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小试牛刀
    楚天羽感觉自己被冷玉田这个烂酒鬼给坑了,自己就是个实习生,可不是真正的医生,在加上跟南希学习的时间并不长,现在贸然出手万一给人治坏了怎么办?这责任谁负?

    但楚天羽转念一想这又不是在医院,自己只是给患者简单的进行一下查体,就算想做进一步的治疗手边要医疗器械没医疗器械,要药品没药品的,也不可能给患者进行治疗,这么一来也就不怕给患者治坏了。

    想到这楚天羽蹲了下来,先拍着伤者的肩膀道:“喂,听得见我说话吗?”

    楚天羽重复了两次,倒在地上的男子一点反应都没有,楚天羽立刻把手指放在了男子的手腕上,嘴中道:“脉搏微弱。”说完楚天羽翻了下伤者的眼睑,嘴中道:“谁带手电了?”

    到还真有人带了手电,不过不是医用的,而是民用的,个头大了一些,可现在这情况有总比没有强,楚天羽给伤者做了简单的瞳孔对光反射,嘴里喃喃自语道:“正常。”说到这看了下患者的下眼睑,下眼睑苍白,楚天羽立刻是一皱,飞快的伸出手去摸患者的小腹。

    看到这一幕的冷玉田突然道:“怀疑什么?”

    楚天羽脱口而出道:“怀疑外伤性空腔脏器穿孔或者破裂导致大出血,患者脉搏微弱,下眼睑苍白。”

    冷玉田笑道:“你不是医生吗?那赶紧给他治啊,还愣着干什么?”

    楚天羽很想骂娘,现在是在大街上要器械没器械要药物没药物的,怎么治?冷玉田这个酒鬼还真能给我出难题。

    不过此时楚天羽也着急了,他认为自己的诊断没错,患者就是外伤导致的空腔脏器穿孔或者破裂,但到底是那个脏器在不做腹腔b超或者ct的情况下他没办法判断,但不管是那个脏器穿孔或者破裂都已经导致了患者腹腔大出血,现在患者已经是失血性休克了,并且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这说明患者腹腔内的出血不但量大,并且出血异常凶猛。

    以患者这样的情况不立刻输血,别说等到医院了,估计都等不到救护车来人就得死,此时这男子是命悬一线,在不给他输血,人就死了,楚天羽自然是着急的,可现在的问题是在马路上,上那去找血浆?

    楚天羽想了下一咬牙抬起头左右看看发现不远处有个体育用品*店,他突然站起来就跑,翟颖不解的喊道:“楚天羽你去干嘛?”

    楚天羽根本就没回话,一路跑进体育用品*店,不多时手里拿着两根给篮球打气的气针,楚天羽也没往回跑直接进了隔壁的五金店,不多时一手提着橡胶管,一手提着一个看起来很干净的玻璃瓶跑了回来。

    翟颖跟其他人看得是一头雾水,搞不懂楚天羽弄来这些玩意干什么,但冷玉田却意味深长的冲楚天羽笑,这笑容很是怪异,如果楚天羽看到肯定会感觉浑身发毛,但可惜的是他现在一门心思想救人,根本就没心思去看冷玉田。

    楚天羽很快来到伤者身边,他喊道:“去个人把烧烤店的纱窗给我拆下来。”

    有人不解的道:“小伙子拆纱窗干嘛?”

    楚天羽急道:“当然是救人啊,快点,他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

    楚天羽这么一说立刻有人跑到烧烤店里把纱窗给拆了下来,老板听说是救人用也没阻止,反而也跑过来看热闹,很多在烧烤店里吃饭的人也纷纷跑了出来,很快就里三层外三层的把楚天羽跟伤者围在里边,搞得声势很大。

    楚天羽把手电递给翟颖道:“帮我照着。”

    翟颖举着手电是一脑袋的雾水,实在是搞不懂楚天羽要干什么,冷玉田站在近前从兜里掏出手机开始拍摄,他不拍不要紧,他这一带头立刻有不少人也都纷纷掏出手机开始拍摄,打算给楚天羽来个现场直播。

    楚天羽从兜里掏出给篮球充气用的气针,有眼尖的人发现气针的头部被磨过,本来是平头,现在有个斜角,让气针有了很强的穿刺兴,楚天羽轻轻把伤者推起来让他侧卧着,然后让翟颖帮他扶好。

    楚天羽长处一口气,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直接把气针刺入了腹部,有些胆小的人看到这一幕感觉很不适应纷纷转过头去,但更多的人却抻着脖子往里看,到要看看楚天羽这小年轻要干什么。

    气针的一头连接着黄色胶皮管,是楚天羽从五金店里找到的,气针也是在里边磨好的,气针一进入腹腔就有人惊呼道:“血。”

    没错,就是血,鲜红色出现在胶皮管中。

    楚天羽用嘴叼着胶皮管,把纱窗上的纱网撕下来一块罩在瓶口上,固定好这才把胶皮管的另一头放到纱网上,等把胶皮管一放平,鲜红色的血立刻倾斜而出,楚天羽找来的瓶子里很快就注满了鲜血。

    等血一满楚天羽立刻拔出了气针,然后直接跟护士输液一般刺入到伤者左臂的静脉中,他又从兜里拿出一根气针安装到胶皮管的另一端,然后把瓶子用瓶塞固定好,把气针刺进去,最后举起来。

    终于有人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惊呼道:“你这是把他肚子里出的血在给他输回去?”

