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你不用去了
    显然任佳佳经历过最少一次连环车祸抢救,知道遇到这样的事这个夜班会被累成狗,不然那会反应这么大?

    顾静无奈的苦笑道:“好了,别抱怨了,这样的事又不少见,好了,赶紧建立重伤患者紧急入院通道,给二线打电话,让二线给咱们开通绿色通道,到时候肯定会有联系不上家属身上还没钱的伤者,对了,把备班的人都喊来,估计今天有得我们忙了。”

    楚天羽听顾静有条不紊的安排护士一会的安排,立刻知道这是个相当有经验的护士,但年轻实在不大,比他大不了多少。

    楚天羽没闲着,开始准备各种抢救药品放到急救箱里,一会他得跟舒冰雨去一线,谁让他跟舒冰雨值班那,说实话这是楚天羽第一次遇到连环车祸抢救,心里稍稍有些紧张,还有一些兴奋,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第一天上班就遇到这么大的抢救,此时楚天羽开始跃跃越试了,他跟南希学了不少战地急救的技巧,也在不少丧尸的尸体,甚至是被他抓来还是活着的丧尸身上用过,上一次他用了简易的自体血液回收机,这次楚天羽认为自己在车祸现场能用到更多的战地急救措施。

    至于南希这欧美大萝莉为什么教给他这么战地急救的措施,楚天羽就不知道了,光顾着学习,还没来得及问。

    不多时舒冰雨就跟一干大夫出来了,楚天羽赶紧背着准备好的急救箱要跟着舒冰雨出发,但他刚走出去两步舒冰雨就道:“楚天羽你不用跟着去了,在这看着吧!”

    楚天羽急道:“为什么不让我去?”

    舒冰雨瞪了他一眼道:“你一个刚来一天的菜鸟去了能干什么?只会添乱,你给我老老实实的留在急诊,帮着其他大夫收治伤者。”仍下这句话舒冰雨迈步就走了。

    对此楚天羽感觉很不服气,自己确实是刚来急诊只一天,可自己学了那么多的东西,也让你见识到了我的水平了,我可不是什么只会添乱的菜鸟,我是可以帮你们救治更多人的。

    楚天羽想争辩也晚了,舒冰雨一干人已经上车出发了。

    任佳佳看到楚天羽垂头丧气的样子安慰他道:“好了,别伤心,你只要好好学,以后没人会小看你的,现在来帮帮我,我得把重伤患者紧急入院通道建出来。”

    舒冰雨不带楚天羽去,他也没办法,只能帮任佳佳的忙,所谓的重伤患者紧急入院通道就是在急诊的大门专门画出一个快车道来,用专门的警示牌隔离出来,门口让保安看着,一会救护车回来,里边的医生跟护士看到警示牌,就会根据自己患者的急重程度是选择走普通通道,还是走重伤患者紧急入院通道。

    任佳佳一边摆设警示牌,一边道:“你知道是谁让咱们急诊弄这个重伤患者紧急入院通道的吗?”

    楚天羽是第一天来,他那知道,便摇摇头!

    任佳佳笑道:“是你那大魔王老师,也不知道他是自己想出来的,还是在国外学的,总之一到咱们医院就让咱们急诊把这个重伤患者紧急入院通道搞了出来,重伤患者可以快速利用这个通道进入紧急抢救室1——4号,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得到救治,四个抢救室现在肯定每个里边都有一名医生两名护士。”

    楚天羽看了看跟任佳佳搞成的快速入院通道,发现这个通道确实能为患者节省很多时间,一送过来就可以立刻进入抢救室进行抢救,不用等在分诊台那让医生看过在送抢救室了,别看就少了这个环节也节省不了多长时间,但对于重伤患者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重要,也许就早那么一秒他们就可以活下去,少了这一秒他们就会死。

    想到这楚天羽也开始有些佩服他那个看起来很不靠谱还把他仍到这不闻不问的大魔王老师了。

    顾静这会正联系市血站,让他们准备大量各种类型的血浆等血制品立刻送过来。

    任佳佳则跑去给二线打电话申请开通绿色通道了,所有人都开始忙了起来,反到是楚天羽站在那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好了。

    就在这时候楚天羽的屁股挨了一脚,楚天羽心里很是不爽,猛的转过身就要发作,结果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因为踹他的人是大魔王冷玉田。

    冷玉田依旧是老样子,喝得醉醺醺的,浑身都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酒臭味,手里拎着一瓶啤酒骂道:“你特娘的傻站在这干嘛?你们急诊的人都出去救人了,现在这还有不少患者,你不去处置,站这看景啊?你妹的!”

