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牛皮吹大了
    急诊的护士对楚天羽还是很好奇的,毕竟他跟其他的刚分到医院的年轻大夫不同,这家伙胆子大到敢给患者用简易自体血液回收机,说实话急诊这些护士还真没见过胆子这么大的大夫,所以当他跟舒冰雨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纷纷抬头向他看去,弄得楚天羽很不自在,感觉自己就像是动物园里的猴子,而护士们则是游客,唯一跟猴子不同的是护士们没冲他仍香蕉。

    不过急诊的护士不管是相貌还是身材都不错,就没一个相貌普通的,可以说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相貌身材相当不错的美女,跟这些美女一块工作到是一件没事,只是楚天羽搞不懂为什么急诊弄来这么多美女护士,按理说医院里美女护士扎堆的地方应该是手术室,一来护士都是手术室先挑,还专门选漂亮的,美其名曰漂亮的护士能让即将做手术的患者不紧张。

    对这话楚天羽嗤之以鼻,认为完全就是扯淡,护士在漂亮但在手术室里得穿着肥大的手术室,要带帽子、口罩,护士这样患者能看出美丑来才叫怪事,除非患者有透视眼。

    就想楚天羽瞎琢磨的时候舒冰雨道:“看看这个患者。”

    楚天羽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跟舒冰雨到了分诊台,分诊台前边坐着个满脸血的男子,样子很是吓人,旁边的家属还急道:“大夫你赶紧给看看啊,都出了好多血了。”

    楚天羽走过去看看男子道:“把手放下来我看看。”

    男子松开手,楚天羽拿下他压在上边的毛巾看了下,左侧额头上有一道大概七八公分长的伤口,血不停的顺着伤口往下留。

    楚天羽直接道:“怎么弄的?”

    男子很是无奈的道:“早上起来洗澡,脚一滑撞浴缸上了。”

    楚天羽点点头道:“现在有什么不舒服的吗?想不想吐?头晕不晕?”

    男子感受了一下道:“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就是……”说到这点点伤口道:“这火辣辣的疼。”

    楚天羽直接道:“问题不是很大,先去拍个头ct,没问题缝一下就行了。”

    很快护士就带男子去拍头部ct去了。

    舒冰雨站在一般双手抱在胸前道:“为什么让他去拍头部ct?”

    楚天羽直接道:“虽然目前患者生命体征平稳,但因为是头部外伤,不能刨除有颅内出血的情况,所以要拍个头部ct确认一下,头部没问题的话就可以缝合了。”

    舒冰雨看看楚天羽满意的点点头道:“还不错,以后这类的患者都归你了。”

    说到这舒冰雨发现楚天羽脸上没有兴奋之色,立刻感觉有些奇怪,按理说向楚天羽这样的新人,在得到带教老师的肯定后,把一些患者交给他们单独处置,他们是会很兴奋的,这可是对他们能力的认可啊,可楚天羽脸上却没有一点兴奋之色,舒冰雨自然感觉奇怪了。

    楚天羽早过了处置这些简单外伤患者的兴奋期了,末世里整天缝来缝去,说实话现在楚天羽一听到缝合都有一种想吐的感觉,所以自然不会兴奋了。

    舒冰雨道:“你不高兴?”

    楚天羽被问得一愣道:“没不高兴啊?”

    舒冰雨看看他小声道:“真是个怪人,明明刚分到医院,怎么好像个老油条似的?”

    楚天羽:“……”

    不多时男子拍了头部ct回来,舒冰雨把片子递给他道:“看看吧。”

    楚天羽立刻很囧的道:“舒老师我还不会看片子。”看ct、x光的片子是每个医生必备的基本素养,如果连这些片子都看不好,还怎么治病救人?楚天羽只在末世里跟南希学习了几天,有现在的进步已经不错了,南希还没教他阅片,所以楚天羽自然不会了。

    舒冰雨微微一笑道:“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会那?”说实话要是楚天羽这菜鸟连片子都会看,舒冰雨肯定要被吓一跳,大呼妖孽,现在知道楚天羽不会阅片到是长出一口气。

    舒冰雨拿起片子看看了看道:“头部没问题,你带他去处置室给他缝上吧。”

