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冷玉田
    静海市今年的夏季比往年要热得多,哪怕天快黑下来了气温也没见有一点降低,稍微在路上走一走便是一身的汗,粘乎乎的很是难受,但正是因为天气炎热,一到晚上就有不少出来纳凉的人,也正因为晚上出来纳凉的人多,市里大大小小的烧烤店、大排档生意格外的好。

    老郑烧烤在静海市小有名气,一到晚上便座无虚席,楚天羽到的时候二十多张桌子早就坐满了,此时是人声鼎沸,空气中弥漫着烤肉的香气还有酒气。

    翟颖染的那五颜六色的头发在这里格外眨眼,楚天羽一眼就看到了她,翟颖也看到了姗姗来迟的楚天羽有些不满,但还是冲他挥挥手,引得不少人频频向翟颖看去,虽然这丫头头发弄得五颜六色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姑娘,但不可否认的是翟颖相当漂亮,身材也足够好,当然跟苏允君比起来她身材还是有些青涩,尤其是胸部的饱满度上完全跟苏允君不是一个级别,属于旺仔小馒头级别的,不过翟颖好像并不太在意。

    楚天羽迈步走过去还不等坐下,翟颖就很刁蛮的道:“你怎么才来?我最讨厌等人了,难道你不知道?”

    此时翟颖凶神恶煞的,到很有野蛮女友的味道。

    楚天羽心道:“我好像跟你今天才认识,我那知道你讨厌等人?”但他没说,遇到翟颖这样的刁蛮丫头,你跟她吵纯粹是给自己找不痛快,楚天羽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便道:“堵车,你也知道咱们市一到晚上那那都堵车,我也没办法。”

    翟颖撇撇嘴一挥手喊道:“服务员点菜。”

    服务员一把菜单递给翟颖,翟颖便道:“肉串二十,肉筋二十,大腰子二十,麻小两份,扇贝、生蚝每样十个,羊鞭有吧?来十个。”

    楚天羽听不下去了,诧异的看着翟颖道:“大腰子也就算了,你一个女孩还吃羊鞭这东西,口味也太重了吧?”

    翟颖嘿嘿坏笑道:“我一小姑娘自然不吃什么腰子、羊鞭啊,但你吃啊,俗话说得好吃什么补什么嘛!”说完丢给楚天羽一个暧昧的眼神。

    服务员一听这话立刻目光古怪的向楚天羽看去,看得楚天羽直发毛,好像自己那方面不行似的,他赶紧道:“我不吃这些。”

    翟颖突然一拍桌子,把楚天羽跟服务员都吓了一大跳,她恶狠狠道:“我让你吃,你就得吃,在废话姑奶奶抽死你。”

    楚天羽瞬间就萎了,没办法他小尾巴在翟颖手里捏着,真把这背景不凡的大小姐惹急了,她要是真跑到医院说自己偷东西,那自己可真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楚了,想到这楚天羽一拍头,感觉翟颖就是老天爷派来玩他的。

    看到楚天羽不敢说话了,翟颖伸出手拍拍楚天羽的脸,就跟撸猫似的,她满意的点点头道:“这才乖嘛。”说到这对服务员道:“扎啤来一桶,花生毛豆什么的你看着上,总之这些凉菜那个快就上那个。”

    服务员道:“好嘞”说完转身走了。

    楚天羽看看翟颖叹口气道:“要那么多酒你喝得了吗?”

    翟颖一边玩着自己的手指一边道:“谁说我喝了,我是让你喝。”

    楚天羽受不了了,一桶扎啤那可是十升,他肚子又不是下水道,那里装得下?急道:“我喝不了。”

    翟颖立刻一瞪眼道:“你在说一句?”

    楚天羽很幽怨的看了一眼翟颖没敢说话,他真是搞不懂了自己那得罪这丫头了,用得着这么整自己吗?

    很快翟颖点的东西就上来了,腰子楚天羽能吃,也吃得下去,可羊鞭这东西他就有些接受不了了,偏偏翟颖拿起一串递给他笑道:“吃了,一口干下去,可好吃了。”

    楚天羽很想骂娘,好吃你为什么不吃?臭丫头,好歹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用得着这么玩我吗?

    就在楚天羽为难的时候一个男声传来:“楚天羽?真巧啊?”

    楚天羽侧头一看就看到了早上在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位大叔,这位明显是刚喝过,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走路也歪歪扭扭的,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拿起一串羊鞭一口干下去,又抄起楚天羽的扎啤杯只一口便给喝得一干二净,看得楚天羽跟翟颖直瞪眼。

    翟颖第一个发作怒道:“你谁啊?让你坐了吗?让你吃了吗?赶紧滚蛋。”

    大叔傻兮兮的笑着,看看楚天羽,又看看翟颖笑道:“怎么着?早上刚英雄救美,晚上美人就以身相许了?”

