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大小姐
    小小的金店里*味十足,双方剑拔弩张,下一秒似乎就要大打出手,但是此时光头男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不远处那小子看样子也就是个大学生,要不就是刚出校门,总之绝对不是在街面上混的,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对上自己这么多人,还都手持棍棒、砍刀,但却从他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惧色,这太反常。

    末世七天楚天羽每天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面目狰狞可怖随时都能把人撕扯成碎片的丧尸他尚且不怕,怎么会怕光头男这些家伙?楚天羽早就想好了,眼前这些王八蛋只要敢动手,就算自己没那能耐把他们全干掉,但也要拉上十几个垫背的!

    楚天羽骨子里的狠劲与韧劲此时是被彻底激发出来,他从来就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更不是个会跪地求饶的人,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就算要死,也要让对方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是楚天羽从小到大信奉的法则,不然他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早就被其他孩子欺负得不成样子了。

    楚天羽突然笑了,阳光下这笑容非但没让人感到温暖,反到让人感到顺着骨子里冒寒气,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看到这笑容光头男一干人的嚣张劲没了,反到感觉头皮发麻,下意识就后退一步,他们这些人也就是欺负、欺负老百姓,可没杀过人,但是楚天羽那?在末世这个没有任何法则的地方他会干掉所有对他意图不轨的人,有些时候他早就不把人命当回事了。

    对上楚天羽这么个整日刀头舔血的人,气势上哪怕光头男这边人多,但始终被楚天羽压了不止一头。

    楚天羽很清楚今天这事很难善了,此时已经启动了抢敌先机附加技能处刑,第一目标就是光头男,剩下两个楚天羽选择了看起来像是头目的人,技能一旦发动,楚天羽都没办法留手,这三个人必死无疑。

    光头男此时心里窝火,自己这边几十号人,怎么就有些怕这小子?怕他个球啊,他特么的就一个人,妈的!想到这光头男怒喝道:“还特么的愣着干什么?给我弄死这小子!”

    楚天羽听到这句话就准备发动处刑技能,死也要多拉几个垫背的,可偏偏就在这时候一个嚣张的女声响起:“干什么?干什么?都特么的给姑奶奶滚一边去。”

    这声音楚天羽感觉很熟悉,仔细一想立刻就是一愣,不会是崔颖吧?

    混混们分开,翟颖满脸傲色的走了进来,让楚天羽诧异不已的到不是崔颖进来了,而是边上混混对她的态度,恭敬、惧怕,这丫头什么来头?

    光头男看到翟颖赶紧换上笑脸有些谄媚的道:“翟姐您怎么来了?”说完立刻对旁边的混混呵斥道:“你们还特么的愣着干什么?给翟姐弄点冷饮,快特么点。”

    翟颖没搭理光头男,走到楚天羽跟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下,又扫了一眼旁边柜台上的金银首饰突然“扑哧”一声笑了,伸出一根青葱般的手指点着楚天羽的鼻子尖意味深长的笑道:“原来你……”

    翟颖没往下说,一个转身双手背在身后看看光头男相当嚣张的道:“眼瞎了是不?我的人也敢动,刘老三我特么的看你是活腻了。”

    光头男听到这话额头上的冷汗顷刻间就下来了,挺大一个老爷们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三言两语吓成这德行,实在是有够丢人的,但不管是光头男,还是其他人,都没感觉这有什么丢人的,谁让说这话的是翟颖翟大小姐那?

    楚天羽不傻,看出这小太妹身份相当不一般,不然那可能把这些无法无天的混混吓成这样。

    光头男飞快的给了自己一记耳光,低声下气的道:“翟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是真不知道这位兄弟是您的人啊,要是知道借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干这事啊。”

    其他混混赶紧道:“是啊,翟姐我们真不知道,不然我们哪敢啊!”

    翟颖厌恶的看了看这些人,又扫了一眼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二膀子道:“他打的?”

