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撕破脸
    楚天羽直接被老太太的话给气乐了,我们找院领导说我主动把楼院考的资格让给楚天风?你们当医院是我家开的吗?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要跟我妈真为这事去找院领导,非得被人把大牙笑出来不可,你们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又或者这馊到家的主意那个傻缺给你们出的?真特么的有够奇葩!

    陈桂芹满脸为难之色的继续解释道:“妈我就是一个保洁阿姨,天羽那又是个实习生,院领导怎么可能听我们的?在说了就算我们去说了院领导也不会听啊。”

    老太太三角眼一瞪,冷冷的看着陈桂芹道:“陈桂芹你少跟我来这一套,我都打听好了,只要楚天羽主动把名额让出来天风就能去参加留院考。”

    楚天风把嘴里的鸡肉咽下去附和道:“对,只要楚天羽把考试资格让给我,我就能去参加考试,我爸说的。”

    楚天羽立刻是一阵无语,自己那二叔到底是有多脑残?多二百五?竟然想得到如此奇葩的一招,还真是难为他了。

    想到这楚天羽冷笑道:“楚天风你爸脑子进水了,你特么的也脑子进水了吗?”

    老太太一听楚天羽这如此不客气的话,立刻脸一拉训斥道:“楚天羽你怎么跟你哥说话那?”

    楚天羽是终于忍不下去了,猛的一拍桌子,“啪”的一声响,桌子上的盘子、碗筷“哗哗”响,他寒声道:“我没有他这样的哥,也没有你这样的奶奶,告诉你们,我早就受够你们了,一家好吃懒做的玩意,这些年要不是我妈每个月给你们钱,你们早就饿死了。”

    老太太没想到楚天羽竟然敢这么跟她说话,立刻是勃然大怒,尖声吼道:“楚天羽你放肆,你怎么跟我说话那?知道我是谁吗?”

    陈桂芹眼泪落了下来,拉了一把楚天羽,用哀求的语气道:“天羽别这么说话,这是你亲奶奶。”

    楚天羽冷笑道:“亲奶奶?他有把我当他孙子吗?小时候什么好东西都是楚天风、楚天杰的,有我的份吗?这些我就不说了,就说现在吧,他这当奶奶的说我笨,说我当不了大夫,就应该去当什么服务员,让楚天风这蠢货去参加留院考。

    真是亏他们想得出来,楚天风聪明?他聪明考个卫校?我承认我这人也不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是我考的是本科,他拿什么跟我比?我告诉你们别说留院考的资格不能让了,就算能让,我也不会让给楚天风这个蠢货,这医生我当定了。”

    老太太不怒反笑道:“楚天羽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这德行的你能当上大夫?我老婆子是没什么见识,但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话老太太给你放这,你要是能当上大夫,我是你孙子。”

    楚天羽冷笑道:“行啊,那您老就等着吧。”

    楚天风撇撇嘴用相当不屑的口吻道:“楚天羽你真是疯了,你要是真能当上大夫,我也是你孙子,你要是当不上,我特么的是你爷爷。”

    楚天羽双眸中寒光闪现,要不是他母亲在,这会他非得把楚天风揍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陈桂芹急道:“天羽你少说两句吧,他们是你奶奶跟表哥啊。”

    老太太怒道:“我没他这个不孝的孙子,让他滚,现在就滚。”

    楚天羽怒道:“我也没你这么个偏心眼的奶奶,让我滚?这是我家,该滚的是你们吧?”

    老太太猛的一拍桌子怒道:“这是我儿子家,你给我滚!”

    楚天羽是真忍不下去了,猛的站起来,一把揪住楚天风的衣领就往外走,嘴里骂道:“立刻给我滚出去,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楚天风被凶神恶煞的楚天羽吓坏了,也不敢反抗,只能喊道:“奶奶救我,救我,楚天羽要打我。”

    老太太赶紧站起来追上去,嘴上骂道:“楚天羽你个丧尽天良的王八羔子,你把天风给我放下来,放下来。”

    楚天羽根本就不听,他真的是受够了,揪着楚天风飞快的往外边走,一出门,手上一用力把楚天风丢了出去,顺手也把老太太推了出去,但楚天羽在生气,也没到对一个老人动粗的地步,所以只是推了出去,并没用力。

    楚天羽怒视着眼前这一老一少道:“从现在开始我不认识你们,以后再敢来我家,别怪我不客气,滚。”仍下这句话楚天羽“砰”的一声把门摔上了。

    陈桂芹正好追过来,还不等她说话,楚天羽就一把拉住她道:“妈今天这事你必须听我的,我们必须跟他们恩断义绝。”

