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对答如流
    临近中午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不那么忙了,往常这时间点有孩子的抓紧时间换衣服回家给孩子做饭,单身、要么孩子有老人照顾的则商量着去食堂吃还是去外边吃,或者直接要外卖,但今天没一个着急走的,都聚在办公室里闲聊,医生护士都是如此,大家不走的原因自然是等着看戏,看楚天羽答不上来的尴尬表情。

    楚天羽离开**分这样金辉第一个等得不耐烦了,站起来背着手一边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来回转悠,一边道:“这小子不会是跑了吧?”

    舒冰雨立刻是皱起好看的眉梢,满脸不耐烦与厌恶的表情,显然她也认为楚天羽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十有**是怕丢人溜之大吉了。

    其实楚天羽离开的时间并不长,还不到十分钟,去个卫生间用这么长的时间在正常不过,只是舒冰雨先入为主的对楚天羽没什么好印象,所以才认为金辉说的话有道理。

    朱新月叹口气道:“这小子还真跑了?多大点事啊,到底还是年轻啊。”

    其实朱新月有些话没说出来,在她看来今天这事也不算什么大事,楚天羽到底年轻,又跟着舒冰雨这么个漂亮的老师,男人在美女面前有几个不吹牛的?不就是想引起美女的注意力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回来给舒冰雨跟大家道个歉,通过这事长点急性,以后别吹牛了,努力工作,认真学习就是了,但他要是因为这点事跑了,性质可就变了。

    朱新月很清楚急诊科上上下下的人最讨厌什么人?最讨厌的就是没有担当的人,遇到点事立刻当了缩头乌龟,以后没人会瞧得起他,这么一来楚天羽以后还怎么工作?

    舒冰雨耐心没了,站起来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同时对向云飞道:“主任,这学生我带不了,您另请高明吧。”

    向云飞一听这话也开始犯愁了,楚天羽啊楚天羽第一天上班你小子就给我找麻烦,不知道我们科太忙,所有人都不乐意带学生吗?好不容易给你找个老师,你小子到好,吹了牛皮也就算了,但你别跑啊,现在舒冰雨不带你了,其他人更不会带你了,你在急诊还怎么待?我要是你第一天上班就把你交回去,以后你的名声可就在医院臭了大街,那个科室还会要你?真是不争气啊,冷玉田到底看上你那了?

    就在向云飞犯愁、为难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来了,楚天羽稍稍有些气喘的跑了回来,一看到他所有人都是一愣,大家还以为他溜之大吉了那,没想到他没跑。

    金辉一看到楚天羽回来了,立刻来了兴致,笑道:“正主回来了,可以开始考核了,小舒开始吧!”

    舒冰雨也是一愣,她也没想到楚天羽竟然没跑,看看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语气生硬道:“过来吧。”

    向云飞跟朱新月都是长出一口气,这要是楚天羽跑了,他不但在急诊混不下去,名声也毁了,在医院都混不下去,没有那个科室会要一个吹了牛不认错,反而溜之大吉、一点没有担当的家伙,现在这家伙回来一切就都好说了,吹牛是不对,可他回来了,对比吹了牛后溜之大吉情况可好了很多,只要楚天羽一会认错,以后踏踏实实的工作,没人会太把他吹牛的事当回事,最少楚天羽是个有担当的,不会出了事就当缩头乌龟。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迈步走了过去,在舒冰雨等人看来楚天羽前后离开不过十分钟而已,时间很短,但在楚天羽看来,他这一走可就是七天啊,这七天楚天羽在末世里没日没夜的跟南希学习阅片,现在阅片是没什么问题了,但是末世里南希等人的生活物资却是消耗一空,这次楚天羽去可没带生活物资过去,更没出去搜寻物资,只是一门心思的跟南希学习,核算是坐吃山空,下一次去楚天羽首先要做的就是去搜寻物资,不然他们都得饿肚子。

    不过这是以后的事,现在楚天羽要做的是度过眼前的难关,他可不想第一天上班就给大家留下个喜欢吹牛的坏印象。

    楚天羽一过去金辉这些人呼啦一下就围了过去,有一个算一个都等着看热闹,或者说看楚天羽的笑话。

    被这么多人围观说实话楚天羽还真有些不适应,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舒冰雨坐在电脑前,手控制着鼠标点了几下显示器上就出现一个脑ct,舒冰雨道:“看看这片子有什么问题没有。”

    楚天羽就扫了一眼便道:“这是正常的脑ct,没问题,患者年纪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这话一出立刻是满场哗然,阅片是每个医生的基本功,片子都看不好,怎么诊断患者的病情,不能明确的诊断出患者的病情,怎么进行后续的治疗?所以在场的医生阅片能力都没问题,刚才舒冰雨一把这片子调出来他们扫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个正常的脑ct,但最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楚天羽最后那句话,他说患者年纪不会超过二十五岁,说实话他们光看片子也不推断不出患者的年纪,这点向云飞都做不到,楚天羽这个小年轻看一眼片子就能推断出患者大概的年纪?这怎么可能?

