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没教养
    窗外不知名的虫儿们正演奏着一场盛大的交响乐,乐声催人入睡,但窗内的楚天羽却辗转反侧,此时的楚天羽心情很复杂,兴奋、忐忑、担忧,甚至还有些迷茫,末世里发生的事如同放电影一般在他脑海中反复的播映,荒凉的城市,狰狞可怖的丧尸,阿曼德一家,还有南希,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般,但却又是真实存在的,至于偏心眼的老太太跟楚天风要来的事对于楚天羽来说反而没那么重要了。

    整整一夜楚天羽几乎都没怎么睡,早上陈桂芹一起来就把楚天羽惊醒了,虽然一夜没怎么睡,但楚天羽的精神却相当好,因为上帝为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在这扇大门后虽然危机重重,可却为楚天羽提供了别人无法获得的机遇以及大量的资源,这才是让楚天羽兴奋的主要原因,就在昨天楚天羽未来的人生还是迷雾重重,但是今天迷雾却被揭开衣角,让他看到了曙光。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从床上走了下来,一开门陈桂芹就诧异的道:“天羽你怎么起这么早?”楚天羽跟他同龄的人一样有赖床的毛病,平时不到7点半绝对是不会起来的,起来后立刻着急忙慌的洗漱然后往医院跑,经常早饭都没有时间吃,但是今天楚天羽却起的很早。

    楚天羽笑道:“妈你不是说我老是晚起吗?今天早点起你还不高兴啊?”说到这楚天羽轻轻拍了下母亲的肩膀一边向外走一边道:“妈我去刷牙洗脸了。”

    陈桂芹看着儿子的背影神色稍稍有些复杂,她感觉儿子跟昨天相比有些不一样,但到底那里不一样了又说不上来。

    不多时娘俩开始吃早饭,陈桂芹都是在家做早饭,就是为了省一些钱,早点的样式很单一,馒头、稀饭、咸菜、摊鸡蛋。

    这样的早点或许在其他人看来很是简陋也不够美味,但楚天羽却吃得香甜无比,陈桂芹把嘴里的馒头咽下去道:“天羽中午你去车站接你奶奶跟你哥,我在家做饭。”

    楚天羽立刻是一皱眉,他对自己那偏心眼的奶奶跟楚天风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说实话他希望自己一家跟他们老死不相往来,但他又清楚自己母亲是个老实得懦弱的人,并且很看重亲情,他的想法在母亲这根本就行不通,楚天羽不想惹母亲不高兴,母亲这辈子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楚天羽只能叹口气道:“知道了。”

    陈桂芹看出了儿子的不满,叹口气伸出手摸摸儿子的头道:“天羽我知道你烦他们,可他们毕竟是你的亲人,这世界上也只有亲人在你有困难的时候才会帮你。”

    对母亲的话楚天羽是嗤之以鼻,帮我?他们到时候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想是这么想,但楚天羽却没说出来,强颜欢笑道:“妈我知道了。”

    楚天羽是个很孝顺的孩子,他哪怕心里在有想法,但也不会惹母亲不高兴,不过楚天羽也是个很有主见的人,现在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跟那一大家子的拖油瓶撇清干系了,在楚天羽看来自己老家的那些人全都是猪一样的队友,不想死,就得离他们远远的,不然早晚被他们给拖累死。

    不多时陈桂芹就先去上班了,她是做保洁工作的,要提前去医院把卫生搞好,楚天羽到是不着急去医院,在有今天他也不想去,后天就是留院考了,就算现在去医院认真学对留院考也没太大的作用,在有在末世的一周里楚天羽跟南希学到的东西不敢说让他成为名医,但绝对够应付留院考了。

    今天楚天羽是打算把从末世带来的那些金银首饰卖掉换一些钱改善下家里的条件,有了钱母亲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陈桂芹走了没多久楚天羽也穿戴整齐带着他从末世搜集的金银首饰出了门,今天天气格外的好,万里无云,天空蔚蓝、蔚蓝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太热了一些,静海市的夏天就是这样,比其他的城市要热一些。

    但炙热的天气并不会影响楚天羽的好心情,他本该平凡的一生从现在开始正在逐渐转变,他的一生注定不会在平凡了。

    不过现在却有个问题,那就是这些金银首饰去那里卖?数量有些多,贸然拿出去楚天羽怕被人当成小偷。

    昨天晚上光顾想末世以及自己未来人生的规划了,楚天羽还真没仔细去想这些金银首饰去那卖的问题,现在一出门才想起来这件事。

    楚天羽站在胡同门口看着熙熙攘攘的路人有些犯愁,抓抓头发想了一会到是有了计较,他随着人流来到公交站点下,这个时间点都是上班、上学的人,有衣着时尚打扮清凉的美女,也有上班的心情比上坟还沉重的大叔,还有楚天羽这些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楚天羽搀杂在这些人中到不惹眼。

    就在楚天羽等车的时候突然被人撞了一下,还不等楚天羽说话一个好听但却很嚣张的女声传来:“你没长眼吗?”

