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报道
    冷玉田的门一开,就走出来一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女子,傻子都看得出来这女人肯定是从事特殊行业的,从别的地方出来肯定不会让楚天羽目瞪口呆,偏偏这女人是从冷玉田的办公室里出来,这可是医院,冷玉田竟然昨天晚上把这女人喊到医院来胡天胡帝,胆子简直大的没边了,楚天羽此时早已经凌乱在风中,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女子冲楚天羽微微一笑,挥挥手道:“帅哥这是我的电话,有需要给我打电话啊,保证你满意。”边说便塞给楚天羽一张小卡片。

    这时候光着棒子的冷玉田叼着烟走了出来,伸出手抱住女子满脸淫笑道:“小宝贝过几天我给你打电话,你可要来陪我啊。”

    楚天羽此时一脸白天见鬼的惊悚表情看着冷玉田跟这位风尘女子大模大样的在办公楼的楼道里打情骂俏,现在这时间其他人可早都上班了,楼道里人不少,但奇怪的是所有人都对这一幕一脸漠然的表情,就好像经常见到这一幕,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楚天羽大脑彻底当机了,这尼玛什么情况?

    女子冲楚天羽丢个媚眼,这才扭动着腰肢走了。

    冷玉田看看楚天羽很不耐烦的道:“看什么看?滚进来。”

    楚天羽此时很想问冷玉田你把这里当成你家了吗?晚上住这也就算了,竟然*,还当着其他人的面在楼道里跟那女人打枪骂俏的,我去,你这么无法无天院长就不管管你?

    但楚天羽也就心里念叨、念叨,可不敢说出来,他这工作都是冷玉田给的,真说出来还想干不想干了?只能“嗯”了一声迈步走了进去。

    一进去楚天羽立刻又凌乱在风中,满脸的不敢置信,这尼玛是办公室?一地的酒瓶子、烟头,到处都是臭袜子、脏衣服,都没下脚的地方了,狗窝都比这地方干净,冷玉田竟然把自己的办公室搞成这个样子,难道医院就没人管?

    很快楚天羽就叹了一口气,估计是真没人管冷玉田,不然他怎么可能*,办公室还乱成这个德行!

    冷玉田也不穿衣服,光着棒子在茶几上翻来找去的,茶几上的酒瓶子稀里哗啦的倒下,然后滚到地上,不多时冷玉田终于找到一瓶啤酒,也不用瓶起子,直接用牙咬开喝了一大口后先是打个酒嗝,然后道:“舒服。”

    楚天羽此时骂娘的心都有了,大早上喝酒那里舒服?

    冷玉田扫一眼楚天羽道:“怎么着嫌弃我这里?”

    楚天羽很想说我那里是嫌弃啊,我是相当嫌弃,有你这样的吗?把好好的办公室搞得跟猪圈似的,让患者或者患者家属看到成什么样子?太影响医院的形象了。

    不过楚天羽也就敢心里想想,他还真惹不起冷玉田,谁让他是楚天羽的上级领导那?

    冷玉田撇撇嘴,抓抓鸡窝一样的头发又开始在地上找起他的衣服来,楚天羽在地上看到了几个用过的tt,立刻有些反胃,赶紧转过头不去看。

    过了好一会冷玉田总算把衣服穿好了,不过形象实在不怎么地,头发乱得跟鸡窝似的,眼睛里全是血丝,胡子拉碴,衣服臭粑粑的,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酒臭味,他那里是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主管外科的院长?分明就是个烂酒鬼啊。

    冷玉田一手拎着啤酒瓶,一手夹着烟道:“走。”说完迈步就走。

    楚天羽赶紧跟上,但却跟冷玉田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实在是冷玉田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离得稍微近点楚天羽就想吐。

    冷玉田到没感觉自己身上味道难闻,一手酒瓶一手烟大模大样的在医院里穿梭,更怪的是医院里的人对这情况是见怪不怪,还纷纷跟冷玉田打招呼,喊他冷院长,这让楚天羽非常的不理解,就冷玉田这个德行那里像是主管大外科的院长嘛!

    就这样冷玉田大摇大摆的带着楚天羽到了急诊,直接进了向云飞的办公室,向云飞头发花白,但脸上的皱纹并不多,气色也很好,一看平时就很注重保养,如果向云飞把头发染黑的话,肯定会年轻十多岁,向云飞里边穿着天蓝色的手术衣,外边穿着很干净的白大衣,跟冷玉田比起来,楚天羽认为向云飞更像是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主管大外科的院长。

    向云飞一看到冷玉田满身酒臭味还一手烟一手酒的进来立刻是苦笑连连道:“我说冷院,您时不时注意下形象啊,您老这样患者跟家属看到你说……”

    冷玉田很烦躁的打断向云飞道:“你个老小子怎么这么啰嗦?跟个女人似的,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说到这伸出手一指楚天羽道:“喏,你不总喊着你们急诊缺人吗?这小子归你了。”

    向云飞跟楚天羽立刻异口同声的道:“什么?”

