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留院考二
    魏子安一上去季伟鑫一干院领导就笑了起来,季伟鑫笑道:“这不是老魏家的小子吗?”

    旁边有人道:“对,就是魏主任的儿子,小伙子不错,一表人才。”

    魏子安的老子在医院当了这么多年的主任,自然上到院领导,下到普通的医护人员都认识他,也知道他有魏子安这么个儿子,魏子安身为医院职工的家属,从小到大可没少往医院跑,大家认识他也是很正常的。

    季伟鑫笑道:“小魏准备得怎么样?我告诉你啊,你要是考得不好,别看你是老魏的儿子,也一样不能留院,我们可不给你开后门。”

    这话季伟鑫是说给魏子安听的,也是说给其他人听的,让所有人都知道哪怕是本院职工的子女,考试不通过,照样不能留院。

    但季伟鑫也就是说说场面话而已,别看考试是公开的,但照样可以暗箱操作,例如老魏早早的就跟辛振生打了招呼,让辛振生给魏子安一个不难也不容易的科目,这个科目两三个月前魏子安就知道了,一直就在闷头练,他又不是傻子,练了这么久还能练不好?

    有人说不是抽签吗?辛振生那一把纸条,魏子安怎么抽到他练了很久的科目?这其实很简单,魏子安抽签的时候辛振生稍微给他点小动作提醒魏子安就能知道自己该抽那个了。

    在有就算魏子安考试的时候因为紧张,又或者这样、那样的原因出了差错会扣一定的分数,但负责评审给出最后分数的是考官,也是医院的人,老魏打个招呼,大家都是一个医院的,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点面子考官还能不给?出了错,也不扣分,或者少扣一些,只要让魏子安的分数足够留院就行了。

    在场家长大多数都不是搞医疗的,就算是有搞医疗的,也鲜少有负责过实践操作考试的,这么一来魏子安到底真实的分数是多少,也没人知道,说白了魏子安肯定是要留院的,早就内定好了。

    魏子安落落大方的先对季伟鑫一干院领导一鞠躬,然后自信满满的笑道:“季院长以及各位院领导请你们放心,我肯定会好好考的。”

    季伟鑫点点头道:“不错,当着这么多领导、家长、实习生还能做到不紧张,不容易啊。”

    魏子安有什么可紧张的?他自己要考的科目两三个月前就知道了,苦练了这么久早就熟练得不能在熟练了,在场的院领导他打小就认识,是他爸的老同事、老上级,平时不但见面要喊叔叔,还跟在场的不少人一块吃过饭,都是他的熟人,他更不用紧张了。

    如果这次考试是一场战争的话,魏子安已经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都这样了他还紧张的话,那他的心理素质得有多差?

    考官冲魏子安笑笑道:“小魏子别愣着了,开始吧。”

    魏子安也是个会来事的,对跟他很熟的考官也是一鞠躬,然后便开始操作起来。

    魏子安抽的是手术区的消毒和铺巾,说难吧也不难,说简单吧也不是太简单,魏子安做得相当熟练,先是消毒皮肤时由手术区中心部位向四周涂擦,当他做完这个步骤的时候考官问道:“如果为感染伤口或肛门区手术你该如何消毒?”

    这个问题的答案魏子安背了八百多遍了,想也不想就道:“应从手术区的外围向中央处消毒,已经接触污染部位的药液、纱布不应在返回涂擦清洁处。”

    魏子安话音一落,不但考官满意的连连点头,连季伟鑫一干院领导也是连连点头,还小声议论着说老魏的儿子培养得不错,是个好医生苗子之类的话。

    魏子安听到这些话尾巴差点没翘上天,洋洋得意的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楚天羽,双眼里满是挑衅之色,意思很简单,楚天羽竖起你的狗耳朵听好了,现在院领导都说我做得好,你拿什么跟我比?

    对于魏子安挑衅的眼神楚天羽视而不见,在他看来魏子安就是一条狗,被狗咬了难道自己还去咬狗不成?

    看到魏子安洋洋得意的样子苏允君心里很是厌烦,她就讨厌魏子安这种取得一点成绩就翘尾巴的人。

    考官这时候道:“继续吧。”

    魏子安点点头继续下边的操作,也就是铺巾,铺巾其实没什么难的,不外乎铺巾者未穿手术衣则先铺铺巾者对面一侧,在铺会阴侧,在铺头侧,然后铺靠近铺巾者的一侧,若以穿好手术衣,则先铺自己的一层,最后用巾钳夹住夹住无菌巾之交叉处固定。

    最后是铺中单、大单,大单的头端盖过手术架,两侧和足端部应垂下超过手术台边缘30cm.

