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返回现实世界
    在南希、阿曼德一家看来楚天羽是个非常古怪的东方大男孩,末世里人命如草芥,谁都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每个人想的都是怎么活下去,谁还会去想治病救人?但偏偏楚天羽却很诚恳的请求南希教给他医术,这太反常,太不对劲了。

    但是南希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楚天羽可以为她提供食物还有水,末世中还有什么是比食物跟水更重要的吗?答案是没有。

    既然楚天羽能为南希提供让她在末世中生存下去的食物跟水,南希为什么还要拒绝?

    于是古怪的一幕就这么出现了,楚天羽白天跟阿曼德出去扫荡他们所在的住宅楼,一层层的清理丧尸,找到房间中的食物跟水,好在这是住宅楼,丧尸虽然多一些,但每一户都有一定的食物跟水,在有楚天羽也没想过用很短的时间把整栋住宅楼里的丧尸都清理赶紧,这太不现实了,他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每天三次抢敌先机的技能清理一两户便可以了,两三户中储存的食物跟水足够他们所需了。

    值得一说的是让阿曼德一家接受不了的是楚天羽会把猎杀到的丧尸带回来,当成尸体用,一到晚上就跟南希待在房间里解剖尸体,多拉好奇曾经偷偷的溜进去看过一次,但是打那后多拉就在也不去了,实在是当初她看到的一幕太过血腥了,但这些对于楚天羽跟南希来说却根本就不成问题,两个人都是医学院出身,别说完整的尸体了,就算是解剖得支离破碎的尸体见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并且还都参与到解剖尸体的过程中,这是每一个医学院的医学生都要经历的。

    很快一周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楚天羽在末世的收获不能说多,但也不能说少,最主要的是他找到一个好的老师南希,几天的时间楚天羽跟她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在加上有大量的丧尸尸体让他练手楚天羽成长得非常快,比普通的医学院毕业的学生都要快得多。

    这是很正常的事,现实世界里那有那么多的尸体让医学院的毕业生练手?但是楚天羽却有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末世里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少尸体。

    楚天羽还有一个收获,那就是胆大心细,这是步步危机的末世,一个不慎便会万劫不复,楚天羽可不想刚来几就死掉,所以不管那次出去猎杀丧尸他都是小心翼翼的,可光小心也不行,还要胆子大,不然一看到丧尸就被吓得慌了神,那就等死吧。

    胆大心细也是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必须必备的素养之一,并且还是很重要的素养,试想一名医生心不够细,马虎大意的,那么在对患者的诊治过程中肯定是要出错的,医疗上很小的一个错误都会导致患者死亡,医生的心必须要细,还要胆子大,不然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患者立刻吓得不知所措了,还怎么救死扶伤?

    可在现实世界里一名医生要拥有胆大心细这种素养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的,现实世界不是末世,没有末世中的高压环境,医生们处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是不可能总绷紧神经做到时时刻刻都心细如发的,可在末世中却不行,小小的一个疏忽就会丢掉小命,成了丧尸的盘中餐。

    在这种高压环境中楚天羽为了活下去,自然要时时刻刻小心翼翼的,遇到丧尸还不能怕,与其说楚天羽是在末世中养成了胆大心细,不如说他是被逼出来的。

    这些是楚天羽在末世中最大的收获,一周的时间楚天羽都处于随时都可能丢掉小命的高压环境下,直接让他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在不是一周前那个有些柔弱、懵懂没有城府的大男孩楚天羽了,而是成了一个杀伐果断做任何事之前都会想好每一个步骤的男人。

    一周的时间不长,可在末世高压环境的逼迫下,楚天羽成长的速度只能用惊人来形容。

    当楚天羽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时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竟然有一种往如隔世的感觉,又有一种做梦的感觉,末世中的种种让他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但是那个染了丧尸血的背包却提醒着楚天羽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是一场梦。

    过了好一会楚天羽才回过神来,他长长呼出一口气打开了背包,里边有一些他在末世中带回来的东西,一周的时间楚天羽跟阿曼德清理了整整一层楼,除了找到食物跟水外还找到一些值钱的东西,一些金银首饰,钞票到也找到不少,但看到这些钞票的时候楚天羽就失望了,因为这并不是他熟悉的货币,而是他听都没听过的一种货币,把这东西拿回去也一点用都没有。

    看到这些金银首饰楚天羽有些犯愁,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没什么用,他一个大男人那会佩戴这些东西?之所以把这些东西带回来就是想卖掉换一些钱,改善下家里的生活条件,楚天羽家的条件可不怎么好,但东西是带回来了,去那里卖那?

