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发财了
    看到荀玥满脸惊慌失措的神色,楚天羽感觉心里憋了很久的恶气终于是出了一些,但这还不够,这臭丫头对自己非打即骂,到了密境还想对自己跟小紫痛下杀手,要是一刀杀了她可就太便宜她了,想到这楚天羽看看天色,发现天色黑了下来,楚天羽决定带着荀玥回到巨齿鼠在左近打得洞穴休息,于是走到荀玥近前直接把她抗在肩膀上转身就走。

    荀玥此时还被小紫的禁言控制着,别说挣扎了,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任由楚天羽看着她走,不过刚才看到楚天羽如此轻易的击杀荀艳跟银耳荀玥心里害怕得要死,怕楚天羽*她,更怕楚天羽杀了她,荀玥这个一直在狐族中生活得无忧无虑的小公主今天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死亡的恐惧了。

    天色彻底黑下来的时候楚天羽到达了洞穴把荀玥往地上一扔,先是点燃了篝火这才对小紫努努嘴,小紫如此聪明的妖兽自然明白楚天羽的意思,立刻让荀玥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荀玥第一句话就是:“你想干什么?”此时荀玥是在也不敢叫楚天羽低贱、卑微的人类了,她是真怕楚天羽跟干掉荀艳、银耳似的砍下她的头,眼前这家伙以前确实是人畜无害,对自己根本就没有威胁,但是现在他却强得可怕,轻易就能击杀自己,哪怕是自己在全胜的状态下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荀玥很想问问楚天羽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才多长时间啊,也就半个多月,你怎么就变得这么强了?

    楚天羽看着荀玥道:“臭丫头,把你身上的秘宝都交出来。”

    荀玥立刻拿出宁死不屈的态度来道:“你做梦,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可能把我们狐族的宝贝给你。”

    楚天羽冷笑道:“你不给以为我就拿不到了?”说到这就丢给荀玥一个偷窃技能。

    荀玥遭受了偷窃技能心里感觉怪怪的,心里就一个想法有人要偷她的东西,但这里除了楚天羽跟小紫外也没其他人,那到底是谁要偷她的东西那?

    第一次使用技能失败,楚天羽也不气馁,反正时间长得很,他可以坐在那不停的对荀玥使用偷窃技能,反正这臭丫头也跑不了。

    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时候楚天羽手里突然出现一把黑色的鞭子,正是狐族三大秘宝之一的黑龙鞭,荀玥看到黑龙鞭立刻是大惊失色,急道:“你还给我。”

    这可是狐族三大秘宝要是遗失的话,哪怕荀玥是狐族的公主也要受到重罚,更让荀玥震惊的事楚天羽怎么拿到了自己放在储物器中的黑龙鞭?

    楚天羽看了下黑龙鞭的属性,这鞭子确实对得起狐族三大秘宝的地位,是紫色传奇级的物品,不当属性相当不错,并且附带的精神系技能也是极为强大,如果楚天羽是个精神系异能者的话,实力够强的话,光是靠这一把鞭子就能让龙族、神族这些强大的种族连反抗的念头都生不起,只能跪下任由自己宰割。

    但可惜的是楚天羽不是精神系异能者,精神力太低,强行使用这鞭子的话也发挥不出这鞭子千分之一的实力来,这让楚天羽感到很可惜,不过总算是有所收获了,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想到这楚天羽继续对荀玥使用偷窃技能,几个小时后荀玥满脸震惊之色的看着楚天羽眼前堆积的一大堆物品,这些东西全是她放在储物器中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就一样样出现在楚天羽的手里,这让荀玥根本就没办法接受,不是说储物器中的东西只有主人才能取出吗?楚天羽到底是怎么做到把自己储物器中的东西全拿出来的?

    楚天羽看了下荀玥储物器中的东西发现好东西也不少,其中就有那把荀玥给他下禁制让他不能离开狐族领地的古朴小刀,这小刀叫做禁制之刀,作用类似与奴隶契约这类东西,可以给对方下任何的禁制,例如荀玥给楚天羽下的禁制先是不让他离开自己的住所,所及又放宽到让他不能离开狐族的领地,当然是用禁制之刀也是有限制的,不能给比自己实力强的对手下禁制,强行这样的话使用者会受到强烈的反噬,轻则变成白痴,重则变成傻子。

    当初楚天羽实力是大大不如荀玥的,所以荀玥能给他轻易下了禁制,但是现在要在给楚天羽下的话,荀玥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禁制之刀在荀玥所有的秘宝中不算是最好的,但对于楚天羽来说最是最好的秘宝之一,有了这东西他以后可以让一些心怀不轨的家伙乖乖听话,胆敢忤逆他的意思,就让对方的脑袋炸成烂西瓜,不过也得对实力比他弱得对手使用,对手实力太强的话,死的可就是楚天羽了。