    楚天羽点点头,然后就长出一口气,总算是搞定了。

    冷玉田突然道:“自体血液回收?你小子胆子不小啊,他是腹腔脏器穿孔或者破裂,腹腔中的血液中肯定会有一定的组织残留,你这么冒冒失失的给他输回去,这些组织残留进入到血管中可就是血栓,一旦阻塞主要的动静脉,他会没命的。”

    楚天羽看看冷玉田道:“我已经过滤了,当然这个简易的办法不能确保血液中没有任何的组织残留,但这么做最少可以让他暂时不死,真出现异物血栓也是以后的事,到了医院也有相应的设备、药品可以继续救治,总比让他现在就死掉强吧?”

    冷玉田冷笑道:“就算没有组织残留进入到血液中,但你……”说到这冷玉田点点楚天羽搞来的气针、胶皮管这些东西道:“但你弄来的这些东西可都不是无菌的,还用这些东西给他输血,血液感染可更要命,你小子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楚天羽感觉冷玉田太胡搅蛮缠了,有些不耐烦的道:“我知道我这么干可能会出现血液感染,也可能出现异物血栓导致大静脉、动脉的梗阻,但我这么做最少能让他活着到医院,如果我不这么做,他很快就会死,我为他争取了时间,也为他争取到活下去的机会,我没做错什么!”

    冷玉田撇撇嘴懒的搭理楚天羽了转身就走,冷玉田前脚走救护车就到了,医护人员忙着处置伤者,楚天羽看他们到了也没留下悄悄的退出人群走了,翟颖赶紧追了过去。

    跟车来的医生金辉与护士一看到眼前的一幕就异口同声的道:“简易自体血液回收机?”

    金辉抓抓头道:“嘿我去,今天还遇到个高手啊,懂得战地急救,什么时候静海市有这样的人了?”说到这金辉对其他人道:“这是谁做的?”

    一个大爷道:“一个小伙子,说也是大夫,不知道叫什么。”大爷说到这左右看看没看到楚天羽的身影后笑道:“那小伙子走了,做好事不留名啊。”

    金辉苦笑一声道:“行了,赶紧送医院,他啊半只脚还在鬼门关里,不过遇到那小子也算他运气好,不然就他这伤势,医院都到不了。”

    另一边翟颖追在楚天羽身后道:“你刚才那招跟谁学的?”

    楚天羽自然不能说跟南希学的,糊弄翟颖道:“书上看的。”

    翟颖跑到楚天羽跟前好奇的看着他道:“没想到啊,你这小偷还懂这么多东西。”

    楚天羽立刻是满脑门子的黑线,你才小偷,你全家都小偷,但楚天羽却不敢说,实在是自己小尾巴被翟颖抓在手里,他要是把这丫头惹急了,后果会严重。

    翟颖笑嘻嘻道:“今天这顿饭可不算数,我都没吃好,你回头还得请我。”

    楚天羽算是看出来了这翟颖算是赖上他了,不过不管怎么说翟颖很漂亮,要是没有她那头五颜六色的头发就更好看了,被这样一个美女赖上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楚天羽笑道:“行,那天我在请你。”

    冷玉田这会正躺在自己家的床上,地上全是各种酒瓶,啤的、红的、白的全有,他手里还握着一瓶啤酒,一边喝一边看手机,意味深长的笑道:“楚天羽你小子可以啊,战地急救你都会,你小子从那学的这些?”

    冷玉田说的没错,楚天羽救治男子的办法就是属于战地急救,战场上条件有限,为了救人只能利用能找到的工具保住伤者的命,至于这些简陋的工具会引起什么样的症状完全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唯一的目的就是延缓伤者的生命,让他们有时间能够到达战地医院。

    但是在华夏很多医生是不懂战地急救的,因为医学院校根本就不教授这些,就算是医生看书自学,但鲜少也会有人能熟练掌握的,医生是在医院工作又不是整天满大街转悠去捡患者,很少有人会遇到楚天羽今天所遇到的情况,但偏偏是很多医生不会的,楚天羽却会,自然让冷玉田感到奇怪。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