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抢敌先机
    楚天羽迫切的等待着上帝要给他的奖励,但这个上帝似乎很是不靠谱,竟然久久都有回应,眼看着天就要黑下来了,难不成要在这臭烘烘的垃圾箱里过一夜?

    过了好一会上帝的声音终于在楚天羽的脑海里响起:“那就给你个抢敌先机的技能吧。”

    楚天羽皱着没道:“抢敌先机是什么鬼?”

    上帝不耐烦的声音想起:“自己看技能说明,我忙着那。”

    楚天羽此时很无语,技能又是什么鬼?什么是抢敌先机,就在这时他脑海里出现了一行字,还真是技能说明,看了后楚天羽一种被耍了的感觉,抢敌先机的技能确实不错,简单点来说他永远可以比对手快一秒,这一秒钟足够他把对方干掉了,但该死的是这技能一天只能用三次,三次后就处于冷却中要等第二天才可以使用。

    楚天羽刚看过外边的情况,大概有那么七八只丧尸还没走,有了这技能也就够他干掉三只丧尸了,可剩下的怎么办?以他现在的能力还是不可能干掉其他的丧尸毫发无损的逃之夭夭,坑啊,真坑。

    楚天羽揉着头发犯愁,有了这技能他也不敢出去,只能继续苦等了,就这样到了天黑时楚天羽再次打开盖子偷偷向外看,今天他运气不错,月亮很大,不然就靠他一双肉眼还真看不清楚外边的情况,一看楚天羽脸上就有了喜色,外边就剩下两只丧尸了,真是天助楚天羽啊。

    七八只丧尸楚天羽干不掉,但就两只他在有抢敌先机这个技能,想干掉它们完全没有问题。

    楚天羽蹑手蹑脚的从垃圾箱里爬出来,左右看看,先找到自己的背包背好,然后又跑到丧尸的尸体上把西瓜刀抽了出来。

    楚天羽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弯下腰蹑手蹑脚的向两只丧尸走去,但就在这时候脑海里出现一行字——是否标记目标使用抢敌先机的附加技能处刑!

    楚天羽一愣,刚才他烦躁下只是简单的看了下抢敌先机的技能说明,并没看全,现在多了这行文字楚天羽赶紧仔细看了起来。

    抢敌先机可以标记猎杀目标,然后使用附加技能处刑,最多可以标记三个目标,这技能一天也就能用三次,标记好三个目标后,发动处刑技能,使用者会在一霎那的时间内悄无声息的干掉标记目标。

    看完后楚天羽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好像自己在玩一个大型游戏,不但有技能,还有附加技能。

    楚天羽到底是个大男孩,男孩那有不喜欢游戏的,更别说现在可以由自己发动技能了,他兴奋的开始标记猎杀目标,标记很简单用眼睛定位就好。

    很快楚天羽就把两只丧尸标记好,两只丧尸的头顶上出现了血红色的骷髅头,看起来有些渗人,但楚天羽哪管这些?直接就发动了附加技能处刑!

    技能一发动楚天羽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如同一道闪电般冲了过去,速度快得把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这是我?

    就见楚天羽如同一股风般冲了过去,不等到达第一个猎杀目标跟前身体高高跃起,到了空中身体一个翻转,头下脚上,身体飞速的下坠,西瓜头猛的刺入丧尸的头部,下一秒楚天羽的右手把刀拔出,左手一推死去的丧尸,借着这一推之力身体向下一个猎杀目标飘去,此时楚天羽的身体已经翻转过来,在丧尸的身后风一般飘过,当楚天羽身体落地的那一霎那,这只丧尸的头已经被西瓜刀从太阳穴的位置贯穿了。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前后发生的时间也就两秒钟左右,并且没发出任何声响,根本就没惊动其他丧尸。

    落地后楚天羽不敢置信的看着两只缓缓倒下的丧尸,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如此轻易的干掉两只丧尸,那种轻易猎杀丧尸的酣畅淋漓感让楚天羽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感,我竟然可以这么厉害?

    想到这楚天羽就感觉自己累得不行,他苦笑一声,终于知道这技能为什么一天就能使用三次了,他的体力也只够让他使用三次,第四次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是白搭。

    就在这时候一个很微弱的声音传来:“喂,喂!”

