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留院考 一
    楚天羽面色如常,其他人则在窃窃私语,有的抱怨自己运气不好抽到了比较难的科目,有的则是沾沾自喜今天撞了大运,竟然抽到如此简单的科目,一时间会议室里有些嘈杂,不远处的家长们也在议论纷纷,虽然他们之中很多人都不懂这次考试,但多少也都从自己儿女口中得知了一些考试的情况,此时都期望自己家孩子抽到比较容易的科目。

    陈桂芹在医院干了几年的保洁,对比其他家长来说她对留院考的情况要更了解一些,此时也期望儿子能抽到简单的科目,到没心思去想跟婆婆变得极为恶劣的关系,以及后续会引发的麻烦了。

    至于楚天羽那个偏心眼到家的奶奶此时到是洋洋得意,在她看来自己的宝贝孙子无所不能,一个小小的留院考根本就不叫事,现在老太太已经开始想着回去后如何跟村里人炫耀他们老楚家出个大医院大夫的事了,还有回头如何跟陈桂芹、楚天羽算账,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魏子安跟一群狐朋狗友聚在一起,魏子安这人没什么脑子,按理说他利用自己是麻醉科主任公子的身份让辛振生帮着他坑楚天羽的事不应该说出来,但这家伙急于显呗自己在医院是如何的神通广大,一跟他那些狐朋狗友聚在一起便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如何坑楚天羽的事说了出来。

    魏子安一干狐朋狗友听后自然少不得对他阿谀奉承,然后用看死人的眼神就去看楚天羽,双眼里满是戏谑之色,都在等着看楚天羽的笑话。

    苏允君自然不会跟魏子安这些人待在一起,她跟几个要好的女生在一起也在议论着自己抽到的科目。

    对比苏允君、魏子安这些人楚天羽就显得形单影只了,他在医院就没什么朋友,到不是楚天羽这人不合群,主要是别的实习生结束了一天的实习有时间聚在一起去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而楚天羽则没这个时间,一下班要么就去帮母亲干活,要么就去打打零工赚点钱贴补家用,时间一长楚天羽就成了不合群的怪人,自然没什么朋友了。

    楚天风此时是愁眉苦脸的,他抽到的科目其实并不难,穿脱手术衣,换成其他实习时稍微用点心的实习生此时早就满心欢喜了,但楚天风这不学无术的人你就算让他抽到个测血压他也不会高兴到那去,实在是不会,昨天到是抱了抱佛脚看了会书,但是到现在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多时院领导就到位了,辛振生咳嗽几声道:“大家安静下,下边请季院长给大家讲话,大家欢迎。”

    掌声响起,还算比较热烈,季伟鑫穿着白大衣,四十多岁的年纪,国字脸,皮肤稍稍有些黑,就见季伟鑫双手下压示意掌声可以停了,等会议室安静下来后季伟鑫正色道:“今天是我们静海市人民医院每年一次的留院考,说得直白点那,这次考试就是为医院、为广大的患者选拔优秀的医疗人的,在这里我代表所有院领导希望各位考生拿出自己的真本事来好好发挥,取得好的成绩。”

    季伟鑫话音一落,辛振生带头鼓掌,季伟鑫缓缓坐下,冲辛振生点点头,示意考试可以开始了。

    等掌声一停辛振生便道:“我宣布考试正式开始,一号考生上来吧,二号做准备。”

    第一个上去的考生是个女孩,还不等上去就满脸的紧张之色,不夸张的说这次考试是决定她命运的考试,通过了留院考她将会成为一名医生,可要是不通过,说不定此生她就在没有穿上那件白大衣穿梭在病房中的机会了,紧张是肯定的,不是谁都有那么好的心理素质,面对可以改变自己一生的考试也可以从容而淡定。

    女孩一上去会议室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凝重、紧张起来,当然这是对于家长跟考生而言,对于季伟鑫这些院领导来说可没什么可紧张、忐忑的,有些人还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水。

    女孩先是对季伟鑫一干院领导一鞠躬,等站在旁边的考官一宣布开始便操作起来,女孩很紧张操作的过程中手都有些抖,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让考官以及季伟鑫等院领导有些不满意,一个简单的操作都紧张得直哆嗦,这要是面对真正的患者时还不吓得不敢动手啊?

