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没心没肺
    楚天羽轻轻抚摩着荀玥的头,脸上满是苦笑,这次自己又给自己找麻烦了,并且还是个天大的麻烦,他是真想不到该怎么做才能让避免让荀玥嫁到虎族去。

    荀玥可不管这些,她心思单纯,反正楚天羽答应了,并且这个人类好像无所不能,进到密境中短短半个月实力就强到能轻易的击杀银耳跟荀艳,他这么神奇自然能想到办法让自己不嫁给那个傻大个。

    靠在楚天羽怀里荀玥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似乎只要这个人在自己就无所畏惧,他会为自己遮风挡雨。

    随着跟楚天羽的相处,楚天羽的隐藏属性让荀玥逐渐沦陷了,这点连楚天羽跟荀玥都没观察到。

    完美体制对于任何种族的女性都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的,这是动物的本能,每一种动物都会选择最强的成为自己的配偶,只有这样才能让后代变得更强更完美。

    人类女性是这样,狐族女孩也同样如此,这是大自然的规则,没人能过抗拒,也没人能够破坏。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荀玥肚子咕咕一叫,她轻轻推开楚天羽可怜兮兮的道:“饿了!”

    楚天佑叹口气道:“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以前是你的奴隶伺候你也就算了,现在明明我是主人,怎么还得我伺候你?”

    荀玥双手背在身后微微摇晃着身体撅着小嘴道:“我不会做饭啊。”

    楚天羽一拍头很无奈的道:“等着。”说完楚天羽想了下也懒的去做什么饭了,背包里有火锅也有羊肉片,晚上就吃这个吧。

    楚天羽一边把吃火锅的东西拿出来一边感觉自己好像是哆啦a梦,包里好像什么都有,这让楚天羽是苦笑连连。

    荀玥坐在一边好奇的看着楚天羽摆弄一些她根本没见过的东西,心里好奇得要死,很想知道他今天要给自己弄什么好吃的。

    不多时荀玥小心翼翼的吃了一片涮羊肉,下一秒眼睛就瞪得老大,就见她猛地蹦起来一边跺脚一边道:“太好吃了,太好吃了。”

    楚天羽很无奈的看着没见识的荀玥道:“好吃就赶紧吃,别一惊一乍的。”

    荀玥最后吃得肚子胀得滴流圆这才不吃,然后眼巴巴看着楚天羽吃,说实话她很想在吃点,但可惜的是肚子实在是装不下了,只能央求楚天羽道:“明天我们还吃这个好不好?”

    楚天羽一翻白眼道:“你个吃货,就知道吃。”

    荀玥可怜兮兮的道:“不吃会饿死的啊。”

    楚天羽彻底被荀玥打败了,是满脸的黑线。

    晚上睡觉的时候荀玥又跟昨天一样抱着自己的被子就穿着内衣可怜兮兮的站在楚天羽面前,大有你不让睡床上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楚天羽实在是拿她没办法,只能道:“你晚上别乱动,听到了吗?”

    今天早上两个人就差点差枪走火,还差点没妖姬看到,楚天羽可不想出现这样的情况了,真要是被妖姬看到他把她那宝贝女儿给吃了,还不得把他千刀万剐啊?

    荀玥连连点头然后飞快的躺下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楚天羽叹口气侧过身去背对着荀玥闭上了眼睛。

    但是楚天羽今天却怎么也睡不着,实在是他真想不到什么办法能让荀玥不嫁给巴尔,但偏偏他当时看荀玥哭得很伤心心一软就答应下来,要是办不到的话荀玥肯定会非常伤心,并且下场会非常凄凉,这是楚天羽不想看到的,所以他躺下后也睡不着,拼命的去想办法避免这个漂亮、抚媚小狐女的凄凉下场。

    一直到凌晨三四点楚天羽才沉沉睡去。

    太阳缓缓升起,让狐族们迎来了新的一天,不过今天所有狐族都是神色凝重,他们已经知道了虎族的要求,不管是把下一代的圣女人选嫁给虎族的王子,还是拒绝然后开战,都不是狐族们想要的结局,所有人都是心事重重的,连调皮的孩子今天也格外的安静不在出去跟小伙伴们追跑打闹,狐族中弥漫着愁云惨淡的压抑气氛。

    楚天羽缓缓睁开眼立刻就感到怀里有个滑腻温暖的身体,一低头立刻是皱起了眉头,昨天明明告诉荀玥睡觉要老实不要乱动,她也答应了,可现在她不但又钻进了自己的怀里,并且又把文胸给脱掉仍到了一边,这是在考验自己吗?这种考验也太折磨人了吧?

