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担忧
    任佳佳撇撇嘴一翻白眼道:“看把你能的,忘了?谁第一天上班就被发配了?楚天羽我是为你好,别逞能,咱们这是急诊,逞能是会出人命的,知道吗?”

    楚天羽看看话痨任佳佳是苦笑连连,他如何不知道在急诊不懂乱逞能是要出大事的,但他心里有谱,自己能看的病他就给看了,看不了的,他会去找其他医生,还有说实话楚天羽现在也不想接诊患者,首先他第一天来急诊,其次他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等于是没有行医资格,给患者诊治,不管对错,都是违法的,但他也是没办法,他那大魔王师傅可就在一边喝酒,不按照他说的来,天知道大魔王会不会把他一脚踢出医院去!

    楚天羽可不想失去这得来不易的机会,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但是楚天羽也想好了,只要患者的病情他有半点摸不清,立刻就去找其他医生来看,不管怎么说,不能让患者出事,这是基本原则,也是楚天羽的底线。

    任佳佳看楚天羽就知道在那笑,立刻又是一瞪眼道:“笑什么笑?”

    楚天羽无奈一笑道:“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遇到我感觉没把握的患者我不会乱来的,我肯定会请其他医生来看。”

    楚天羽不知道自己这张嘴是不是开过光,打这孩子后在遇到的患者一个病情比一个复杂,就楚天羽在末世跟南希学习的那点东西已经完全应付不了这些患者了,实在是跟南希学习的时间过短,楚天羽相信在给他一个月的时间,当然是末世里的一个月,他肯定是有把握处置这些患者的。

    为此楚天羽不得不把这些患者交给其他医生,充当跑腿打杂的工作,不过楚天羽也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南希的水平确实不错,但到底太年轻了一些,在天才在医院的时间也有限,不管是经验还是能力跟向云飞这种老医生是根本没办法比的,这也就意味着随着楚天羽在末世的时间增长,用不了多久南希就没什么可教他了。

    楚天羽想继续提高自己的临床水平,要么在自己所在的时空里跟其他高年资医生学习,但这又不大现实,当他把南希所掌握的东西吃透后,在急诊也只有向云飞这种高年资的医生才能带他,可向云飞是急诊的主任,忙得很,那有时间整天带着他?

    至于楚天羽那大魔王师傅冷玉田还是算了,楚天羽也看出来了,冷玉田是不屑于教给他这些基础的东西的,当然这些东西在其他医生看来可不是什么基础的东西,因为学会这些后,一名医生便可以在急诊单独值班、单独管理患者了。

    可是大魔王冷玉田同志是个眼高于顶的天才,在他看来这些就是基础的东西,所以他懒的教,也不屑于教,不然也不会把楚天羽丢到急诊锻炼了。

    当楚天羽把这些在大魔王看来是基础的东西学会后,才有可能教的,注意是有可能,楚天羽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这老师绝对是个相当桀骜不驯的家伙,狂得都没边了,他是把楚天羽收到门下,可要是楚天羽后续的表现达不到他的预期,那么对不起,你楚天羽就自生自灭吧,他是绝对不会在管的。

    如此一来楚天羽想在自己所在的时空中找到一个能教他的老师,目前看来是找不到的,所以楚天羽只能在末世中去寻找能继续教他的老师,所以他很快就得去玩命寻找这样的人了。

    为此楚天羽有些担心,在末世两周了,他很清楚末世实在是太危险了,就靠他现在的能力贸然出去找人,十有**是有去无回,想找到强力的伙伴组成一个团队去找人到是可行,但是现在楚天羽上那去找?南希是不要指望了,聪明是聪明,但实战能力太差,阿曼德一家,也就阿曼德可以跟楚天羽出去猎杀丧尸,搜寻物资,他的女儿跟老婆说得难听点就是拖油瓶,帮不上多大的忙。

    所以暂时楚天羽是没办法去寻找合适的人来教授他医术的,这让楚天羽很是犯愁,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总会有那么一天南希就没什么可教他的了,自己怎么才能找到合适的人来教自己那?

