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没安好心
    一直就瞧不起自己这弟弟的楚天风也满脸笑容的凑了过来拿出一包中华从里边抽出一根递给楚天羽道:“来天羽,冒一根。”

    看到这盒烟楚天羽有一种一拳砸到楚天风脸上的冲动,楚天风一家好吃懒做,一年也赚不了几个钱,全靠自己母亲省吃俭用赚钱养活他们一家,自己跟母亲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可楚天风到好,出手就是中华,你特么的以为你是谁?

    但楚天羽最终还是忍住了,真动手打了楚天风,老太太就别说了,就说他那二叔、二婶肯定就要打上门来,闹得自己一家不得安生,母亲要被他们指着鼻子骂,偏偏母亲还是个老实得懦弱的人,肯定是不敢跟他们吵的,只能任由他们骂,最后还得给钱给东西,楚天羽不想让母亲受这个气。

    楚天羽脸色难看的道:“不会。”

    楚天风撇撇嘴,也不搭理楚天风,自顾的抽了起来,他自认自己抽烟姿势潇洒,长相也帅,于是乎向周围几个美女吹了几声口哨,但可惜的是换来的不是美女的笑容,而是厌恶的白眼,楚天风愤愤不平的道:“眼瞎。”

    楚天羽可不想跟楚天风在这丢人显眼,赶紧道:“咱们走吧。”他连个奶奶都懒的喊,可见楚天羽是多么厌恶那个跟他有血缘关系的老太太了。

    楚天羽迈步就要向公交站点走,但谁想楚天风却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对楚天羽喊道:“大热天的坐什么公交?打车,打车。”

    楚天羽满脸怒色的转过身,很想大声质问楚天风,你特么的是赚一分还是两分了?你打车的钱是你那好吃懒做的爹妈给的还是怎么的?还不是我妈给的?

    老太太看楚天羽到了爆发的边缘,赶紧道:“天羽打车吧,你哥身子骨弱,热不得,会生病的。”

    楚天羽强忍心头的火气上了车,要不是为了自己母亲,楚天羽真想转身就走,不管这一老一小的死活。

    上了车老太太一反常态的对楚天羽问寒问暖的,看她那说话的语态还有神情到真像是个很久没见孙子的老太太,赶紧问问孙子的近况,生怕孙子这阵子吃不好、睡不好。

    但楚天羽太清楚自己这奶奶的脾气秉性了,她啊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就没安好心,楚天羽懒的搭理老太太,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说话。

    车很快到了楚天羽家门口,楚天羽刚要下车老太太一把拉住楚天羽道:“天羽啊你这当弟弟的总不能让你哥出打车钱吧?他一个学生,那有钱啊是吧?在说了,又是我们大老远来看你们,这打车钱还是得你出。”

    楚天羽简直要被老太太气疯了,楚天风是跟我同岁,但却比我大好几个月,是当哥的,打车钱那有弟弟出的,在有他是学生,我就不是了?他没钱抽中华?你们大老远来看我们?我特么的让你们来了吗?是你们自己来的。

    楚天羽是越想越气,立刻就要发作,但这时候陈桂芹出来了,一看到儿子满脸的怒色就知道儿子要发作了,赶紧道:“妈你们先进去,我来给钱,天羽赶紧带你奶奶跟你哥进去。”

    看到母亲这样楚天羽心里的火气更盛了,他就搞不懂了自己母亲为什么会如此软弱,被他们欺负成这样了,还把他们当亲人看?

    老太太瞪了一眼陈桂芹颐指气使的道:“饭做好了吗?有天风爱吃的白斩鸡吗?对了,天这么热,给他弄冰镇啤酒了吗?”

    陈桂芹赶紧道:“做了,酒也买了,妈你们先进去。”

    白斩鸡?冰镇啤酒?想吃你们自己买去,凭什么让我妈给你们做,你们特么的以为你们是谁?楚天羽是真受不了了,陈桂芹赶紧一拉他道:“愣着干什么?赶紧进去啊,外边多热。”

    楚天羽在想发作,但也不想让母亲难受,心里这股子邪火也只能强忍下去,阴沉着脸走了进去。

    楚天风一进门就撇撇嘴道:“我说楚天羽你家这么多年怎么还这么破破烂烂的?还不如我家那?看看这沙发?都破烂成什么样了?赶紧仍了吧!”

