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生命高于一切
    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清晨永远是繁忙的,不管是那个科室都是如此,毕竟静海是个二线城市,人口可不少,而作为静海市最大、最好的医院,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自然负担了主要的诊疗工作,每天医院都是人满为患,到处都是人。

    八点的时候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照常交班,头发花白的向云飞都记不清自己有多少个清晨坐在这里进行每天都是千遍一律的交班了,这样的交班枯燥而无聊,让向云飞有些厌烦,但随即他又开始不舍起来,因为距离他退休没几年了,真从主任的位置退下去回到家,向云飞认为自己一定不会适应的。

    护士交班一结束本该医生进行例行交班,但昨天值夜班负责初诊的金辉突然神秘兮兮的道:“主任给你看个稀罕玩意怎么样?”

    向云飞笑骂道:“你小子能有什么新鲜玩意?那出来我看看,我告诉你小子啊,要是不新鲜你得请大家吃饭。”

    金辉拍着胸脯保证道:“主任您老就放心吧肯定是新鲜玩意,要是不新鲜我金字倒着写。”

    有人不耐烦的催促道:“我说老金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的。”

    金辉撇撇嘴,一猫腰拿出来两样东西,一个连接这气针的胶皮管,一个还有血液残留但早就凝结的玻璃瓶,这两样东西看得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这什么玩意?

    金辉就知道没人能擦得出来,直接揭开谜底道:“我昨天出诊遇到个脾破裂的患者,普外的孙主任说了,脾都烂了,伤者是在裕华路那边,距离我们医院可不近。”

    向云飞立刻皱起了眉头道:“你是说那个人没死?”

    按照金辉所说,伤者伤成这个样子,距离医院又远,肯定是坚持不到医院的,按理说应该是死了,可金辉突然说这事肯定就是没死。

    金辉点点头,伸出手点点楚天羽弄出简易自体血液回收机道:“没死,有人用这玩意救了他的命,不过现在还在icu,能不能扛过去可就不好说了。”

    在场的人可都是医生,听金辉这么一说立刻就有人明白了,惊呼道:“这玩意难道是简易自体血液回收机?”

    金辉耸了下肩膀道:“就是这东西,没想到吧?没想到吧?咱们静海特么的还有人懂战地急救,真是日了狗了,听说那小子还很年轻,就像是个刚出校门的毛头小子,我感觉我昨天见鬼了。”

    向云飞没办法在保持镇定了,当了这么多年急诊的主任,他很清楚静海市就没几个人懂战地急救,就算懂也是在部队的医院里,市里大大小小的公立、私立医院就没人懂,连他也只是了解一些,要说能自如运用各种战地急救的技巧向云飞自认没那本事,他又不是军医,平时根本用不上占战地急救的技巧,可现在竟然有个毛头小子懂这些,这可奇怪了。

    向云飞想了下道:“那小子不会是那个军医院校出来的吧?”

    金辉摇摇头道:“这我可不知道,我到的时候那小子偷偷溜了,也没人认识他。”

    向云飞笑道:“有意思,我们静海还真是人才辈出啊,不过这小子胆子也不小,敢用这种简陋的自体血液回收机,真是不怕患者出现血栓或者血液感染啊,真出现了,麻烦可不小。”

    金辉附和道:“是啊,这小子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这么乱来,要是患者死了,家属闹起来有他受的。”

    向云飞突然对金辉道:“当时要是换成是你,你小子怎么做?”说完又对其他人道:“你们怎么做?”

    金辉抓抓头道:“换成是我?我可没这胆子,万一患者出事怎么办?到那时候我可吃不了兜着走了。”

    其他人也纷纷摇头表示自己没这个胆子给患者使用风险如此大的简陋自体血液回收机,实在是风险太大,又是血栓,又是血液感染的,那个都要命,一旦患者出现这两种情况死掉的话,家属一闹起来,自己麻烦可就大了。

    金辉一干人感觉自己想的都没错,但谁想向云飞突然猛的一拍桌子,怒吼道:“一群废物,你们还是医生吗?我问你们医生是干什么的?”