    按照楚天羽所想,他是想在末世里搜寻一大票医疗精英,各个科室的都有,最好这些人还都是医学界的大牛,组成一个顾问团,或者说是他一个人的教师团队,来帮助他尽快的成长起来,但是现在看来,想完成这个计划短期是基本不可能的,需要慢慢来。

    还有既然得到了这么大的金手指,楚天羽不光想成为自己所在时空里最优秀的医生,还想有所建树,他也想住大房子,开豪车,但就靠他当医生这点工资,这些事还是别想了,最少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想通过能穿梭末世跟现实这个金手指搞点事业出来,做点生意什么的,不过具体做什么,现在楚天羽还不清楚,毕竟他只去过末世两次,收获的东西并不多,这事只能慢慢计划,慢慢来了。

    楚天羽想东、想西的时候车祸中受伤的人陆续都到了,一个浑身是血,不停痛苦的哀鸣着,让人不敢直视,楚天羽想过去帮忙,但却被舒冰雨轰到了一边去,理由很简单,让他别添乱,这么一来楚天羽抢救室都进不去,忙是帮不上,东西也学不到,弄得楚天羽很是郁闷。

    其实到不是舒冰雨心里记恨楚天羽故意疏远他,不教他东西,实在是受伤的人太多,舒冰雨忙得都不行了,那有时间带楚天羽?

    大魔王冷玉田一直在不远处的横椅上喝酒,看楚天羽没因为自己给他撑腰,便什么患者都敢给治疗,到是长出一口气,他还真怕楚天羽这愣头青仗着自己撑腰,就乱来,他刚才那么说也是试探楚天羽,看看这小子有没有脑子,有没有长了医生的骨头,现在看来这小子过关了,要是楚天羽刚才真仗着有冷玉田给他撑腰,就什么病人都敢招呼,都不用等到明天,当场冷玉田就得一脚把他踢出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去。

    冷玉田这人别看整天放荡形骸,是个烂酒鬼,但是他是个好医生,也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不然也不会跑到急诊来试探楚天羽了,他不想自己弄个没脑子的二百五进到医院来,这是会害死人的。

    冷玉田站起来打个酒嗝,掏出电话一脸淫笑的道:“宝贝来我办公室吧,我想你了,快点啊,我等你,对了,带点酒来,咱们不醉不归。”

    得,冷玉田又公然*去他办公室乱来了,楚天羽有这样的师傅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一夜楚天羽都没合眼,一直在帮忙,缝了一些他能处置的外伤患者,剩下的就是给其他医生跑腿打杂,舒冰雨一直就在抢救患者,根本就没时间搭理楚天羽。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楚天羽跟一滩烂肉似的瘫在分诊台的办公桌上,跟霜打的茄子一般无精打采的,这个晚上是把他给累坏了,楼上楼下不停的跑,一会带患者去拍ct、x光,一会帮护士把患者的血尿便送检验科,一会又要带转科的患者去其他科室,一会又要带患者直接去手术室,连个喝水的时间都有。

    楚天羽又不是铁打的?自然是累得不行。

    任佳佳、顾静这些护士也没比他好到那去,一个个累得路都快走不了了,任佳佳眼睛上直接出了倆大黑眼圈,此时正一边照镜子一边抱怨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没有保佑她,让她一个晚上都没合眼,黑眼圈都出来了。

    舒冰雨这些医生也是累得瘫在办公室里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七点多的时候食堂给大家送了早点,大家吃了东西总算是有点力气了,舒冰雨稍稍恢复一些立刻给顾静打了个电话,让她把楚天羽开的所有检查单、处方拿过去,她第一要看看,第二要签字,楚天羽可没有处方权,这些东西如果没有舒冰雨的签字可不行。

    顾静很快就把这些东西东西拿了过去,昨天楚天羽就给那孩子看了看,其他患者他自认处置不了,都是找的其他大夫看的。

    所以舒冰雨看到的就是关于那个孩子的门诊病历,以及各种检查单。

    舒冰雨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是一皱眉,本来看到楚天羽就处置了一个患者,其他人都是找的其他大夫,舒冰雨感觉楚天羽这小子虽然臭屁得讨厌,但还是个懂进退的家伙,知道遇到处置不了的患者找其他大夫看,不自己逞能,可是现在那?

    一个咽喉痛的孩子,他竟然给人开什么鼻咽正侧位片,这不是乱开检查单吗?简直太乱来了。

    舒冰雨火气立刻上来了,直接对顾静道:“患者人那?”

    顾静想了下道:“患者昨天去拍片子后就在没回来。”

    舒冰雨此时心里开始后怕了,会不会家属发现楚天羽乱给他们开检查单没去查,等白天在来找医院算账啊?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