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寻药
    昏暗的灯光下阿曼德满脸焦急之色的道:“我妻子怎么样?”

    楚天羽叹口气道:“她需要抗生素,还需要处置下腿部的伤口。”

    阿曼德有些失望,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妻子需要抗生素以及换药,但他实在没能力跟女儿出去为妻子找到这些东西,本以为楚天羽这个医学院毕业的学生会有什么办法,谁想他跟自己说的一样。

    站在一边的多拉也很是失望,她很清楚外边有多危险,跟她父亲有一样的想法,都希望楚天羽有办法治好她母亲的病,可谁想竟然也要出去寻找抗生素这些东西,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但很快多拉就想起来刚才楚天羽轻易杀死两只丧尸的一幕,她拉着楚天羽的衣角用恳求的语气道:“你能不能帮我们去找抗生素这些东西?”

    楚天羽很想答应下来,可他对自己的能力真的没什么信心,抢敌先机一天只能用三次,用过后身体就会陷入疲劳期,这个状态怎么从被丧尸层层包围医院又或者药店中把抗生素等一干医疗物品带出来?

    楚天羽想了下突然道:“你们一直住在这里吗?我的意思是末世前是不是也生活在这里?”

    多拉点点茫然道:“是啊,怎么了?”

    楚天羽立刻有些兴奋的道:“那你们周围有没有邻居是医院的医生?”

    楚天羽来末世前就已经想到了要在末世中寻找什么,首先就是医术高明的医生,他想跟这些医生学习,把他们的技术学到手了才可能通过入院考,才可能在自己的时空中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楚天羽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他的时间比其他人多得多,只要他来到末世他所在时空的时间就会停下,这么一来别人用一辈子才能学到的技术,他可以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拥有。

    如果是在和平年代让这些医学大牛倾囊相授,基本是不可能的,但是在末世里楚天羽只要给他们提供一些食物,他们便会倾囊相授,末世里没什么比能让人活下去的食物更重要,所以楚天羽才问出了这个问题。

    多拉一愣,想了下突然兴奋道:“卢克先生是我们这里医院的医生。”说到这多拉失落道:“就是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阿曼德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楚天羽道:“我想卢克是医生,他的家里应该存有药品。”说到这有肯定的语气道:“你能不能帮帮我们?”

    楚天羽想也不想就道:“好!”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自己还是太莽撞了,都没问清楚就情况就帮这个忙,这可是末世啊,卢克医生的家在那,周围是不是有很多的丧尸完全没问啊。

    多拉立刻兴奋道:“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楚天羽苦笑着对阿曼德道:“我是可以帮忙,但卢克医生的家距离这里远吗?周围的丧尸多吗?”

    阿曼德赶紧道:“不算太远,并且我知道一条很安全的路可以到达卢克的家,我们可以走下水道,里边没有任何丧尸,就是味道喊难闻,当初我们就是通过下水道才到达这里的,并且我们所住的是别墅区,末世前住的人并不多,甚至都没住满,人越少那里的丧尸就越少。”

    阿曼德此时很是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想到通过下水道去卢克的家寻找药品,他是医生,家里应该会储存有不少的药品,自己竟然一门心思的想去医院找药品,自己真是关心则乱啊,如果早点想到自己妻子的病恐怕早就好了,也就不会病成这个样子了。

    听阿曼德说完楚天羽的心动了,一咬牙道:“好,我们明天出发。”

    多拉听到这立刻兴奋的扑到楚天羽怀里狠狠的亲了下他的脸颊,瞬间楚天羽的脸就红得跟苹果似的,长这么大他也没被女孩亲过啊,虽然多拉脏兮兮的,但到底也是个女孩不是,突然被她亲了一口让楚天羽感觉很是不好意思。

    但多拉却没多想,在欧美国家这样的举动根本就不算什么,大街上随处可见,并且这也是他们的一种礼节。

    多拉看到脸蛋红扑扑的楚天羽,笑道:“上帝啊,你竟然脸红了。”

    楚天羽很是窘迫赶紧出了房间,看到他腼腆成这样多拉笑个不停,阿曼德则是放心不少,一个被亲一口都会脸红的男孩应该不是什么坏人。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一早楚天羽跟阿曼德开始整理装备准备出发,多拉想跟去,但却被阿曼德强行留了下来,这是男人的事,可不是她一个十七岁的女孩该参与的,为此多拉很是不满,但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留在家里照顾母亲眼睁睁的看着阿曼德跟楚天羽离开。

