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七月的静海市哪怕是清晨气温也高得有些吓人,不动则以,一动便是一身的汗,但是天气再热人们也要顶着热浪为生计去奔波,这个世界上不是谁打出生后便可以一生都衣食无忧,路上车流如梭,马路两旁也到处都是为了生计奔波的人们。

    而静海市人民医院也永远是人满为患,整个城市就这么两三家大型公立医院,而整个城市的人口则高达几百万,面对如此大的人口基数,医院自然永远不会缺病源的,但是病人却是缺医疗资源的,不光静海市是如此,全国都是如此,华夏的医疗资源不但紧张,并且分配不均,最终就导致了但凡是大型公立医院一年到头都人满为患。

    今天静海市人民医院多了一些特殊的群体,这些人不是来医院看病的,而是陪着自己的儿女来参考的,今天是静海人民医院每年一次的留院考,希望自己子女大学毕业后能够留在医院工作的父母纷纷请假来陪考,一如当初他们陪着自己的儿女去参加高考一样,满脸的期望,满心的忐忑,只不过跟高考不同的是他们可以进去看着自己的儿女考试。

    这些人中也楚天羽跟陈桂芹,但是母子两个人刚到医院就看到了熟人,陈桂芹满脸的忐忑不安还有为难、不知所措,神情很是复杂,但最后还是一咬牙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道:“妈你怎么来了?”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羽那个偏心眼到家的奶奶还有楚天风,他们的到来让楚天羽很是不解。

    老太太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先是啐了一口,随即阴阳怪气的道:“我可不是你妈,你是我妈,哼!”

    陈桂芹脸色瞬间暗淡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很是难受。

    楚天羽皱着眉头上前一步拉住母亲的手道:“妈,我们走。”至于他那奶奶,还有楚天风早在那天楚天羽把他们赶走后就从心里在不把他们当亲人看待了,今天再次遇到,也不过是路人甲而已。

    陈桂芹看看婆婆,又看看儿子,最后无奈的叹口气跟着楚天羽走了,她也清楚前几天闹成那个样子,双方是彻底撕破脸了,说实话陈桂芹不想这样,不过婆婆怎么对待她,她还是固执也可以说是愚昧的把他们当成亲人,可她在不想这样又如何?楚天羽早已经把事做绝了,没给她留下任何的退路,陈桂芹甚至有些埋怨儿子不该如此对待婆婆还有楚天风,可在埋怨也已经没什么用了。

    老太太看着楚天羽跟陈桂芹的背影跺着脚骂道:“不是人揍的玩意,你们出门车怎么没把你们给撞死那。”说到这一拉楚天风道:“走,进去考试。”

    楚天羽跟母亲上了电梯,就在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一个清脆而有些焦急的女声响起:“等等。”

    楚天羽赶紧伸出手让快要关上的电梯门再次打开,穿着一身粉色连衣裙的苏允君一路小跑了过来,额头上有细密的汗水,未施薄粉的俏脸因为跑动的关系红扑扑的,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让楚天羽很想扑过去咬上一口。

    此时楚天羽早已经看呆了,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苏允君,浑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更忘记了自己叫什么姓什么,情窦初开的少年,看到自己心仪的女孩,往往都是楚天羽这个样子,即傻又呆,忘记了所有,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他跟他喜欢的她。

    苏允君被楚天羽看得很是不好意思,本就红扑扑的俏脸变得更红了,她刚要说点什么把楚天羽的魂给拉回来,魏子安惊喜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允君你来了?”

    很快魏子安就发现了痴呆呆的楚天羽,立刻是一皱眉,很不屑的道:“楚天羽你看什么看?”说到这讥讽的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德行,怎么着?你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不成?傻叉!”

    楚天羽回过神来怒视着魏子安道:“你在说一遍?”

    陈桂芹赶紧拉了下楚天羽小声道:“干嘛那?”说到这有些讨好的对魏子安道:“子安啊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陈桂芹如此低声下气的跟魏子安说话,也是因为知道魏子安的老子是麻醉科的主任,不是她一个保洁阿姨能得罪得起的,在一个一旦儿子通过了留院考,那就是这家医院的大夫了,更不能得罪魏子安了,得罪他就等于得罪了他那主任老子,以后给自己儿子穿小鞋怎么办?陈桂芹这也是为了儿子的前途。

    魏子安撇撇嘴,都不带拿正眼看陈桂芹的,在他看来,陈桂芹就一个臭搞卫生的,屁都算不上,根本就不值得自己跟她说话。

    魏子安瞪了一眼楚天羽,意思是你给我小心点,我跟你的账还没算那,然后换上讨好的笑容道:“允君你怎么自己来了?你父母那?”

