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针锋相对
    在舒冰雨看来楚天羽简直是太乱来了,一个喊着咽喉痛的患者无论如何也是没必要去拍摄什么鼻咽正侧位片的,因为这个检查是拍摄的鼻咽上方,在有咽喉痛,完全可以请耳鼻喉科会诊做一下咽喉部的检查,实在不行就下喉镜,完全没必要拍什么鼻咽正侧位,这简直就是乱开检查单。

    一旦患者家属明白过来,闹到医院来,医院是一点理都没有的,急诊科肯定要收到处分,扣发科室奖金那一是一定的,大家辛辛苦苦工作了一个月,不能说就靠奖金活着,但这笔奖金对大家也很重要,尤其是对于赚得比较少的护士,现在就因为楚天羽乱给患者开检查单,大家一个月的奖金就没了,让大家怎么接受得了?

    楚天羽这简直就是给急诊所有人找麻烦,而舒冰雨这个带教老师更是首当其冲,被院领导训一顿那是肯定的了,想想舒冰雨都感觉愿,她当初可没让楚天羽处置其他患者,只让他处置有外伤需要缝合的伤口,可楚天羽根本就是把她的话当成了耳边风,跑去乱来,现在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来,让舒冰雨恨得牙痒痒。

    舒冰雨寒着脸道:“去把楚天羽给我喊来。”

    顾静对楚天羽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从昨天五点多到今天天亮楚天羽可一直在帮她们护士干活,虽说现在楚天羽惹出了乱子,但顾静还是道:“舒大夫您消消气,小楚也不是有意的,昨天您也知道出了那么大的车祸,咱们科的人手实在是不够,那孩子又哭得厉害,他……”

    舒冰雨很不客气的打断顾静的话道:“科里忙他就可以乱给患者开检查单吗?患者家属闹起来,咱们急诊这个月的奖金可就没了,就因为他一个人,大家辛辛苦苦一个月的努力就白费了,这对于咱们急诊所有人来说公平吗?

    这还是不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是这孩子有别的什么问题,他却给人拍什么鼻咽正侧位片,这孩子要是出点什么事怎么办?他这是草菅人命,真不知道冷院长是怎么想的,把他弄到医院来,你现在去把他给我喊来,立刻、马上,快去。”

    看舒冰雨发这么大的火顾静也是没办法了,只能去找楚天羽了。

    这时候急诊的医生、护士陆续也都进了办公室,昨天出了那么大的车祸,晚上本来不值班的人也被喊了过来,实在是人手不够,连向云飞都被叫了过来,大家都是一夜没合眼,此时都是又困又累,但想休息是不可能的,在困也得挺着,今天是新的一天还有很多患者等着他们救治。

    金辉一进来就看舒冰雨黑着一张脸,他诧异道:“小舒大早上的谁这么不开眼招惹你了?说出来,哥帮你收拾他。”

    金辉不说还好,这一说舒冰雨立刻怒道:“能是谁?还不是那个楚天羽。”

    这话一出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向云飞走过来道:“怎么回事?”

    舒冰雨做了深呼吸,平息了下心头的怒火道:“昨天出了车祸,我跟车去现场了,让楚天羽留在,处置他能缝合的外伤患者,可这家伙到好,竟然跑去给一个咽喉痛的孩子治疗,我先说说这孩子的情况,患儿男六岁,咽痛半小时前来就诊,无发热,各项生命体征平稳,唯一的症状……”

    说到这舒冰雨把护士留下的门诊病历备份拿了出来仔细看了看,继续道:“唯一的症状就是咽喉痛,这上边写着扁桃体正常大小,无红肿,无浓点,孩子一日三餐也没吃过带刺的食物,这样的症状大家考虑什么疾病?”

    金辉想了想道:“从你说的这些症状、体征来看,孩子到底得的是什么病不好说,需要观察,应该查个血常规,看看是不是扁桃体发炎。”

    舒冰雨侧头看向向云飞道:“主任您什么意见?”

    这孩子的病症确实很特殊,其他导致咽喉痛疾病的症状、体征都不支持诊断,一时间确实很难确诊是什么疾病,所以向云飞道:“我同意小金的意见,这病确实很难立刻搞清楚,所以是需要观察的,可以查下血常规,有些孩子的扁桃体别看无明显的红肿,也没有脓点,但是却是扁桃体发炎,这类孩子的扁桃体炎表现不明显,属于特异体征,但是往往血常规上会有白细胞增高。”

    舒冰雨冷笑医生把门诊病历备份往桌子上一摔道:“但是你们知道我们的楚大天才是怎么下的辅助检查?”

