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留院考 六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楚天羽不但得到了去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机会,并且还得到了科室随便挑的待遇,要知道可不是那个进了医院的人都能有随便挑选科室的资格,这样的待遇对于任何人来都说都是莫大的殊荣。

    季伟鑫脸色很难看,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辛振生突然出现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了楚天羽一份合同,还许诺楚天羽到了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科室可以随便挑,这是什么行为?这是*裸的打脸行为啊。

    在场的人谁不知道静海人民医院别看跟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一样都是公立的三级甲等医院,可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上静海市人民医院跟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都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被人家甩出了最少两条街,就拿冠状静脉搭桥术来说,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早早就的开展了,可是静海人民医院却迟迟没有开展,不是不想,实在是硬件、软件都不达标,想开展也开展不了。

    一旦遇到需要做这样手术的患者,要么就是让患者转院去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要么就是从他们医院请人过来做。

    光是心外的一种手术就甩开这么大的差距,其他科室的软硬件也都是如此,静海人民医院实在是比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差得太多。

    可偏偏就是一家无论软硬件都比静海人民医院强的医院现在接收了一个静海人民医院不要的实习生,这说明什么?说明静海人民医院有眼无珠,不懂慧眼识珠,就是睁眼瞎。

    在有楚天羽刚才的表现也格外惊艳,甚至在清创缝合上不输给那些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并且有多年临床经验的住院医,这更打了静海人民医院以及他季伟鑫的脸。

    现在季伟鑫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冷玉田要过来挖人,他宁可得罪那些领导也要把楚天羽留下,现在好人被冷玉田挖走了,用不了多久季伟鑫的名声就得在圈子里臭了,堂堂一个院长,在看到楚天羽惊艳的表现后竟然把他排除出留院名单里,这样一来他季伟鑫成什么人了?简直就是个睁眼瞎,一把年纪活到了狗身上,连人才都看不出来,一个院长不懂得识才、惜才,还算个什么院长?

    这还不是最让季伟鑫最难受的,最难受的要属以后那些关于他这院长是怎么当上的流言蜚语,一个不懂得识别人才、珍惜人才的人是怎么上当这么大医院的院长的?肯定不是靠的自己的本事,靠的就是给领导溜须拍马,外加送礼走关系。

    这更不能让季伟鑫接受,别的行业或者好一些,但是医疗行业可不行,这是个看技术的行业,偏偏季伟鑫也是临床一线出身,之所以能当上院长,一方面是有管理才能,另一方面就是技术过硬,也只有这样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人才能当上院长,可因为今天这事季伟鑫的两方面的能力都要受到质疑,尤其是后者,更让他心里难受,还有什么比质疑一名医生的技术更让这名医生难受的吗?没有!

    今天就因为没让楚天羽留院,便让季伟鑫在不久的将来在圈子里臭了名声,被人百般质疑,还要质疑他的医疗技术,这让季伟鑫死的心都有。

    季伟鑫可不想落到这般地步,一咬牙一跺脚,厚着脸皮、昧着良心呵斥道:“辛振生你搞什么鬼?留院的人选怎么可能没有楚天羽?你搞什么鬼?”

    听到这句话辛振生死都心都有了,刚才敲定名单的时候把楚天羽除名的事可是你定的,现在你把锅甩到我身上,干嘛啊?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

    说实话辛振生不想背这个锅,可他是真得罪不起季伟鑫,他就一个医务科的科长,人季伟鑫则一院之长,他有什么底气敢得罪季伟鑫?这么一来这锅他是背也得背,不背也得背,不过刚才辛振生还振振有词的说因为楚天羽实习的时候迟到早退、打架斗殴、目无尊长才不能留院,现在又要把楚天羽加进去,这怎么说嘛?

    辛振生急得脸胀得通红,跟猴子屁股似的,这个、哪个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急得辛振生一头撞死的心都有。

    冷玉田灌了一口酒不耐烦的道:“季伟鑫别特么的演戏了?你大爷的,有意思吗?”说到这一推楚天羽呵斥道:“你小子是不是傻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合同签了,不想去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了?”