    光头男赶紧点头。

    翟颖转过头看着楚天羽意味深长的道:“你小子下手挺黑啊。”说完呼出一口气,大模大样的拉过一把椅子指指柜上的金银首饰道:“既然不认识,那就算了,把这些东西收了把,价格按照道上的来。”

    光头男一听这话立刻是长出一口气,满脸的如临大赦,屁颠屁颠的去给楚天羽拿钱去了。

    二十多分钟后楚天羽跟翟颖站在荣兴街的出口,楚天羽掂量了下包里的八万块钱,又有一种做梦的感觉,说真的楚天羽长这么大别说八万了,一万的现金他都没见过,弄得到这些钱还真对亏了翟颖,没有他,今天别说弄到钱了,楚天羽不死也要扒层皮,实在是光头男这伙人人数太多。

    楚天羽看看翟颖道:“谢谢你啊。”

    翟颖背着手围着楚天羽转了两圈压低声音道:“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楚天羽一皱眉道:“我是什么人?”

    翟颖伸出小手拍拍楚天羽的包道:“你说那?”

    楚天羽此时是满脑门子的黑线,翟颖显然是把他当贼了,可他偏偏却没办法解释,今天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楚天羽是越想越郁闷。

    翟颖嘻嘻笑道:“行了,不用感觉别扭,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们啊,是一类人。”

    楚天羽很想说:“鬼才跟你是一类人。”可他说了,就得解释,但是怎么解释?跟翟颖说他刚卖的那些金银首饰不是偷的,是从末世里带回来的?打死楚天羽也不可能跟翟颖说这事啊。

    翟颖伸出手拍拍楚天羽的肩膀道:“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怎么谢我?”

    楚天羽此时很是头疼,无奈道:“你说吧,要不分你点?”

    翟颖撇撇嘴不屑的道:“我才不稀罕你的钱。”说到这她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了几圈笑道:“你请我吃饭吧,我要吃大餐。”

    此时已经快中午了,楚天羽还得去接他那个偏心眼的奶奶,还有他很讨厌的楚天风,那有时间陪翟颖吃饭?只能道:“中午不行,我有事,要不晚上?”

    不管翟颖怎么误会楚天羽,今天这事确实是多亏了她了,不然楚天羽就算是不死也要被拔掉一层皮,请翟颖吃个饭感谢一下在他看来是应该的。

    翟颖笑道:“好啊,把你手机给我。”

    楚天羽不解的道:“你自己没手机啊?”

    翟颖一跺脚很不耐烦的道:“让你给我你就给我,那那么多废话?”

    楚天羽叹口气把手机给了翟颖,翟颖接过来就撇撇嘴,显然很看不上楚天羽手里这台服役了好多年的破旧手机,但还是把自己手机号输入进去,然后打给自己,这才把手机递给楚天羽道:“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你要是不接……呵呵,我就去你们医院,把你干的事说出来,到时候你会死得很难看,嘻嘻!”

    楚天羽很是无奈,自己这小尾巴算是被翟颖给揪住了,希望这丫头以后千万不要逼着自己跟他乱来。

    告别翟颖后楚天羽很是不想去汽车站,但不去还不行,最后心情沉重得跟上坟似的去了汽车站。

    楚天羽到的时候老太太跟楚天风的班车还没到,他站在外边琢磨着楚天风怎么就有资格参加留院考那?他又不是在人民医院实习的,搞什么名堂啊?

    楚天羽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是怎么回事,索性不想了,站在出站口无聊的看着天空。

    11点多的时候老太太跟楚天风终于是到了,楚天羽这奶奶身材瘦小,满脸的皱纹,跟其他老人不同是,老太太绝对不会给人慈眉善目的感觉,反而会给人一种很不好相处的感觉,主要原因就是在老太太的三角眼上,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老太太的脾气秉性就不说了,绝对不是善良的人,要是也不会偏心眼到那种地步,还威逼利诱的不允许楚天羽的母亲改嫁,让她继续当老楚家的长工,给她跟她那倆儿子当牛做马。

    楚天风那相貌有些像老太太,尤其是那一双三角眼,给人第一印象就不像是个好人,不过别看他是农村出来的,但穿着打扮可比楚天风时尚多了。

    一看到这倆人楚天羽心里就烦得不行,但又不得不过去,刚到近前老太太三角眼一瞪训斥道:“怎么才来?磨磨蹭蹭的。”

    楚天羽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他是刚来吗?他早早就守在出站口了好不好?楚天羽懒的跟老太太争辩,伸出手接过老太太的行李,就在这时候老太太突然换上笑脸道:“天羽啊天太热,奶奶又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心里头烦,刚说你的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听到这句话楚天风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从小到大老太太就没给他过好脸色,今天突然这样,肯定是没好事。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