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大魔王
    这会是五点多,这个点急诊的患者相对少一些,但只是相对,患者的数量还是不少的,分诊台前的候诊大厅里几乎是坐满了患者跟家属,分诊台这里七八个患者在家属的陪伴下正测血压,然后等待护士根据他们病情的轻重缓急把他们交给相应的医生。

    楚天羽迈步走过去发现朱新月还没走,便道:“护士长你怎么还没走?”

    看到楚天羽过来了朱新月也是一愣道:“小楚你怎么来分诊台了?”按理说大夫一般是不会在分诊台的,都是在病房或者办公室,来了患者护士会用呼叫器喊大夫,所以楚天羽来这地方可实在有些奇怪。

    楚天羽无奈的笑道:“我老师让我来的,说今天所有的外伤患者都归我,当然是我能处置得了的,处置不了的在喊她。”

    朱新月当了好多年的护士了,一听这话就知道楚天羽这是被发配了,叹口气道:“小楚别灰心,你以后少说点话,多做事,姐帮你跟你老师说说好话就没事了。”

    朱新月是个热心肠,也挺喜欢楚天羽这“天才”少年,所以是打算帮帮他。

    楚天羽道谢道:“那先谢谢护士长了。”

    朱新月拍了下楚天羽的肩膀道:“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虽然你刚来,但大家也是同事啊,我跟你说我们急诊是个大家庭,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事了自然要互相帮助。”说到这朱新月对旁边一个正给患者测血压的护士道:“任佳佳,小楚今天就交给你了,有外伤的让他看,其他症状的患者找其他医生。”

    任佳佳转过头道:“知道了护士长。”

    楚天羽看到任佳佳的正脸后就是一愣,他也在急诊待了一天了,到没见到任佳佳,估计是她晚上夜班,白天在家休息,但这不是让楚天羽愣住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任佳佳很漂亮,相当漂亮,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胸挺、腰细、腿长,一张鹅蛋脸皮肤白皙得吹弹可破,最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任佳佳有一双会说话的漂亮大眼睛,眼睫毛还非常长,看到如此佳人,楚天羽如何能不发愣,他到底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看到美女,自然而然的会被吸引。

    任佳佳冲楚天羽一笑,大眼睛立刻成了新月形状,越发显得娇俏、可爱,对比舒冰雨,也是不逞多让,但在楚天羽看来任佳佳比舒冰雨漂亮多了,实在是舒冰雨看他不顺眼,老找他麻烦,不然这两个美女还真难分出伯仲来。

    楚天羽开始感叹急诊科护士的质量之高起来,急诊虽然又忙、又累,还赚不到多少钱,但护士的质量高,有这么一群美女在,工作起来到也有动力。

    朱新月拿过一把钥匙递给楚天羽道:“这是处置室的钥匙,你需要什么东西找任佳佳,好了,我得赶紧回家给孩子做饭了,哎这一天天的跟打仗似的,什么时候能让我好好歇歇啊。”

    朱新月走了,楚天羽坐在分诊台那没事可干了,这会可没有外伤的患者,看着任佳佳在那忙着给患者测血压、询问病情后进行分诊工作,楚天羽感觉自己闲坐在这不大好,便站起来道:“我来帮你吧?”

    任佳佳到是个落落大方的姑娘,没其他姑娘见到陌生人的羞涩,笑嘻嘻道:“那当然好啊,听说你学什么一学就会是吧?”说到这还冲楚天羽眨眨眼睛,说实话任佳佳不但眼睛漂亮,笑容更漂亮,一笑的时候露出一排整齐而洁白的牙齿,还有两个小酒窝,让人怎么看怎么感觉眼前这姑娘不但漂亮还可爱,浑身上下透着那么一股子喜庆劲。

    不过楚天羽却被任佳佳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他那是什么天才啊?之所以能一学就会主要就是因为他有金手指。

    想到这楚天羽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没有,没有。”

    任佳佳调笑道:“哎呦,还不好意思了,脸红了?”

