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你知道个屁
    车内人们议论纷纷,越发显得噪杂起来,苏允君分开人群走过去蹲下拍着倒在地上女孩的肩膀道:“喂,听得到我说话吗?”

    小太妹一点反应都没有,嘴里吐着白沫,五官扭曲到一起,显得有些吓人,嘴唇青紫得快成黑色了,身体还不停的抽搐着,不过幅度跟刚才比起来小了一些。

    苏允君皱起了眉头,刚要说话魏子安的声音突然传来:“她这是羊癫疯,赶紧送医院吧。”

    楚天羽看到魏子安就是眉头一皱,对这家伙他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但不是冤家不聚头,没想到在这又遇到了,不过楚天羽还是走了过去,不等他说话看到他的魏子安便冷嘲热讽的道:“哎呦,这不是咱们医院的保洁小弟楚天羽吗?你过来干嘛?救人?你会吗?”

    楚天羽没搭理魏子安直接蹲了下来,他伸出手捏住女孩的双颊,很轻易的就把她的嘴捏开了,里边都是白色的泡沫,不过在不懂医的人看来这就是白沫。

    苏允君好奇的道:“楚天羽你也在啊?”

    楚天羽点点头,刚要说话,魏子安就一把把他拉开,然后呵斥道:“你会看个狗屁。”说完换上笑脸一脸讨好的样子对苏允君道:“允君她就是羊癫疯,嘴里塞点东西别让她把舌头咬了就行,我打电话叫救护车。”

    苏允君对魏子安似乎是没什么好印象,有些不悦的道:“你怎么确定她得的是羊癫疯?”

    魏子安立刻满脸得意之色的指着女孩嘴角的白色泡沫道:“你看这不是吐白沫了吗?她还一直抽搐,别说我了,换个不学医的也看得出来她是羊癫疯发作啊。”

    魏子安说得头头是道,周围的人虽然不是学医的,但也知道羊癫疯发作的症状,听魏子安这么一说立刻有人附和道:“对,看她这样子就是得的杨颠覆,这小伙子说的没错,那个医院的?”

    魏子安一看有人同意他的诊断立刻得意洋洋的道:“我是静海市人民医院的大夫。”

    那人立刻赞叹道:“原来是人民医院的大夫啊,怪不得说得头头是道啊。”说到这人又一竖大拇指道:“小伙子厉害。”

    就在这时一个满眼血丝、胡子拉碴身上还有一股子很浓郁酒味的中年男子很不屑的道:“嘴角有白色泡沫,身体抽搐,你就认为她是羊癫疯发作?你老师就是这么教你的?”

    魏子安刚还洋洋得意,感觉自己在苏允君面前大大的露了脸,还好好表现一下,谁想立刻就有人跳出来拆他的台,抬起头瞪了那男子一眼很不耐烦的道:“你一个酒鬼知道个屁,一边待着去,我们大夫说话你一酒鬼插什么嘴?你以为你谁啊?”

    男子看状态确实就像是个酒鬼,浑身的酒味,不是早上刚喝过,就是昨天一直喝到半夜,男子头发乱得跟鸡窝似的,衣服不能说脏,但也皱巴巴的,显得邋里邋遢的,听到魏子安的话立刻就要发作,但这时候楚天羽突然一把把魏子安推到一边再一次蹲在女孩的跟前神色郑重的道:“她不是羊癫疯发作。”

    刚要发作的男子听到楚天羽的话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玩味的看着眼前这个刚被魏子安称为保洁小弟的大男孩。

    苏允君抬起头看看楚天羽神色凝重道:“我感觉也不像。”

    魏子安被楚天羽狠狠的推开,早就是怒火中烧,刚才就要动手了,他堂堂静海人民医院麻醉科主任的公子何曾被人这么对待过?况且还是被一个在医院一点地位都没有,谁都可以呼来喝去的保洁阿姨的儿子?

    可听到苏允君的话魏子安到没了动手的念头,急着争辩道:“允君她这满嘴吐白沫,身体还一抽一抽的,怎么可能不是羊癫疯吗?你别听楚天羽的,他一保洁阿姨的儿子知道个屁。”

    苏允君听到这句话立刻不悦的瞪了一眼魏子安道:“就你知道是吗?”

    魏子安急道:“我……”后边的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苏允君会为楚天羽这狗屁不是的穷小子说话。

    刚才那个满身酒气的男子看了看楚天羽笑道:“楚天羽是吧?人民医院的实习生?”