    楚天羽以前又不是做贼的,可不知道去那销赃,去正规收购这些金银首饰的店吧,他一下拿出这么多来,又怕被人当贼给抓起来。

    就在楚天羽犯愁的时候,他母亲陈桂芹的声音传来:“天羽这都几点了你还不睡?对了忘记跟你说了,你奶奶明天带着你哥过来。”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老太太带楚天风来干什么?

    楚天羽奶奶家在静海市下属的一个农村,他父亲早年境遇不错遇到市里的工厂招工,成了一名工人,家就安在了市里,说实话当年楚天羽的父亲赚的并不少,在加上陈桂芹打零工赚的,一家三口不敢说整天生猛海鲜的胡吃海塞,但却能做到不愁吃不愁穿。

    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楚天羽的父亲在家中排行老大,下边还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楚天羽老子的妹妹到没什么,早早的出嫁了,可他老子这两个弟弟却不成人,典型的好吃懒做,别人一早下地干活,这哥俩中午还不起来,楚天羽的爷爷去世的又早,他父亲又到市里的工厂工作,家里剩下个老娘还倆好吃懒做的弟弟,这日子能好过?

    楚天羽的父亲没办法只能把每个月大部分工资找人带回去供养自己老娘还有倆弟弟,这么一来他们一家三口的日子还能好过得了?

    偏偏老太太还是个偏心眼的,不喜欢楚天羽的父亲,就喜欢他那倆别看好吃懒做但却嘴甜的儿子,还时不时就亲自来楚天羽家打秋风,来一次要拿钱不说,看到楚天羽家里有什么还要拿什么。

    楚天羽记得很清楚有一年自己母亲给多年没添置衣服的父亲买了一身衣服,老太太到了后一看到就让楚天羽的父亲脱下来,美其名曰他在工厂上班穿这么好的没用,不如让她带走给老二、老三穿。

    楚天羽的二叔、三叔别看在农村但根本就不缺衣服,穿的可比楚天羽的父亲好得多,要知道每个月楚天羽的父亲都要把大部分的工资托人带回去,在加上老太太隔三差五的就来打秋风,日子过得可比楚天羽一家强得太多、太多了。

    楚天羽的父亲穿的衣服都打补丁了,可当母亲的却还要把他唯一一身稍微体面点的衣服拿回去给自己二儿子、三儿子,这心眼偏的也是没谁了。

    后来楚天羽的父亲出事去世了,按理说家里就剩下楚天也跟陈桂芹这对孤儿寡母了,老太太就算不帮衬一下,也不该在来要钱要物了吧?但偏偏老太太还是隔三差五的来要钱、要东西,还用话点陈桂芹,意思就是你生是楚家的人,死是楚家的鬼,改嫁的事你想也别想,你要是真改嫁我天天去你娘家闹,我过不好,你们家也别想好过了。

    陈桂芹那有改嫁的意思?就想把儿子带大,可婆婆竟然这么说她,为此偷偷哭了好几次。

    陈桂芹也是个老实人,婆婆这么对她,她还是那次婆婆一来就给钱给东西。

    老太太也是欺负陈桂芹老实,换成稍微泼辣点的人那受得了这个?

    这么一来楚天羽自然对自己这奶奶没任何的好印象,甚至很是厌烦,现在听说老太太不光自己来,还要带自己二叔家那个讨厌的楚天风来心里很是不满,他们一来自己母亲就成了他们的老妈子,得伺候吃、伺候住,他们也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过来吃住也就算了,走之前还要拿钱拿东西,太不是个东西了。

    楚天羽很不满的道:“他们来干嘛?”

    陈桂芹在外边道:“听你奶奶说是你哥也要来参加留院考!”

    楚天羽这才想起来自己那哥哥也是学医的,不过却是个卫校毕业的,大专学历,他立刻道:“楚天风来参加留院考?开什么玩笑?他又没在我们医院实习。”

    这话楚天羽说得没错,医院的留院考就是为每年来医院实习的实习生举办的,在其他医院实习的可没这机会,老太太跟楚天风到底搞什么鬼?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