    向云飞突然发这么大的火,立刻是把金辉一干人给吓住了,但金辉却不服气的道:“主任现在医患关系本就紧张,我们这么干的话,一旦患者因为血栓或者血液感染死亡,家属在一闹起来,我们麻烦可大了,这么大的责任我们真扛不住。”

    向云飞怒视着手下这些人恨铁不成钢的道:“怕承担责任就不救人了?医生是干什么?是治病救人的,生命永远高于一切,当时的情况不这么做患者很快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这么做我知道会有一定的风险,例如血栓,例如血液感染,但却可以为患者争取到到达医院进行进一步治疗的机会,为他活下去创造了机会,这些难道你们不懂?”

    向云飞说的这些金辉等人自然懂,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夫要是连这都不懂,那可真够丢人的,但是正如金辉所说现在医患关系相当紧张,你不用这种风险大的办法救人,患者死了,家属说不出什么来,因为条件有限,又不是在医院,在有患者伤又那么重,人死了,家属能说什么?

    但是你要是用了这种不但简陋风险还大的急救措施,人当时是没死,是到了医院,可一旦出现血栓或者血液感染了,人一死,家属可就有话说了,例如我同意你们用风险如此大的急救措施了吗?又例如人送到了医院,你们这些大夫是干什么吃的,到了医院我们花钱了人就必须给我治好,这类胡搅蛮缠、蛮不讲理的家属可不在少数,别的科室不说,就说急诊,金辉这些人那个没遇到过这样的患者家属?那个没吃过他们的亏?

    他们被这些人闹得怕了,也寒心了,就算懂楚天羽所用的战地急救措施,他们也不会冒这个险,实在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但他们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就会有很多明明还有机会救过来的患者会死掉,最后吃亏的是谁?还是患者。

    向云飞当了这么多年的主任,自然懂这些,发了脾气后很开就无奈的道:“我理解你们,现在的医患关系实在是太糟糕了,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对得起自己身上那件白大衣,记住你们当年医学院毕业时候所宣的誓,生命永远高于一切。”说到这向云飞无奈的叹口气,无力的道:“交班就到这里吧,查房。”

    楚天羽可不知道因为他昨天救人的措施导致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急诊出了刚才的一码事,这会楚天羽正坐在家里发呆,面前是他从末世带回来的八万块钱。

    明天就是留院考了但楚天羽并不担心,他在末世里跟南希学的通过留院考是没问题的,现在他犯愁的是这些钱怎么贴补家用,突然拿出这么多钱,不找个合理的理由,自己母亲肯定要认为自己出去偷抢了,不然那来的这么多钱?

    在有这些钱就算母亲拿了也不说什么,可放在银行也太可惜了,现在利息低得吓人,放在银行就等着贬值吧,远不如用来做点小生意。

    楚天羽很是犯愁这两个问题,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好办法,这让楚天羽有些烦躁,他抓抓头站了起来来到院子里转圈圈,这时候外边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李婶你这一大早的干嘛去啊?”

    楚天羽立刻是眼睛一亮有了,他赶紧打开门跑了出去喊道:“赵叔,赵叔。”

    赵景波一愣道:“你小子怎么没去医院?你妈可说了明天就是留院考,这马上考试了你还不去医院磨磨刀,不快也光啊。”

    楚天羽上前一步一把拉住赵景波道:“赵叔你就别管什么留院考不留院考了,我找你有事,正事,急事。”说完也不给赵景波说话的机会就把他给硬拽了进去。

    爷俩说了足足一个多钟头赵景波才出来,他背着手一边走一边嘟囔道:“这行吗?要是让陈桂芹知道我跟她儿子合起伙来骗她,她还不得把我活撕了啊?”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是第二天,这天早上陈桂芹早早起来,难得一见的没有自己做早点,而是出去给儿子买了豆浆、油条、豆腐脑、肉包子、小米粥,总之是买了一大堆吃的,至于儿子吃得了吃不了陈桂芹根本就没考虑,她想的就是让儿子早上吃他想吃的。

    楚天羽看到这么多早点是苦笑连连,道:“妈不就是个留院考吗?你至于吗?”

    陈桂芹一瞪眼道:“废什么话?赶紧吃,一会还得去医院那,小羽你可得好好考啊,咱们家就指望你能当上大夫了。”

    楚天羽自信满满的道:“妈你就放心吧,我肯定能考过。”

    楚天羽吃过早饭便跟母亲一快去了医院,娘俩到了医院大门口发现不少家长陪着孩子来考试,刚要往里走娘俩就是一愣,他们怎么来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