    任佳佳不说还好,这一说本来楚天羽没脸红,结果就真脸红了,楚天羽在末世里杀伐果断,但遇到女孩还是个呆头鹅,说几句话就会脸红的羞涩大男孩,他这一脸红任佳佳笑得更开心了。

    楚天羽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尴尬赶紧过去给患者侧血压,进行分诊工作了。

    有楚天羽帮忙,不多的患者很快就都安置好,这个点不是患者到达的高峰期,要等到7点半后,那会患者才会多起来,每天差不多都是如此,五点到七点半这个点病人会少一些,护士医生也可以趁着这个点吃点饭。

    患者没了楚天羽长出一口气,想喝点水吧,发现自己忘带水杯了,任佳佳到是有,这会正并着两条长腿靠在分诊台上喝水,同时还跟旁边的护士商量一会吃什么,是在食堂要,还是在外边要外卖。

    楚天羽坐在一边显得格格不入,神情有些落寞,任佳佳突然侧头对他道:“别苦着脸,不就被发配了吗?多大个事啊,舒大夫人挺好的,只要你回头好好表现,以后她就不会这么对你了。”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希望吧。”

    任佳佳几步跑过来很八卦的道:“我听说你是大魔王的关门弟子?”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不解道:“大魔王?”

    任佳佳一惊一乍的道:“你不会不知道大魔王是谁吧?就是冷院长啊,大家都喊他大魔王。”

    听到这话楚天羽感觉大魔王这称呼到很适合冷玉田,他就没见过那个大医院的院长把自己的办公室搞成猪窝,还公然*的,整天还酒不离口,偏偏还没人敢管他,他不是大魔王那是什么?

    楚天羽来了兴致道:“他在医院这样院长都不管吗?”

    任佳佳撇撇嘴把水杯放到一边道:“院长敢管他?要是敢管我们也不会喊他大魔王了,我告诉你你那师傅牛得不要不要的,在医院就是这份……”说到这竖起一根大拇哥后继续道:“要是院长惹了他,他敢堵着院长办公室骂娘,你说谁敢管他?”

    楚天羽一皱眉道:“不能吧?他就一副院长,院长不敢管他?”

    任佳佳叹口气拍拍楚天羽的肩膀道:“你还真是不知道你这老师的本事啊,我告诉你吧你师傅比你天才多了,少年班知道吧?他十六岁就大学毕业了,十八岁就是哈佛医学院的博士生了,后来就一直在国外,听说还上过时代杂志的周刊,手术水平牛叉得不要不要的,老外还说他是最有希望拿到诺尔医学奖的人,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回国了。

    他这大牛回国了那还不是各大医院追捧的对象?我听说那些私立医院为了挖他,给他开出这个数的年薪。”说到这任佳佳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掌,五根青葱一般的手指在日光灯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楚天羽吐口而出道:“五十万?”

    任佳佳“呸”了一声后愤愤不平的道:“有你这么瞧不起自己师傅的吗?五十万就想挖冷大魔王?做梦去吧,年薪五千万。”

    这话一出口楚天羽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去,惊呼道:“多少?五千万?真的假的?”

    任佳佳不屑的道:“我骗你干嘛?等回头你跟他上一次手术你就知道他值不值这五千万的年薪了,但你这师傅也怪,放着京城、明珠市那些大医院不去,偏偏跑回了静海,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楚天羽算是知道自己那老师为什么敢在医院如此无法无天了,这么牛叉的医学大牛,别说在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了,就算是在京城那些超大规模的医院,也是中流砥柱一般的存在,是需要所有人仰望的,现在他回了静海,院长肯定要把他当祖宗一般供着啊。

    想到这楚天羽心中有了疑问,便道:“可他天天喝得醉醺醺的,怎么给人做手术?”

    任佳佳直接道:“有手术他就不喝了呗,不过大魔王的手术不多,不是超难、超大的手术他不做,专门做别人做不了的手术,厉害得很,你小子运气不错,能当冷大魔王的关门弟子,你家祖坟啊肯定是冒青烟了。”

    楚天羽是苦笑连连,自己有这么个牛叉的师傅看似是好事,可他整天喝酒,在这么喝下去手就废了啊,身为医生他应该清楚啊?一个医生因为长期饮酒而发抖的话,这医生也就废了,他为什么天天这么喝那?还放弃了国外以及在京城那些大医院工作的机会回了静海?

    楚天羽很快就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任佳佳也不知道这些,只能是连连摇头了。

    任佳佳看看时间差不多,便道:“好了不说这些了,赶紧想想吃什么吧,在不吃,一会病人上来了我们得饿一个晚上。”

    任佳佳话音刚落陈桂芹就提着一大堆餐盒进来了,楚天羽一愣道:“妈你怎么来了?”

    陈桂芹把一大堆餐盒递给楚天羽道:“给你送饭啊,也不知道你们这多少人,就先送这些,你们吃,不够我在送!”

    任佳佳一闻到饭香味立刻是连连咽口水,但也没忘记给陈桂芹问好。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