    楚天羽看母亲没进来,立刻恶狠狠的道:“楚天风你特么的再敢废话一句,信不信我特么的弄死你。”

    换成以前的楚天羽这么说话,楚天风还真不怕,他有老太太跟他父母撑腰,但是现在的楚天羽说这话的时候让楚天风仿佛闻到了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吓得他头皮发麻,脸色巨变,赶紧低下头不敢在看楚天羽,实在是此时楚天羽的神态太吓人了。

    老太太从外边走了进来看看桌子上的饭菜点点头,感觉还行,大模大样的往主位上一坐立刻道:“陈桂芹磨蹭的干什么那?赶紧把酒拿上来,天风都热坏了。”

    此时楚天羽已经快气疯了,可偏偏因为母亲在却没办法发作,这让他有一种想撞墙的冲动。

    陈桂芹赶紧把啤酒拿上来递给楚天风,有老太太在,楚天风胆气一壮,也不喊陈桂芹大娘,接过啤酒就喝,喝后还撇撇嘴道:“这酒不好喝啊?我们大老远来,就给我喝这个?有你们这样的吗?”

    楚天羽听到这话立刻向楚天风瞪去,吓得这小子一缩脖子不敢说话了,他感觉今天的楚天羽跟以前的不一样了,瞪眼的时候相当吓人,好像他杀过很多人似的。

    老太太看自己宝贝孙子不满意刚要让陈桂芹出去买,可转念一想自己这次是有事相求,不好把事做得太过,便道:“凑合喝吧,那那么多事?”

    这话让陈桂芹都是一愣,以前但凡是楚天风不满意的饭菜,老太太就得让自己重新做,要不就去饭店买,今天这是怎么了?

    陈桂芹心里忐忑,楚天羽心里也在猜老太太今天这是唱的那一出?

    老太太冲陈桂芹一挥手道:“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吃饭。”

    陈桂芹心里有些感动,自打嫁到楚家来,老太太就没给过她好脸色,从来没主动喊过她上桌吃饭,以前都是她在一边伺候,等老太太吃完了在吃他们吃剩下的,难道是老太太岁数大了转性了?想到这陈桂芹走过来坐下。

    楚天风是真饿了,也不管长辈还没动筷子,直接拿起鸡腿来开始胡吃海塞,一口肉一口酒,到是吃喝得不亦乐乎。

    老太太也没说什么闷头吃饭,弄得陈桂芹跟楚天羽心里更是纳闷。

    吃了一会老太太放下筷子跟碗道:“我吃饱了。”说到这看向楚天羽笑道:“天羽啊听说你在人民医院实习?”

    楚天羽知道肉戏来了,也放下碗筷道:“对。”他到要看看这一老一少大热天的来市里到底是要做什么。

    老太太微微一笑道:“好啊,好啊,好啊。”

    老太太连说三个好,说得楚天羽跟陈桂芹是一头雾水,不就是在人民医院实习吗?又不是医院的大夫,有什么好的?

    老太太看看还在胡吃海塞的楚天风,又看看楚天羽讪讪笑道:“天羽啊你哥也是学医的,你看,你哥打小学习成绩就比你好,人也比你聪明,是吧?”

    楚天羽此时很想骂娘,楚天风学习比我好最后考了卫校?自己不管怎么说也考了本科那,比我聪明?你看他蠢样,从小到大他干过什么聪明事吗?

    老太太看楚天羽不说话,再次讪讪笑道:“天风是个好孩子,人不但聪明还一表人才的,不当大夫可惜了,还得当人民医院的大夫才不埋没了他,你们说是吧?”

    对老太太的话楚天羽是嗤之以鼻,就楚天风这德行的还当市人民医院的大夫?他怎么不上天那?怎么不跟太阳肩并肩那?

    老太太微微一笑继续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索性挑明了吧,我们这次来那,就是想让天风代替天羽去考试,天羽人笨,当不了大夫,随便找个活当个什么服务员的就好了,天风人聪明,考试肯定能过,以后就是是人民医院的大夫了,咱们老楚家也能出个大夫,你们以后有个病有个灾的就找天风,能沾光,是吧?”

    楚天羽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你们脑子里都是屎吧?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别的不说,就说楚天风都没在我们医院实习过,他就没这资格参加留院考,你们认识医院的领导吗?认识局里的领导吗?一窝子好吃懒做的玩意,你们认识个屁,谁都不认识,谁给你们的自信让楚天风去参加留院考?

    在有就算楚天风能去参加留院考,就他这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臭德行,他要是能通过留院考,我把脑袋拧下来。

    陈桂芹满脸的为难之色,看看儿子,又看看婆婆很是无奈的道:“妈,留院考必须是得在人民医院实习的实习生,天风没在医院实习过啊,是没资格参加考试的。”陈桂芹在医院当保洁,是知道这事的。

    老太太一拍桌子怒道:“你们都是死人吗?你们不会去找领导说说,说楚天羽主动把参加考试的资格让给天风不就得了?”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