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找上门来
    从医院到家的这段上陈桂芹感觉自己跟做梦似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儿子就这么当上大夫了?还是静海市医科大附属医院的大夫?这是真的吗?

    楚天羽心情也是格外的好,今天的事虽然一波三折,但收获却是巨大的,他不但当了医生,还是静海市最好医院的医生,现在就等着三天后去报道了,更让楚天羽感到心里舒爽的是晕过去的魏子安,还有就是看到他们强颜欢笑,想过来讨好他,却又不好意思的楚天风跟老太太,楚天羽是越想越爽,多年积压的闷气今天总算是发泄出去了,怎一个爽字了得?

    到了家陈桂芹静了二十多分钟总算是接受了这个现实,她匆忙的站起来跑到自己的房间把楚天羽的父亲的遗像抱了出来摆在桌子上,又摆放了一些水果、点心还有酒,点燃一炷香对楚天羽道:“天羽赶紧过来给你爸上香,跟他念叨念叨你当大夫了,让你爸也高兴高兴。”说到这陈桂芹直接落了眼泪,不过不是伤心的,而是高兴的。

    这么多年了陈桂芹一个人拉扯楚天羽,还要管老太太那一大家子,说实话陈桂芹很不容易,她一个女人吃了太多、太多的苦,今天总算是熬出来了,儿子终于是要出人头地了。

    楚天羽的父亲是楚天羽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因为意外去世的,那时候楚天羽早就记事了,他永远忘不了父亲把他放到头顶驮着他走的一幕,也永远忘不了父亲憨厚的笑容,看到父亲的照片虽然楚天羽没落泪,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他接过香插在香炉上轻声道:“爸你在那边放心吧,我马上就要当大夫了,我会照顾好我妈的,你放心。”

    陈桂芹抹着眼泪哽咽道:“孩子他爸天羽出息了,你放心吧,我们都很好,别老惦记我们,在那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没钱了给我托梦,我给你烧!”陈桂芹越说越伤心,眼泪是止不住了。

    楚天羽看母亲哭成这样一下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劝好,就在这时候一个浑厚的男声响起:“大白天的哭什么哭?”

    楚天羽一拍大腿,心道:“救星来了。”

    门帘掀开,赵景波走了进来,看到陈桂芹哭得很伤心赶紧过去劝道:“我说陈桂芹,你这闹那出啊?怎么了?”

    楚天羽赶紧把今天的事说了一遍,赵景波笑道:“这喜事啊?别哭了,别哭了。”说到这对楚天羽道:“今天赵叔给你做点好菜,咱们好好庆祝下。”

    陈桂芹当着赵景波的面也不好意思在哭,擦擦眼泪道:“你怎么来了?”

    赵景波偷偷看了一眼楚天羽,爷俩早就商量好了,现在就陈桂芹还不知道,这事楚天羽不知道怎么说,赵景波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爷俩现在都有些为难。

    最后还是赵景波一咬牙道:“是这样,我那不打算给他们干了,我想自己干。”

    赵景波家也在胡同里,是楚天羽一家多年的邻居了,赵景波是个厨子,手艺非常不错,打小楚天羽就喜欢吃赵景波做的饭菜,赵景波那是个老光棍,一辈子婚都没结,更没孩子了,他挺喜欢楚天羽这孩子,感觉这孩子仗义、孝顺,像他年轻时候,所以这么多年几乎就是把楚天羽当成自己的儿子看,看到陈桂芹孤儿寡母的过得不容易,这么多年可没少帮衬他们。

    楚天羽以前没看出来,那会他小,现在大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这赵叔啊对自己母亲有意思,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两个人一直没挑明,楚天羽对母亲跟赵景波在一起没意见,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撮合。

    前两天为了他那八万块钱的事楚天羽很是犯愁,最后就跟赵景波合计了下,说这钱是他一个朋友看他家过得不好,借给他的,让他做点小生意,这话赵景波信,楚天羽是他看着长大的,不是那些偷鸡摸狗的坏孩子,也从来不说谎,既然他说是朋友借的,那肯定就是借的,可陈桂芹估计不信,最后爷俩一合计,最后就是赵景波说自己要单干,让陈桂芹来帮忙,八万不多,但开个小餐馆还是够的,今天赵景波就是过来跟陈桂芹商量这事的。

    陈桂芹听到这话立刻惊讶道:“你想单干?你那有钱?”