    金辉苦笑道:“不会是我们的楚大天才给患者开个了ct跟核磁吧?这也太乱来了!”

    舒冰雨冷笑道:“ct核磁到没有,他给患者开了个鼻咽正侧位。”

    向云飞立刻惊呼道:“什么?这不是扯淡吗?孩子咽喉痛,他怀疑是腺样体肥大?这……”

    金辉无奈的摇摇头道:“楚天羽啊楚天羽,这次谁也救不了你了,你难道不知道腺样体肥大的体征跟症状吗?”

    这时候楚天羽进来了,所有人立刻看向他,有人满脸的幸灾乐祸,有人无奈的连连摇头,有人则是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专心的忙活着手里的活。

    任佳佳跟顾静到是一脸担忧的神色,心里为楚天羽着急,想帮他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帮?

    任佳佳小声的埋怨道:“早就跟他说了别给患者乱来检查单,自己看不准的找其他人看啊,非得自己逞能,这下麻烦了吧?”

    顾静小声道:“哎呦,这么担心他啊?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任佳佳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

    顾静无奈的叹口气,担忧的看了一眼楚天羽,她也是帮不上任何忙。

    朱新月更是无奈,小声的嘟囔道:“小楚啊小楚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昨天刚跟你老师闹得那么僵,晚上你又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你到底想什么那?这大夫还想当不想当了?”朱新月也是刚到家刚把饭做好就给喊了过来,所以一直在医院,刚顾静把那些门诊病历啊、检查单啊拿过来的时候她也在,所以到是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舒冰雨一看到楚天羽到了,立刻寒声道:“哎呦,这不是我们的楚大天才吗?正好我有点工作上的事不懂,想请教、请教下你这个大天才。”

    舒冰雨是真气坏了,这话里都带着刺,还是非常多的刺,简直就是个仙人掌,要知道她可是楚天羽的带教老师,现在竟然说要请教楚天羽这个学生,只要不是傻子都听得出来舒冰雨是彻底爆发了。

    楚天羽也是听出来了,无奈的道:“舒老师您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别……”其实楚天羽想说能不能说话别这么阴阳怪气的,但想想这么说肯定会刺激到舒冰雨,到时候她在暴走了看就麻烦了,最后楚天羽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舒冰雨很不客气的道:“我想请问你腺样体肥大的患者都有什么症状还有体征。”

    楚天羽一听这话就知道舒冰雨生这么大的气,肯定是因为他昨天处治的那个患儿,他就知道舒冰雨不理解,其实他也想跟舒冰雨解释一下他为什么要给孩子拍鼻咽正侧位,但是昨天舒冰雨忙得脚不沾地,还对他不理不睬的,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今天到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了。

    事情闹成这样楚天羽也不想,但已经这样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心里感叹自己跟舒冰雨八字犯冲,上班一天就闹到这个地步,真是郁闷。

    想到这楚天羽道:“腺样体肥大堵塞鼻咽部顶部与咽后壁处,从而引起鼻堵、张口呼吸的症状,尤以夜间加重,出现睡眠打鼾、睡眠不安,患儿常不时翻身,仰卧时更明显,严重时可出现呼吸暂停等。本病最多见于儿童,常与慢性扁桃体炎,扁桃体肥大合并存在。”

    楚天羽不说还好,一说舒冰雨立刻是炸毛了,猛的站起来吼道:“你还知道啊?我以为你不知道那?昨天那个患儿什么体征?什么症状?咽喉痛!有任何的临床症状支持腺样体肥大吗?半点都没有!”说到这舒冰雨一边拍着桌子,一边一字一顿道:“可你却给他查腺样体?你那天才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你告诉我,你知道这事会引发多恶劣的后果吗?一旦患儿家属知道闹到医院来,我们急诊科上上下下的人一个月的努力就白费了,你知道吗?”

    楚天羽的火气也上来了,直视这舒冰雨道:“可是他就是腺样体肥大。”

    舒冰雨不怒反笑,猛的把外科书拿起来砸到桌子上道:“你现在就给我查,但凡书上有关于腺样体肥大会导致咽喉痛的内容,你是我老师。”

    楚天羽一皱眉道:“舒冰雨,你这是胡搅蛮缠,要是外科书上能记录所有患者的症状,那所有人都可以当医生了,你应该清楚,人体是很复杂的,不是什么病症产生的临床症状都跟书上写的一样的,身为急诊医生,这点你应该比我清楚!”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