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留院考 三
    楚天羽一上台魏子安立刻撇着嘴讥讽道:“上去也是丢人现眼,我要是他那有脸来参加什么留院考。”

    魏子安这一发话他那些狐朋狗友立刻捧臭脚道:“就是,真不知道他那来的自信,就他这样的还想留院?开什么玩笑?”

    台下站在老太太身边的楚天风也撇着嘴道:“我刚是丢人了,但楚天羽上去肯定比我更丢人,他会个屁!”

    老太太听到这话心里稍稍平衡一些,自己这聪明绝顶的宝贝孙子都没通过留院考,楚天羽这不知道陈桂芹跟谁生的野种更不可能通过留院考了,老太太我到要看看他怎么丢人现眼,想到这老太太冷哼一声。

    陈桂芹则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在场的人除了苏允君外,也就是陈桂芹最希望自己儿子能通过考试成为静海人民医院的医生了。

    季伟鑫一干院领导对楚天羽没任何印象,跟对待其他考生一样也不说话,坐等楚天羽开始,考官也是如此,扫了一眼楚天羽后道:“开始吧。”

    楚天羽点点头,然后先对季伟鑫一干院领导一鞠躬,最后又给考官一鞠躬才来到桌前准备开始清创缝合术,虽然季伟鑫一干领导还有考官对他没任何印象,但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清创缝合术的操作考核是所有科目中最难的是有一定原因的,首先开始前不是直接动手,而是要向考官进行一定的说明,也就是把考官当成是患者家属,清创缝合术是很小的手术,但也是手术,所以术前肯定是要向患者交代患者的病情的,做好各种解释工作。

    楚天羽在末世里整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玩命,要说心理素质在场的人没任何人能比得过他,毕竟他在末世是时时刻刻处于高压状态中,这样的环境太能锻炼一个人的心里素质了。

    现在不是在末世,而是在他自己所在的时空中,是和平年代举行的一场小型考试而已,以楚天羽在末世中锻炼出来的心理素质,他要是紧张的话那才叫见鬼了。

    就见楚天羽站在那里对考官侃侃而谈,所说的话条理清晰、有理有据,没有任何的废话,光是他向患者家属交代病情这一幕就让所有人眼前一亮,让人感觉好像站在那的不是个参加考试的实习生,而是个有着多年临床经验的医生。

    看到这一幕季伟鑫立刻是眯起了眼睛,侧头小声道:“这小子叫什么?”

    显然楚天羽的表现让季伟鑫很是满意。

    旁边立刻有人翻了下花名册道:“楚天羽。”说到他看看楚天羽道:“这小子可以啊,跟家属交代病情交代得头头是道,有理有据的,怎么没听各科室主任提过他?”

    如果楚天羽以前实习的时候能表现出这样的素养来,各科室主任肯定会跟院领导提他的,好苗子现在可不好找,但可惜的是以前楚天羽资质平平,还是个小透明,那会有人注意到他?

    苏允君此时也是眼睛一亮,很是诧异的看向楚天羽,今天楚天羽给了苏允君一个不小的惊喜,苏允君是做梦都没想到楚天羽能跟个老医生似的跟患者家属交代病情,对比自己刚才的操作,此时的楚天羽更不像是个实习生,更像是个有多年临场经验,不知道跟多少患者家属交代过患者病情的老医生。

    这让苏允君想不通了,楚天羽什么时候有这本事了?

    魏子安则是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特瞄的是怎么回事?楚天羽以前是狗屁不会,现在怎么跟鬼上身似的这么熟练的跟“患者家属”交代病情了。

    此时楚天羽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完毕了,考官也很是满意,点点头道:“开始吧。”

    接下来就是准备器械了,桌子上放了一大堆,有的有用,有的没用,拿没用的肯定是要扣分的,但楚天羽却相当熟练的把自己需要的东西飞快的拿好,然后带口罩、帽子。

    看到这一幕的楚天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那个在他看来狗屁不是的楚天羽吗?他怎么会这么多?

    老太太也是看得只瞪眼,她是不懂,可老太太不傻,她可从考官还有一干院领导脸上的表情看出,这个被她看成是野种的孙子刚才做得一点错都有,这怎么可能?

