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使绊子
    实践操作的科目很多,不可能让考生把每一项操作都操作一遍,太耽误时间,所以留院考也跟考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实践操作一样,让考生排队去抽签,抽到什么就考什么,这么一来楚天羽、苏允君等人都得去排队抽签,而楚天风竟然也在队伍里,这么一来他肯定是来参加留院考的,楚天羽搞不懂楚天风怎么就能参加留院考了?他可没在医院实习过。

    楚天风转过头得意洋洋的冲楚天羽道:“楚天羽你别考了,就你肯定考不过,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也在队伍中的魏子安立刻就是一愣,他没发现原来自己还有“战友”,愣了后立刻出言附和道:“就是,楚天羽你什么水平我们都清楚,就你那水平还是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魏子安因为是主任的公子,实习生中他的狐朋狗友不少,现在魏子安开炮了,他那些狐朋狗友为了捧魏子安的臭脚纷纷出言附和道:“楚天羽你赶紧去帮你妈干活吧,普外楼道的卫生还没搞好。”

    “是啊,楚天羽你还考什么试?你也过不了,有这时间还不如帮你妈干点活。”

    哄笑声很大,让会议室显得乱哄哄的,很像是菜市场,让负责抽签的医务科辛振生很是不满,辛振生拍拍桌子训斥道:“都安静点,这什么地方?这是考场,这是医院,一个个的成什么样子?是不是都不想考了?”

    辛振生这一吼,到是让魏子安等人干净下来,这节骨眼上谁也不想得罪辛振生,要是把他惹急了,身为医务科科长的辛振生是有权利取消他们的考试资格的。

    不过魏子安跟楚天风还是挑衅似的瞪了一眼楚天羽,站在楚天羽身边的苏允君生怕他气不过跟魏子安这些人起冲同,赶紧拉了下楚天羽道:“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看到苏允君竟然如此关心楚天羽,让魏子安更是妒火中烧,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天羽离开队伍跑到辛振生身边耳语了几句,辛振生向楚天羽看来点了点头,楚天羽心里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

    很快魏子安又回到队伍中,一转身得意洋洋的看向楚天羽,冲他竖起一根中指,意思很简单,你小子给我等着,一会有你好看的。

    看到魏子安的示威楚天羽反到是不担心了,就算是魏子安跟辛振生合起伙来坑他,但是能怎么坑?考试是公开的,在院领导的见证下进行操作考试,他操作的好坏一目了然,难道他操作得好辛振生还能睁眼说瞎话说他做的不好不成?

    另一边老太太看看陈桂芹洋洋得意道:“陈桂芹离了你跟楚天羽我们天风就不能参加考试了不成?我老太太一样能让天风参加考试,楚天羽啊……”说到这老太太冷哼一声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就他这样还想当大夫?我看他就是卖苦大力的命!”

    陈桂芹听到老太太这番话是既委屈,又愤怒,不管怎么说自己儿子也是老太太的亲孙子,有当奶奶这么说自己孙子的吗?

    陈桂芹急道:“妈你怎么能这么说天羽,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您的亲孙子啊!”

    老太太再次冷哼一声,三角眼一瞪,阴阳怪气的道:“别,我可没有这样的孙子,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怎么有楚天羽这么个不是人的孙子。”

    陈桂芹气得眼泪都快落下来了,想争辩几句吧,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她这一辈子都没跟人吵过架,那可能是自己这吵遍全村无敌手的婆婆的对手?只能一言不发的自顾难受。

    这时候排在前边的人已经开始陆续抽签了,所谓的抽签也可以说成是抓阄,因为辛振生手里攥着一把的纸条,有字的一面冲着他,没字的冲着参加考试的实习生,抽到什么一会就考什么,此时是有人欢喜有人仇,每个抽到纸条的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

    实践操作的内容有简单有容易的,例如测血压就是最简单的,抽到这个的科目的考生自然是欢天喜地的,可抽到胸部听诊之类的科目的人则是愁眉苦脸,因为这类科目难度比较大,听错一个位置,根据所听位置说出正常听诊音、病理性的听诊音哪怕错一个字,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魏子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去,这会偷偷的溜了回来,来到辛振生身边偷偷递给了他一些东西,也没人知道魏子安到底给了辛振生什么,不过当楚天羽看到魏子安挑衅的眼神时立刻猜到这家伙给辛振生的东西肯定跟自己有关,但楚天羽依旧不担心,以他现在的能力通过考试在容易不过,末世的一周他可没闲着。