    楚天羽立刻是一皱,我好好的站在这,你在后边撞了我一下还说我不长眼?真是恶人先告状,想到这楚天羽满脸不耐烦的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女孩站在他身后正瞪着她,女孩年纪看起来不大,也就十**岁的样子,到是没浓妆艳抹,小巧的瓜子脸上有着精致的五官,是个极美的女孩,可她那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怎么看怎么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长的这么漂亮,偏偏把头发弄成这个样子,搞什么?

    女孩嘴里嚼着泡泡糖,楚天羽转头的时候正好吹出一个白色大泡泡,“啪”的一声轻响,女孩嘴前的白泡破开,被她吞回去,女孩歪着头很嚣张的道:“看什么看?道歉,快点。”

    这女孩漂亮是漂亮,但楚天羽对她印象可非常不好,刚要训她几句,可公交车正好开过来打开了车门,聚集在公交站点下的人立刻一拥而上,架着楚天羽跟女孩就上了车。

    一上车两个人就被挤开了,楚天羽也懒的费劲的挤过去跟那个一点人事都不懂的小太妹理论,自顾的站在那盘算着一会怎么把手里的这些金银首饰卖掉。

    这会正是上班的点,车里的人非常多,简直就是人挤人,楚天羽站在车里感觉自己就是罐头里的沙丁鱼,挤得他有一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谁都知道每天早上公交车就是这德行,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都想着忍一忍一到地方也就没事了,但偏偏有人受不了,就是刚才撞了楚天羽还说他眼瞎的小太妹。

    车开了还不到两分钟,小太妹跋扈的声音便响起:“嘿嘿,我说你那?没长眼睛是怎么的?往那踩那?”

    有人踩了小太妹的脚,踩她的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赶紧道:“对不起,对不起啊姑娘。”

    小太妹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对不起就行了?要是对不起有用,是不是我一脚把你从车上踹下去也跟你说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小太妹这态度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不就踩你脚了吗?也不是故意的,还跟你道歉了,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立刻有个看不过去的大叔道:“姑娘人都跟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关你屁事?谁裤门没关紧把你露出来了?”小太妹的态度不但恶劣,说话更是难听之极,长这么漂亮,竟然说这样的话让很多人都接受不了。

    “欸,你这孩子怎么说话那?”又有人看不过去了。

    “我就这么说话怎么了?有你什么事?别特么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滚一边去。”小太妹的态度是越发的恶劣起来。

    她这么一说可激起了民愤,很多人纷纷出言谴责这个嚣张跋扈的小太妹,但这丫头牙尖嘴利,还是个不肯吃亏的主,顷刻间就跟周围的人吵成了一团,车里是乱成了一锅粥。

    争吵不断的进行着,不过到没人动手,估计是看她是个姑娘,不想跟她一般见识,这要是换成个男人这么跟大家对骂,真会有看不过去的好好教训下这家伙。

    楚天羽听得直皱眉,这丫头也太没教养了吧?小小年纪嚣张也就算了,骂人竟然还这么难听,真是不可救药,可惜了她那张漂亮的脸蛋。

    争吵还在继续,突然小太妹的声音没了,楚天羽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丫头刚还跟众人对骂个不停,一点亏都不吃,怎么突然哑火了?

    楚天羽刚想到这就发现不少人往他这边挤,还有人道:“什么情况?骂不过装死?”

    楚天羽听到这话好奇的踮起脚尖向前边看去,就见小太妹倒在地上嘴角全是白沫,嘴唇青紫,身体还不停的抽搐。

    有人道:“羊癫疯犯了吧?”

    大家都是议论纷纷,没一个人过去看看她的,第一是怕惹麻烦,第二估计就是这丫头刚才把所有人都给得罪了,都懒的管她。

    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孩分开人群走了过去,楚天羽看到这女孩立刻忍不住道:“苏允君!”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