    楚天羽立刻循声看去,发现消防梯上有个人影正冲他挥手,楚天羽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遇到幸存者,这让他有些兴奋,赶紧跑了过去,借着月光发现趴在消防梯上的是个女子,穿得脏兮兮的,脸上也是如此,根本就看不清楚她长什么样。

    女子压低声音对楚天羽道:“跟我来。”说完顺着消防梯往上爬。

    楚天羽左右看看,找到了爬上去的地方,他先爬到垃圾箱上,然后用力一蹦双手握住了消防梯,跟着女子向上爬去。

    不多时两个人到达了楼顶,女子蹑手蹑脚的打开天台的门带着楚天羽进到楼道中,一进去楚天羽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实在是太黑了。

    女子似乎知道楚天羽看不到伸出手拉着他的衣袖往前走,两个人摸着黑跌跌撞撞的走了差不多十多分钟这样来到一道门前,女子伸出手轻轻敲敲门,里边立刻传来一个男子声音:“谁!”

    女子压低声音道:“是我。”

    门开了,里边有微弱的灯光,终于驱散了黑暗,但还不等楚天羽看清楚里边的情况时一把手枪就顶在了他的头上,一个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的白人男子用满含戒备的目光看着他道:“你是谁?”

    楚天羽很清楚他说的是英语,他想也不想就道:“我不是坏人。”这话一出口楚天羽自己就愣住了,他说的竟然也是英语还非常的流畅,楚天羽很清楚自己的英语口语水平一塌糊涂,当年过四级还是侥幸,他搞不懂自己怎么就能说流畅的英语了。

    带着楚天羽来到这里的女子道:“爸爸他很厉害,我亲眼看到他……”说到这连比划带说的道:“很轻易的就把那两只丧尸杀死了,他用的肯定是华夏的功夫,我向上帝保证。”

    楚天羽想抓抓头掩饰下自己的尴尬,他刚才用的真不是功夫,他那会啊,但看到眼前黑洞洞的枪口,感觉自己还是不要做这个小动作了,被对方误会了就麻烦了。

    白人男子皱着眉头看着女子道:“多拉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你不能带陌生人来。”

    这时候楚天羽才知道带他来的女子叫多拉。

    多拉急道:“可是爸爸我们需要帮手,妈妈病的很重,我们真的需要帮手帮助我们去找药物。”

    阿曼德沉默了,他妻子病得很重,她需要医生,需要药物,可是这里的丧尸太多了,就靠他跟多拉两个人别说去找医生了,连药物都没办法顺利的带回来。

    楚天羽小心翼翼的道:“我真的不是坏人,你们饿了吗?”说到这他伸出手点点自己的包,然后慢慢的拿出几块压缩饼干来递给多拉。

    看到压缩饼干多拉立刻咽下去一口口水,她真的很饿,就算是阿曼德也是如此,他们一家被困在这里已经很久了,食物早就没了。

    多拉终于忍不住拿起一块压缩饼干,但却没自己吃,而是跑进了房间,应该是给她母亲送去了。

    阿曼德神色复杂的放下了枪,但还是警告道:“小子你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招,不然我会一枪打爆你的头。”

    楚天羽现在没心思去想自己怎么就会英语了,这一切应该都是上帝那家伙搞的鬼,他也很饿了,拿出一块压缩饼干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阿曼德拿着手枪坐在沙发上警惕的看着他,显然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东方人还是不放心。

    楚天羽吃了两块后拿出一块压缩饼干丢给阿曼德道:“先生吃吧,我真的没有恶意。”

    阿曼德也是饿坏了,拿起来很不客气的几口吞下去。

    楚天羽想了下措辞道:“我是医学院的学生,刚毕业,或许我能帮到您妻子。”

    阿曼德一听这话脸上立刻有了喜色,急道:“你真是医学院毕业的?”

    楚天羽点点头表示肯定。

    阿曼德知道自己妻子病得很重,不能在等了,一咬牙道:“好,你跟我来,但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

    楚天羽叹口气,他们还是不信任自己啊。

    很快阿曼德就带着楚天羽到了她妻子的房间,床上躺着个脸色苍白紧闭双眼的白人女子,看样子已经陷入到昏迷中,此时楚天羽有些紧张,以前他在医院的时候都是跟着带教老师接诊患者,这次还是他有生以来头一次单独给人诊治。

    楚天羽连续做了两次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后才过去给女子进行了简单的查体,由于阿曼德的妻子处于昏迷中,没办法问诊,楚天羽只能询问阿曼德跟多拉。

    很快楚天羽就长出一口气,阿曼德妻子的病并不复杂,他这个小菜鸟也能诊断出来,就是阿曼德的妻子腿受了伤,因为缺医少药出现了感染,导致高烧不退,这病在末世前很好治疗,只要按时换药,在用抗生素就行了,但是在末世中却麻烦了,上那去找抗生素?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