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差点出事
    楚天羽诧异的看着荀玥,难道这丫头单纯得连男女之事都不知道?不可能吧?狐族难道这么保守吗?不能啊,她姐姐荀艳不是挺开放的吗?

    想到这楚天羽试探道:“你知道你是怎么来的吗?”

    荀玥捏着自己的下巴想了一下道:“我母亲跟我说我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楚天羽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在狐族也有这么拙劣的说辞吗?貌似华夏人才会这么说,避免跟孩子解释造人的过程导致尴尬,在有狐族也有垃圾堆吗?她妈怎么不说她是充话费送的那?不对,狐族没有手机。

    楚天羽叹口气道:“你真是很傻很天真啊。”说到这楚天羽坏笑道:“晚上要不要很黄很暴力那?”

    这个多年前的老梗荀玥这天真的小狐女那知道,满脸茫然之色的道:“很黄很暴力?”

    楚天羽再次叹口气不想跟荀玥继续这些有些邪恶的话题,他是真怕自己晚上忍不住变身成狼把荀玥给吃了,这臭丫头虽然喜怒无常,但却是非常漂亮还很诱人,尤其是身上那股子狐媚劲能让男人的骨头酥了。

    想到这楚天羽道:“行了不说这些了,我饿了,你赶紧去做饭吧。”

    荀玥立刻苦着脸道:“我不会。”

    楚天羽撇撇嘴道:“少来,你不会以前怎么没饿死?废话少说赶紧去。”

    被下了禁制的荀玥自然不敢违抗楚天羽的命令,只能是很委屈的出去做饭了。

    一个多小时后楚天羽嗅嗅鼻子道:“什么东西烧焦了?”

    小紫猛的站起来跑到外边,看到外边的场景后立刻目瞪口呆的道:“我去,那臭丫头把厨房给点着了。”

    楚天羽惊呼道:“什么玩意?她把厨房给点着了?”

    接下来自然是救火了,楚天羽弄得满身满脸黢黑,荀玥也没比他好到哪去,此时茫然无措的看着烧得差不多的厨房,眼里含着眼泪道:“我就说我不会做,你非让我做,现在好了吧?厨房没了。”

    楚天羽瞪着荀玥道:“那我没来之前你吃什么?”

    荀玥撅着嘴小声道:“我都是偷偷回我父母那边蹭饭,虽然狐族有规定我们这些成年后的狐族要单独居住,要自己照顾自己的起居生活,但我母亲是族长,就算我偷偷回去蹭饭,让他们帮我洗衣服,被其他人看到,他们也不会说什么。”

    楚天羽看着眼前这个狐族中的官二代很是无语,原来狐族中这些成年的狐族也有偷偷回家蹭饭的毛病。

    楚天羽自然不能跟荀玥回她父母那吃饭,被他们发现点蛛丝马迹可就不好了,一旦让他们知道自己把他们的宝贝女儿变成了自己的奴隶,弄死自己是一定的。

    但也不能饿肚子啊?楚天羽只能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烧烤的工具以及肉准备晚饭。

    看到楚天羽要烤肉不管是小紫,还是荀玥都馋得直流口水,看到这两个馋猫楚天羽是非常的无语,同时感觉很不爽,到底自己是奴隶还是荀玥是?怎么已经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自己还要伺候她?自己真是上辈子欠她的,这辈子遭报应了。

    两人一兽很快把所有肉串消灭一空,楚天羽休息一会跑到后院洗了个澡,在密境中一个月他都没洗澡,身上已经臭得要死了。

    以前楚天羽要给荀玥打洗澡水,但是现在不用了,因为他才是主人,至于这小狐女怎么洗澡楚天羽才没心思去想,现在他就想好好休息下,在密境中一个月每天都是神经蹦得紧紧的,楚天羽是真受不了了,他需要放松几天,充分休息下。

    狐族晚上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更没有什么娱乐设施,所以几乎所有狐族天一黑就早早睡了,很快狐族就陷入了寂静中。

    楚天羽本来没有这么早睡觉的习惯,但实在是待在密境中一个月让他很累,不管是身体,还是神经都是这样,所以楚天羽一躺下就困意袭来,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脚步声,楚天羽是个很警惕的人,无时无刻不保持着警惕,这是他在末世中养成的习惯,楚天羽很清楚时刻警惕的习惯会让他在关键时刻保住自己的小命。

    楚天羽立刻睁开了眼,一看到抱着自己被褥就穿着楚天羽给她那些内衣的荀玥委委屈屈的站在面前楚天羽是哭笑不得,他道:“你不睡觉穿成这个样子来我这里干什么?”