    阿曼德带着楚天羽小心翼翼的来到一个井盖前,他打开井盖用手电往里边照了下,确认没问题便先下去了,楚天羽紧随其后,下去后顺手把井盖盖严了,楚天羽可不想井盖没关掉进来几只丧尸,要是这样的话回来时可就麻烦了。

    下水道里的味道比阿曼德说得还要难闻,楚天羽差点没吐了,但环境就这样他也没办法,只能跟着阿曼德踩着污水忍着恶臭一路前行。

    下水道里确实没有丧尸,但老鼠却不少,但好在楚天羽跟阿曼德是两个大男人到不会被老鼠吓得哇哇乱叫。

    走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钟这样阿曼德停下脚步伸出手往上指指小声道:“在这上去就是了。”

    楚天羽点点头,阿曼德拿着手电爬了上去,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井盖生怕惊动丧尸,过了一会他冲楚天羽挥挥手示意没危险就先爬了出去。

    楚天羽上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别墅区内,末世降临的时间不短了,周围的别墅长期无人打理,显得有些破旧了,院子里全是一人高的杂草,但还是可以看出这些别墅建造得很是精美,阿曼德一家以前住能住在这里,显然也是有钱人,楚天羽在琢磨着是不是可以带回去一些美元,在末世里这些钱币擦屁股都嫌硬,可要是带回去那就值钱了,但上帝只说他能带一背包的物品来这里,可没说能带一背包的物品回去。

    很快楚天羽就没心思去想这些了,因为前边发现了两只漫无目的游荡的丧尸,看穿着应该是以前住在这里的有钱人。

    阿曼德看看楚天羽小声道:“要不要干掉它们?”

    楚天羽摇摇头道:“算了,我们绕过去,还是别惊动他们了。”楚天羽可不想把每天只有三次使用次数的技能浪费在这两只丧尸上。

    阿曼德点点头,蹑手蹑脚的进了草丛带着楚天羽躲开了丧尸。

    正如阿曼德所说住在这里的人并不多,也就导致灾变后变成丧尸的人很少,一路上两个人也没遇到几只。

    十多分钟后阿曼德就带着楚天羽来到了一座别墅前,这里跟其他别墅没什么区别,院子里满是杂草,别墅也变得很破旧。

    阿曼德掏出了枪,楚天羽拔出了那把西瓜刀,他们可不能确认卢克医生变没变成丧尸。

    阿曼德来到门前试图把门打开,但门被反锁了,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强行破门,要么从其他地方进去,最终两个人选择从其他地方进去,这样不会弄出声响来引来大量的丧尸。

    两个人来到后院,发现一楼所有的门窗都被反锁了,想进去要么破门,要么破窗,楚天羽不想弄出声响来,抬起头向二层看了看,然后顺着旁边的树爬了上去,爬树楚天羽还是很在行的,小时候可没少爬到树上去掏鸟蛋。

    楚天羽的运气很不错找到了一扇没有关死的窗户,他冲阿曼德挥挥手,示意他也爬上来。

    不多时两个人就顺着窗户爬了进去,房间里潮气冲天,还有一股子霉味,显然很久没人居住了,两个人小心翼翼的在楼上弄出一些声响,如果有丧尸的话肯定会被引来,但过了好半天也没一点动静,这说明房子里没有丧尸,楚天羽生怕卢克医生变成了丧尸,现在看来应该没有,这对于他是好事,但楚天羽还是很失望,因为这里显然很久没人住了,卢克医生应该是早就逃离了这里,这么一来楚天羽想跟卢克医生学医术的计划可就落空了。

    阿曼德到是很兴奋,没有丧尸,他就可以很轻易的找到药品,于是阿曼德开始寻找药品,楚天羽也没闲着忙着寻找还可以吃的食物以及可用的武器。

    楚天羽的收获不少,但是阿曼德的却没找到药品,这让他变得很焦躁,不停的在原地转圈圈。

    楚天羽想了下道:“会不会被放在地下室了?”

    阿曼德立刻眼睛一亮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我们去看看。”

    五分钟两个人举着手电到达了地下室,果然在这里找到了药品,这让阿曼德很是兴奋,但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丧尸的嘶吼声,两个人的冷汗瞬间下来,这里竟然有丧尸?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