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留院考 五
    谁也没想到第一个站起来发难的竟然是苏允君,更没人想到会是苏允君第一个站起来为楚天羽打抱不平,这让很多人都跌破了眼镜,苏允君什么时候跟楚天羽关系这么好了?他们不会……

    想到这很多男生胸膛中传来心碎的声音,苏允君怎么会看上楚天羽这么个穷小子?

    要说男生中最不是滋味的要属魏子安了,他知道苏允君维护楚天羽,但却没想到竟然维护到这种程度,此时魏子安是又愤怒又痛苦,还不甘,他怨毒的看着有些茫然的楚天羽,捏紧了拳头发誓要给楚天羽这混蛋好看。

    楚天羽也很是迷茫,作为当事人他很清楚自己跟苏允君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其实说是朋友都谈不上,两个人说的话加一块也没有十句,苏允君怎么会为自己出头?

    作为当事人的苏允君到没感觉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妥的,在她看来不公平的事就要有人管,是她也好,别人也罢,总之只要有人管就可以,只不过今天没人站出来,所以眼里揉的沙子的苏允君站了起来,苏允君此时很像是个女侠,见到不平事就要拔剑相助,这样的女孩在现在的社会中实在是不多了。

    楚天羽感激的看向苏允君,但苏允君却毫不退缩的直视着辛振生,她要他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又或者说给楚天羽一个交代。

    辛振生也没想到苏允君会站出来为楚天羽说话,先是一愣,随即心里就很是恼火,关你什么事?你是楚天羽什么人?怎么也轮不到你来质问我吧?

    听到苏允君的质问季伟鑫一干院领导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其实以楚天羽的考试成绩肯定是要留院的,但这场看似公平、公开的考试里边的猫腻太多。

    静海市人民医院每年留院的名额就这么多,当然是针对实习生,医院每年还是会面向社会招聘医生的,不过这个招聘指的是招聘有执业医师资格证、有临床经验能够独当一面的医生,医院补充医生主要是靠后者,实习生毕竟刚毕业,要执业医师资格证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要经验没有经验,还需要医院用几年的时间进行培养、教育,如果招收太多实习生的话是不利于医院良好运转的。

    这么一来医院每年留下来的实习生数量不会太多,但是每年的实习生人数却不少,就拿今年楚天羽这批实习生来说,足足小两百人,人数多,可名额却有限。

    小两百人中不乏魏子安这样很有关系的关系户,魏子安的老子是麻醉科的主任,他儿子实习结束了,冲着魏子安老子的面子名额也要给他一个,不然不是寒了本院老职工的心?这样的情况在那个企业也是普遍存在的。

    剩下的名额角逐就看谁家关系硬,谁家有钱了,各位家长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位领导的电话早早的就打到了季伟鑫等院领导这里,更有很多人早早的就提着礼物登门拜访过了。

    考试一结束季伟鑫等院领导看似在根据考生的分数决定留院最终人选,可实际上却是在衡量那个考生的关系硬,季伟鑫等一干领导可不想得罪跟他们打过招呼还有实权的领导。

    衡量来、衡量去,楚天羽就落选了,他是成绩最好没错,但不过是个保洁阿姨的儿子,要关系没关系,要钱没钱,季伟鑫这些领导那会为了一个楚天羽去得罪那些有实权的领导?傻子才会这么干,最终楚天羽落选了。

    季伟鑫一干领导以为楚天羽这样没背景的毛头小子是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站出来质疑他们的决定的,但谁想楚天羽是没有站出来,苏允君却站了出来。

    苏允君就这一发难会议室里立刻炸了锅,那些自己儿女没有通过考试的家长纷纷质疑道:“季院长楚天羽这孩子考得非常好,这是有目共睹的,为什么留院的名单中没有他?你们这考试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

    “就是,说了公开、公正的考试,但我看来也就那回事,你们肯定是暗箱操作。”

    如果这些家长的子女通过了考试他们才不会为楚天羽说话,可偏偏他们的儿女没有,就算没有楚天羽,他们也会认为看似公开、公正的考试存在这暗箱操作,肯定是要发难的,这样的情况每年都有,但今年因为出现个表现让人惊艳的楚天羽,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也很不好解释。

    季伟鑫没说话冲辛振生眨眨眼,意思是让他出面赶紧把这件事平息下来。

    楚天风跟老太太到是洋洋得意,在他们看来楚天羽落选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天大的好事。