    楚天羽很想别过头不去看*着上身的荀玥,但眼睛就是不听使唤,手也不听使唤的放在了荀玥粉背上轻轻的抚摸着。

    楚天羽到底不是柳下惠这样的圣人,现在如此绝色佳人钻进他的怀里,并且跟没穿一样,楚天羽一个正常的男人要是能忍住那才叫怪事了,在有荀玥是他的奴隶,他可以对她做任何事,不管做什么她都不会反抗,这更让楚天羽心中邪恶的念头占据了上风。

    随着楚天羽一只手的游走荀玥粉嫩的肌肤上出现了潮红色,她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一张小脸红得都要滴出水来,并且是满脸的春意,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不停的抖动着。

    终于荀玥醒了过来,满脸春意的看着楚天羽,一只小手放在楚天羽的胸膛上媚眼如丝的道:“你在做什么?”

    楚天羽要是现在还能忍得住肯定身体是有问题的,他粗暴的把荀玥压在身下声音急促的道:“让你明白孩子是怎么来的。”

    少儿不宜的画面很快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外边的狐族们是愁容满面,但屋内却是春色无边。

    良久后荀玥满身香汗的靠在楚天羽怀里,脸上还没有没褪去的春色,她一只小手在楚天羽胸膛上轻轻抚摩着,嘴里喃喃自语道:“刚才有些痛,但是后来很舒服,要不我们在来一次?”

    楚天羽给荀玥这个单纯的小狐女开启了一扇大门,让她看到了里边的世界,结果就是导致荀玥上瘾了。

    整整一天楚天羽跟荀玥什么都没做,就是在床上做少儿不宜的事,天黑下来的时候楚天羽是又累又饿,看着一丝不挂的荀玥心里感叹那句老话,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地,古人果然没有骗我。

    晚上两个人吃的火锅,一吃完荀玥就缠了过来,她要做什么楚天羽很清楚,楚天羽苦笑道:“你就不累吗?”

    荀玥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抚媚的笑道:“我不累啊。”说完手就大胆的在楚天羽身上乱摸起来。

    当天晚上楚天羽很快就睡着了,实在是这一天体力消耗得太大,累得厉害。

    第二天早上楚天羽感觉鼻子很痒,先是用把在鼻子前扒拉一下,但很快又感到鼻子痒得厉害,他一睁开眼就看到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他眼前晃悠个不停,荀玥一丝不挂的趴在一边“咯咯”笑个不停。

    楚天羽一巴掌打到她屁股上道:“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会吗?”

    荀玥捂着屁股红着脸道:“你别老打我屁股,还有我睡不着了,所以你也得起来,我们今天出去玩好不好?”

    荀玥心很大,早就把虎族来提亲的事抛到了九霄员外,反正楚天羽答应她会想办法不让她嫁到虎族去,荀玥直接就不在去想这事了,让楚天羽去操心。

    楚天羽坐起来道:“你还有心思玩?忘了虎族来提亲的事了?”

    荀玥也坐了起来,根本就不管自己此时是春光外泄,笑嘻嘻道:“你不是说会想出办法来吗?那我还想什么。”

    楚天羽听后感觉头很疼,最后还是答应跟荀玥出去玩,如果不去的话他很清楚荀玥这初尝禁果的小狐女又会缠着他不放了,还不如出去散散心,让身体休息下,没准到了外边就能想到怎么不让荀玥嫁給虎族。

    到了外边楚天羽可不敢跟荀玥手牵手,他现在的身份是荀玥的奴隶,那有奴隶去拉主人手的?要真这么做的话楚天羽绝对是脑子进水了。

    所有狐族现在是愁云惨淡,但荀玥却是心情格外的好,不得不佩服这丫头的心大,荀玥一蹦一跳的在前边走,一会摘一朵花,一会揪一把草的,并且时不时发出“咯咯”的开心笑声,让所有路过的狐族很是怪异,难道他们的狐族公主很乐意嫁到虎族去吗?难道她不知道虎族的人出奇的残暴吗?

    很多人都认为荀玥肯定是知道这些的,然后被吓傻了。

    荀玥带着楚天羽跟小紫去了狐族的集市,相比上次去这次的集市一点都不热闹,商贩们因为虎族使节团到来提出的要求连生意都没什么心思做了。

    荀玥买了一块狐族独有的点心打算拿回去晚上让后楚天羽尝尝,刚把钱给了商贩旁边一个声音传来:“人类!”

    楚天羽跟荀玥一转身就看到乌云带着两个随从走了过来,乌云伸出舌头在嘴角舔了下,光是这简单的一个东西差点没让周围的男人们暴走,实在是她这动作太过诱人了,就听乌云高傲的道:“把这个人类给我,听说人肉味道非常好,我还没吃过,今天正好尝尝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