    楚天羽没看男子,只是点点头,然后突然把女孩的包打开,从里边翻出一瓶药拿出来对苏允君晃了一下道:“过敏性哮喘。”

    苏允君也点点头道:“就是过敏性哮喘,这车上存在过敏原,导致她哮喘突然发作,呼吸困难,口唇发绀。”说到这苏允君从楚天羽手里那过沙丁胺醇的气雾剂就要给女孩用。

    楚天羽突然一把拉住苏允君的手道:“等等。”

    苏允君感觉手腕上的那只手烫得吓人,让她有一种心慌意乱的感觉,长这么大苏允君还是头一次被一个男孩拉自己的手,俏脸有些发烧,但还是镇定的道:“为什么?”

    楚天羽松开手指指女孩嘴角上的泡沫但却没说话,然后从女孩包里拿出纸巾再一次捏开女孩的嘴,把纸巾塞进去飞快的擦拭起来。

    浑身酒气的男子双手抱在胸前一脸玩味的笑容笑道:“小子可以啊,心挺细,还知道清除口腔中的泡沫防止用药时的误吸。”

    此时苏允君却开始懊悔起来,因为楚天羽想到的她没想到,这让一向骄傲的苏允君有些接受不了,自己在医学上的天赋是有目共睹的,也是得到大家承认的,可偏偏如此优秀的自己竟然没想到在给患者用药之前清除患者口腔内的白色气泡,防止用药时白色气泡被误吸进气管导致患者出现窒息的情况。

    楚天羽的动作很快一清除好女孩嘴里的气泡立刻把沙丁胺醇气雾剂放到女孩嘴里,给她吸了几口。

    沙丁胺醇气雾剂起效很快,不到一分钟女孩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显然是没事了,让很多人长出一口气。

    魏子安看到这一幕感觉很不服气,满腔的怒火却没地方发,只能酸溜溜道:“一个保洁小弟懂个屁,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

    满身酒气的男子瞪了他一眼替楚天羽鸣不平道:“他不懂?你懂?你查体都没查看了一眼就说人是羊癫疯?你知道如果没有他在,你的诊断会要了她的命,她死了,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到时候你小子后半辈子就等着在监狱里度过吧!”

    魏子安被浑身酒气男子的话吓了一跳,但却嘴硬道:“我又不是医生,我负什么法律责任?”

    满身酒气的男子立刻冷嘲热讽的道:“刚是谁说自己是人民医院的大夫的?”

    简单的一句话让魏子安臊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好死不死有人附和道:“对啊,刚你明明说自己是人民医院的大夫的,这会怎么又不承认了?”

    哄笑声响起,魏子安臊得脸都要紫了,他怨毒的瞪了一眼楚天羽,认为自己今天丢这么大的人全是因为这小子,楚天羽你特么的给我等着,这事不算完!想到这车正好停了,魏子安立刻一溜烟的跑了,他是真没脸留在这了。

    魏子安一溜,满身酒气的男子立刻冷笑道:“现在的医学生素质真是太低了。”说到这他看向楚天羽笑道:“小子你刚是怎么诊断出她是过敏性哮喘发作的?”

    楚天羽站起来道:“如果是羊癫疯发作她的嘴会很紧,很不容易捏开,可刚才我稍稍用力就把她的嘴给捏开了,在有她吐出来的不是白沫,而是白色的气泡,当然这点普通人很难区别起来,她嘴唇青紫,典型的发绀,羊癫疯的患者可没有嘴唇发绀的症状,我又在她包里找到了治疗过敏性哮喘的沙丁胺醇气雾剂,所以我认为她是过敏性哮喘急性发作,这车上肯定存在让她过敏的过敏原。”

    浑身酒气的男子拍拍手道:“你小子不错啊,想不到你们医院还能培养出你这样的实习生。”

    楚天羽一番话说得头头是道,让不少人忍不住连连点头,一大爷赞叹道:“小伙子厉害,可比刚才那小子强多了,要是让他治啊,人非得给治死不可。”

    大爷一发话立刻有人跟着附和起来,对楚天羽是一通表扬,表扬得楚天羽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车再次停了,浑身酒气的男子迈步要下车,但刚走出去几步突然转过身看着楚天羽意味深长的道:“楚天羽我记住你了。”说完又冲楚天羽笑笑这才下车。

    楚天羽看着男子的背影感觉这人怪怪的,尤其是说话。

    苏允君满脸诧异之色的看着楚天羽忍不住赞叹道:“楚天羽今天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以前可真没看出来你这么厉害。”

    被苏允君这么称赞让楚天羽感觉更是不好意思了,抓着头脸有些发红的傻笑了起来。

    十多分钟后苏允君跟楚天羽把女孩送到了急诊,虽然她暂时没事了,但谁也不敢保证后续还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来急诊好好检查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