    楚天风此时则很是担心,嘴里喃喃自语的向满天神佛祈祷自己千万不要抽到那些很难的查体又或者操作科目。

    楚天风这人跟他老子一样,就是个好吃懒做的主,上学也是吊儿郎当的,不然也不会就考了卫校,其实说考上的都抬举楚天风了,卫校这样的学校根本就不看分,只要给钱就能去上,门槛根本就不没有。

    在卫校里以楚天风的德行肯定也不会好好学,在学校里除了吃喝玩乐外,一节课都没好好听过,他这个德行能会什么?实习的时候楚天风基本就没怎么去过,整天泡在县城的网吧里,更是狗屁都没学到?现在突然来参加留院考,他到是临时抱了下佛脚,可这有个屁用?他上去就是去丢人现眼的,不过老太太却不这么想,在老太太看来自己这孙子是最好的,只最聪明的孩子,小小的留院考还能难住自己的宝贝孙子不成?这根本不可能,自己的宝贝孙子肯定能通过考试,顺顺利利的当上大夫。

    老太太这么一想,立刻感觉自己这钱花得太值当了。

    花什么钱?当然是给辛振生送礼的钱,那天从楚天羽家离开后老太太越想越气,跳着脚在旅店里不停的骂楚天羽跟陈桂芹母子不是个东西,楚天羽这样的废物就该无条件的把考试资格让给楚天风,然后出去卖苦力赚钱养活自己这一家子人。

    可骂能有什么用?楚天羽是不可能把考试资格让给自己宝贝孙子的,老太太开始犯愁了,骂累了后突然想到自己那二儿子了,当初就是自家这老二出的主意让自己带着天风来市里,让楚天羽把考试资格让给天风,谁想不是人揍的楚天羽竟然不肯,还把自己跟天风赶了出来。

    现在老太太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借用旅店前台的电话打给二儿子,楚天羽这二伯先是跳脚大骂楚天羽不识抬举,是野种,随即就让老太太等着,他去想办法了。

    楚天羽这二伯也算是有点能耐,竟然找到了辛振生的远方亲戚,在这个亲戚牵线搭桥下,老太太带着楚天风提着东西亲自去了辛振生家拜访。

    老太太为了能让自己的宝贝孙子楚天风顺利当上大夫也是下了血本的,把自己的棺材本拿了出来,从里边拿出五千块钱塞给了辛振生。

    辛振生一看到钱自然是乐得脸上开了花,一口答应下来,不过辛振生却说了,可以让楚天风参加留院考,但他到底能不能通过就看他自己了,到时候要是没通过考试,你们祖孙二人可不能来找我麻烦。

    老太太也答应得很痛快,在老太太看来自己的宝贝孙子聪明得就跟文曲星下凡似的,小小的一个留院考还不是手到擒来,完全没压力。

    在这种盲目的信任下老太太趾高气昂的带着楚天风来参加考试了,看到楚天羽老太太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心里诅咒楚天羽这个埃雷劈的玩意考试肯定过不了。

    很快就轮到楚天羽抽签了,辛振生看了一眼魏子安后拿出了一堆纸条,楚天羽随意的抽了一张一看立刻是冷笑连连,果然魏子安跟辛振生没憋好屁,让自己抽到了最难的外伤缝合。

    楚天羽扫了一眼辛振生手里的纸条,就想到辛振生手里所有的纸条上写的都是外伤缝合,肯定是魏子安刚偷偷给他的。

    魏子安以为楚天羽看到自己抽到了最难的外伤缝合会愁眉苦脸的,但谁想楚天羽一脸的自信之色,这让魏子安有些迷糊了,楚天羽傻了不成,抽到这么难的科目怎么脸上还满是自信的神色?

    为什么说外伤缝合是最难的实践操作科目?原因很简单,首先其他的科目参考都是给正常人查体又或者是给用于医学教学的假人进行操作,只要把查体或者操作的步骤记好就行,照葫芦画瓢一步步的来,只要下功夫把步骤都记好了便没什么大问题,可缝合不同啊,等于是患者真的进行缝合,其他的科目照葫芦画瓢,位置步骤没错就行,可缝合却是要见真功夫的,缝得好缝得坏一目了然。

    在有楚天羽这些实习生基本就没机会在实习的过程中给患者进行缝合,他们都是新手,带教老师可没哪个胆子让他们放手来,给患者缝坏了怎么办?

    实习生没机会在实习过程中练手,让他们进行缝合操作,自然是有一个算一个都很犯愁了,如此一来这外伤缝合自然是最难的科目。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