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留院考 四
    会议室里很静,静得落针可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台上的楚天羽吸引了,没人说话,都静静的看着他,看这个神奇小子接下来的表现。

    季伟鑫小声对旁边的人道:“这小子不错。”

    旁边的人立刻点点头道:“看他缝合缝得怎么样,这可是外科大夫的基本功,如果他一个刚实习结束的实习生都能熟练的掌握缝合,那可是个外科医生的好苗子啊,说不定普外、骨科又要为了他争破头。”

    季伟鑫点点,没在说什么,开始认真的看楚天羽缝合。

    楚天羽做了个深呼吸,先拿起已经抽好利多卡因的注射器进行浸润麻醉,手法相当熟练,看得考官还有季伟鑫一干院领导是连连点头,显然很是满意。

    楚天羽把注射器放到一边,左手拿起皮镊,右手拿起持针器,清创缝合术最关键的一步终于开始了,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到要看看楚天羽能不能完美的完成最关键的一步缝合!

    就见楚天羽的右手腕轻轻一翻,持针器上的角针便轻易的穿透了“皮层”,季伟鑫就是搞外科出身,是行家,一看楚天羽这抖腕的动作就知道楚天羽这小子不知道做过多少清创缝合术了,此时季伟鑫有些奇怪,是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竟然让楚天羽一个实习生给患者缝合?真是不怕出事啊!

    季伟鑫这么想也没毛病,楚天羽手法这么熟练,不是实习时候他的带教老师大胆放手让他进行清创缝合术,他上那练手去?如果季伟鑫的想法被楚天羽那些带教老师知道的话,肯定会大声喊冤,我们那有这个胆子?天知道这小子从那学的。

    而此时楚天羽手中持针器上的角针已经穿过了对侧的皮肤,就见楚天羽右手松开持针器上的角针,左手捏住角针,以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飞快在持针器上绕了两圈,然后用持针器夹住对侧的丝线头,一用力一个漂亮的结便打好了,楚天羽的速度实在是快得有些吓人,很多人都没看清楚,一个结就打好了。

    这在临床上叫做持针器打结,用于简单一些的清创缝合术,如果是在手术室是有专门的护士负责穿线的,手术医生基本不会用持针器打结,而是用双手,这样速度更快,但是当进行简单的清创缝合术时,因为没有护士配合,医生便会用持针器打结,这也是外科医生的基本功之一。

    考官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愣,忍不住心里感叹道:“这小子好快的手速啊。”

    魏子安站在不远处嘴巴张得大大的,大到可以塞进去一个鸵鸟蛋,楚天羽特么的是鬼上身了吗?缝合也这么溜?真是日了狗了。

    苏允君此时想不惊讶都不行了,她自认自己已经相当优秀了,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还可以触类旁通,可跟楚天羽比起来,苏允君悲哀的发现自己跟他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就拿这清创缝合术来说吧,两个自己加一块也比不过楚天羽啊,他这也太熟练了吧?

    楚天风的表情跟魏子安差不多,都是嘴张得大大的,满脸的不敢置信,旁边的老太太脸色此时也是越发难看起来。

    而在这时候更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楚天羽的双手以吓人的速度飞快的舞动着,持针器散发的银色光芒形成道道银蛇,看得人是眼花缭乱,楚天羽的手速快得简直吓人,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竟然缝好了,这手速让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来形容了,也太快了,这小子还特么的是人吗?

    并非楚天羽不是人,只是在他末世里每天都要解剖尸体,解剖好南希会要求他把尸体进行缝合,每天楚天羽都要用尸体做大量的手术练习,如此一来缝合量也随之上涨,到最后楚天羽一听缝合两个字都想吐,实在是缝合的次数太多了,正所谓熟能生巧,一来二去楚天羽的缝合技巧不但越来越好,缝合速度也是越来越快,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其实楚天羽应该感谢魏子安,要不是这孙子从中作梗,楚天羽那有机会当着这么多院领导还有苏允君面的露这么一手高超的缝合术?