    向云飞发出这样的惊呼是因为看出楚天羽很年轻,分明就是刚毕业的学生,他这样的要执业医师资格证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要经验没经验,来急诊一点忙都帮不上,还得找人带他,向云飞需要的是能独当一面的人,而不是个还要培养的家伙,急诊实在是太缺人了。

    楚天羽惊呼的是冷玉田不守信用,当初可是说好了医院的科室随便他挑,现在好,把他一脚踢到急诊来了,太不讲究了吧?

    冷玉田直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先对楚天羽道:“你小子还别不乐意,你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吗?”

    楚天羽不说话了,他还真没有,要明年才能参加考试,顺利的话后年才能拿到执业医师资格。

    冷玉田继续道:“你在静海人民医院那破医院待过,应该知道刚进医院的医生是需要轮转的吧?”

    楚天羽蔫头耷拉的点点头。

    冷玉田撇撇嘴道:“整个华夏的医院都是这规矩,我们医院自然不例外,所以你先在急诊轮转,等我感觉你可以了,自然会让你去其他科室轮转,都轮转一圈后在说定科的事。”

    楚天羽知道冷玉田说得一点错都没有,现在也只能认命了,不过心里却很不爽,感觉自己上了冷玉田的当。

    冷玉田转过头对向云飞道:“我知道你想要个可以独当一面的,这小子就可以啊。”

    向云飞急道:“冷院您跟我开什么玩笑?就他?”显然向云飞不相信楚天羽这毛头小子能独当一面。

    冷玉田撇撇嘴道:“上次那个简易的自体血液回收机知道吧?”

    向云飞自然知道,前几天还用这事教育他手下的人那,但却搞不懂冷玉田说这个干什么,满脸茫然的看向冷玉田。

    冷玉田伸出手点点楚天羽道:“那玩意就是这小子搞出来的,人也是他救的,你说给他点时间,他能不能在你们急诊独当一面?”

    向云飞立刻目瞪口呆的看着楚天羽,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道:“那个简易的自体血液回收机是你弄出来的?人也是你救的?”

    楚天羽点点头。

    向云飞几步过去背着手围着楚天羽转了几圈,还是不信道:“你小子有这本事?”

    冷玉田不耐烦的道:“老子当时就在场,还给他拍个视频。”说到这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摔道:“自己看。”

    向云飞赶紧拿出手机看了起来,是看一眼就看看楚天羽,最后是信了,不过却是满脸的苦笑,看着楚天羽道:“你小子胆子可真够大的,不知道用那玩意很可能会造成异物血栓还有血液感染吗?”

    楚天羽抓抓头道:“知道啊,可当时不这么做,他就死了,我感觉救人要紧,至于术后的并发症就管不了了。”

    向云飞点点头对冷玉田道:“这小子我要了。”

    冷玉田站起来拍拍向云飞的肩膀道:“这小子是我的关门弟子,老子没空教他,老向你给我上点心,赶紧把这小子给老子练出来。”

    向云飞跟楚天羽立刻是一脸的黑线,然后就是哭笑不得,这冷玉田简直是太奇葩了,自己的徒弟他说没空教,然后丢给别人教,那楚天羽到底是谁徒弟?

    不过向云飞跟冷玉田公事多年了,知道他什么脾气,也没说什么,点点头道:“交给我吧。”

    冷玉田迈步来到楚天羽跟前,用力一拍他肩膀呵斥道:“你小子给老子好好干,别丢老子的人,听到了吗?”

    楚天羽遇到这么个奇葩的师傅也是罪了,有气无力的道:“知道了。”

    冷玉田听到这句话才满意的走了。

    向云飞看看楚天羽道:“行了,你也别愣着了,跟我去办公室,我给你找个老师先。”

    楚天羽可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就算他能独当一面也需要一个老师,在他写的病历、下的医嘱上签字,不然病历不合格,医嘱也不会有护士执行。

    楚天羽跟着向云飞很快就到了医生办公室,大早上的急诊都很忙,医生们忙着下医嘱、写病历,护士们忙着执行医嘱。

    向云飞拍拍手道:“大家把手里的活先放放,我给大家介绍个新同事。”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