    荀玥委委屈屈的道:“柴房里到处都是蚊子,你看我身上被咬得都是包,我实在是睡不着,你这里床那么大,睡我们两个完全是没问题的。”

    狐族的实力确实很强,但却拿蚊子这种生物没什么办法,依旧会被这个实力很弱的生物折磨得要发疯。

    楚天羽看着诱人至极的荀玥是困意全无,这丫头就穿着他给她的那些内衣实在是太诱人了,在加上她身后那条不停抖动的大尾巴更是让楚天羽感觉浑身燥热难耐。

    楚天羽心里已经有了非常邪恶的想法,想把眼前这个小狐女给吃掉,他很清楚自己想这么做的话荀玥根本就不会反抗,反而会很配合他,没办法谁让荀玥被楚天羽下了禁制,现在就算是楚天羽让她去死,她也不会犹豫。

    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楚天羽就是不想这么占有荀玥,总是心里有一种负罪感,感觉自己这么做太无耻了,对一个连造小人都不知道的无知少女下手还有比这更禽兽的事吗?

    最终理智战胜了楚天羽心里那只不断挑唆他犯罪的恶魔。

    楚天羽转过身挪到一边,然后道:“你睡那边吧,晚上别乱动,不然我打你屁股。”

    荀玥看楚天羽答应里脸上立刻有了喜出望外之色,她还以为楚天羽不会让她睡在床上,非要让她去睡柴房来报复她,但谁想他竟然答应了。

    荀玥立刻躺下盖好了被子,狐族领地的夜晚还是很冷的,跟外边的世界没什么两样,都是白天热死,晚上冷死,不过狐族领地中的各种动植物早就适应了。

    太阳缓缓的从山的一边爬上来,温暖的阳光驱散了黑暗,也赶走了黑夜带来的寒冷,新的一天开始了,先是周围的树林里传来各种鸟叫声,随即狐族们也都起床了,寂静了一个晚上的狐族领地再次变得热闹起来,一些光屁股的狐族小孩不停的追打嬉闹着,成年的狐族开始新一天的劳作,他们跟人类一样会种植一些可使用的植物,也会去山里猎杀一些小兽获取肉食,还有一些狐族女孩则会去山里采摘各种楚天羽见都没见过的美味水果,当然做这些工作的都是狐族的底层人员,狐族中的高层每天唯一要做的就是不停的练习妖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然后保护自己的种族。

    楚天羽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所以天亮了没多久也缓缓睁开眼,一睁开眼楚天羽先是闻到了一股子好闻的香味,他很清楚这是荀玥的体香为,下一秒就感觉到一个滑腻而温暖的身体在自己怀里,楚天羽低头一看鼻子差点没喷出血来。

    荀玥这小狐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了他怀里,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丫头似乎是晚上感觉胸前的文胸勒得她难受,竟然给脱了,狐族女孩可没有带文胸的习惯,荀玥带这玩意还是楚天羽给的,她当时只是感觉好看,并不知道文胸对于女性的作用。

    楚天羽一低头立刻是看到了满院的春色,顷刻间楚天羽鼻息就变得粗重起来,他可是当了好久的和尚,几个月不知道肉味,现代突然一道可口的肉菜出现在他面前,楚天羽可有些把持不住了,一只手下意识的就抱紧了荀玥,荀玥滑腻而温暖的身体立刻紧紧的贴在楚天羽胸膛上,那惊人的触感让楚天羽大脑一片空白,除了占有怀里这个绝世尤物的念头外在没其他的念头了。

    楚天羽一只手开始不安分的在荀玥滑腻的身体上游走,随着楚天羽的抚摸,荀玥雪白的皮肤泛起了一层红潮,虽然荀玥还没醒来,但嘴里却发出了诱人至极的哼哼声。

    楚天羽终于是忍不住了,刚要把荀玥压在身下的时候外边突然传来了开门声,狐族中族长的声音响起:“荀玥你怎么还没起来?这都几点了,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你要早起练习妖术。”

    楚天羽想也不想顷刻间使用隐逸技能直接顺着门跑了出去,一到门口就跟狐族的族长打了个对面,但好在楚天羽的隐逸技能是不能被狐族的妖术察觉到的,并且狐族族长也没想到楚天羽这个卑贱的人类会住在女儿的房间里。

    楚天羽直接跑进了柴房,一颗心是砰砰乱跳,这要是被狐族族长看到自己把她那宝贝女儿给那个什么了,还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啊,就自己现在的实力可不是她的对手。

    狐族族长的名字知道的人并不多,大家已经习惯喊她族长了,不过作为族长的女儿荀玥自然是知道母亲的名字叫妖姬的。

    妖姬看到女儿睡得正香很是无奈,一边摇晃她一边道;“荀玥醒醒,我有事跟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