    此时最想死、最郁闷的要属魏子安了,他是彻彻底底的搬起一块大石头狠狠的把自己的脚给砸了,此时魏子安一张脸是变颜变色,简直都快成了变色龙了。

    楚天风跟老太太脸色也好不到那去,现在傻子都看得出来楚天羽的操作完美无瑕,肯定是通过留院考了,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静海市人民医院的医生,而老太太跟楚天风当初是怎么说楚天羽的?说楚天羽要是能成为大夫,他们就是楚天羽的孙子。

    现在祖孙两个人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就好像被人狠狠的抽了两记大耳光一般,臊得两个人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好用这样的办法躲开楚天羽,生怕他耀武扬威的过来让他们喊爷爷。

    这样的事楚天羽敢对楚天风干,但对老太太是不可能的,不管怎么说老太太也是他的亲奶奶,老太太在不仁,楚天羽也没到逼着自己奶奶喊他爷爷的混蛋地步,所以说老太太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苏允君此时正在擦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楚天羽竟然这么快就缝合好了,现在她很想问问楚天羽还是人不是人,同时苏允君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她感觉自己被楚天羽打败了,也激起了苏允君不服输的性子,打算以后一定要跟楚天羽分出个高下来。

    如果让楚天羽知道苏允君心里真实的想法,估计楚天羽肯定会哭笑不得,他可没想跟苏允君比,但偏偏这丫头有太要强,太争强好胜了,喜欢这样一个妹纸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楚天羽放下持针器的时候考官才回过神来,赶紧迈步走过去看楚天羽的缝合效果,不但考官过去了,连季伟鑫一干院领导也纷纷站起来走了过去。

    大家一到近前立刻就是倒吸一楼冷气,不是楚天羽缝得不好,而是太好了,每一针的距离就好像用尺子量过一般,竟然都一样,真角细密,所有结都在一个方向,怎么看怎么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甚至有人感觉楚天羽缝合好的“伤口”像艺术品。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季伟鑫,季伟鑫拍拍楚天羽的肩膀笑道:“小伙子做得好,是个好苗子。”

    听到季伟鑫的话楚天羽脸上终于是有了笑容,院长都这么夸奖他了,看来留院是没什么问题了。

    一干院领导对楚天羽的缝合都感到相当满意,考官自然也是如此,现在楚天羽的分数已经出来了,在操作考核中他没出半分差错,肯定是满分,跟苏允君一样,但楚天羽这次考试的含金量却比苏允君高得多,毕竟清创缝合术中还包裹了对患者家属交代病情,以及穿脱手术衣,铺手术单这些科目,如此一来两个人虽然都是满分,但第一肯定是楚天羽。

    苏允君知道这个结果后心情很是复杂,一方面为楚天羽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又很是不服气,老想着要跟楚天羽一较高下,把他给比下去,女人的心思还真是奇妙,不是一般人能猜得到的。

    楚天羽下了台,魏子安怨毒的看了他一眼走了,苏允君则是面色复杂的看着他,看得楚天羽心里直发毛,忍不住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苏允君皱着好看的眉梢说出两个字:“变态!”

    楚天羽:“……”

    又过了一会苏允君叹口气道:“你是什么时候学的?”

    这个问题楚天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总不能跟苏允君说我是在末世学的吧?于是楚天羽转移话题道:“今天天气不错啊!”

    苏允君:“……”

    留院考并没因为楚天羽惊艳的表现而停止,还在继续着,又过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这样总算是所有考生都考完了,季伟鑫一干院领导还有辛振生正商量最终的留院人选。

    静海市人民医院的留院考为了体现公正、公平从来都是公开考试,让所有考生家长都可以观摩考试过程,然后考试一结束立刻公布留院名单。

    但正的公正、公平吗?这世界上那有绝对公正、公平的事?留院考看似很公正、公平可实际上里边猫腻也不少,只是普通人看不出来而已。

    不多时辛振生拿着名单道:“大家静一静。”

    话音一落会议室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辛振生。

    辛振生清了清嗓子道:“下边开始宣布留院名单,徐浩,王鸿阳,赵丹丹……”

    辛振生念到的人立刻满脸笑意,他们的父母也是相当兴奋,但没念到的人一颗心开始往下沉。

    辛振生最后道:“最后两个人,第二名魏子安、第一名苏允君!”

    辛振生话音一落在场的人立刻安静下来,竟然没有楚天羽?这怎么可能?所有考生中操作最好的可是他啊?为什么没有他?

    苏允君第一个站出来道:“辛科长留院的人中为什么没有楚天羽?”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