗽,最后引发黏膜损伤出现的咽喉痛那?”

    楚天羽用一种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表情看着舒冰雨,一伸手道:“任佳佳昨天让你保存的棉签那。”

    昨天给患儿检查完后,楚天羽就怕舒冰雨固执的认为自己的判断是错的,所以把棉签当证据留下了,当时任佳佳还非常的不解,留这个干嘛?

    刚才看楚天羽跟舒冰雨在那唇枪舌战,不光金辉这些人看得傻了眼,任佳佳等一干护士也是如此,谁也没想到楚天羽如此硬气,一个人单挑舒冰雨这在急诊待了好几年的老大夫,还不落下风,现在楚天羽一向任佳佳说话,任佳佳才回过神来,先是“啊”了一声,显然光顾着傻眼了,没听清楚楚天羽说的是什么!

    顾静赶紧提醒她道:“棉签,昨天楚天羽让你保存的棉签。”

    这任佳佳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赶紧从兜里掏出一个标本袋递给了楚天羽,里边就有那根棉签。

    楚天羽把标本袋往桌子上一摔道:“自己看。”

    舒冰雨此时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了,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错怪楚天羽了,可现在楚天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顶撞他,让她很是下不来台,她是越发的火冒三丈,粗暴的拿起标本袋里的棉签看了看,上边确实有一些已经干涸的淡黄色分泌物。

    楚天羽继续寒声道:“这是我昨天从患儿咽后壁取出来的,当时任佳佳也在场,她可以为我作证。”

    舒冰雨突然把标本袋往桌子上一摔道:“但这也证明不了你的判断是错误的。”

    舒冰雨话音一落,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女子,手里牵着个孩子,另一手里还拿着x光的片子,一进来就发现办公室里满是*味,女子茫然不知所措的道:“大夫我是不是不该进来啊?”

    楚天羽一眼就认出了这女子跟孩子,他看看舒冰雨,心道:“行,舒冰雨这是你自找的,我本想找个时间私下跟你解释一下,你晚上不搭理我,大早上问都不问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数落我的不是,我也不给你留面子了,都是你自找的,今天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

    想到这楚天羽道:“是找我吗?”

    女子也认出了楚天羽立刻道:“对,对,大夫我找你,你看看这片子。”

    楚天羽走过去拿起片子看了看,典型的腺样体肥大,他把片子放到办公桌上道:“舒冰雨你看看吧。”

    舒冰雨还用看什么啊?在楚天羽看的时候,她就侧头看了,看过后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的,总之脸色很是难看,金辉一干人也都傻眼了,楚天羽这小子到底特瞄的什么来头,会缝合,看片子一学就会,怎么连耳鼻喉科的症状都了解得如此详细?他从那学的?

    其实啊楚天羽今天能狠狠打舒冰雨的脸也多亏了南希,南希以前在医院的时候就遇到过这样的患儿,当时她也没诊断出来,其他医生差不多也是如此,实在是这孩子的症状实在是不支持其他导致咽喉痛疾病的诊断,而腺样体肥大的患者也鲜少有因为咽喉痛入院,一般都是打鼾、晚上憋醒这样。

    后来还是南希的老师判断出了患者的病情,这让南希一下就记住了,教楚天羽的时候也把这孩子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并且详细的跟楚天羽讲解过。

    谁想楚天羽上班第一天就遇到了这样的患者,他是运气很好,但舒冰雨一干人运气却是差到家了,被一个刚进医院一天,连个执业医师资格证都没有的家伙*裸的打了脸。

    这时候女子道:“大夫昨天放射科的大夫说我儿子的病不是太急,我又看你们忙成这样,就没打扰你们,现在你看?”

    楚天羽把片子递给女子道:“您啊挂个耳鼻喉科的号,这病属于耳鼻喉科,他们会有专门的医生负责您孩子后续的诊疗,放心吧,这不是什么大病。”

    女子对楚天羽道了谢,才带着孩子离开了。

    可办公室里却是死一边的寂静,舒冰雨脸色难看,其他人何尝不是如此?一个刚来一天的毛头小子竟然把他们都没诊断出来的疾病给诊断出来了,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夫难道都当到狗身上去了?

    要说心里最难受的还是舒冰雨了,被一个学生给教训了,还有比这更丢人的吗?

    楚天羽看看舒冰雨,转过头对向云飞道:“主任给我换个老师吧,她教不了我。”

    这话更是*裸的打舒冰雨的脸,等于是说她无能,没那个本事教楚天羽,瞬间导致舒冰雨脸胀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向云飞急道:“小楚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舒大夫怎么就教不了你了?”说到这一脸怒色的道:“你小子要想待在急诊就必须跟着舒大夫,不想跟着,就滚蛋。”

    仍下这句话向云飞就跑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