    不过考官以及季伟鑫一干领导到也理解女孩,这次考试对于她来说很重要,是能改变她一生的,在有她还年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进行操作,紧张也是正常的。

    但考官也好,季伟鑫等院领导也罢,还是喜欢那些临危不乱,哪怕面对这么多人也可以从容淡定完成考试内容的考生,这样的考生心理素质更好,更适合当一名医生,医生是需要一个好的心理素质的,没个好的心理素质,遇到个急症的患者医生自己先慌了,还怎么治病救人?在抢救的过程中不出错就不错了。

    会议室里很静,一个个考生的上去当着其他考生、考官、院领导、若干家长还有一些跑来看热闹的患者跟家属进行操作考试,有的人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上去手都不知道往那放,更别说顺利的完成考核的操作内容了,最后脸色惨白的下了台。

    有的人则是镇定很多,能够有模有样的完成考核的内容,正确的回答考官的提问,得到了一干院领导以及考官的肯定后满脸笑容的下了台。

    不多时就轮到了楚天风,老太太一看到自己宝贝孙子上台了三角眼睁得老大,兴奋的对周围的人道:“那是我孙子,他聪明得很,肯定能通过考试当大夫的。”

    周围的人冷眼旁观,没一个人搭理老太太的,弄得老太太很是没趣。

    楚天风紧张得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水,站在那一动不动,考官一皱眉提醒道:“这位考生你可以开始了。”

    楚天风被惊醒过来,下意识的就道:“你说什么?开始什么?”

    考官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心想这小子是不是傻?你说开始什么?开始操作啊!想到这考官提醒道:“开始穿脱手术衣。”

    手术衣早就摆在楚天风面前的桌子上了。

    楚天风那知道怎么穿?一看是件衣服想当然的认为平时怎么穿就怎么穿呗,手术衣也是衣服不是,难道穿个衣服还能穿出花来?

    想到这楚天风心里的紧张突然就不见了,伸出手一把拿起手术衣就往身上穿,还真跟他平时穿衣服一样,既随意又洒脱。

    可穿手术衣那有那么简单?要注意的事项多了,要是跟穿自己衣服似的简单,那还考什么?傻子都会自己穿衣服。

    现在楚天风跟穿自己衣似的穿手术衣立刻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考官是看不下去了,不悦道:“你怎么穿那?”

    楚天风一愣,随即用理所当然的语气道:“平时怎么穿衣服就怎么穿这玩意呗。”说到这嬉皮笑脸的道:“手术衣也是衣服不是。”

    楚天风这话立刻让一大堆考生大笑了起来,有人捂着肚子大笑道:“手术衣也是衣服?平时该怎么穿衣服就怎么穿手术衣?我去,这小子是那来的奇葩,笑死我了。”

    哄笑声大得好像把会议室的玻璃震得都嗡嗡作响。

    老太太虽然不懂,但听到这些讥讽的笑声也知道自己孙子搞砸了,此时脸色很是难看,好死不死的旁边有人阴阳怪气的道:“大娘你不是说你孙子聪明得很吗?不是说通过留院考很容易吗?怎么连个穿脱手术衣都不会?”

    老太太周围的人立刻哄笑起来,臊的老太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然后就开始心疼他送给辛振生那五千块钱了,老太太的心在滴血啊,那可是她的棺材本啊,就这么打了水漂?

    考官火气上来了,呵斥道:“别嬉皮笑脸的,我问你会不会?”

    楚天风急道:“我怎么不会?你看我这不穿上了吗?”

    楚天风这一说下边的人笑得更厉害了,没错他是穿上了,但手术衣那是跟穿普通衣服似的穿?楚天风根本就不是来考试的,是来搞笑的。

    季伟鑫一干院领导脸色也很是难看,这什么学生?那是来考试的,分明就是来搞笑的,季伟鑫立刻冷着脸道:“你给我下去。”

    楚天风有些不服气,感觉都把手术衣穿上了,考试肯定是过了,刚要争辩辛振生就跑了过来把他给拽了下去,嘴里还训斥道:“不学无术,别在这浪费其他考生的时间。”

    一到台下辛振生便压低声音道:“赶紧滚蛋,别在这丢人现眼,你要是敢乱说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话一下把楚天风给吓住了,这小子从来就是个吃软怕硬的主,一遇到比他还横的立马就怂了,现在辛振生一吓唬他,对方还是医务科的主任,他哪敢放半个屁,灰头土脸的往老太太那去走。

    考官瞪了一眼楚天风道:“下一个。”

    魏子安立刻满脸自信之色的走了上去。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