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佳人
    灯光下楚天羽脸色铁青,他已经忍了魏子安快一年了,现在他又羞辱自己的母亲,楚天羽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猛然仰起头怒视着魏子安一字一顿的寒声道:“你在说一遍?”

    魏子安没想到楚天羽不但敢瞪他,还敢说话,立刻是怒火上涌,上前一把揪住楚天羽的衣领道:“我说让你那杂工娘把地弄干净!”

    魏子安的一干狐朋狗友立刻围了过来,面色不善的看着楚天羽,只要楚天羽再敢说一句话,他们就会一拥而上打的这穷小子生活不能自理,出事了也不怕,反正魏子安他老子是麻醉科的主任,自有他来擦屁股,在说了,打一个狗屁不如的穷小子算个什么?谁会为他出头?

    楚天羽终于是忍不住了,立刻就要动手,他还真不怕魏子安这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但就在楚天羽要暴走的时候刘姐一把推开魏子安道:“魏子安这里是医院,别以为你有个当主任的父亲就能无法无天,你们赶紧走,不然我报警了。”

    魏子安看了看刘姐,一咬牙道:“我们走。”说到这伸出手点点楚天羽,意思是这事没完,你给我等着。

    魏子安也不想咽下去这口气,但是他也清楚马上就要留院考了,要是这节骨眼上他打了楚天羽,刘姐在报警,就算他老子是麻醉科的主任,闹出这样的事来,他留院的名额也得泡汤,孰轻孰重魏子安还掂量得清,但这事魏子安不打算善罢甘休,等留院考一结束他就找人好好教训下楚天羽,让他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

    等魏子安这些人一走,刘姐叹口气道:“天羽你别跟他们置气,好好准备留院考,说不定你就留院了。”

    楚天羽凄然一笑,他知道刘姐这是在安慰他,他怎么可能留院?他又不是魏子安,有个当麻醉科主任的老子,他就一个当保洁阿姨的娘,想留院?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楚天羽感激的对刘姐道:“谢谢您刘姐,我这就把地弄干净,你绕着点走,别滑倒了。”

    刘姐叹口气,也知道楚天羽几乎是没有留院的机会,又叹口气道:“你干完了赶紧回家睡觉吧。”

    楚天羽点点头,心里非常不是个滋味,他真想把魏子安这群混蛋打得满地找牙,可真动手了自己没什么好果子吃,还得连累母亲丢了工作,他打了麻醉科主任的儿子,人一句话他母亲这保洁的工作就干到头了,并且他也会有很大的麻烦,闹不好会被派出所拘个好几天,更严重的是实习期间打架,以魏子安跟他老子的不肯吃亏的脾气肯定要通知他的学校,到那时候毕业证是拿不到了,他这大学算是白上了。

    这口恶气楚天羽也只能忍了,让这楚天羽憋屈得要死,憋屈得都快爆炸了,但他能怎么样?只能先忍了。

    一个多小时后楚天羽终于把母亲的工作都做完了,跟值班的刘姐打了个招呼离开了医院,站在医院大门前夜风一吹,楚天羽憋屈的心情终于是好了一些,但心里还是有深深的不甘心,我实习比童子安用心,我比他勤快,我学历不比他差,为什么他能留院分到一个好科室,而我就得去当什么医药代表那?

    楚天羽看着漫天的繁星无奈的叹口气道:“这个拼爹的时代啊。”

    说到这楚天羽低着头出了医院向家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就停下了脚步,不远处有个穿着白裙的姑娘正在拦出租车,女孩年纪跟楚天羽相仿,一头漆黑的长发随意披散下来,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荡漾着,借着路灯楚天羽可以看到女孩白皙的侧脸,肌肤白皙无暇、吹弹可破,光是侧脸就给人一种深深的惊艳之感。

    楚天羽上了这么多年的学,看到女孩的侧脸后却想不出可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女孩的相貌,她实在是太漂亮了,只是神色清冷,给人一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

    这女孩楚天羽认识,跟他一样也是今年的实习生,叫苏允君,静海市的天才少女,比楚天羽小一岁,但却已经拿到了京医大博士生学历,以她的优秀完全可以留在京城的大医院,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回了家乡,听说院领导一知道她要回来实习,直接就给了她一个留院的名额。