    陈桂芹急道:“可他们是你奶奶跟你哥啊,不能这样。”说完竟然想去开门。

    楚天羽一把把母亲抱起来道:“妈你把他们当亲人,他们把咱们当亲人了吗?这些年咱们过的是什么日子您比我清楚吧?您赚钱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但却得给他们,他们说您一声好了吗?给您好脸色了吗?他们把您当什么了?说句难听的,他们是把您当牲口使,这样的亲人我们不要也罢。”

    门外老太太跳着脚大喊道:“街坊邻居快出来看看啊,我那不孝的孙子把我老太太打出来了,还有那个搞破鞋的陈桂芹,我儿子一死她就到处勾引男人啊,不是个东西啊,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给我儿找了这么一个媳妇,要不是她,我儿那会死啊,大家快来评评理啊。”

    老太太这么一喊立刻是惊动了街坊邻居,不多时老太太周围就聚了一堆人,大家对老太太跟楚天风是指指点点,有老街坊了解情况,知道这老太太就不是个东西,现在在这撒泼打滚,十有**是陈桂芹没给够她钱,但有不了解情况的,立刻是出声指责楚天羽跟陈桂芹母子不能这么对待老人。

    老太太是越骂越难听,越骂越来劲,陈桂芹受不了了,站起来就想去开门让老太太跟楚天风进来,有什么事在家里解决,这么闹下去太丢人了。

    但楚天羽却一把拉住母亲道:“妈,你别管他们,这事我来解决。”

    陈桂芹急道:“你啊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给他们点钱把他们打发了就行了,你说何必闹成这样让街坊邻居笑话那?”

    楚天羽很严肃的对母亲道:“妈,您不能在给他们当牛做马了,您要是认我这儿子,今天就听我的。”

    楚天羽这话说得很重,到是把陈桂芹说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楚天羽看母亲没了去开门把那一老一小放进来的意思,立刻去了自己房间从包里拿了几百块钱,出了门就顺着自家左边的院墙跳了过去,正巧一个很胖的妇人正在洗衣服,一看到楚天羽先是吓了一跳,下一秒就笑道:“我说小羽子,你奶奶在那骂街,你听不下去就想从我家走啊?”

    楚天羽几步过去拿出二百块钱递给胖妇人道:“四婶,咱们这么多年老街坊了,我家是个什么情况您清楚,外边那一老一少欺负我家多少年了?我今天是忍不住了,这两百块您拿着,现在就出门扯着嗓子开骂,使劲骂,只要把他们骂走了,我回头在给您二百,说话算数。”

    要是楚天羽不给这钱,胖妇人才懒的管这闲事,又不是她家的事,但偏偏这胖妇人是个见钱眼开的,还是胡同里有名的悍妇,论骂街,整个胡同里就没人是她对手,都得喊个服字,现在楚天羽先给二百,还说只要把那一老一小骂跑了就在给二百,这买卖好啊,胖妇人立刻笑眯眯的先擦擦手,然后把钱接过去塞进兜里笑道:“小羽子,四婶早就看不惯你那奶奶一家子了,呸,什么东西,这么多年太欺负你跟你妈了,这忙四婶帮了,但不是看在这钱啊,是我看不惯他们这么做,你啊,就在这听着吧,我保准把那老东西跟那小东西骂跑。”

    仍下这话四婶就兴高采烈的出去了。

    楚天羽看他走了也没真坐在那等,而是直接进了四婶的家,他直接来到左侧的屋子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里边立刻传来骂声:“草泥马谁啊?活腻了吧?敢……”

    话音到这断了,很快讪讪的笑声响起:“我当谁那,楚天羽啊,你找我干嘛?我最近可没得罪你。”

    这人是四婶的儿子,叫田德水,比楚天羽大几岁,小时候想仗着自己比楚天羽大想欺负他,结果被楚天羽打得哭爹喊娘,打那以后田德水就非常怕楚天羽这打起架来不要命的家伙,现在楚天羽突然破门而入,田德水还以为是自己那里得罪楚天羽了,他是来揍自己的。

    楚天羽看看大中午还赖在床上的田德水直接仍给他两百块钱道:“滚起来,帮我办点事。”

    田德水跟他娘一样,都是见钱眼开的货,一看到钱就是眼睛一亮,一把抓起来道:“什么事你说?我保证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

    楚天羽微微一笑道:“你这么干……这么干就行。”

    田德水一听这事难度不大,立刻爬起来穿上裤子就跑。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