    前边魏子安做得相当好,但是最后的步骤,他两侧跟足端的大单没有超过手术台边缘30cm,不知道是魏子安太过得意给忘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他是出了这样的错误,但这无关痛痒,扣不了多少分。

    这么一来魏子安最后取得的分数肯定是前三名,运气好的话这次留院考第一就是他的了。

    考官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实习的时候一看就是好好学了,下去吧。”

    魏子安又对考官一鞠躬,然后对季伟鑫一干院领导一鞠躬这才下了台,脸上有着难掩的得意之色。

    魏子安一干狐朋狗友看他下来了立刻围绕过来对魏子安大肆奉承,弄得魏子安是飘飘然,差点就飞起来了。

    魏子安突然看到苏允君,立刻仍下他那一干狐朋狗友跑过去献殷勤道:“允君这次考试我肯定是过了,闹不好第一都是我的,以后我们可就是同事了,晚上我们去庆祝一下吧?市里新开了一家西餐厅不错,就那里吧。”

    苏允君很冷淡的道:“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魏子安是热脸蛋贴了冷屁股,弄得老大没趣,想发作吧又怕把苏允君得罪得更狠了,不发作吧心里又憋着一股子火,弄得魏子安这个憋屈。

    这时候正好考官道:“下一个。”

    苏允君立刻迈步走了上去,她一上台立刻让所有人眼前一亮,实在是台上的苏允君太过漂亮,太过光彩夺目,她上台的那一瞬间甚至让人有一种百花黯然失色的感觉,连季伟鑫等一干院领导也是如此。

    立刻有人小声对季伟鑫道:“院长这就是苏允君。”

    季伟鑫眯起眼睛来看了看苏允君连连道:“好、好、好。”也不知道他说的好是指苏允君长得漂亮,还是其他的。

    其实两者都有,对于苏允君季伟鑫可并不陌生,苏允君刚来医院实习没多久,她所在的科室主任就找过季伟鑫,就一个意思苏允君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好医生苗子,不管教什么是一学就会,还能触类旁通,强烈要求季伟鑫把苏允君留在自己的科室。

    可不光就一个科室的主任找过季伟鑫说苏允君的事,几乎所有苏允君待过的科室主任都找过季伟鑫。

    季伟鑫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但当时季伟鑫并没立刻答应,毕竟实习刚开始,并且每年的留院名额也有限,这事也就一直拖到今天,不过只要今天苏允君能正常发挥留院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毕竟有那么多的主任找过季伟鑫了。

    苏允君也是先冲季伟鑫一干院领导一鞠躬,然后是对考官一鞠躬,不管谁看到这么漂亮的姑娘都会心生好感,考官自然也是如此,语气很温和的道:“开始吧!”

    苏允君没让任何人失望,并且让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她所抽取科目的难度仅次于楚天羽抽到的清创缝合术,是胸部听诊,这个科目听诊的位置多,还要说出正常的呼吸音与异常呼吸音的区别,位置多,记的东西也多,向来是考生最不想抽到的科目,有的人一抽到立刻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夸张的说跟死了亲妈似的。

    但是苏允君却是神色如常,相当自信,操作一开始不但听诊的位置准确,并且关于正常呼吸音与异常呼吸音的区别也说得相当流利,看她这操作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个实习生,反到像是个有多年临川经验的老医生正在给患者进行胸部听诊。

    苏允君可不知道自己要抽到什么科目,但却把自己所抽到的科目完成的相当完美,没有出半分的差错,还神色镇定而自信,自然给一干院领导以及考官眼前一亮的感觉。

    季伟鑫等苏允君完成操作后忍不住赞叹道:“果然是个好苗子啊。”

    其他人也是纷纷附和。

    苏允君满分!

    苏允君下来后魏子安想去祝贺一下,跟她套套近乎,缓和下关系,但苏允君却直接来到楚天羽身边道:“下一个该你了吧?”

    楚天羽没想到苏允君会直接来自己这里,先是一愣,随即点点头。

    苏允君展颜一笑道:“加油。”

    这一笑立刻让楚天羽大脑直接当机了,苏允君竟然对我笑了?

    考官在上边连喊了三次下一个,才把楚天羽的魂给拉回来,楚天羽做了一个深呼吸上了台。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