    毫不夸张的说苏允君是静海市人民医院建院来最漂亮的女实习生,没有之一,一来就迷倒了一大片男医生、男实习生。

    魏子安打见到苏允君后就惊为天人,追求攻势是一波比一波猛烈,但却连连碰壁,不光是他,所有追求苏允君的人全都碰壁了,苏允君完全无视这些人,平时话也相当少,清冷得让人不敢接近。

    楚天羽这个年纪正是爱慕异性的时候,见到苏允君这么漂亮的女孩他怎么可能不心动?甚至还有生以来为了一个女孩失眠了好几天。

    但楚天羽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自己什么条件他很清楚,苏允君怎么可能看上他?在楚天羽看来苏允君就是天上的仙子,而他不过是地上的癞蛤蟆而已,看看就得了,不能傻到去追求,癞蛤蟆就别想吃天鹅肉。

    今天在看到苏允君楚天羽心情非常复杂,他知道在过几天他就要离开这家医院了,可能去当个医药代表,或者做点其他的工作,总之整天为了温饱奔波,苏允君则要留在这家医院当一名出色的医生,他是不可能在见到她了,既然是这样,那就多看几眼吧。

    想到这楚天羽停下了脚步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苏允君。

    苏允君突然回过头看向楚天羽,这可把楚天羽吓一跳,心里有一种做贼的感觉迈步就想开溜,但谁想苏允君道:“楚天羽你去那里,要是顺路的话我送你一程。”

    这时候楚天羽才发现苏允君跟前停着一辆出租车,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苏允君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还说顺路的话要送我一程?

    楚天羽脑袋不够用了,就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就是苏允君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这怎么可能?我在医院里一向是个小透明啊,她为什么会记得我的名字?

    此时楚天羽变成了一个呆头鹅,也不知道说什么,手心里全是汗,站在那呆愣愣的看着不远处的苏允君。

    苏允君微微一皱眉道:“你怎么了?”

    楚天羽脸胀得通红,虽然楚天羽比他的同龄人懂事得多,但长这么大也没谈过恋爱,就是个情场小菜鸟,现在心中爱慕了很久的女孩不但跟他说话,还说顺路送他一程,楚天羽紧张得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苏允君再次道:“楚天羽我在跟你说话。”

    楚天羽手足无措脸色潮红结结巴巴的道:“我……我……不、不顺路。”

    苏允君“哦”了一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此时楚天羽很想给自己一耳光,说的这什么啊,这多好的机会能跟苏允君近距离的多待一会,这样的机会别人求都求不来,自己竟然直接放弃了,二百五啊。

    出租车开到楚天羽跟前的时候苏允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司机道:“师傅稍等下。”

    车一停下苏允君就探出头来对楚天羽道:“过两天就是留院考试了,希望你考一个好成绩,这样我们就能成为同事了,好了,不早了,再见。”

    楚天羽呆愣愣的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喃喃自语道:“她知道的名字,还跟我说了这么多的话,这怎么可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天羽凄然一笑,看着漫天的繁星道:“知道我的名字怎么样?我是谁?她是谁?留院?别开玩笑了,这是不可能的,楚天羽醒醒吧,还是赶紧找个工作吧,不能在让老妈那么辛苦了。”

    说完楚天羽满脸失落之色的低着头往家走,脑子里全是苏允君的影子,满脑子都是她说的话,楚天羽不甘心,但不甘心又能这么样?这世界永远不是那么公平的,这就是个拼爹的世界啊。

    到了家楚天羽看母亲已经睡了,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桌子上有一台他上大学时候买的三手笔记本,老旧的笔记本现在看个电影都卡,更不要说干别的了,楚天羽实在是睡不着,今天出的事让他没办法平静下来,他不甘,他憋屈,他愤怒,他悲伤。

    烦躁下楚天羽打开了很久都没开过的电脑,打算看看电影或者听听音乐转移下注意力,让自己烦躁的内心平静下来。

    熟悉的开机画面并没有出现,过了好半天一直是处于黑屏状态,这让楚天羽变得越发的烦躁,一巴掌拍在电脑上烦躁的道:“你也跟我做对。”

    这一巴掌过后电脑上突然出现了一行字——你想改变自己的人生吗?

    楚天羽立刻愣住了,什么情况?电脑中毒了?这是楚天羽的第一想法,下一秒他就把电源拔掉了,他以为电脑会黑屏,但是上边还有这行子,楚天羽很清楚的记得笔记本电脑的电池早就坏掉被他给仍了,没了电源怎么还是有这行字?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