    苏允君很是不满的对魏子安道:“魏子安阿姨在给你说话那,你没听见吗?你怎么这么没礼貌?”

    魏子安满不在乎的道:“她就一保洁阿姨而已,我干嘛搭理她?”

    陈桂芹脸色一下难看起来,而楚天羽则是一脸的怒色,他最受不得别人侮辱他的母亲,还是当着他的面,陈桂芹生怕儿子在留院考这种关键时刻闹出什么事来,赶紧拉住儿子小声道:“天羽别惹事,你一会还得考试那。”

    苏允君怒视着魏子安道:“你这人真是一点家教都没有,我跟你不熟,以后请你不要跟我说话。”

    魏子安怎么也没想到苏允君竟然会为了一个屁都不是的保洁阿姨跟他撕破脸,一下傻眼了,急道:“允君你别生气啊,我……”

    苏允君看都不看魏子安打断他的话对楚天羽道:“你复习得怎么样?”

    楚天羽感激的看了一眼苏允君,他没想到苏允君会为了自己的母亲出头,轻声道:“复习得还行,通过留院考应该没什么问题。”

    所谓的留院考不是给一张试卷让考生答题,到了实习结束这个阶段,医院更看重的是实习生的动手操作能力,考的就是这些,类似考执业医师资格证要先通过的实践技能考试,主要就是考察实习生的各种体格检查,以及基本的操作,例如考头颈部的查体,考穿脱隔离衣、静脉穿刺、腹腔穿刺这些,考的就是这些实习生的动手能力,一名医生就算理论知识学得在好,动手能力差也不可能成为一名好医生的。

    不等苏允君说什么,魏子安就冷嘲热讽的道:“哎呦,天都黑了,为什么黑了,牛飞起了,楚天羽你把牛都吹上天了,就你?还能通过留院考?吹什么牛逼?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吗?真是能吹啊。”

    魏子安说的还真没错,他们是一个组的,也就是说实习的时候魏子安去那个科室轮转实习,楚天羽就要去那个科室,楚天羽天资并不高,在有在医院也没人关照,而魏子安的老子则是麻醉科的主任,他老子早早的就打好了招呼,这么一来魏子安不管到那个科室轮转都会得到重点的培养,有什么可以让实习生练手的患者都是可着魏子安来,楚天羽则只有站在一边看的份,有时候连看的资格都没有。

    这么一来楚天羽能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学不到什么,不管去那个科室也就是给带教老师跑腿打杂的角色,他几斤几两魏子安还真清楚。

    说实话换成以前的楚天羽真不可能通过留院考,实习的时候也没那个老师尽心尽力的教他,更不给他动手实际操作的机会,这么一来他就算在死记硬背,但因为没实际动手过,也不可能通过留院考,很多东西你背得滚瓜烂熟,但真正等你实际操作的时候就会发现背得在熟也是白搭,一上手就手生得很,根本就不可能熟练的操作下来。

    但是现在的楚天羽不是以前的楚天羽了,在末世里跟南希一周的学习,他有大量的尸体用来联、练手,在加上南希尽心尽力的教授,不敢说现在动手能力有多强,但却不输给一名进医院一年左右的住院医的,住院医也没楚天羽那个条件可以有大量的尸体用来练手。

    正所谓熟能生巧,就算楚天羽在笨,可每天都有大量的尸体来练习各种临床操作以及手术,时间一长各种简单的操作也会很熟练了,在说了楚天羽也没那么笨,如此一来通过留院考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苏允君很不耐烦的对魏子安道:“你能不能闭嘴?怎么那都有你啊?”

    魏子安一张脸立刻憋得通红,心里相当不痛快,感觉苏允君脑子进水了为什么向着楚天羽这个穷小子?

    楚天羽冷冷的看了一眼魏子安,心里想道:“魏子安一会我通过了留院考,我到要看看你是个什么表情!”

    不多时楚天羽、苏允君、魏子安、陈桂芹就到了医院的大会议室,留院考就在这里举行。

    楚天羽又看到了老太太跟楚天风,他很是纳闷的小声道:“难道楚天风也来参加留院考?”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