    楚天羽可不管其他人怎么想,熟练的开始清洁伤口周围的皮肤,流利的回答考官提出的问题,例如有油污染的伤口该如何清理。

    下一步就是手术者洗手、穿手术衣、戴无菌手套,从这不难看出为什么清创缝合术为什么是最难的了,别的不说,光是穿手术衣、戴无菌手套都单独是一项考核的科目,可到了清创缝合术这,却全需要做,还不能出错,出错就要扣分,步骤越多扣分的几率就越大,这么一来抽到清创缝合术的考生一般分数都高不了。

    但是这些对于楚天羽来说完全就不是问题,末世里这些东西他练得太多、太多了,并且还是用尸体来练习,身边还有个不但尽职尽责还很严厉的老师督察,楚天羽想做不好都难,可以说这些步骤在他的肌肉里都形成了肌肉记忆,想出错都难。

    看着楚天羽行云流水一般的洗手、穿手术衣、戴无菌手套,冲洗伤口,不停的流利而正确的回答考官的问题,在场的人差不多全傻眼了。

    魏子安、楚天风、老太太这些人是一脸活见鬼的表情,而苏允君脸上更多的却是惊讶,她实在是搞不懂楚天羽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的,按理说不应该啊,实习的时候楚天羽是最不受老师喜欢的学生之一,平时也不大乐意教他,完全是把他当跑腿打杂的,这么一来楚天羽是从那学的这些?这也太熟练了吧?哪像是个实习生啊,分明就是个有多年临床经验的老医生。

    陈桂芹看到儿子表现得如此出色,激动得眼泪差点没落下来,心里不停的道:“孩子他爸,你看看,咱们儿子终于出息了,你看看啊。”

    楚天羽清洗完伤口后还得铺无菌巾,等于是把楚天风、魏子安考核的科目都做了一遍,从这不难看出这清创缝合术到底是有多难了,苏允君自认如果是自己抽到这个科目的话,都没把握做得跟楚天羽一样一个步骤都不会错,回答考官的问题一字不差,难道楚天羽是个天才?

    台下若干考生全都看傻了眼,楚天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太变态了吧?一个步骤都没错,回答得更没错,我的天啊。

    楚天羽没心思去想其他人怎么想,他现在就一门心思完成自己考核的科目,最关键的一步到了——缝合。

    医院每天都有不少人进行伤口缝合,这没错,但是没那个老师胆子大到让自己带的实习生来,清创缝合是很小的手术,但也是手术,让实习生来一旦出事,那就是医疗事故,到时候带教老师就得吃不了兜着走,饭碗都得被砸掉,还得赔不少钱。

    那个带教老师胆子大到拿自己的饭碗开玩笑?没有,如此一来带教老师遇到需要缝合的患者时最多也就是让自己带的实习生在一边看看,可不敢让他们动手,缝坏了麻烦就大了。

    实习生只能看,没有动手的机会如何能熟练的给患者缝合?到不是没有勤奋的实习生买猪肉回家去练的,可猪肉是猪肉,跟人是不同的,皮层的硬度完全不同,硬度不同进针的力度、角度就不一样,猪*得在好,当真给人缝合的时候因为力度、角度掌握不好就会大大影响缝合的效果,一样没办法做到熟练的给患者进行缝合。

    这么一来实习生中哪怕苏允君这样的天才少女也不敢说自己的技术可以胜任清创缝合术这种小手术。

    那么清创缝合术这个科目对于任何考生老师都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就好比是下副本,别人抽到的是测血压,简单,抽到清创缝合术那就是地狱级别难度的,谁也不想。

    魏子安想很很坑一下楚天羽,但谁想楚天羽非但没丢人,反而从开始到现在都做得相当完美,让所有人眼睛一亮,还吸引到了院领导的注意,这让魏子安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感。

    现在终于到了最关键的一步魏子安心里不停的祈祷着楚天羽缝不好,要是楚天羽这混蛋连缝合都做得天衣无缝,岂不是他要留院了?想到这魏子安心凉了半截,很快就捏紧拳头发誓不管用什么办法也不能让楚天羽这混蛋留院。

    老太太跟楚天风也在心里诅咒楚天羽接下来的操作一定要出现失误。

    陈桂芹跟他们的想法是截然不同的,她迫切的希望儿子接下来操作越完美越好,因为越完美楚天羽就越可能留院,成为静海市人民医院若干大夫中的一员,有一份体面的好工作。

    就在所有人都关注楚天羽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