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夜色下的静海人民医院灯火通明,医院永远是这个样子,哪怕是大年三十也是灯火通明,这是个特殊的地方,每天都有人离开这个精彩而灿烂的世界,每天也有新生命降临在这个世界上。

    十楼普外科的走廊里很静,大多数病人跟家属都已经睡去了,少数忍受着病痛折磨的患者在病床上痛苦的*着,一声声哎呦、哎呦的声音让人焦躁难安,心里说不出的烦闷,医院除了产科其他科室永远不会让人心情愉悦。

    走廊中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年穿着便装正挥汗如雨的擦着地板,一个手里拿着刚换下来的输液瓶的护士走过笑道:“楚天羽又来帮你母亲干活啊?你可真孝顺。”

    楚天羽额头上全是汗,擦了一把汗道:“刘姐我妈腰不好,我这几天也没什么事,就多帮她干点。”

    楚天羽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到不是父母离婚了,而是在他七八岁的时候他父亲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楚天羽的母亲没什么太高的文化,也没什么技术,为了养活楚天羽只能干一些零工,例如去当服务员端盘子,又或者去洗浴中心干一些洗涮的工作,前几年进了保洁公司,一直在静海人民医院当保洁阿姨,用赚来的钱供楚天羽上学,可以说是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

    楚天羽的母亲年纪轻轻的守寡,带着一个七八岁的拖油瓶也不好在嫁,到了现在更是没心思在嫁人了,就一门心思的想把楚天羽拉扯大,看着他大学毕业、工作、结婚、生子,跟其他母亲的想法没什么不同。

    楚天羽知道母亲不容易,所以从初中开始就打一些零工贴补家用,一直到大学毕业,楚天羽是个很孝顺的孩子。

    刘姐叹口气道:“什么没事啊,马上就留院考试了,别人都走关系找老师给他们补课,你也活动下啊,你不想留院吗?”

    楚天羽的母亲前几年来到医院当保洁阿姨后,就感觉医生这行业体面,赚得还不少,所以就跟楚天羽商量大学学医,楚天羽这么孝顺的孩子自然尊重母亲的意见,考上了一家不算好,但也不算坏的医学院校,毕业后他不想留在大医院实习,不是不能,而是楚天羽想离母亲近一些,方便照顾,他很清楚母亲这么多年辛苦工作供自己上学,身体不大好,在家乡的医院实习可以帮母亲分担下工作,所以就回到了静海人民医院实习。

    刚进医院的时候说实话楚天羽是满心幻想着实习后能留院,穿上那件白大衣,但没多久就发现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留院那是那么容易的事?

    华夏每年有最少60万的医学院校毕业生,但最多也只有10万的人才能穿上白大衣,不是说这些毕业生不想当大夫学以致用,实在是工作岗位太少,竞争非常激烈,别说楚天羽那不好不坏的大学出来的毕业生了,就算是华夏知名医学院出来的学生都不好找工作,并且医院对学历的要求是越来越高,本科就不说了,研究生都不好留院,现在各大医院都要博士生毕业的医学院学生。

    楚天羽就是一个本科生,他怎么跟那些研究生、博士生竞争?光是在学历这道起跑线上他就落后其他人太多、太多了。

    继续读研然后考博?楚天羽自认能考上,可是他母亲年纪大了,身体还不好,楚天羽怎么忍心让母亲继续操劳?所以楚天羽根本就没想着留院,最近正偷偷的找其他工作,但是他能选择的对口工作实在是太少了,不外乎医药代表、医疗器械代表这些推销员。

    在有那个行业都存在着潜规则,就拿医院来说每年招收临床毕业生的名额就那么多,没有那家医院会一口气留下几十上百的毕业生?像静海市人民医院这种三甲医院,每年撑死了也就是二三十个名额而已,要知道医生不是护士,是越老越吃香,流动性不大,就算年纪大了到了退休的年纪,因为干了一辈子,经验丰富名声在外,一般医院都会返聘回来,让这些老医生继续为医院发光发热,这么一来每年各个科室医生的缺口就更少了。

    最终导致医院每年接收临床毕业生的名额更少,但就是这么有限的名额还要留下一部分来,留给那些有关系、有路子的毕业生,这些人虽然也会参加留院考试,但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家里人都打点好了,不管考试成绩如何,最后都会留院的。

    这么一来名额还能剩下多少?剩下的也是留给那些名牌医学院校毕业的硕士生、博士生的,医院也需要高学历的人才提高医疗队伍的治疗跟水平,回头有上级领导来考察,院领导也可以说我们那个科室有多少博士生、多少硕士生,总比说我们某个科室全都是专科、本科生有面子得多吧?