    楚天羽点点头带着患者去了手术室,舒冰雨把利多卡因、破伤风这些药开好后也跟了过去,说实话她不大放心让楚天羽单独缝合,要是缝坏了可就麻烦了。

    可当舒冰雨进到处置室的时候就是一愣,因为楚天羽已经缝了两针了,舒冰雨走过去一看就是一皱眉,不是楚天羽的缝合不好,而是太好了一些,根本就不输给她这有三年临床经验的住院医,这放舒冰雨非常不能理解,她很清楚缝合这东西是个技术活,也是个熟能生巧的活,楚天羽没有大量的缝合经验,根本不可能把伤口缝得这么好。

    但他就是一个刚实习完的毕业生,在医院实习的时候他的带教老师怎么可能让他一个实习生给患者缝合?就不怕出事?就算楚天羽的带教老师放手让他干,但短短一年的实习时间,还要刨除去内科这种接触不到缝合的科室的时间,楚天羽在外科待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半年,半年他就能缝到这种程度?怎么可能吗?

    当着患者的面舒冰雨没办法问,所以也只能站在一边看楚天羽熟练得缝合,楚天羽完全就是个老司机,熟练的缝合、对皮、包扎,嘱咐患者伤口不要沾水,三天后来换药,从现在开始服用抗生素预防感染,他那里是个刚进医院的菜鸟吗?分明就是个在医院工作了好久的老油条。

    舒冰雨实在不敢相信楚天羽这个刚实习完的毕业生有这能耐,可不信又不行,实际情况就出现在她眼前。

    患者跟家属一走舒冰雨突然道:“你跟我来。”

    楚天羽不知道舒冰雨要带他去那,只能跟在后边,谁想舒冰雨直接带他去了急诊女职工的休息室,房间不大,有两张上下铺,上边是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子好闻的香气,跟男职工的休息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要知道一群大男人住的地方环境脏乱差那是一定的了,并且房间里味道也不好,不是烟味,就是臭脚丫子的味道。

    楚天羽正打量房间的时候舒冰雨突然揪住他的一辆直接把他按到墙上,现在楚天羽跟舒冰雨离得很接,近到两个人的鼻子都快贴到一起了,楚天羽鼻息中满是舒冰雨身上散发出的好闻香味,在看到舒冰雨精致的五官,瞬间让楚天羽呼吸急促起来,自己就这么被美女老师给壁咚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楚天羽处于懵圈状态中,还紧张得额头伸出了细密的汗水,手心里也是。

    舒冰雨可不是来壁咚楚天羽的,直接恶狠狠的道:“说,你会的这些东西跟谁学的?在那学的?”

    楚天羽长这么大也没跟女人,尤其是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一张脸早已经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有些结巴的道:“舒老师您能不能先、先放开我?”

    舒冰雨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现在两个人身体都快贴在一块了,实在是太暧昧了,赶紧松开楚天羽后退几步道:“我告诉你,你最好实话实说,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楚天羽此时也是长出一口气,要是在跟舒冰雨这么近距离接触,他恐怕是要出丑了。

    不过楚天羽此时也开始犯愁了,他会的这些东西是没办法跟舒冰雨解释的,总不能跟她说我能去末世,在那里我有老师,还有大量的尸体供我联系,所以才会这些的吧?

    楚天羽抓抓头,一咬牙道:“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这些,就是实习的时候看我带教老师处置患者,看一遍我就会了。”

    楚天羽也只能不要脸的把自己说成天才了,不然他会这么多实在是不好解释。

    舒冰雨一皱眉,声调提高几分道:“你的意思,你是天才了?”

    楚天羽脸开始发烧,他不是个喜欢吹牛的人,现在突然把牛皮吹这么大,说实话楚天羽很是不好意思,但不这么说也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道:“好像是吧。”

    舒冰雨冷笑一声道:“天才?你不是说学什么一遍就会吗?行,我现在教你阅片,就一遍,我到要看看教你一遍你会是不会!”

    楚天羽一听这话头发都竖起来了,他那是什么天才啊,资质也就一般,怎么可能舒冰雨教一遍他就会?这下牛皮吹大了,自己麻烦也大了,怎么办?

    舒冰雨可不管这些,直接语气声音的道:“你跟我来。”

    舒冰雨算是跟楚天羽杠上了,她真不信眼前这小子是个天才,不管学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今天舒冰雨必须揭穿楚天羽的牛皮。

    舒冰雨带着楚天羽去了ct室,跟这里的医生接了一台电脑立刻调出各种片子开始教楚天羽如何看,楚天羽现在是骑虎难下,郁闷得想死。

    一会舒冰雨教完,肯定是要对他进行考核的,自己到时候回答不上来怎么办?牛皮可已经吹出去了,学一遍要是不会的话这人可丢大发了,以后还怎么在急诊混?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