    其他的秘宝楚天羽也一一看了,其中就有荀玥躲避荀艳与银耳追杀的秘宝——风之铃,这是一把小铃铛,可以召唤风加快自己的速度,能尽快的脱离战场,跟裂空披风比起来肯定是差得多的,但要是放到速度型异能者手里,那这东西的作用可就太大了,能够让使用者的速度提升很多,不管偷袭还是逃跑成功率都会大大提升。

    其他的秘宝虽然也不错,但对于楚天羽来说却基本都是鸡肋,他用的话也不会对自己的实力有多大的提升。

    荀玥哭丧着脸看着楚天羽一样样摆弄自己的秘宝急道;“你还给我。”

    楚天羽一梗脖子道:“你做什么美梦那?现在你是我的奴隶,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说完也不问荀玥直接拿起禁制刀在她额头划开一个小口子,给荀玥下了一个必须要服从自己命令的禁制,不听话脑袋就会炸成烂西瓜。

    然后楚天羽给自己解除了禁制,这下沦到荀玥傻眼了,作为禁制之刀前任使用者她自然清楚楚天羽给她下了禁制后后果有多严重,从下了禁制那一刻开始楚天羽说什么她就得做什么,哪怕心里有一点点不想服从的意思她的头就会炸掉。

    看到荀玥吃瘪的样子楚天羽心里爽得不要、不要的,臭丫头你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

    楚天羽往那一坐跟个地主老财似的道:“过来给你主子我揉揉腿。”

    荀玥感觉心里屈辱得不行,自己堂堂高贵的狐族公主竟然沦落到给一个卑贱人类揉腿的地步,这让她憋屈得想死,但却不敢忤逆楚天羽的意思只能站起来来到楚天羽身边给他揉腿。

    小紫蹦到楚天羽的肩膀上哈哈笑道:“臭丫头你也有今天,一会给你猫大爷梳下毛,梳不好你就死定了。”

    荀玥听到这句话直接掉了眼泪,她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早知道有今天的话当初就该把楚天羽这个混蛋杀了一了百了。

    楚天羽眯着眼睛享受了一下突然道:“你是狐族公主?”

    荀玥一边给楚天羽揉着腿一边道:“是的,我父母都是狐族的皇族。”

    楚天羽诧异道:“是皇族?那你们的族长就是你的母亲了?”

    荀玥点点头道:“是的。”

    楚天羽抓着头道:“可她哪像个母亲的样啊?见到你一点亲近的意思都没有。”当初楚天羽可是跟着荀玥去见了狐族的族长,当时楚天羽可一点没看出眼前那个高高在上,并且实力惊人的中年美妇人对荀玥流露出一点母亲看女儿的意思。

    荀玥低着头道:“从她当上族长的那一天起就不是我的母亲了,是所有狐族的母亲,她对待所有狐族要一视同仁。”

    荀玥说是这么说,但心里很清楚母亲还是很疼爱自己的,不然黑龙鞭这等重宝怎么给自己?不过母亲好像很看重江思晨,不然也不会动用族长令把裂空披风给江思晨了。

    楚天羽看了看荀玥想了下自己这阵子在狐族中经历的事,感觉荀玥的母亲好像还真是停大公无私的,作为族长她应该很清楚荀艳看自己亲生女儿不顺眼,想在密境中杀死荀玥,但哪怕明知道这点竟然没把裂空披风这种极品保命的秘宝给她。

    想到这楚天羽感觉荀玥有些可怜,明明是自己的母亲,但却极力保护一个跟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江思晨,对自己女儿的安危置之不理,今天要不是自己,恐怕荀玥今天就得惨死在荀艳跟银耳的手里了,荀玥的母亲还真是狠心。

    想到这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好了不要按了,喏!”说到这楚天羽递给荀玥一些肉干道:“吃吧,然后早点睡,明天一早还有事。”

    荀玥也是饿坏了,拿过来就吃。

    楚天羽看到她这狼吞虎咽的样子到是越发感觉这小狐女可怜了,但楚天羽却没说出来,实在是荀玥留给他的印象并不好。

    楚天羽现在根本就不怕荀玥在他睡着的时候要杀他,所以是吃饱后直接倒头就睡,明天他还得去在击杀一些羽兽,看看能不能把自己的等级在密境关闭的时候提升到42级,实力越强,就越能带着江思晨逃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