    这话到是提醒了楚天羽,他赶紧拿起合同扫了一眼,也没在细看,就要签字,傻子才会留在静海人民医院,不去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那,在有楚天羽也看出了季伟鑫、辛振生这些人丑恶的嘴脸,他才不想在这样的领导手下干活。

    季伟鑫看楚天羽要签字,急道:“等等。”说到这和颜悦色的道:“小楚啊,刚是我们搞错了,我给你道歉,这事你可要想清楚啊,你毕竟是在我们医院实习的,各科你都待过,环境比较熟悉,我感觉还是留在咱们医院比较好,在说了,你也不是不知道静海医科大附属医院都是他们静海医科大的人,你又不是这学校毕业的,去了……”

    说到这季伟鑫没往下说,但意思在明显不过,你楚天羽不是静海医科大的学生,而静海医大附属医院里全是这个学校的人,你去了肯定是要受到排挤的。

    季伟鑫赶紧拍着胸脯道:“小楚你是个当医生的好苗子,咱们医院肯定不会亏待你,只要你留下,工资……工资……”说到这季伟鑫一咬牙道:“按照主治医的给你发,科室也随便你挑选。”

    为了自己的名声季伟鑫也是下了血本了,楚天羽连执业医师资格证都没有,住院医更算不上,待遇竟然给他开到主治医的水平,这可是破了相当大的例,也许诺了他可以随便挑科室。

    季伟鑫的话一落,满场再次哗然,今天发生的一切可谓是一波三折,先是谁都不看好的楚天羽完美的把清创缝合术做下来,惊艳得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即留院名单上没有他,让大家很是不解,这时候冷玉田跳了出来,给了楚天羽一份合同,让他可以去比静海人民医院更好的医院的机会,还许诺他科室随便挑,这可是莫大的殊荣啊,最后季伟鑫为了留住楚天羽,更是把他的待遇开到主治医的水平,破了医院的先例,也许诺他医院里的科室随便挑。

    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的心情跟做过山车似的,尤其是魏子安、楚天风、老太太,三个人脸色是变来变去,一点不亚于川剧变脸,可谓是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三个人此时都感觉晕乎乎的,眼前一阵阵发黑,实在是变化来得太快,打他们一个措不及防,三个人的大脑有些承受不住了。

    苏允君的心情也很是复杂,为楚天羽高兴有,嫉妒楚天羽也有,失落更有,同时她感觉眼前这个家伙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神秘劲,就好像身上披着一层纱,让人不管怎么看也看不清楚,苏允君很想掀开这层纱,看清楚楚天羽的本质,苏允君的好奇心算是被楚天羽彻底激发出来。

    冷玉田撇撇嘴看看季伟鑫道:“你还真不要脸。”说到这瞪了一眼楚天羽道:“还愣着干什么?把字签了,老子当你师傅。”

    楚天羽回过神来,虽然心里对冷玉田这酒鬼不以为然,天天喝成这样怎么教我,但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还是赶紧签字吧,这样自己就可以去静海医科大附属医院了,这可是静海市最好的医院,没有之一,想到这楚天羽立刻兴奋的把字给签了。

    季伟鑫看到楚天羽签了字,脸色立刻变得很是难看,现在想从窗户上跳下去的心都有,怎么会闹成这样?自己麻烦大了,明天圈里人指不定要怎么说自己,回头被领导听到这些风言风语,自己这院长闹不好就干到头了。

    想到季伟鑫立刻恼怒的看向辛振生,显然是有气没除撒,要拿辛振生撒气了。

    辛振生这个委屈,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回头跟我算账干嘛?想到这他狠狠的看向魏子安,跟季伟鑫想的一样,大爷的我气撒不出去,回头就找你麻烦,院长整我,我就把你干的那些事都抖落出来,大家谁也别想好过了。

    魏子安傻眼了,他终于意识到这次自己麻烦大了,这要是辛振生把自己干的那些事捅出去,别说自己没办法留院了,闹不好自己老子的麻醉科主任都干不下去了,这可怎么办?想到这魏子安一着急,就感觉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这小子心理素质也不过如此,一遇到点事,竟然吓晕了。

    冷玉田看看楚天羽签好的合同,打了个酒嗝,然后咧咧嘴道:“三天后滚医院来报道,听到了吗?兔崽子?”

    说到这冷玉田突然一脸坏笑的看向季伟鑫,对楚天羽道:“喊师兄!”

    楚天羽立刻愣住了,但还是喊道:“师兄。”

    这次沦到季伟鑫眼前发黑晕过去了,现场是一阵兵荒马乱。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