    赵景波:“……”

    楚天羽想的没错,赵景波早就跟陈桂芹好上了,但陈桂芹怕儿子反对,也怕婆婆来闹,这么多年一直隐瞒两个人的关系,但两个人好了,赵景波有多少钱陈桂芹自然清楚,他没钱,这么多年了他赚那些钱除了自己吃喝用外,其他的都给陈桂芹了,不然陈桂芹拿什么养活儿子还有自己婆婆一家子?就靠她打零工?那里够啊。

    赵景波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把楚天羽卖了:“我没钱,钱是天羽的,他朋友看他过得不好借给他八万快,让他做点小生意,他当大夫了那有空做什么生意啊,我就想我这不是厨子吗?手艺还可以,咱们就开个小饭馆早上卖早点,中午卖点家常菜什么的。”

    陈桂芹立刻侧头看想楚天羽,神色凝重道:“天羽你什么朋友能借给你八万快?你说,现在这世道借钱多难?这钱不是你干歪门邪道弄来的吧?”

    楚天羽急得汗都下来了,看向赵景波,赵叔啊赵叔你也太不仗义了?怎么就这么轻易的把我给卖了?太不讲义气了。

    楚天羽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他的朋友陈桂芹都知道,就没一个有钱的,这可怎么解释?

    赵景波感觉很是对不住楚天羽,赶紧道:“桂芹天羽是你看着长大的,他什么孩子你不知道?他是那种偷鸡摸狗的孩子吗?他是那种撒谎的孩子吗?他说是朋友借的肯定是,天羽肯定不会干违法乱纪的事,你就放心吧。”

    陈桂芹一瞪眼道:“你给我闭嘴,有你什么事?”

    赵景波立刻不敢吱声了,别看陈桂芹很老实,但赵景波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陈桂芹一瞪眼他就害怕,就跟耗子见到猫似的。

    楚天羽站在那直抓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母亲解释了。

    陈桂芹看儿子不说话,立刻厉声道:“你跟你爸说这钱是怎么来的,一五一十的说,不许说半点谎言,听到了吗?”

    说到这陈桂芹有些粗暴的把楚天羽拽到他父亲的遗像前。

    赵景波急道:“桂芹至于吗?你别这么逼孩子啊?”

    陈桂芹再次一瞪眼道:“让你闭嘴没听见是吧?”

    赵景波赶紧低下头在不敢说话了,一把年纪了,被陈桂芹一瞪眼吓成这样,传出去也是够丢人的了。

    就在楚天羽急得火上房的时候,一个女声传来:“阿姨钱是我借给他的。”

    楚天羽、陈桂芹、赵景波立刻循声看去,翟颖笑嘻嘻的背着手走了进来,楚天羽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我家在那?”

    陈桂芹不解的道:“孩子你是?”

    今天的翟颖可跟以前的不一样了,以前是一脑袋五颜六色的头发,花里胡哨的,一看就不像是好人家的姑娘,可今天翟颖头上五颜六色的头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黑亮的直长发,配上一件白色的修身t恤,外加一条磨砂的蓝色七分牛仔裤,还有她那精致得容颜,怎么没看怎么是个乖乖女。

    看到这样的翟颖楚天羽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这还是他认识那个小太妹吧?变化也太大了吧?

    正是翟颖良好的形象给了陈桂芹一个好印象,要是翟颖跟以前似的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陈桂芹肯定不会把她当好人看,更不会相信她的话。

    翟颖落落大方的走进来道:“阿姨是这样,我有过敏性哮喘,前几天在公交车上犯病了,要不是他……”说到这丢给楚天羽一个娇羞的眼神继续道:“我就没命了,我们就这么认识了,后来我看他条件不好,就把我的压岁钱借给他了,让他做点小生意,也算是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了。”

    陈桂芹狐疑的看看翟颖,转过头对楚天羽道:“是这样吗?”

    都这节骨眼了楚天羽还能说什么?赶紧道:“对,对,是这样?”

    陈桂芹还是不敢相信的对翟颖道:“姑娘真是这样?”

    翟颖乖巧的点点头,柔顺得跟一只小绵羊似的,但楚天羽知道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小绵羊,是披着羊皮的狼,活脱脱一个小魔女,谁要是被她的表现骗了,那就等着倒霉吧。

    陈桂芹立刻道:“天羽把钱拿来还给她。”说完又道:“姑娘这钱我们不……”

    不等陈桂芹把话说完,赵景波小声道:“钱我都花得差不多了,我把门脸租了,还置办了不少开店的东西。”

    陈桂芹猛的站起来吼道:“你……”

    翟颖赶紧道:“阿姨你别生气,钱你们先用着,赚了在还我就是了,我真不缺钱。”说到这偷偷丢给楚天羽一个你又欠我一个人情的眼神,弄得楚天羽很是头疼。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