    翟颖一拍桌子怒道:“喂,跟你说话那,你聋了吧?赶紧滚蛋。”

    大叔突然也一拍桌子道:“臭丫头,信不信我一个电话打到翟老六那去?”

    翟颖立刻就是一愣,急道:“你认识我爸?”

    大叔撇撇嘴道:“不但认识,还熟得很,又没上学吧?还跑这喝酒来了,要是让你爸知道,后果你清楚。”

    翟颖彻底老实了,低着头不敢在说一句话,她很清楚如果被她老子知道她逃课,还跑这喝酒来,后果真的会很严重。

    楚天羽是长出一口气,自己总算是有救了,要是这大叔不在的话,自己今天非得被翟颖这臭丫头玩死不可。

    大叔给自己接了一杯扎啤,很不客气的再次一口喝掉,看得楚天羽直瞪眼,这家伙也太能喝了吧?这么大会两杯一升的扎啤就这么喝下去了?

    大叔打了个酒嗝看看楚天羽道:“你小子这么看我干嘛?来喝酒啊。”说到这对翟颖道:“还有你,也陪我喝点,我自己一个人喝没意思。”

    翟颖不想喝,但一想自己要是不喝,眼前这位神秘的大叔真给自己老子打电话,那自己肯定就惨了,最后也只能端起杯不情不愿的喝了一大口。

    楚天羽喝了一口后道:“大叔还不知道您叫什么那?”

    大叔怂了下肩膀道:“我叫冷玉田!”

    翟颖扑哧一口笑了出来,直接道:“冷雨天?好怪的名字啊,哈哈。”

    冷玉田立刻瞪了一眼翟颖,吓得这丫头不敢在笑了,不过却偷偷瞪了一眼冷玉田,显然不服气。

    楚天羽笑道:“冷这个姓可少见啊。”

    冷玉田端着酒杯身体有些摇晃道:“你小子是人民医院的实习生?”

    楚天羽点点头道:“是啊,怎么了?”

    冷玉田若有所思的想了下道:“没什么,就是好奇你们这破医院怎么能培养出来你这样的实习生。”

    楚天羽有些不服气道:“我们医院怎么就破了?也是公立的三甲医院好不好?”

    冷玉田撇撇嘴道:“公立的三甲医院?切,能跟静海附属医院比吗?”

    楚天羽立刻不说话了,还真没办法比,静海附属医院全称是静海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静海医科大学在华夏的医学院中排名一般,但是在省里却是数一数二的,当年楚天羽就想考静海医科大,但却没考上,而隶属于静海医科大的附属医院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在静海市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医疗技术水平是远超静海市人民医院的,老大从来都是静海附属医院,而静海市人民医院却是万年老二。

    当初楚天羽也想过去静海附属医院实习,但可惜的是这家医院只要静海医科大出来的学生,其他院校的根本就不接收。

    现在冷玉田拿静海附属医院跟静海人民医院比,那静海人民医院还真就是个破医院了。

    冷玉田自顾的喝了一大口啤酒斜眼看了看楚天羽道:“小子你老师是谁?”

    楚天羽的老师不少,因为他那个科室都要待,一一说出来后,冷玉田再次撇嘴道:“都是无名小辈,不认识。”

    冷玉田的话音刚落突然女人的尖叫声传来,楚天羽、冷玉田、翟颖立刻循声看去,老郑烧烤就在马路边上,一个人被车撞倒了,躺在地上人事不省。

    冷玉田站起来迈步就走,楚天羽跟翟颖紧随其后。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围观了,大家都在以乱纷纷,但就是没人去看看被撞的人是个什么情况,司机也吓傻了,这会还坐在车里没出来。

    冷玉田突然道:“让让,这有大夫,让他给看看。”

    刚才冷玉田说了半天,楚天羽到不认为他也是医生,也没那个医生会跟冷玉田似的整天喝得醉醺醺的,现在他突然这么一说,楚天羽下意识就认为自己想错了冷玉田是医生,他正打算看看冷玉田怎么给伤者诊治,谁想冷玉田突然一脚把他给踹了进去。

    围观的人一看冲进来个毛头小子,立刻有人道:“小伙子你真是大夫?不是你可别乱来啊,人命关天。”

    说实话楚天羽此时也是心里有些发慌,他跟南希学习的时间可并不长,还远没到可以独当一面的地步,现在突然让他单独给一名伤者诊治他心里是没底的,在加上刚才那人说的话,更是让楚天羽心里发虚。

    冷玉田看着发愣的楚天羽道:“愣着干什么?给他先看看啊,耽误治疗可是会死人的。”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