    楚天羽急道:“可是我没有执业医师资格,我老师只让我单独处置需要缝合的患者,其他的患者可没让我动手。”

    冷玉田立刻骂道:“去他娘的狗屁执业医师资格证,前阵子在路上,你小子不也特娘的没有执业医师证?你特娘的不也出手救人了?狗日的,这会跟我说什么执业医师资格证了?没有他娘的执业医师资格证你特娘的就不救人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特娘的,出了事老子给你扛着,赶紧滚蛋。”

    大魔王这一发火,也把楚天羽吓了一大跳,不过既然冷玉田说了出事他扛着,楚天羽也就不怕了,直接跑到分诊台那开始给等在那的患者进行诊断。

    第一个是个哭闹不止的孩子,也就五六岁的样子,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楚天羽直接问道:“这孩子那里不舒服?”

    抱着孩子的女子急道:“大夫我们一家正吃饭那,吃这吃这他就说嗓子疼,说有什么东西扎里边了,可我们家晚上也没吃鱼啊,就是普通的炒青菜还有米饭,在家待了半个小时这样,他还是喊嗓子疼,我们就带他来了,您给看看吧。”

    旁边的任佳佳一皱眉,心道:“这能是什么毛病?没吃鱼也不可能扎鱼刺啊,一直嗓子疼,感冒发烧了?”

    楚天羽直接道:“这孩子最近没发烧感冒吧?”

    家长摇摇头道:“没有,我家孩子身体一直挺好的,很少闹毛病。”

    楚天羽看了看孩子道:“小朋友你先别哭,你告诉哥哥你那里不舒服?”

    孩子已经五六岁了,到是明白不少的事,看楚天羽虽然有些害怕,因为他穿着白大衣,以前穿这种衣服的人可没少给他打针,但还是道:“就是嗓子疼,好像有东西。”

    楚天羽没想到自己第一天上班不但遇到了连环车祸,还遇到个病因不是那么好查的患者,像这种孩子说嗓子痛,第一个原因就是感冒发烧导致扁桃体发炎,第二就是嗓子里扎了什么东西,可这孩子家长说没有发烧,晚饭也没吃带刺的东西,两个主要原因立刻就被排除了,看这孩子哭的样子还不想是撒谎,是真的嗓子疼。

    楚天羽一伸手道:“给我个压舌板。”

    任佳佳赶紧把压舌板递给楚天羽,楚天羽弯着腰道:“小朋友哥哥给你看下嗓子,我保证一点不疼,就是用这个小木板压下你的舌头,你说啊一声就完事了。”

    看到这一幕任佳佳有些诧异,楚天羽不是第一次上班吗?怎么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还知道遇到这种五六岁的孩子要先跟他们保证检查不疼,不然这些小家伙可不会配合的,要知道他们长到这么大可没少被穿白大衣的骗去打针,早就留下了心里阴影,根本就不信穿白大衣人的话。

    孩子听到楚天羽的保证,又看了看他手里不是针,就是个小木板,到是不怕了,很配合的张开嘴,楚天羽手里没有额镜,只能用手电往里边照,他看了看孩子的咽壁突然一皱眉道:“给我个棉签。”

    任佳佳赶紧给楚天羽递了过去,楚天羽先道:“小朋友叔叔用棉签给你擦一下,这个也是不疼的,你可千万别动啊。”

    孩子点点头,示意可以,楚天羽才轻轻用棉签伸进去在孩子的咽壁上轻轻挂了一下,一拿出来孩子就开始咳嗽起来。

    楚天羽看了看棉签上的东西对家长道:“孩子最近是不是经常晚上咳嗽?”

    家长一愣,随即用诧异的语气道:“大夫你怎么知道?确实最近开始咳嗽了,但白天不咳嗽,体温也不高,不流鼻涕,不像是感冒,我们也就没当回事,可能是他爸在家里抽烟给孩子熏的。”说到这女子等了一眼满脸焦急之色的男子。

    楚天羽点点头,直接道:“x光单子。”

    任佳佳递给楚天羽后,就见楚天羽在单子上简单了写了孩子的主诉,然后在检查部位上写道——鼻咽正侧位!

    任佳佳立刻一愣,孩子嗓子疼查这个干嘛?

    楚天羽把单子递给家长到去放射科拍个片子,一会把结果给我拿回来。

    家长赶紧带孩子去了。

    任佳佳不解的道:“嗓子疼,你给他拍鼻咽正侧位片,回头你师傅回来知道这事你就等着挨骂吧。”

    楚天羽笑道:“我怎么感觉她应该表扬我那?”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