    辛振生大声道:“各位家长静一静,听我说。”

    很快会议室就安静下来,愤愤不平的家长们到要看看辛振生给出一个什么样的解释。

    辛振生清清嗓子道:“是这样,我们医院选择留院的实习生不光要看实习生在考试中的表现,也就是分数,还要看实习生在实习时候的表现。”

    说到这辛振生拿出一本实习手册来,看到这东西魏子安就是眼睛一亮,这是楚天羽的实习手册,他刚才出去就是拿这东西挨个科室去跑,找楚天羽的带教老师给楚天羽写实习评定,别人让这些带教老师写楚天羽的黑材料,这些医生肯定不会干,但是魏子安这麻醉科主任的公子出马,这事就简单了,那些医生可不想因为一个保洁阿姨的儿子去得罪魏子安父子,所以都按照魏子安说的写了评定。

    辛振生继续道:“这上边有楚天羽在各科轮转时他的带教老师对他实习写的评定。”

    说到这辛振生冷哼一声道:“楚天羽我告诉你,你这样的实习生考试成绩在好我们医院也不要你,迟到早退,打架斗殴,目无尊长,你像是个学生吗?我看你分明就是个小混混。”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陈桂芹急道:“辛科长你搞错了吧?我家天羽实习时候很勤奋的,从没有没迟到早退,更没有打架斗殴啊?”

    辛振生瞪了一眼陈桂芹道:“这没你说话的地方,闭嘴,楚天羽你现在可以走了。”

    魏子安冷笑着看向楚天羽,而楚天羽愤怒得双目中快要喷出火来。

    苏允君再次站出来道:“辛科长我可以证明楚天羽从来没有迟到……”

    不等苏允君把话说完,一个男声很烦躁的道:“你这小丫头多什么事?”

    话音一落一个衣服皱巴巴、头发乱糟糟,浑身酒气的男子分开一干家长走了上去,看到他楚天羽立刻是一愣,这不是那个酒鬼冷玉田吗?他怎么来了?

    看到冷玉田季伟鑫一干院领导也是愣了,季伟鑫站起来急道:“老冷你怎么来了?哎呦喂,大上午的你就喝啊?不要命了?”

    显然冷玉田是认识季伟鑫的,看季伟鑫对冷玉田的态度不但关心,还有尊敬跟惧怕。

    冷玉田自顾的灌了一口酒扫了一眼楚天羽,走过去一把拦住他的肩膀道:“小子我早跟你说过,你实习这医院就是个破医院,狗屁不是。”

    这话一出口季伟鑫一干院领导脸胀得通红,换成别人这么说,他们早喊保安把人给轰出去了,可冷玉田说这话他们却是敢怒不敢言,一个屁都不敢放,实在是有些奇怪。

    楚天羽也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状况。

    冷玉田冷冷的看了一眼季伟鑫道:“季伟鑫你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一个留院考还玩这么多猫腻,你大爷的,以后别特么的说你是我徒弟,我丢不起这人。”

    这话一出更是满场哗然,季伟鑫这达院长是眼前这酒鬼的徒弟?这?

    季伟鑫脸胀得通红,低着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冷玉田撇撇嘴从兜里掏出一摞皱巴巴的文件拍到楚天羽的胸膛上霸气测漏的道:“把合同给老子签了,签了合同你小子就是我们静海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了,科室随便你小子挑,想去那个科室就去那个科室。”

    这话一出再次是满场哗然,楚天羽能去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还是想去那个科室就去那个科室?我去,真的假的?

    辛振生跑到季伟鑫跟前不解的道:“院长这酒疯子的话也能信?要不要找保安把他给轰出去。”

    季伟鑫没好气的道:“你给我闭嘴,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冷玉田,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主管大外科的副院长。”

    辛振生似乎听过冷玉田的大名,立刻吓得不敢说话了。

    魏子安一干人则是大脑直接当机,我草,楚天羽竟然要去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这……这……

    此时魏子安这些人脸上的表情是相当精彩,全都是大白天活见鬼的惊悚感。

    楚天风跟老太太则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楚天羽竟然要去比静海人们民医院还要好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难道我是在做梦不成?

    陈桂芹呆愣愣的看着儿子,眼里满是泪痕。

    苏允君也同样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天羽,他要去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