    楚天羽父亲早早去世了,剩下他跟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又是个普通妇女,家里亲戚也都是平头百姓,楚天羽上那找关系走门路留院去?

    虽说人托人能登天,但是托人不需要钱打点吗?楚天羽家里这个条件那有那么多的钱去上下打点?

    所以楚天羽早早就死心了,但他实习的时候也没混日子,他知道自己这辈子穿不上那件白大衣了,所以格外珍惜实习这一年,实习也是可以穿白大衣的,楚天羽人勤快,脑袋也不笨,在加上用心,学的到是不错,带他的老师也都喜欢他,认为他是个当医生的好苗子,只是他学历是硬伤,在加上家里这个条件,带楚天羽的老师也只能无奈的摇头叹气了。

    还有几天就是留院考了,那些知道自己家里已经找好了关系,自己有了内定留院名额的人也不敢松懈,早早的就找了老师对他们进行考前培训,到不是这些人真那么勤快,很重视这次留院考,只是考试的时候有操作考试,并且是当着一干院领导还有其他实习生,要是上去连基本的操作都做不好,回头肯定要出现不少流言蜚语,事闹大了,万一有人捅到卫生局去,他们也没办法留院了,所以都很是勤快。

    楚天羽知道自己留院没戏,所以有那找老师给他培训的时间还不如帮母亲多干点活,让母亲能多休息、休息。

    楚天羽听到刘姐的话,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他怎么就不想留院那?但自己这学历,家里这条件留院不过是白日做梦而已,楚天羽只能是苦笑一声继续拖地。

    刘姐看到楚天羽失落的样子,这才想起来这个勤快的小家伙学历不行,母亲就是个保洁阿姨,根本就没门路为自己儿子运作留院的事,楚天羽在普外这两个月是什么表现刘姐都看在眼里,说实话她很喜欢这个勤快还好学的孩子,只是……

    想到这刘姐无奈的叹口气,刚要走,不远处的处置室门开了,走出个身材高大、相貌俊朗的大男孩,这人叫魏子安也是实习生,但跟楚天羽不同,他是麻醉科主任的儿子,全院在魏子安上了医学院后就知道他毕业后肯定能留院的,谁让他有个当麻醉科主任的老子那?

    魏子安这人那很是狂妄,仗着自己有个当主任的老爹很是看不起其他实习生,哪怕对方是博士生、研究生,他一个本科生也同样看不起,感觉自己永远是高人一头,他最看不起的就是平时手脚比他勤快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楚天羽,感觉这小子没事就在老师跟前献殷勤、表现,就显你了是不?你一个杂工的儿子还想当大夫?你也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这么一来两个人是冲突不断。

    楚天羽不想给自己母亲找麻烦,对魏子安是几次三番的忍让,他要是真把魏子安给打了,他母亲这工作也丢得了,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楚天羽比魏子安更懂生活的不易。

    看到楚天羽忍让,魏子安反到是认为楚天羽怕他,这怎么可能?楚天羽很小就没了父亲,要是窝囊废,不知道会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子,打小楚天羽就是个不怕事的人,谁敢欺负他、欺负他母亲,他敢拎着菜刀追对方三条街。

    魏子安刚在处置室跟一个他老子请来的高年资大夫好好练了下各种临床操作技巧,烦的是不行,一出来正好看到正在拖地的楚天羽,立刻走过去阴阳怪气的道:“哎呦,这不是楚天羽吗?知道自己当不了大夫,改当杂工了?这工作适合你啊,你啊天生就是当杂工的料。”

    魏子安的一帮狐朋狗友立刻发出一阵哄笑声。

    楚天羽握着墩布的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

    魏子安看楚天羽屁都不敢放一个,一脚把放在旁边的水桶踹倒,然后趾高气昂的道:“你那杂工娘那?看看地上全是水,让她赶紧过来弄干净,还想不想干了?一把年纪了,还偷懒,真是有什么娘就有什么儿子啊。”言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