    看到大家的表情楚天羽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说多了,这也是跟南希学的,南希不愧是天才少女,她可以根据脑ct的影像推断出患者大概的年龄,一周的时间里南希把这个本事也交给了楚天羽,每当南希给楚天羽一张片子让他阅读的时候,都会让楚天羽根据影像图像推断一下患者的年龄,一来二去楚天羽就养成了习惯,一回答的时候顺手也把自己推断出的患者年龄说出来。

    舒冰雨一皱眉道:“这确实是正常的脑ct,但是你凭什么说患者年纪不超过二十五岁?”

    楚天羽很是无奈,但现在搞成这样子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伸出手指点着图像道:“大脑灰质又称大脑皮层、大脑皮质,它是神经元细胞体密集的部位,色泽灰暗,平均厚度为2至3毫米。脑灰质主要分为:脊髓灰质、脑干灰质、大脑皮层灰质三个区域,这些各位老师都知道,我就不过多解释了,这里就是大脑皮层灰质,影像上显示的是灰暗色,但是如果仔细分辨会发现年轻患者的大脑皮层灰质色泽稍微亮一下,而年龄大的患者光泽则要灰暗一些,当然这并不明显。

    一般人也不会仔细观察两者色泽上的变化,可是在阳光下,或者是在阅片机上看的话,如果仔细观察色泽还是可以分辨出来,这名患者脑ct上显示的大脑皮层灰质色泽微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年纪不会超过25岁。”

    舒冰雨满脸诧异的看了一眼楚天羽,立刻调出了这个患者的资料,一掉出来再次是满场哗然,患者只有二十三岁,跟楚天羽的推断相当接近。

    金辉抓着头道:“靠分辨大脑皮层灰质的颜色可以推断出患者的年龄,真的假的?”

    舒冰雨显然也不信,再次调出一个片子道:“继续。”

    楚天羽侧过头,头几乎快跟坐着的舒冰雨挨上了,没办法片子在显示器上,楚天羽侧着看的话因为显示器的特性片子是看不清的,他只能用这样的姿势才能看清楚显示器上的图像,两个人挨得这么近,实在是有些暧昧,但楚天羽跟舒冰雨此时那里顾得了这个?

    楚天羽看了一会就道:“蛛网膜下腔出血,出血量大概在十五到三十毫升左右,患者年龄超过70!”

    舒冰雨立刻调出这张ct的影像学报告,一看再次是满场哗然,楚天羽说得一点错都没有,年龄更是相当吻合。

    一次可以说楚天羽是蒙的,可两次那?

    舒冰雨还是不服气,再次调出一张ct来,楚天羽看了看很快就道:“颅内肿瘤,压迫视神经了,患者应该已经失明了,年龄在四十左右吧,这样的病例还是稍稍罕见一些的。”

    舒冰雨再次调出影像学报告,楚天羽说得还是一点错都没有,尤其是在年龄的推断上。

    金辉嘴张得大大的,大到能塞进去一个鸵鸟蛋去,这小子特么是人吗?这么年轻能阅片也就算了,还特么的能根据大脑皮层灰质推断出患者的年龄,太神了吧?

    但舒冰雨却还是不信这个邪,继续找片子让楚天羽看。

    一连让楚天羽看了二十多张片子后舒冰雨心里升起浓浓的无力感与挫败感,每一张这家伙都说得相当正确,难道他真是天才?这……

    舒冰雨虽然很不想相信,可不信那行啊?

    就在这时候舒冰雨突然道:“楚天羽我刚可就教你怎么阅片了,可没教你怎么推断患者的年龄吧?你告诉我,你跟谁学的?”

    楚天羽听到这句话立刻咳嗽起来,妈的自己真是嘴贱啊,说那些干嘛,现在麻烦来了,这怎么解释啊。

    看到楚天羽的窘态,舒冰雨是洋洋得意,就好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一般。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